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大正:近代中国丧土失地的历史不应回避

更新时间:2022-05-12 20:19:04
作者: 马大正  

  

   要慎重处理边界问题,特别是鸦片战争以后由于帝国主义的侵略而导致边界变迁的问题。

   近代中国割地始于第一次鸦片战争。1842年8月,清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的近代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中,被英国割占的香港是近代中国被迫割让的第一块领土。

   与英国不同,沙俄利用第二次鸦片战争趁火打劫,于1858年迫使清政府签订了《瑷珲条约》,割占大片的中国领土。该条约完全是一纸割地条款,主要内容只有一项:规定黑龙江以北割予俄国,乌苏里江以东“两国共管”。

   对于这一割地条款,清廷一直没有批准。1860年,沙俄迫使清政府签订《北京条约》。该约全文虽15款,主要内容仍是割地:规定将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中国领土割予俄国。《北京条约》关于中俄东段边界的划分,使中国丧失了1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其中黑龙江以北60万平方公里,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由此,经《尼布楚条约》确定的中国东北边界走向发生了重大变化。

   19世纪40-50年代,俄国通过武装入侵、构筑堡垒、强行移民等手段,不断蚕食新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中国领土,并企图通过不平等条约的形式,使其占有的中国领土合法化。

   1860年签订的中俄《北京条约》规定:新疆尚在未定之交界,此后应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驻卡伦(满语音译,意为“台”“站”,指哨所)等处,自沙宾达巴哈之界碑末处起,往西直至斋桑淖尔,自此往西南顺天山之特穆尔图淖尔,南到浩罕边界为界。这一分界走向实际上是企图迫使清政府割让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领土。1862年至1864年,中俄双方就划分新疆西部边界举行多次会谈。而此时新疆爆发反清起义,清朝在当地的统治岌岌可危,清政府代表被迫在《勘分西北界约记》上画押。此约将北起阿穆哈山,南达葱岭,西自爱古斯河、巴尔喀什湖、塔拉斯河一线,东临伊犁九城、塔尔巴哈台绥靖城总面积约44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俄境。同时,条约规定:地面分在何国,其人丁即随地归为何国管辖。这样,大批原新疆西部游牧民族和定居人口被强行划归俄属。

   1878年1月左宗棠收复新疆,6月清廷命崇厚赴俄谈判交收伊犁,崇厚继而签订《里瓦几亚条约》,遭到举国上下一致反对。清廷不得不改派曾纪泽前往俄国作改约交涉,于1881年签订《改订条约》,规定:“伊犁西边地方应归俄管属,以便因入俄籍而弃田地之民在彼安置”,同时对斋桑湖以东边界做出调整。俄国通过勘界的5个子约,共割占了4块中国领土,总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此外,由于其中《续勘喀什噶尔界约》乌孜别里山口以南中俄边界走向的规定不明确,还留下了2万多平方公里的帕米尔待议区。

   帕米尔问题主要源自俄、英入侵,同时也有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规定不明确的影响。该约规定自帕米尔北部的乌孜别里山口起,“俄国界线转向西南,中国界线一直往南”,由此在两国边界之间形成了一个45°夹角的待议区。1892—1894年,中俄就此问题举行多次谈判。俄方提出以帕米尔东部的萨雷阔勒岭为界,违背了前约“中国边界一直往南”的规定,走向变为向东、再向南。清政府坚持“以喀约为依据”,中间余地商量勘分。双方反复交涉, 1894年4月,俄国中止谈判,提出争议地区暂时维持现状,双方军队各驻扎原处,不得前进,分界问题留待以后解决。其目的在于稳定俄国在帕米尔已取得的有利地位,强迫清政府承认它占领帕米尔的事实。此时正值甲午战争前夕,清廷无可奈何,被迫同意沙俄建议,同时声明:在采取上述措施时,并不意味着放弃中国对于目前由中国军队所占领以外的帕米尔领土的权利。待议区就作为悬案遗留下来。

   俄国在与清谈判的同时,与英国就私分帕米尔举行了秘密谈判。1895年1月,俄英趁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利,签订协议将2万多平方公里的中国帕米尔领土偷偷私分。

   1900年,沙俄入侵东北,血洗了江东六十四屯等地。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以北左岸,面积约3千平方公里,中国居民有3万多人。1858年《瑷珲条约》规定,六十四屯“原住之满洲人等,照旧准其各在所住屯永远居住,仍著满洲国大臣官员管理,俄罗斯人等和好,不得侵犯”。此后中俄曾于1883、1889年两次会勘其界址范围。但沙俄始终想占有这块前沿阵地。1900年7月,沙俄出兵侵占了江东六十四屯,数千中国居民被杀,其财产被掠夺一空。8月,俄阿穆尔地方官颁布条例,宣称江东六十四屯“已归俄国当局管辖”,自此,该地被沙俄长期霸占。1906年,清政府曾多次照会俄阿穆尔地方索要江东六十四屯,次年清外务部又两次照会俄外务部,要求归还。而俄方以该地归俄属,中国居民已离开为由,拒绝交还。1908年以后,黑龙江地方政府多次致函外务部要求收回江东六十四屯,终无结果。

