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纯:俄乌冲突中的欧洲——反应、影响和前景

更新时间:2022-05-12 21:44:53
作者: 丁纯  

  

   俄乌冲突全面爆发后,身处“爆心”的欧洲反应空前激烈。挺乌、反俄成为政治正确,对俄制裁和对乌援助超乎寻常,但欧洲各国的立场和应对差异明显。冲突使欧洲付出了巨大的经济、社会代价,承受了沉重的民生压力,并使欧美走近、北约复活。欧洲“战略自主”虽未消亡但却受挫,在倒逼一体化发展的同时也增加了阻力,欧盟和相关国家面临重大战略转折。无论俄乌冲突如何结局,欧洲均难以成为全身而退的赢家,尽快促和止战方为上策。

   (一) 俄乌冲突对欧洲的冲击及其应对

   综观迄今为止欧盟和相关欧洲国家对冲突的反应和应对,以下特点颇为引人注目。

   第一,欧洲深受震慑,反俄、挺乌俨然成为政治正确,民意绑架政治决策。各种交战场面和真伪难辨的事件极大地震撼了欧洲国家的领导层和民众,尤其是年轻一代产生了“难以置信在离布鲁塞尔两个多小时航程的欧洲居然炮火连天”的反应。另外,在美欧政客和主流舆论的引导下,这些国家罔顾北约不考虑俄方安全关切一再违约东扩的历史经纬,塑造了普京为实现“俄罗斯帝国妄想”,进行核讹诈,对独立国家野蛮侵犯和对国际秩序无情践踏的邪恶形象。同时,乌克兰则被定位为不仅是捍卫自身独立,而且是为包括欧洲和世界的民主和自由而战的不屈角色。反俄、挺乌成为政治正确和主流民意,并逐步形成了所谓今日的冲突是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时西方对俄实施绥靖政策导致的结果的认知,达成了“一定不能让普京赢和不能让基辅输”的共识。汹涌的民意又倒逼欧盟和欧洲各国政府,不顾政治理性作出几乎一边倒地对俄制裁和对乌援助的决策。

   第二,对俄制裁与对乌援助的深度和规模异乎寻常。迄今为止,欧盟基本追随美国参与对俄罗斯的大部分制裁,并已出台了五轮制裁措施,甚至连中立国瑞士都冻结了俄罗斯公民账户。与此相反,欧盟对乌克兰的支持则不遗余力,其中包括升级欧盟和相关欧洲国家对乌军援,以及史上首次动用“和平基金”向乌提供致命性武器。参与直接军援的不仅有英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爱沙尼亚等,而且包括中立国和非北约国家的瑞典、芬兰,以及由于历史问题而对此讳莫如深的德国。欧盟及其成员国对俄制裁和对乌援助的规模均是空前的。

   第三,反俄、挺乌背景下欧洲各国反应差异明显。尽管在谴责俄罗斯上欧洲各国高度一致,但其具体立场和应对政策差异颇大。第一类如英国、波兰及波罗的海三国等,对俄制裁和对乌输送武器出手果断、坚决。英国此次表现异常抢眼,甚至超越美国,试图借此奠定其脱欧后“全球英国”在欧洲的领导地位;与俄既有旧恨又有新仇的波兰甘当反俄先锋;波罗的海三国与 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均因唇亡齿寒的安全忧虑而迅速行动。第二类如法、德等国,不仅在石油、天然气等能源上严重依赖俄罗斯,而且作为欧盟核心和欧洲“战略自主”的发起者,法、德充分认识到俄罗斯是搬不走的邻居这一现实,长期以来在欧洲安全大思路下坚持对俄尊重与接触、和解的方针,尽管面临民意压力和美、英的政治正确的道德绑架压力,但仍表现得颇为犹豫且相对温和。当然,法德对俄乌的态度还是有差异的。第三类如匈牙利、塞尔维亚两国,此前相对亲俄,谴责但不参与制裁。匈牙利的欧尔班本是欧盟中的特立独行者,与普京私交甚笃,因乌政府对其境内的匈牙利裔居民不友好及能源依赖等而主张中立;塞尔维亚则有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旧账未了。第四类如瑞典和芬兰,均为中立国,但在此次俄乌冲突中不仅公开为乌提供武器,而且不顾俄罗斯的威胁和警告,将加入北约提上议事日程。

