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的宏观反思

更新时间:2022-05-14 21:28:20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第5编标题为“大战在西方的爆发”。这个论述与本文观点极为接近,但有稍许区别。本文从二战矛盾的复杂性和过程的曲折性明确指出二战有两个战争策源地,因而有两个战争起点或者爆发点。该书没有明确指出这一点,而且在论述大战的分期和过程时,把大战的第一阶段称为“大战的序幕与爆发(1931.9—1939.9)”,实际上把两个战争起点的观点淹没在其中了,因为大战的序幕与大战的起点,可以看作一件事,也可看作两件事。在这里,作者至少是没有贯彻其观点的彻底性。

   实际上,二战先后在亚洲和欧洲爆发前,亚洲和欧洲都出现了法西斯国家、军国主义国家对外侵略的事实。1931年日本侵略中国东北,随后还把战火延烧到长城沿线;1935年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1936至1939年意大利、德国武装干涉西班牙,都是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被侵略国家人民都开展了反法西斯斗争,这些都是二战爆发的前奏。过了这个前奏,二战就先后爆发了。

   只强调欧洲是二战的起点,是没有看到亚洲战场的重要性;只强调亚洲是二战的起点,是没有看到欧洲战场的重要性。只有既看到亚洲,也看到欧洲,俯视全球,看到二战的爆发是在亚洲和欧洲先后发生的,才能准确阐明其爆发是非常复杂的历史现象,才能阐明亚洲战场与欧洲战场同时存在的历史合理性。

   说战争的起点,是说战争的爆发点,不是说战争一旦爆发就在全世界展开。二战的全面展开有一个复杂过程。1937年7月卢沟桥事变发生,中国掀起全民抗战,但全世界各国都在观望,美、英对日本侵略中国采取了绥靖政策。尽管日本侵略中国就是要排除美、英在中国的势力,但美、英没有决定是否投入战争。苏联为了自身的利益支持中国抗战,中国抗战也维护了苏联远东的安全;随后美国也支持了中国抗战,中国的抗战也支持了美国,虽然美国同时也用贸易手段支持了日本。意大利侵略埃塞俄比亚,德、意武装干涉西班牙,欧洲主要国家也都采取了绥靖政策,直到1939年9月1日德国侵入波兰,欧洲形势紧张起来,英、法才结束绥靖,对德宣战。但是英、法出于自身利益,坐视波兰败亡,此后很长时间欧洲无战事,出现了半年之久的所谓“假战争” (《新编剑桥世界近代史》第12册,第983页。)还有著作称“奇怪的战争”,这指的是大多欧洲学者的看法,(参见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第2卷,军事科学出版社,1995年。该卷第16章题名为《“奇怪的战争”与德国入侵北欧》。)。到了1941年6月德国侵略苏联导致苏德战争,德国深入苏联国土850至1200公里,把二战的欧洲战场无限地扩大了。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那时美国正在与日本进行改善关系的谈判,一下措手不及。日本随即向美、英宣战,大举南下,把战场扩大到中国以外的东亚、南亚等太平洋地区,形成了太平洋战场。如果没有苏德战争、太平洋战争的发生,二战如何定义将是另一个样子。如果没有德国进攻苏联和日本进攻美国、太平洋地区各国,二战可能还在亚洲和欧洲分别进行,可能还是地区性战争,可能不能称作世界大战。 艾瑞克?霍布斯鲍姆也持这种观点。他说:“1939年爆发的战争只能算是欧战。事实上,在德国入侵波兰,又于三周内和中立的苏联瓜分该国之后,所谓欧战,已变成纯粹由德国与英法对打的西欧战争了。”但是,他把二战的爆发点定位1941年12月日本轰炸珍珠港。(参见〔英〕艾瑞克?霍布斯鲍姆著,郑明萱译:《极端的年代:1914—1991年的世界史》,中信出版社,2014年,第46、49页。)苏德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开辟,是二战成为世界大战的最后标志。这以后就把世界上的主要国家都卷进战争的漩涡了。苏联和美国是两个世界大国,它们对战争的态度和动向,在一定意义上决定了二战的结局。这充分说明二战的爆发和展开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不仅战争的起点是两个,战争的结束点也是两个。1945年5月8日,在苏军摧枯拉朽的攻击下,德国丧失还手能力,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宣告欧洲战场结束。同年8月15日,日本天皇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终战”,命令所有日军放下武器。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重光葵和军部代表梅津美治郎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亚洲战场最后结束。两个投降日(对同盟国来说是两个胜利日)的出现,再次证明二战过程的复杂性。

