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健:俄乌冲突对欧洲意味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更新时间:2022-05-19 21:36:11
作者: 张健  

  

   俄乌冲突对欧洲而言,是自冷战以来发生的前所未有的事件。无论冲突结果如何,这都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将对欧洲产生深远的影响。

   一、欧洲经济可能陷入滞胀

   过去十余年来,欧洲经济多次遭遇危机。2010年初的主权债务危机重创欧洲经济,使得欧洲经济陷入长期低迷。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欧洲经济大幅衰退,2021年欧洲出现恢复性快速增长。2022年,欧盟本来期待能有超过4%的经济增长速度,但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已经调低了2022年的增长预期。尽管欧盟委员会仍然保持乐观,认为2022年经济仍将增长2%以上,但悲观预期认为欧盟经济可能陷入滞胀,主要有以下三方面原因。

   一是能源价格高企。俄乌冲突爆发之前,欧洲能源价格就已经连续多个月居高不下。冲突爆发后,能源价格更是一路走高。能源价格的高企直接影响能源密集型企业,如炼钢、铝业、化肥等产业,一些企业已经被迫限产甚至停产。能源密集型企业的困境还会向其他产业传导,如汽车业、农业、服务业等,推高通胀水平。劳动者可能因通胀降低购买力而要求增加工资收入,工资收入的提高反过来又将进一步提高通胀水平,形成恶性循环。2022年2月,欧元区通胀率已经达到创纪录的5.8%。

   二是供应链被打乱引发物资和商品短缺,加剧通胀。俄罗斯和乌克兰是世界上多种资源和商品的供应者,包括小麦、钛、氖气等。小麦短缺可能引发面包等食品价格上涨,削弱民众购买力。氖气供应不足可能加剧芯片荒,限制汽车业等重要产业的产能。

   三是俄罗斯是欧盟重要出口市场和投资场所之一,欧洲企业无法向俄罗斯出口,甚至被迫撤出,将给其经济运行造成负面影响。塞浦路斯、意大利等对俄罗斯依赖较大的国家以及一些产业遭受的影响可能更大。塞浦路斯旅游业收入占GDP的20%,其中俄罗斯游客的贡献最大。德国欧洲经济研究院(ZEW)公布的德国投资者信心指数从2022年2月的54.3暴跌至3月的-39.3,接近2020年3月达到的-49.5的历史最低点。欧洲一些银行对俄罗斯的风险敞口较大,其后果尚未显现,也可能给欧洲带来不可知的金融风险。

   二、削弱欧洲经济的长期竞争力

   打乱欧洲的绿色转型计划。由于需要尽量、尽快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欧洲可能容忍较长时期使用煤炭发电。这将与欧洲绿色发展目标背道而驰,会抑制一些国家的转型动力。欧洲未来势必将更多进口价格更高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这也将势必加大欧洲的生产和生活成本,降低欧洲经济竞争力,增加欧洲国家的财政负担,进而影响其用于可再生能源的研发支出力度,这反过来又将削弱欧洲经济的长期竞争力。

   军备优先将挤占有限的发展资源。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于2022年3月14日发表的报告,过去5年来(至2021年),相比前一个5年,全球军火购买下降了4.6%,而欧洲军备进口则猛增19%,[]一向和平的欧洲成为新的全球热点。俄乌冲突对欧洲构成强烈刺激后,新一轮的扩军潮已经涌现。德国宣布将设立1000亿欧元的基金用于军备现代化,并将军费从目前占GDP的1.5%提升至2%,丹麦、波兰、法国等国也都提出了扩充军备计划。可以预期,这些新增军费的大部分将被用于购买美国武器,德国已经宣布将购买数十架美国F-35战斗机。这些对经济毫无用处的支出将进一步挤占欧洲国家有限的财政资源,加大其经济发展困境。

   将进一步推升欧洲国家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2010年初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国家特别是南欧国家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已经攀升到一个不可持续的水平。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为应对疫情的冲击,欧洲国家普遍加大了财政支出力度,导致债务水平再次急剧攀升。其中,希腊债务水平超过GDP的200%,意大利则达到160%,[]可以说是更加不可持续。随着军费上升,欧洲国家在财政捉襟见肘的情况下也只能增加赤字和债务,这将加剧欧洲国家的财政危机。与此同时,欧洲经济在俄乌冲突的背景下进一步放缓,甚至趋向滞胀,这将进一步挤压欧洲的教育和研发支出,导致欧洲经济困境更加凸显。

   三、欧洲一体化潜藏危机

   极右翼民粹主义复兴。过去十余年来,反欧元、反欧盟、反一体化的极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是欧洲一个突出的社会和政治现象。近年来,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欧洲极右翼民粹主义思潮有所退却,但仍是一股强大的潜流。当前,欧洲在反对俄罗斯方面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团结立场,但这种团结是否能长期延续并不确定。可以确定的是,随着欧洲经济滞胀时间的延长,民众生活受影响的广度和深度会不断加强,民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也将不可避免地上升,当前对乌克兰难民的欢迎态度也可能发生逆转。目前,欧洲多国因为能源和食品价格飞涨引发的抗议事件已经此起彼伏。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绝不会放过趁机作乱的有利时机,一旦再次形成声势,将对欧洲各国政治和欧盟层面的合作构成严重掣肘。