   自1842年《南京条约》英国割占香港以后,随着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的不断升级,列强迫使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又从中国割去大片领土,如九龙尖沙嘴,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约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包括斋桑湖、巴尔喀什湖和伊塞克湖在内的西北4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以及喀什噶尔西部共7万平方公里土地。此外,帕米尔被俄英私分,江东六十四屯为沙俄长期霸占。台湾、澎湖则被日本占领达半个世纪之久。

   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同志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说:“从鸦片战争起,中国由于清王朝的腐败,受列强侵略奴役,变成了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欺负中国的列强,总共大概是十几个,第一名是英国,比英国更早,强租中国领土澳门的,是葡萄牙。从中国得利最大的,则是两个国家,一个是日本,一个是沙俄,在一定时期一定问题上也包括苏联。”“日本占了中国不少地方,台湾就被它占了五十年。中国有很多地方被日本划为它的势力范围,特别是在北方,很多大城市有日本租界。1931年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1932年在中国的东北搞了个‘满洲国’。1937年发动了全面侵略中国的战争,打了八年。最后,由于中国抗战,由于世界反法西斯联盟国家的共同战斗,包括苏联出兵,日本在这场战争中彻底失败了。日本对中国的损害无法估量,单是死人,中国就死了几千万。所以,算历史账,日本欠中国的账是最多的。但是由于日本战败,中国收复了所有被它侵占的地方,它在中国没有占去一寸土地。”“另一个得利最大的是沙俄,以后延续到苏联。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占的中国土地,超过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十月革命后也还有侵害中国的事情,例如黑瞎子岛就是1929年苏联从中国占去的。主要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胜利时,美、英、苏三国在雅尔塔签订秘密协定,划分势力范围,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的利益。那是斯大林时期。当时中国的国民党政府同苏联签订条约,承认了雅尔塔的安排。”“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国同苏联签订了新约。中国同蒙古人民共和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达成了协议,划定了边界。后来中苏进行边界谈判,我们总是要求苏联承认沙俄同清王朝签订的是不平等条约,承认沙俄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害中国的历史事实。尽管如此,鉴于清代被沙俄侵占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是通过条约规定的,同时考虑到历史的和现实的情况,我们仍然愿意以这些条约为基础,合理解决边界问题。”(《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从邓小平的谈话看,我们认为要做两件事情:一是,中国的过去,特别是中国近代以来的土地丧失史还是要讲的,但讲“过去”的目的不是“算旧账”,而是为了“开辟未来”,只有如此,我国与其他国家才能建立起平等友好的相互关系;二是,如果中国同邻国存在着没有精确划定的边界,必须依照现代国际法准则和惯例,予以划定,否则边界纠纷总是在所难免。这对于一劳永逸地处理好与邻国的关系来说,是必要的基础条件之一。

   近代以来,中国饱受国际列强的侵略与奴役,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难以自保,人民深陷水深火热之中。有些外国人总是希望我们不要再谈中国遭受侵略的历史。他们认为,只要我们谈“过去”,就是鼓动狭隘民族主义,就是煽动仇外情绪,甚至是教育年轻人、后代子孙有朝一日还要把失去的领土用武力或者用“非法移民”等手段夺回来。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极其错误的观点。

   试想,如果我们完全不谈“过去”,如果把列强侵略奴役中国的内容从教科书中删去,那样一来,中国的晚清史、近代史岂不变成了一片“空白”?果真如此,中国民众怎能答应?如果我们用“一片空白”来编写中国晚清史、近代史,又如何去面对子孙后代?我们的看法和做法是:不要忘记历史,因为忘记历史意味着对祖国的背叛;不要漠视历史,否则将受到历史的惩罚;不要割断历史,因为否定昨天也就将失去明天。讲清历史,正是更好地服务于未来,引导后代自立自强,与邻国、与国际社会寻求互利双赢的关系。我们的总方针是:和平、发展、合作。

   总之,对于清代由于不平等条约等多种形式而丧失土地历史的表述,应该是:尊重历史,不应回避;如实表述,不忘国耻;面对未来,教育国人!

  

   作者简介:

   马大正,1938年生于上海。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副主任。主要著作有《马大正文集》《边疆与民族——历史断面研考》《中国边疆研究论稿》《新疆史鉴》,主编《中国边疆经略史》《中亚五国史》《卫拉特蒙古史纲》等30余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5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