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德有: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回顾与前瞻

更新时间:2022-05-21 21:13:04
作者: 刘德有  
等候在扶梯旁的周总理趋步向前,两国总理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这是两国即将结束相互关系不正常状态的历史性时刻。

   当天,日本《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大报均在第一时间用头版整版篇幅报道了这一特大消息。例如,《朝日新闻》冠以大字标题——《日中如今握手 受到周总理等人的最高规格的欢迎》。

   《朝日新闻》的西村记者在报道这一历史性场景时,做了详细的描述:

   “当时那种凝重而无比静寂的气氛,简直无法形容。宽阔的北京机场万籁俱寂,宁静得像失去了一切声音。1972年9月25日上午11时40分,身着深色西装的田中首相,踏着铺有红地毯的扶梯,略微晃着身子,从飞机上走了下来。他眯缝着眼,看了天空,使劲闭着嘴,朝周总理的方向走去。

   “身穿宽松的淡色中山装的周总理走上前去。两个人,柔和而自然地成了一体。一只手握了另一只手,两只手轻轻地上下摇晃了五六下。停了一小会儿,好像互相要确认似的再一次紧紧地握手。

   “明媚、宜人的秋光甚至使人感到气温偏高。机场的混凝土跑道白花花的,而成为其背景的日航专机也白得耀眼。右侧军乐队的铜管乐器,闪闪发光。在这一切光亮的交错反射之中,只有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无声地上下摇动着。

   “这是梦吗?不,不是梦。刚才,日中两国领导人的手千真万确地握在了一起。实际上,握手的时间应该还不到一分钟。……但是,它却使人感到很长很长。……持续了40年的令人痛心的时间流向,这时,也只是在这时,停滞了。两国人民在漫长的岁月中流的血和泪,在这灿烂的阳光下,像一股热浪升向天空。就在那一瞬,我突然感到好像有些眩晕。

   “田中首相和周总理并排而行,检阅长长的仪仗队。……在仪仗队的队尾,站着冈崎嘉平太以及在北京的一批日本人。田中首相好像见到‘久违’的朋友,伸出了手。他一直紧闭着的嘴,这时才松弛下来,露出了笑容。”

   《朝日新闻》在报道中突出强调了“握手”,周总理与田中首相在北京机场紧紧握手的大幅照片,以极具冲击力的视觉效果,把这一历史性时刻定格了下来。

   那几天,对于身在东京的我们来说,电视是了解北京发生的一切的最快途径。我们兴奋地长时间在电视机前看着转播:中日两国总理会谈,人民大会堂欢迎宴会,田中首相游览长城和参观故宫,毛主席在中南海会见田中首相一行……

   (二)经过艰苦谈判,中日就邦交正常化达成协议

   田中首相抵达北京后,当天下午就同周总理举行会谈。从日媒报道来看,中日经过了艰苦谈判,双方都做了某些妥协。最后在联合声明中,日方接受了中方主张的“复交三原则”。

   《中日联合声明》第二条写明:“日本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第三条关于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的问题,采取了分述中日双方立场的写法,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在这一条文中,日方采取了微妙的“迂回”表述方式,表明日本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立场,只是在后面又加了一句:“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三)大平外相宣布“日台条约”失去存在意义,周总理对大平外相高度评价

   在中日会谈中,中方提出“复交三原则”的第三个原则,即宣布“日台条约”无效,这一问题采取了大平外相在签署《中日联合声明》之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对外宣布的办法,而没有在联合声明中提及。关于大平外相对外宣布这一点,周总理表示欢迎。周总理说,中国有句古语说“言必信,行必果”,你们这次来表现了这个精神,并当场写出交给田中首相。田中首相也将日本旧宪法上的一句话“信为万事之本”写成汉字交与周总理。

   在记者会上,大平外相说:“在联合声明中虽然没有触及,日本政府的见解是,作为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结果,《日华和平条约》(即“日台条约”——笔者注)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并宣告结束。”他指出:“日本政府对于台湾问题的立场,已经在第三条中作了明确表述。……按照我国承诺了波茨坦公告这一原委,日本政府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的立场是理所当然的。”

   此外,在双方谈判陷于困难时,大平外相对于在联合声明中如何表述日本当年的侵华行为,也贡献了自己的智慧。众所周知,田中首相在周总理的欢迎宴会上致词中谈到日本历史上侵华战争问题时表示:“我国给中国国民添了很大的麻烦,我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之意。”田中的这句话使周总理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也引起在场的中国人的强烈反感,日本发动侵略战争,造成中国三千万人伤亡,这种行为绝不能用“添麻烦”来盖过的。

   在次日与田中首相和大平外相的第二次限制性会谈中,周总理严肃地表示:田中首相对过去的不幸的过程感到遗憾,并表示要深深地反省,这是我们能够接受的。但是,“添了很大的麻烦”这一句话,引起了中国人民强烈的反感,中国被侵略遭受巨大损害,绝不可以说是“添麻烦”。田中首相解释,从日文来说,“添麻烦”是诚心诚意地表示谢罪之意,随后周总理提出对这一表述必须加以改正,田中首相随即表示应当寻找能为两国国民所接受的表达方式。毛主席在中南海会见田中首相时问,你们那个“添麻烦”的问题怎么解决了?田中首相说,我们准备按中国的习惯来改。

