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若文:朱汉民教授的书院事业与学术研究

更新时间:2022-04-20 15:56:53
作者: 若文  

  

   岳麓书院创办于公元976年,已经延续办学一千多年。在岳麓书院漫长的办学历史上留下了几十位山长的名字,但是其中掌教岳麓书院二十年以上的只有四位,即清代的罗典、欧阳厚均、丁善庆和当代的朱汉民。

   朱汉民先生掌教岳麓书院的二十多年,恰恰是岳麓书院经数十年的沧桑而复兴的二十多年。朱汉民先生的教育、学术事业是与岳麓书院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二十多年来,他全面主持岳麓书院学术、教学、文物及院务管理期间,致力推动和完成了岳麓书院的现代复兴,使古老的书院重新成为中国传统文化复兴和当代中国国学发展的重镇。

   我们简要介绍朱汉民教授的书院事业与学术研究。

   一、主持、推动岳麓书院的现代复兴

   创建于北宋开宝九年的岳麓书院在中国教育史、学术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是中国传统学术和人文精神的典型代表,在文化传承、人才培养、学术研究等方面创造了辉煌的成就。自二十世纪初,岳麓书院先后改制为湖南高等学堂、湖南大学。“文化大革命”之后,岳麓书院只剩残垣断壁,几成废墟。

   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湖南大学开始修复岳麓书院。刚刚毕业工作的朱汉民先生,积极参与这个古老学府的现代复兴工作。最初,他主要是从事有关岳麓书院历史及其相关学术资料的收集和研究。1992年他担任岳麓书院文化研究所副所长;1995年开始,他全面主持岳麓书院院务至今,2004年聘为院长,是晚清改学制以后的首位岳麓书院院长。他一直致力于岳麓书院的复兴事业,使古老书院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朱汉民教授主持院务后,使岳麓书院完成了几个重要发展。

   (1)岳麓书院历史遗迹的全面修复和中国书院博物馆的建设。岳麓书院在八十年代初开始修复,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修复,至2006年才全面完成。现在的岳麓书院基本上恢复了历史上办学最盛时期的建筑规制,书院讲学、藏书和祭祀三位一体的基本格局已获重现。其讲学部分包括讲堂、湘水校经堂和明伦堂,讲堂、湘水校经堂采用原状恢复的形式,明伦堂现在用于研究生教学;御书楼现继续藏有古籍图书,作书院师生教学、研究用;书院的祭祀是崇祀先贤、尊师重道、砥砺后学的重要场所,已经恢复了书院文庙、文昌阁、七个专祠的历史原貌;另外,还恢复了清代书院的园林与八景。岳麓书院成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修复最好的古代书院。

   为了全面展示中国书院文化,朱汉民教授带领书院同仁,积极向国务院、教育部、文物局申报,在岳麓书院建设中国书院博物馆。经过筹措资金、组织建设,现在中国书院博物馆陈列馆建设工程已经完成。中国书院博物馆是国内第一家书院文化专题博物馆,它的建设将有力推动儒家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

   (2) 全面恢复岳麓书院的教学功能,将岳麓书院的教学纳入到现代高等教育体系之中。多年来,朱汉民教授主持申报岳麓书院的本科、硕士、博士三级学位的一级学科学位授予权及其博士后流动站,使岳麓书院获得了历史学的博士后流动站,获得了历史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予权,获得了哲学门类中国哲学博士学位授予权,获得了历史学一级学科硕士学位授予权、中国哲学硕士学位授予权,以及历史学学士学位授予权,从而完成了岳麓书院的现代学科体系建设。

   除此之外,朱汉民教授还积极推动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和社会教育活动,一方面为湖南大学本科生开设中国传统文化的系列课程,另一方面他广泛邀请国内外在各个领域的名师来书院讲学,并利用电视、网络等现代传媒工具作社会文化、教育交流活动,在海内外产生很大影响。在他的努力下,古老的岳麓书院全面恢复其教学功能。

