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郝立新: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内在根据与历史进程

更新时间:2022-05-20 17:24:45
作者: 郝立新  
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的新飞跃,开辟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的新境界。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有其自身内在的规律,这集中体现在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论逻辑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逻辑的有机统一。如前所述,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指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运动的本质和规律,阐明了社会主义社会产生的必然性和社会主义建设的一般规律,从而为我们提供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提供了认识和改变中国社会的科学指引。(公众号:思想政治理论动态)中国共产党人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认识中国社会、解决中国革命问题,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并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如果把这一过程称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的上篇的话,那么,把马克思主义理论运用于指导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并取得辉煌成就,这一重要历史阶段则可以称作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的下篇。无论是上篇还是下篇,都蕴含着内在的规律。中国共产党人及其领导下的广大人民群众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主体力量,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基础。重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学习、运用,重视把理论与实践结合并在实践发展中创新理论,重视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群众,这是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经验。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是我们党的优良学风,是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前提。毛泽东在延安时期曾经严肃批评过在党内存在着的“三不注重”的“极坏的作风”,即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他指出:“许多同志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似乎并不是为了革命实践的需要,而是为了单纯的学习。……只会片面引用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个别词句,而不会运用他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具体地分析中国革命问题和解决革命问题。”(8)他还指出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违背理论与实际统一的原则,“在学校的教育中,在在职干部的教育中,教哲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逻辑,教经济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经济的特点,教政治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策略,教军事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适合中国特点战略和战术,诸如此类。其结果,谬种流传,误人不浅。”(9)近80年过去了,这种现象今天依然存在,不禁令人深思。通过对上述问题的批评,毛泽东主张“应确立以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问题为中心,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的重要原则。(10)这两条原则恰好体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维度和理论维度。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深深扎根,除了马克思主义本身的科学性、实践性等特质外,关键在于有一批具有坚定信仰和远见卓识的中国马克思主义者努力推进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如果说,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的杰出代表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最早的倡导者和最成功的实践者,那么,艾思奇等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则是力求使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国化、大众化的积极探索者。

   马克思主义大众化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方面。虽然我们经常把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三者并列,这3个概念各具特定的含义。但是,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来看,大众化是同时发生和进行的,后者构成了广义的中国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艾思奇在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方面的理论贡献是多方面的。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写作并出版了《大众哲学》这本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传世之作,而且最早提出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的概念。他于1938年4月在《哲学的现状和任务》一文中,明确地提出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现实化”的主张:“现在需要来一个哲学研究的中国化、现实化的运动。”(11)在他看来,要做到“中国化”“现实化”,必须在通俗化的基础上加以进一步研究,通俗化本身并不等于中国化,只有真正做到中国化了,才能充分地做到通俗化。他所理解的中国化,就是哲学要通过书斋以外的调查研究、收集实践的资料并进行加工,从生活中吸取养料。艾思奇的《大众哲学》之所以产生如此影响力,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把马克思主义理论同中国革命实际紧密地结合起来,重视反映群众关心的社会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善于用生活化的语言通俗地表达深奥的哲理。习近平同志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艾思奇不愧为能够把马克思主义本土化讲好的人才。艾思奇给我们的重要启示就是我们要传播好马克思主义,要大众化、通俗化。