   究竟应当如何修改?由于中方持严正的态度,大平外相经过冥思苦想,想出了新的措辞,向姬鹏飞外长提出了一个方案。联合声明草案后经周总理并报送毛主席同意,中央政治局讨论批准。日方在联合声明中加重语气表述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联合声明中用了“痛感”“重大损害”“责任”“深刻的反省”等字眼,语气显然是加重了,但日方仍然回避了“道歉”的字眼。日方事后透露,大平外相在前往长城参观的汽车中,对姬鹏飞外长说:“如果把谢罪字样写进联合声明中,那么自民党就会分裂。希望中方能理解日本的复杂状况。”由此,也可以看出大平外相的苦心。

   通过与日方的连续谈判,周总理接触到大平外相的处事和为人,对他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周总理对身边的人说:“大平诚实无欺,不善言辞,是个内秀而博学的人。他诚心诚意辅佐田中,有大平才有田中,有大平才有中日复交。”

   (四)在日本感受举国欢庆中日复交的热烈氛围

   1972年9月29日上午,日本大街小巷的公共场所,政府机关、社会团体和公司办公室以及很多家庭里,人们打开电视机翘首以待。

   东京时间11时20分,电视屏幕上映出了北京人民大会堂《中日联合声明》签字仪式的庄严场面。周恩来总理、姬鹏飞外长和田中角荣首相、大平正芳外相在插着中日两国国旗的长桌前坐下,分别用毛笔在联合声明上签字。

   那天,我们焦急地盼来了各大报的晚报,它们都醒目地冠以通栏标题,配合大幅图片,从头版开始,用很大篇幅报道这一中日关系史上的大事。

   《读卖新闻》报道说:“签字仪式很简朴,但就在结束仪式的那一瞬间,日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了邦交,两国间存在的长期不幸的断绝的历史,被打上了终止符。仪式结束后,两国首脑举起酒杯,把香槟一饮而尽。然后,按照中国的习惯,互相照了一下酒杯,共同祝福两国的前途。”

   《朝日新闻》特派记者畠山武在发回的报道中写道:“自从田中首相访华以来,经过四天不知疲倦的谈判,日中关系正常化在9月29日终于实现了。迎来日中关系史上巨大转机的这一天,北京的那些从事对日工作的人们都表现出难以抑制的兴奋。正像两国总理所反复强调的那样,日中邦交正常化的目的在于‘建立长远的友好’,在它的深处蕴藏着永远不再重复不幸的过去和永不再战的誓言。这是日中关系史上从未有过的,它有着足以改变世界潮流的力量。……然而,当我们想到实现日中关系正常化的路程是多么的漫长时,深深感到要建立两国首脑所愿望的牢固的友好关系,绝不是很容易的。”

   畠山武在报道中接着强调说:“现在,时代的潮流就像决开了堤坝似的,滚滚向前,在这种情况下,日中邦交虽然得到了恢复,但过去阻挠日中关系正常化的力量,并不是都消失了。为了把这一值得纪念的9月29日作为起点,建立日中两国永久的友好关系,有必要铲除过去一直阻挠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的那股势力。”

   当前,在我们面前展现的活生生的日本现实证明,畠山武记者的见解,应该说是很有远见,也是非常深刻的。

   三、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中日关系的发展与波折

   中日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两国关系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各领域合作持续深化,其规模和范围超过了中日关系史上的任何时期。今天的中日关系早已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无法分割,也实实在在惠及两国的发展和人民福祉,而且促进了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诚然,中日关系的发展也历经风雨,有起伏,有逆流,但主流始终是前进的。

   回顾50年来中日关系的重要事件,其中许多都是我亲身经历或参与的。我1978年6月结束了在日本长达15年的记者生涯,回国后在外文出版局、文化部工作,后来成为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中华日本学会会长,一直参与对日工作,始终保持着对日本和中日关系的关注。回顾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中日关系发展的历程,可以撷取几个正面和负面的重要事件。

   (一)中日奠定和平友好的政治基础,高层与各界互动频繁,但两国关系出现波折

   作为东亚的两个大国,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显然是一件足以改变世界历史和两国关系史的大事。为了夯实中日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两国相继签署和发表了四个政治文件,还频繁进行了高层互访、政府和民间的互动等促进两国关系发展的一系列交往活动。通过1972年签署《中日联合声明》,两国结束20多年的隔绝与对立状态而实现了邦交正常化。1978年,两国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从而以法律形式把两国复交时达成的基本原则确定下来。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和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在坚持前两个基本文件的基础上,与时俱进地补充规定了两国提升合作水平的领域和原则。

   此外,两国间达成的重要共识还应该提到1983年的“中日关系四原则”(和平友好,平等互利,互相信赖,长期稳定)和2014年达成的中日四点原则共识。在两国间高层互访中,应当特别提到1992年明仁天皇和皇后首次访华以及1998年江泽民主席作为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日。

   在政府和民间的互动方面,具有代表性的有1982年和1984分别成立的中日民间人士会议和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我曾经亲身参加很多中日间重要的双边会议和重大的交流活动,与日本同行和友人就进一步推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话题进行了热烈讨论。

   在上述过程中,中国历届政府和领导人都始终认为,中日和平友好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有利于增进两国人民的福祉,因而真诚希望两国能够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这一愿望得到了日本政府和领导人的共鸣和响应,从而把日中关系定位为日本的“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对于日方在支持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方面所起的积极作用,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的。在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下,20世纪70年代初到90年代初的两国关系出现了历史上最好的局面。

中日邦交正常化50年来,中日政治关系的发展既有辉煌成果,也有起伏与波折。即使在中日友好高潮期的20世纪80年代,也曾发生1982年的“历史教科书事件”、1985年的中曾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1987年的“光华寮事件”、1989年日本追随西方制裁中国等负面事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90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