   (3)恢复岳麓书院的学术研究功能。上世纪九十年代岳麓书院已经恢复其国学研究功能,在学术界声望也逐步提高。到今天为止,岳麓书院主要有中国思想学术、中国古代典章制度、中国经学、书院文化、简帛文献、湖湘文化等学术研究方向,并且成立了相应的国家级的协同创新、研究中心。另外,朱汉民教授采取院内、院外相结合的方式,已经在海内外高校、科研院所延请一些学术声誉佳的学者担任兼职教授,使书院的学术研究稳步推进。

   (4)将岳麓书院打造为面向国内外的国学研究、传统文化交流的公共平台。为了进一步推动正在蓬勃发展的国学,他在岳麓书院成立了国学研究与传播中心、国学研究院。国学中心、国学研究院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共学术文化平台,面向国内外开展国学讲座、课题招标、成果评奖等。2014年岳麓书院和凤凰卫视、凤凰网联合举办“致敬国学——首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这样一个大型活动。活动迅速吸引海内外各界人士的关注,学术界、文化界反响之大,参与热情之高,远超联合主办方岳麓书院与凤凰卫视、凤凰网的预期。

   朱汉民教授主持的岳麓书院复兴,是一个关系到文化传继与创新的重大工程,受到文化界、教育界及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岳麓书院的复兴不仅架通了古今教育的桥梁,同时也对现代教育改革和发展有积极启发、借鉴和推动作用。近代书院改学堂是为了顺应中国教育近代化发展的要求,但是这一改革过程割裂了书院的传统。朱汉民教授主持的书院重振事业,实现了传统书院与现代大学的有机融合,为中国传统书院的发展树立了一个典范。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际、中华文化现代重建之时,有着特殊的历史意义。

   朱汉民教授在主持岳麓书院院务的同时,从事人才培养与学术研究,已经在诸多学术研究领域取得显著成绩。

   二、人才培养

   作为学科带头人,朱汉民一直领衔申报并获得历史学一级学科的学士、硕士、博士三级学科学位授权和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同时,又领衔申报并获得中国哲学学科硕士、博士学位授权。是岳麓书院的历史学、哲学两个门类一级学科博士点、硕士点的创点人。

   从1992年开始培养中国思想史、中国文化史专业硕士研究生,2000年开始培养中国哲学专业硕士研究生,2003年开始招生培养中国思想史、中国文化史专业博士生,2008年开始招生培养中国哲学专业博士生。共培养硕士研究生二十多届,博士生十多届,毕业生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湖南省优秀博士论文、湖南省优秀硕士论文共7篇。

   朱汉民教授积极为湖南大学大学生开设文化素质教育系列课程,通过必修课、选修课的方式为大学生开设中国传统文化的课程,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省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他本人主编了全国统编教材《中国传统文化导论》,并获全国优秀教材二等奖。

   三、湘学与湖湘文化研究

   首先,朱汉民教授多年来一直关注湘学与湖湘文化的研究,曾经出版《湖湘学派与湖湘文化》、《湘学原道录》,主编了《湖湘文化名著读本》系列丛书、《湖湘文化大观》,担任《湖湘文库》编委会副主任。发表了湖湘文化的学术论文数十篇,《新华文摘》多次全文转载。。2010年,他又主持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招标课题“湖湘文化通书”,表明他的湖湘文化研究已经进入到国家社科研究规划的最高层次。2015年“湖湘文化通书”结题,受到盲审专家的高度评价。

   “湖湘文化通书”课题的成果有三项:其一,《湖湘文化通史》5卷3百万字,该书列为国家十二五重点图书、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由岳麓书社2015年出版。这是迄今为止对湖湘文化从萌芽、形成到发展、壮大的过程最全面也是最权威的分析总结和评述。它的面世不仅可以填补当前湖湘文化研究的空白,更将以它独立的学术思维和史学逻辑影响未来学者对中华地域文化的研究探索。其二,《湘学通论》30万字,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该书列为国家外译重点图书,正在译成英文,由国际上的权威出版社出版。这是湖南首部列入国家外译重点图书的社科著作。其三,《湖湘文化通论》50万字,是由“湖湘文化历史建构论”、“湘学学术旨趣论” 、“湖湘士人精神气质论”三篇组成,分别从不同侧面,通论了湖湘文化的建构过程及其主要特色。《湖湘文化通论》正拟出版。