   两个主要战场

   二战有两个战争策源地:东方和西方;有两个战争爆发点即战争的起点:亚洲,日本侵略中国;欧洲,德国侵略波兰。历史和逻辑都证明,二战还存在两个主要战场:一个是亚洲战场,一个是欧洲战场。这两个战场的变化、胜负,决定了二战的变化和胜负。

   亚洲战场最大的特点是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如果说日本在天津驻军还符合《辛丑条约》的话,1932年后日本华北驻屯军发动山海关事变,配合关东军逐渐蚕食长城内外,把军队移驻到北平西南丰台,就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这是造成卢沟桥事变的根源。日本学者争论宛平城的第一枪是谁开的?这在纯战争史或者军事学角度看可能有意义,但在日本侵略中国这个大主题上实际上没有意义。因为日军到了北平附近的丰台,本身是完全非法的,除了肆意侵略,难有更准确的解释。即使第一枪不是日军开的,也改变不了日军侵略的本质。

   在中国独立抗日的前三年,苏联给予中国最多援助,前后三次低息贷款2.5亿美元给中国政府,(参见王庭科:《共产国际、斯大林与中国革命》,成都出版社,1992年,第245页。)还派出了大量航空人员来中国帮助作战,库里申科等飞行员牺牲在中国抗日战场上。英、美一开始都对日本侵华采取了绥靖政策,直到1938年日本宣布建立“大东亚新秩序”,日本侵略行为威胁到国际安全,日美关系开始恶化,美国才给中国援助,从1938年到1940年四次贷款差不多1.2亿美元, (参见韩永利、张士伟:《二战期间美国战争资源的对外投放考察》,《世界历史》2010年第1期。)但是,1941年前美国卖给日本的石油、废钢铁等战略物资数量很大,对日本侵略中国是有力的支持。 据1940年日本工商省的统计,美国对日军需品贸易的比率,1937年为33.5%,1938年为34.3%,1940年3月份更増至38.7%。据1940年公开的统计材料,全年美国输日的战争物资总数达2.00638亿美元。据1938年华盛顿中国经济研究协会统计,在世界各国输入日本的军需物资,美国所占的各种比例是:煤油和石油产品为65.57%;金属工业及机器为77.09%;钢铁及废铁为90.39%;铜为90.39%;飞机及零件为6.92%;钢铁半制品为53.67%;汽车及零件为64.67%;金属合金为99.33%。其中如煤油,日本侵华战争头三年内所消耗的4000万吨汽油,有70%是美国供给的。1938年美国输日作战物资竟占日本全部消耗额的92%。可见,日本侵华所需要的各种武器,绝大部分是“中立”的美国政府供给的。(参见刘大年:《美国侵华史》,人民出版社,1951年,第150页。)还有学者研究指出:1937年美国对日出口总值为2.89亿美元;其中,石油、精炼油、废钢铁、原棉四项战略物资就占1.42亿美元;日本来自美国的石油,1937年为80%,1938年为85%。(参见齐世荣主编:《绥靖政策研究》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413页。)

