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鼓应:道家思想与现代生活

更新时间:2022-05-06 00:53:22
作者: 陈鼓应  
人生是一个动态的历程。当然,我还有其他的要来解读的。

   这里有几个概念、几个词字需要特别注意,比如说“大”,比如说“化”。整个中国哲学,不只是庄子,“化”这个概念是非常重要的。《老子》只出现“自化”,比较倾向于政治教化,但是庄子的“化”是万物在不停地运转、变动,所谓“大化流形”。所以,如何要观察变化,要参与变化,要顺应变化,要安于所化,这都是庄子在谈的。但是,庄子为什么要描写鲲是这么巨大?“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鹏也是,“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因为我们一般人生活在现实世界,都被物质形象所羁束住,我们生活的世界,其实是非常人工的。这个寓言后面还有一段话,讲大鹏起飞时,“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这就是庄子借变形的鲲鹏要突破物质形象的羁束。

   我们不知不觉地以为我们都市人很现代,其实坦白讲,都市人是目光如豆、视野短浅、心胸狭隘,自以为现代,其实很可怜,被物质形象拘束住。《秋水篇》中,河神到了海,跟海神对话,透过海神感受“望洋兴叹”、“见笑于大方之家”。庄子借海神讲:“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就是说,空间的锁闭、时间的界限与礼教的束缚使你的思想不能开阔,你的精神始终是一种封闭状态。整个《逍遥游》一开头写“大”,后面讲“大而无用”,“大”应当是“一篇之纲”。

   小麻雀茅塞不通,是封闭的心理,庄子借变形鲲鹏的“形之巨大”衬托出心的宽广,其实,他主要是描写大心。心很重要,因为古人认为思想的功能跟精神的作用都是从心出发的,所以,心的概念非常重要。有的人就是被很多观念束缚住了,庄子就是要运用丰富的想象力突破这样一种观念的囚牢。如果把哲学分成概念哲学和想象哲学的话,那亚里士多德是概念哲学,柏拉图是想象哲学;老子是概念哲学,庄子是想象哲学。所以鲲鹏寓言就是运用一种丰富的想象力,突破物质形象的封锁,打开一个封闭的世界,让你的精神可以在一个广阔的、没有限制的空间里纵横驰骋。

   “任公子钓大鱼”的故事,可以用来说明一个人的心胸应该要宽广。我个人读《庄子》最大的受用,就是改变了以前的“小心眼”,心胸变得宽广。任公子用五十头牛作饵,蹲在会稽山上,投竿东海,旦旦而钓。突然一条大鱼吞下了诱饵,那激起的波浪跟泰山一样高,海水震荡。任公子钓到这条鱼之后,把它制成腊肉,自浙江以东到苍梧以北,人人吃个饱!所以,他说,在一个小水沟用小蚯蚓钓小虾米,“其于大达亦远矣”。

   希望各位记住庄子,做人做事要有一种大的气派!年轻人要有气派、气概、气势,不要连气息都没有。但是,做大事,在起飞之前,要像鲲一样,在海底深息厚养,“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要像《易经》乾卦第一个爻,要“潜龙勿用”;要像老子讲的“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有耐心,一步一步,做什么事情都要这样。尼采讲“精神三变”,首先要有骆驼精神,忍辱负重,再大的压力也得承受着奔向荒漠。然后,在荒漠里慢慢变成狮子的精神,但是狮子是一个破坏的力量,它要转化成婴儿的精神,标志着一个新价值的开始。所以,尼采讲,人是由禽兽到超人的一条绳索,一条凌驾于深渊之上的绳索,一个危险的途程,一个危险的回顾,一个危险的震荡与停驻。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是一个桥梁,而不是一个目的,所以,人生是一个过程。存在主义讲,人是一个朝向未来、不断进展的一个历程,人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是过渡者,所以,人生就是一个动态的历程。

   我突然由尼采发现了庄子,“夫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你的死有没有价值,要看你的生来肯定。我这里讲到庄子跟超人,请各位不要误解,超人不是踩在别人肩膀上。尼采讲超人有两个很重要的意义,一个是大地的意义,他肯定人间世,不同于基督教的彼岸的世界,否定此岸;另外,每个人都有他的潜力、驱动力,要不停地发挥。所以,刚刚我们讲到“化而为鸟”,为什么说是一个动态的历程?化,深息厚养之后,你在慢慢地变化你的气质;然后“怒而飞”,奋力而飞,不停地发挥主观的能动性。这个“飞”很重要!尼采和庄子都在讲飞翔,代表着一种精神的上扬。你看看《易经》六个“爻”,往往到了第三个爻、第六个爻都是高亢,要小心谨慎。但是,庄子不受这个篱笆的束缚,他要冲破这个围墙,一直上扬,这就是庄子跟尼采颇有相似的地方。最后,“海运则将徙于南冥”,海风动,六月风,你要掌握时机,掌握“时”,趁势而起。

   两个寓言:“材与不材”与“鲁侯养鸟”

   《庄子·人间世》有一个寓言,有一个木匠带着几个徒弟去齐国,看到一棵很大很大的栎社树,有多大?树身比山高出十余丈才分出树杈,树之大可以遮蔽几千头牛。观看这树的人很多,可是这个木匠看都不看一眼,他的弟子追过去问:“老师,你为什么瞧都不瞧一眼?”木匠回答说:“这是棵木质松散的无用之木,因为它没有用处,所以才能长这么大。”到了《山木篇》,庄子带他的学生去看朋友,看到一棵很大的树,一个木匠躺旁边睡觉,庄子说:“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到了故人家,主人看到庄子来了,让儿子杀鹅款待,儿子问:“有两只鹅,一只会叫,一只不会叫,杀哪只呢?”主人说:“把不会叫的杀了。”第二天,庄子的弟子问:“师父,昨天山中之木以不材终其天年,今天主人家的鹅却以不材死,怎么回事?”庄子也被问住了,只好笑说:“周将处乎材与不材之间。”这个回答等于是中道路线,似是而非,好像是对,但也不妥当。然而庄子下面讲的话真精彩!“一龙一蛇,与时俱化,一上一下,以和为量。”“一龙一蛇”,龙跟蛇,一显一隐,“一上一下”就是一进一退,“与时俱化”,掌握“时”很重要,“以和为量”,“量”是一个准则,和谐最重要。外国老是说“中国威胁论”,我说儒释道都是讲和谐。其实,第一个“道”就是和谐,就是秩序,就是建立一个公共的和谐秩序。所以,“时”跟“和”非常重要。

   另一个是鲁侯养鸟。鲁国有一个诸侯,看到一只奇怪的鸟来了,给它喝美酒,给它放音乐,结果它不敢吃一块肉,不敢喝一口酒,忧悲眩视,三天就死了。“此以己养养鸟,非以鸟养养鸟”。所以,有时候你是好意,但是也造成了鸟的死亡,这个寓意就很深刻了,诸位可以自己去体会。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322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