   这些研究成果对湖湘文化作了“通”的研究,不仅是对湖湘地域文化的漫长历史作一贯通性的研究,将系统地清理湖湘文化的历史源流,对上古、中古、近古、近代不同阶段的湖湘文化历史作贯通性的研究,同时打通了湖湘文化的精英文化与通俗文化、有形文化与无形文化、人文文化与科技文化等不同要素和层面,打通了不同的学科视域,以完整地研究、展现丰富多彩的湖湘文化。同时,这些研究成果将湖湘文化历史纳入到中华文化发展史的大背景下作宏观的思考,既强调湖湘文化是中华文化体系的组成部分,它的渊源、形成、演变、发展均是在与中华文化的其他区域文化交流、融汇过程中发生的;有充分肯定湖湘文化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类型,其演变发展有着明显的继承性,表现出湖湘文化的地域性特征。与此同时,这些成果对湖湘文化作出具有现代意义的诠释,将湖湘文化传统的挖掘与湖湘文化的现代建设结合起来,努力从中国文化的核心处挖掘出了湖湘文化的重大贡献。

   四、理学及《四书》学研究

   朱汉民教授长期从事宋明理学研究,近年又关注理学的经典——《四书》。他出版了《宋明理学通论》、《宋代四书学与理学》、《中国思想学说史》(宋元卷)等著作。

   他的理学研究是从分析中国传统思想的特点开始的。他认为中国传统思想包括经验——技艺、理性——知识、超越——信仰三个层面,在儒家文化这里可以分别表述为儒术、儒学、儒道。他将宋明理学解构为宋明儒者对人文信仰(道)的重建、经学知识(学)的开拓、生活实践(治术与心术)的回归三个层面。他努力用这一新的学术理念去解读宋明理学,将宋明理学史的演变发展与道、学、术的思想结构联系起来。

   朱汉民教授还从经学史角度研究理学,以《四书》学作为切入点来研究理学,探讨了朱熹的理学思想与经学之间的关系。他努力从中国经典诠释学的角度,探讨了朱熹《四书》学的诠释方法、学术成就与思想贡献。他认为朱熹的《四书》学诠释方法是“语言—文献”与“体验—实践”两个方面的统一,从方法上肯定了朱熹既是经学家又是道学家。另外,他仍然以道、学、术的层面分析朱子的《四书》学,主要从儒家的人文信仰、实践工夫的角度探讨了朱熹对《四书》的诠释。他认为朱子的《四书》学首先表达的是宋儒在经学领域的开拓,但是,这种“学”的开拓实即基于人文信仰(道)的重建、生活实践功夫(术)的回归。这首先体现在他对儒家人文信仰的建构完成上,朱熹通过对《四书》的系统诠释,使儒家人文信仰趋于成熟与完善。其次,朱熹的理学与《四书》学的结合又体现在儒家修己治人的工夫论上,朱熹所重新诠释的《四书》学就是要恢复、发明、创新原始儒家所建立的修己治人的实践工夫。朱汉民教授通过对朱熹理学与《四书》学的上述分析,从而进一步探讨了儒学知识形态的历史特质与文化特色。

   五、玄学与理学的内在理路研究

   魏晋玄学与宋明理学是中国思想学术史上的两大思潮,对于玄学与理学内在关联的研究,学术界还较少涉及。朱汉民教授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玄学、理学的学术思想理路研究》,运用内在理路、谱系学、比较哲学的方法,一方面从“人格理想-身心之学-性理之学”的架构,肯定了玄学与理学之间的思想理路;另一方面,又从经典诠释学的角度,通过玄学与理学对《论语》、《周易》的诠释,分析与证实玄学与理学之间的学术脉络。其主要观点是:

第一、玄学、理学在精神境界与人格理想的思想理路。魏晋玄学家重视个体存在的意义与价值,重视人的内在精神境界的提升,追求一种潇洒飘逸、优游自得、超然脱俗的名士风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8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