   欧元区内部南北矛盾可能加大,进而影响欧元区稳定。欧元区内部向来是北强南弱,意大利、希腊等南欧国家债务高、赤字高、经济弱,荷兰、奥地利、芬兰等北方国家的经济体质较好、竞争力强。过去几年来,欧洲中央银行的量化宽松政策是维系欧元区稳定、支撑南欧国家经济的唯一支柱,但未来形势可能发生较大变化。一方面,欧洲中央银行在通胀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不大可能持续进行量化宽松,将被迫收紧货币政策,包括加息,这可能给意大利、希腊等国的国债造成较大压力。如果没有欧洲中央银行的支撑,这些国家债务不可持续的问题将受到市场更多检视。一旦国债价格下跌、收益率大幅上升,将加剧这些国家的债务危机,甚至可能导致主权债务危机再度爆发。另一方面,欧元区最强大的经济体——德国,未来几年可能面临较大困难,甚至可能陷入衰退,加上军费猛增,将削弱其对欧元区的支持能力。因此,未来欧元区南北国家在利益和政策取向上的矛盾极可能再度凸显。

   围绕欧盟未来的发展方向,欧盟内部早已存在的“东西矛盾”也可能更加突出。在俄乌冲突的震撼之下,欧洲内部以及欧洲与美国之间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但当情绪平静下来,冷静面对现实之时,欧洲内部应该会有深入的反思和反省。为什么在欧洲会再次发生冲突?冲突对欧洲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更重要的是,未来应该如何避免更大规模的冲突?目前的形势是,美国将通过向欧洲倾销军火和能源大大获利,而欧洲不但承担经济严重受损的后果,也被迫再次接收大量难民。法国、德国等国可能将更注重追求欧洲的独立和安全,也就是加大力度推进战略自主,而中东欧国家可能将再次强化其固有观念,即自身安全完全取决于美国的支持。法国、德国等国在冲突结束之后可能会寻求如何更好地与俄罗斯相处,而中东欧国家则将继续不遗余力地寻求遏制俄罗斯。因此,欧盟内部未来在战略自主等关键性问题上将形成更大程度的对立。

   四、安全环境恶化

   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和欧洲国家对俄罗斯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制裁措施,德国的安全与外交政策自冷战以来发生了大转变,开始整军备战,其首要的敌人自然就是俄罗斯。欧洲对俄罗斯的敌意可谓前所未有,其对俄罗斯的政策目标与以往的接触政策存在根本性差异,其目的是尽可能地损害、孤立俄罗斯,最终促使俄罗斯政权更迭。在这种情况下,欧洲与俄罗斯的对抗将是长期趋势。

   普遍认为,欧洲与俄罗斯将再次陷入冷战。而且此轮冷战相比以往,可能更为严峻。一是军事上的全面对抗。俄乌冲突终将结束,但其引发的军事对抗不会结束。欧洲国家和北约大大增加了在波兰、罗马尼亚等中东欧国家的驻军,甚至可能形成常驻军队,从而打破以往的禁忌。北约还将以各种形式对俄罗斯展开威慑行动,包括军事演习等,这自然会招致俄罗斯的对等反应。二是经济上的相互隔绝。即使在冷战时期,欧洲与俄罗斯也保持了经贸上的往来,特别是修建了通往欧洲的输气管道之后,欧洲与俄罗斯在经济上形成了紧密的互补和互惠关系。但俄乌冲突后,欧洲国家将大幅减少对俄罗斯的依赖,特别是天然气上的依赖,双方经贸关系将发生结构性和根本性的变化。三是人文联系的基本中断。欧洲与俄罗斯相互禁航,欧洲国家禁止一切与俄罗斯相关的活动,包括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赛等,这将加深相互敌意,并增加误解和形势误判。

   五、总结语

   综上,欧洲与俄罗斯的对峙基本上已成死结,很难化解,这对俄罗斯不利,当然也不利于欧洲自身发展。欧洲不得不更多地将有限资源用于应对所谓的“俄罗斯威胁”,在这个过程中,也将不得不依赖美国的军事保护。一个与俄罗斯形成对峙的欧洲,不大可能获取真正的“战略自主”,美国的欧洲战略就是利用欧洲牵制、遏制俄罗斯。一个虚弱的俄罗斯、一个屈从的欧洲最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而一个服务于美国战略利益的欧洲,则注定会承受更多的痛苦。

   可以想见,欧洲与俄罗斯的对抗首先在欧洲展开,乌克兰是主要战场,还可能在其他地方展开,如摩尔多瓦。但是,双方的对抗不可能局限于欧洲,在非洲、中东等地区,欧洲与俄罗斯之间也会展开新一轮的博弈,这对欧洲来说绝非好事。

   俄乌冲突对欧洲来说是分水岭式的事件,被称作是“欧洲的9·11”[],其短期影响已经显现,但其长期影响将更为深远,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明晰。欧洲希望借助这一事件加强自身建设,化挑战为机遇,但也可能将危机扩大化、长远化,给欧洲带来巨大伤害。俄罗斯是欧洲的邻居,无论喜欢与否,都是一个无法绕过的重大课题。制裁与遏制俄罗斯只会加深相互敌意。希望欧洲能从自身长远利益出发,正确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在更大程度上处理好与世界的关系,从而促进欧洲及世界的和平与稳定。

  

   全文请见:倪峰、达巍、冯仲平、张健、庞大鹏、李勇慧、鲁传颖:“俄乌冲突对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国际经济评论》,2022年第3期,第38~67页.

  

   张健,中国欧洲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助理、欧洲所所长、研究员。

   来源:《俄乌冲突对国际政治格局的影响》,载《国际经济评论》,2022年第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8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