   直到1941年12月珍珠港事变后,美、英等国才与中国站到同一个战壕里,才给予中国军事、经济等实际援助。由于美、英实行“先欧后亚”的战略方针,鼓励中国战场拖住日本军队,实际上英、美的大量援助都用在欧洲,对中国的军事支援比例很低。中国当时还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经济上十分落后,与早已资本主义化的日本在国力上相差极大。日本为了实现“大东亚秩序”,把英、美排除出中国,独占中国,乘着英、美势力逐渐退出中国的机会,大肆占领中国领土。中国作为一个贫穷落后的大国,就是在这样的国际国内背景下开展了抵抗日本侵略的斗争。从卢沟桥事变到1937年底,日本向中国战场(包括东北)投入了21个师团,在朝鲜和日本国内只有3个师团,88%的兵力都在中国。以1938年为例,日本陆军总兵力有34个师团,分布在中国的有32个,占其总兵力的94%。再以1941年12月为例,日军陆军总兵力有51个师团,分驻于中国的有35个,占其总兵力的69%;分布在太平洋战场的有10个,只占其总兵力的20%。( 参见〔日〕服部卓四郎著,张玉祥等译:《大东亚战争全史》第1册,商务印书馆,1984年,第336页。) 1942年太平洋战场开辟以后,日本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军力也不过占其军力的26%,64%的兵力在中国(参见《大东亚战争全史》第1册,第364页;《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统计》,第176页。)。1943年日军在中国战场仍部署了28个师团,其中有8个甲种师团、5个乙种师团和15个丙种师团 (参见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部:《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第3卷,军事科学出版社,1998年,第453页。)另据刘庭华统计,日本在华兵力38个师团,占总兵力54%,另有33%兵力在太平洋战场。(参见《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统计》,第176页。)。1944年日本在华发动“一号作战”,企图打通豫湘桂,进入南亚,然后通过中东,实现与德国军队的会师。中国军队虽然一败涂地,一溃千里,但还是拖住了日军,使它不能进入南亚,日军发动“一号作战”的战略意图未能得逞。太平洋战争开始后,中国战场始终抗击、牵制了100万左右的日本陆军主力。1945年8月日本投降时,在华兵力为128万人。 (参见《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统计》,第189页。)中国人民以其巨大的牺牲和百折不挠的抗战精神,支持了苏联的对德战争,使其有一个稳定的后方;又支持了美、英的太平洋战场,大大减少了它们的压力;又粉碎了日、德法西斯打通欧亚的企图,使它们不能在更大范围内给人类带来灾难。中国抗战的胜利及其对世界和平力量所作的贡献,使其开始摆脱弱国的处境,并有资格作为一个世界大国出现在世界的面前。

   美国提出“先欧后亚”的战略,虽然把支持的重点放到欧洲,让中国战场在艰难困苦中继续支撑,但也等于提出了欧亚战场是统一的世界大战战场的认识。1943年,美军在西太平洋对日作战中消灭了日海军有生力量,掌握了太平洋战场的主动权。苏、美、英等国际力量给中国抗战巨大的支持,中国战场的持久作战也给了国际反法西斯力量巨大的支持。

中国战场实现持久作战的最大特点是中国国内实现了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对日作战,实现了以国民党为中心的领导和以共产党为中心的领导, (参见张海鹏:《走向民族复兴的重要标志——论抗日战争胜利的历史意义》,《抗日战争研究》2005年第3期;张海鹏:《中国抗日战争领导权问题的思考》,《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9月2日;张海鹏:《为什么说共产党是抗战中流砥柱》,《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2015年6月8日。)两个战场、两个领导中心,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旗帜下,进行了有效的战略配合,坚持了长达八年的抗日战争,终于在国际反法西斯力量的支持下取得最后胜利。没有国际力量的支持,中国的抗战还要艰难得多。中国抗战初期,正面战场起了积极作用,到中后期,正面战场作用降低,敌后战场作用升高。“中日战争标志着中国的政权从国民党一方转移到共产党一方,这一过程无法避免” (〔英〕拉纳?米特著,蒋永强等译:《中国,被遗忘的盟友——西方人眼中的抗日战争全史》,新世界出版社,2014年,第18页。)。敌后战场把游击战提高到抗战军事战略的高度,在战争史上是第一次。美国军事评论家威尔纳指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一个地方的游击战能够担当起游击战在中国将要而且能够担负的战略任务” (〔美〕威尔纳:《日本大陆战略危机》,《解放日报》1945年7月18日。)。中国战场的这种特点是独特的,别的国家没有这种情形。应该明确指出:中国人民的抗战是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决定性力量。战后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处在研究了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作用后指出:“即使不投原子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64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