   三、当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进程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践结果,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一步向前推进的新起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产生,是21世纪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最新成果。它深化了对人类社会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共产党执政建设规律的认识,全面推进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习近平深刻阐释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体系、丰富内涵及其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巨大作用,总结了我们党带领人民创造性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壮阔历程和丰硕成果,提出了新时代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要求。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围绕一个中心主题来进行的,这个主题就是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面临着新问题、新挑战。马克思主义在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产生了第一次飞跃,使中国人民站起来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产生了第二次飞跃,使中国人民富起来了。目前,我们正在经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的飞跃,正在朝着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奋进。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同时也面临着新问题和严峻挑战。在经济发展方面,我们面临经济发展速度换挡期、经济结构调整期和发展动力转换期的“三期叠加”的经济新常态,需要克服“中等收入陷阱”;在执政党建设方面,面临从严治党的重任,需要避免“塔西佗陷阱”;在国际关系方面,特别是在大国关系上,需要跨越“修昔底德陷阱”。(公众号:思想政治理论动态)全球化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世界东西方国家的格局和力量对比正发生重大变化,以西方国家为主导、东方从属于西方的逻辑在发生重大变化,以自由主义为主导的西方世界的贸易原则在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作用发生重大变化。这些变化的主要原因,既与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有关,也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有关。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和各种严峻的挑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中国人民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首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习近平强调要真懂真信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仍然占据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我们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阐明的历史发展规律中,仍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中。新时代的中国共产党人应该学精悟透用好马克思主义看家本领、更好担负民族复兴历史使命。在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离不开科学的理论思维。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总结出一条弥足珍贵的经验:马克思主义始终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是我们认识世界、把握规律、追求真理、改造世界的强大思想武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构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基础。在纪念马克思200周年诞辰的大会上,他提出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思想、关于坚守人民立场的思想、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思想、关于人民民主的思想、关于文化建设的思想、关于社会建设的思想、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关于世界历史的思想、关于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思想。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逻辑与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的统一。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马克思主义必定随着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而不断发展,不可能一成不变,社会主义从来都是在开拓中前进的。我们党始终坚持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坚定信仰者和忠实践行者。(12)

   其次,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分析和解决中国问题,科学认识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我们党善于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和关于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原理来分析社会矛盾,把握社会主要矛盾。1956年党的八大提出,我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指出,我国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们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公众号:思想政治理论动态)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更加突出的问题是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已经成为主要制约因素。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要求工作着力点的变化。在经济发展水平还不高的情况下,主要考虑的是“做大蛋糕”,现在不仅要继续“做大蛋糕”,还要“做好蛋糕”和“分好蛋糕”,在坚持把发展作为第一要务的同时,着力解决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过大、地区资源不平衡等问题,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需要。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并未改变中国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没有改变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的事实。这就需要我们继续保持清醒头脑和艰苦奋斗的精神。

   第三,立足中国实践,创造性地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以中国实践为基础,以中国问题为中心,多方面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其一,深化了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了“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思想;其二,深化了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提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四个自信”“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五大发展理念、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理念,以及现代化建设的新目标等;其三,深化了对共产党执政建设规律的认识,提出了“党的全面领导”“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思想;其四,对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进行了新的概括。例如:提出了“关于坚守人民立场的思想”“关于文化建设的思想”“关于社会建设的思想”等概括;提出要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关于世界的物质性及其发展规律,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性、历史性及其相关规律,关于人的解放和自由全面发展的规律,关于认识的本质及其发展规律等原理,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观、群众观、阶级观、发展观、矛盾观等。

   最后,遵循客观规律,彰显当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辩证特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和遵循中国社会发展规律基础上推进的。它体现了多重辩证特性。在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上,体现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的理论逻辑与中国社会实践发展的历史逻辑的统一;在中国特色和世界的联系上,体现了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统一;在发展道路上,体现了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在对待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上,坚持了守正与创新、传承与借鉴的统一;(公众号:思想政治理论动态)在发展过程的阶段上,体现了连续性与飞跃性的统一。需要强调的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不仅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而且具有重要的世界意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马克思主义特别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继承与发展,它体现了世界历史特别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的历史必然性和追求正义事业的历史选择性,体现了面向世界的开放性和对待世界文明的包容性,体现了人类的共同价值和世界和平发展的主要趋势。

   当代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进程进一步证明:一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就是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们不断根据时代、实践、认识的发展而发展的历史,是不断吸收人类历史上一切优秀思想文化成果丰富自己的历史。社会主义并没有定于一尊、一成不变的套路,只有把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本国具体实际、历史文化传统、时代要求紧密结合起来,不断探索时代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回应人类社会面临的新挑战,马克思主义才能永葆活力,美好蓝图才能变为现实。

  

   (来源:《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20年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8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