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存山:金岳霖先生论“中国哲学”

更新时间:2022-05-10 23:37:53
作者: 李存山  
往往不能忽略他的传记或年谱,这是因为中国古代一个哲学家的思想往往体现在他的传记或年谱中,他的思想与他的为人处世、人生历程是一致的。

   朱熹说:“知与行工夫,须着并到。知之愈明,则行之愈笃;行之愈笃,则知之益明。”(《朱子语类》卷十四)这是讲知与行是一个统一的交相促进的过程。王阳明说:“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会得时,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传习录》上)在王阳明的思想中,知是“致良知”,行是“致吾心之良知于事事物物”,二者更是“合一”而不可分的关系。

   张岱年先生在《忆金岳霖先生》一文中说:“1984年有一天,金先生忽然问我:‘你觉得熊十力的哲学怎样?’我说:‘您觉得如何?’金先生说:‘熊十力的哲学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哲学背后有他这个人。’”金先生对熊十力哲学的这个评价,也正是他曾讲过的中国哲学的特点之一是“哲学家与他的哲学合一”。

   三、结语

   从金岳霖先生关于“中国哲学”的两篇文章来看,两者的观点存在一定差异:1930年为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史(上)》写的“审查报告”一文提出“中国哲学史”的名称存在困难,而1943年的《中国哲学》一文则认为“中国哲学”不仅是一种哲学而且有其独特的优点。然而通过仔细分析可知,两者的观点差异并没有那么大,前者虽然提出“中国哲学史”的名称存在困难,但实际是希望用这个问题来激发学界对“中国哲学”的深入讨论。而“中国哲学史”名称的“困难”问题,此后在张岱年先生的《中国哲学大纲》中基本被解决了。

   金岳霖先生也在这一问题的激发下对“中国哲学”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并在之后撰写了《中国哲学》一文。他认为,一方面,“中国哲学”有缺陷,即逻辑和认识论的意识不发达,这是因为与西方逻辑类似的中国先秦时期的名辩思潮后来衰落了,但我们现在可以复兴这种思潮,弥补逻辑和认识论的缺陷;另一方面,“中国哲学”在“天人合一”“哲学与伦理、政治合一”“哲学家与他的哲学合一”三方面有其优点,在现代值得继续阐发与弘扬。

  

   李存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原文载《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学报》2022年第4期,注释从略,全文请见原刊,引用请据原文并注明出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3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