   (二) 俄乌冲突对欧洲的影响

   第一,欧洲国家无疑将承受巨大的经济、社会和民生压力。冲突和对俄制裁及对乌援助造成欧洲金融市场动荡,资本抽离,欧元走弱,能源价格高企,本已受疫情冲击的供应链问题更加突出,欧洲企业经营成本上升,经济复苏势头横遭打压。300 万乌克兰难民的安置与消化面临困境,军事和民事援乌费用不断增加,俄方反制又造成欧洲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违约和坏账风险上升,这些问题使欧洲国家本已高企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不断增加。如果俄乌冲突持续,被政治正确绑架的民众正义和道德优越感恐将被民怨沸腾所替代,或将推动民粹主义再度兴起。

   第二,欧美关系更趋紧密,北约再次被唤醒,欧盟“战略自主”虽然不会终结,但严重受挫。毫无疑问,俄乌冲突给特朗普政府时期裂隙横生的跨大西洋关系找到了高效黏合剂,让几近“脑死亡”的北约实现了满血复活。同时,俄乌冲突的爆发宣告了法、德力促的乌克兰危机欧洲“诺曼底模式”及两个明斯克协议的彻底破产,也宣告了法、德两国首脑莫斯科斡旋的失败,令法、德及欧盟主张的欧洲“战略自主”遭遇重挫。但美国借助民主、正义等政治正确和道德绑架,让欧洲对峙和拖垮俄罗斯,并努力让欧盟更加依赖美国。美国的图谋完全不符合欧洲“战略自主”的目标。法、德等欧洲国家对俄能源、粮食和原材料的高度依赖和欧洲理性的精英对俄欧关系及历史教训的战略认知,应仍会延续其对欧洲“战略自主”的追求。

   第三,欧洲一体化在获得更多动力的同时,也面临新的阻力。应对外部危机和冲击一直是欧盟前行的动力,俄乌冲突严重刺激了欧洲诸国,唇亡齿寒、感同身受和政治正确很大程度上淡化了内部矛盾,提升了一体化的向心力。同时,欧洲各国与俄罗斯的亲疏程度、对俄能源资源依赖的多寡、对安全关切和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侧重、对处理与俄关系战略思路的差异、对挺乌代价和反俄成本的平衡等方面存在差异。从长期来看,各国的异质性和由此产生的一体化离心力也必将与日俱增。

   第四,冲突给欧洲带来历史转折。尽管俄乌战尤酣,局未定,但德国总理朔尔茨在冲突伊始有关转折点的观点或可参考。一是不少欧洲国家政策出现根本性转向。例如,德国二战后首次对外援助致命性武器,并建立千亿欧元国防基金,年度军费超过当年GDP的2%,踏上前景未料的再武装之路。英国正牵头撮合波罗的海三国及乌克兰、波兰、芬兰试图组成非军事小北约等。二是欧盟原本引以为傲的全球化、规范性力量及绿色可持续发展和数字化等一体化重点发展目标,显然将在较长时间内为军事硬实力、地缘政治和安全议题让路。三是欧洲政治版图可能重塑。法德轴心的聚合和影响力受到挑战,英国获得向欧盟施加影响的机会,波兰、波罗的海国家的话语权上升。四是欧盟的绿色转型将被推迟,能源政策和供需结构的去俄化加速,产业链等将被迫调整。五是由法、德主导的对俄接触与合作政策将会遭遇整体反思或清算,未来相当长时期内对俄接触是否会彻底被对抗和遏制所替代,新的欧洲安全框架的确立是否会遥遥无期,这些都有待观察。

   总而言之,俄乌冲突如果长期持续,欧洲将成为其自身所不愿看到的美、俄角力场,并留下长期无法愈合的伤口。如果俄罗斯完成了对乌克兰的去军事化,面对拱火而又不愿出兵的美国和北约,被政治正确绑架的欧盟面对“被中立化”或被肢解的乌克兰,究竟如何“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以及如何长期与俄罗斯缠斗、消耗,将成为一个重大现实问题。若受北约援助的乌克兰坚持抵抗,使得俄罗斯无法体面退场,甚至以核武器相威胁,对欧洲而言亦非幸事。总之,在此情况下,欧洲恐难以如愿以偿并全身而退,尽快止战促和才是欧盟及众多欧洲国家的上策。

  

   丁纯,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

   来源:《俄乌冲突与国际政治经济博弈笔谈》,载《国际展望》,2022年第三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5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