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思之:法治、自由与和谐

更新时间:2007-02-16 11:22:20
作者: 张思之 (进入专栏)  
少数派才有可能上台。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情况非常严峻,关键在于少数人的言论在我们这里得不到保护。言论自由的空间属于个人,属于自然人,不属于政府,不属于国家,必须弄清这一条。言论的出发点就是要实现自我,表现自我的价值。绝对不可以说我的言论对谁有用才可以,没用就不可以。毛老爷讲:“我们要看他的言论是不是对发展社会主义有利,是不是于我们建设社会有用。我们才可以放,否则就收。”这样不可以,言论自由应当是绝对的。自由是相对的,但言论自由一定是相对中的绝对,是绝对的,否则就没有自由。言论跟行动的界限一定要划清,我们讲言论自由,如果一定要讲它有限制的话,那这个限制就是看你的言论是不是化为行动了。如果言论没有化为行动,你的言论不用受限制,一样可以用。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明确一条,作为言论的自由,我们对政府的监督,对政府的制约,绝对不可以受限制。因为这条往往我们的言论自由会成为空话。我们应当认认真真地把握住现在的位置,承担历史的使命,而后为我们自己定位,看我们应当怎么样从当前的实际出发,用我们扎扎实实的行动,一步一步地去推进我们国家的进步,这不仅仅是信孚人的理念,我想也应当是我们中国人信守的一个思想。我讲错了大家批评,后会有期。

  

   袁伟时教授讲话:

   我很感动。在这里他讲的都是常识。我想在座的听了以后,如果你们年轻人到我们的年纪,中国的法制还没有走上正轨的话,我们就愧对历史了。

   那要怎么才能改变中国那么多落后的状况呢?需要一个人说话不够,要学习什么叫法制,什么叫维护个人的权利,为什么维护个人的权利那么重要?我感觉这个非常关键,因为张老师讲的其实我们五四时候的思想政治都讲过了,那个新青年发刊词其中讲到要独立自由,不要做奴隶。胡适后来二三十年代一再讲,“你说国家重要,国家当然重要,为什么要国家为什么要政府,要保护我们公民的权利保护公民的自由,这就是我们需要国家需要政府的原因。”他不是倒过来,个人为政府服务,应该是政府为保护公民服务,《新青年》杂志上一再讲这个道理。所以胡适又讲,“你要救国,首先要救助个人。”《社会权利公约》中国政府在1997/98年签了字,有效了,承认了,但有保留。《政治权利公约》中国政府也签了字,这就是说道义上这是绝对正确的,人类的文明到了这个程度,中国人应该享有这样的文明。

   但现实我们面对很多黑暗很多野蛮,那怎么办?回过头来总结历史经验,现在所有的历史研究结果证明,一个制度的转折是决定国家兴旺和衰亡的关键。过去英国为什么强大,因为有产业革命。现在研究证明,为什么有产业革命,因为在英国保护了公民的自由,公民财产权得到保护,其他方面自由从13世纪开始,1215年,大宪章逐步发展成制度保护了公民的权利,所以它就能够强大。现在成为超级大国是因为它继承了法制的历史传统。毛泽东一再提出来:“美国为什么那么强大?是不是它的联邦制度?”联邦制度当然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最根本的还是它的宪法修正案,就是十条人权,保护了公民的权利。其中有一条规定:国会是不能通过限制人民自由的权利的,也不能通过限制信仰自由的权利。所以我要怎么说我要怎么想都是可以尝试的,因为他的法制保护了自由,也因此他的创造性就来了。比尔盖茨在车房里能够创造很多梦想,把梦想变为现实,假如在中国是不可能的。1946年毛主席讲了一句话:“我认为这个是人类文明最正确的。我们的主张就是要实现民主、民治、民想。”罗斯福讲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想毛主席当时肯定了罗斯福的这些东西,到现在还是人类非常宝贵的理想,在我们中国来说还是理想,在有些国家基本上成为了现实。随后毛主席又讲:“各级政府都是由人民选举产生的。”这是1946年毛主席提出来的,我想张教授他们当时这些大学生牺牲自己的学业,跟着共产党走,就是在这个理想鼓舞下面,愿意牺牲自己的学业,为新的中国而奋斗的。现在看来,这些理想全世界都是统一的,或迟或早都要达到,你假如跟历史潮流对抗,就会成为苏联第二。当时英国大哲学家罗素(有社会主义理想的人)1920年到苏联考察后,说这个实验很有意思,但有一条,这个国家没有自由。没有民主,这非常危险。结果不幸言中,苏联的垮台就是因为剥夺了人民的自由。所有国家凡是没收公民财产,必然造成大量的死亡。苏联搞集体化,就是大饥荒大死亡。苏联死掉800万人。1915年开始新文化运动,以后一直讲。但现在我们还要为这个付出代价,我感觉我们太落后了。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要再上当了。

   孙中山在全世界做历史研究的人里面,可能我是批评他最尖锐的,我为什么要批评他?其中是根据学术良知,孙中山有一条反复讲:“不能过度自由,只能过度党的自由,国家的自由。”说到底就是我是国家代表,你们都得听我的。我们都在讲常识,人家其他国家讲了100多年的常识,我们在中国讲了还要冒风险,甚至有人打小报告,威胁你,说你讲的这个话是危害了国家利益。见鬼吧,我讲的是维护国家的前途,我不想昧着良心讲话,在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法制自由的国家里面,总有一天会倒台。这样的黑暗应该告别,告别就要逐步改革,不可能一下子达到,因为这个是我们国家公民素质决定的。

   记住一条,不要做野蛮人,要做文明人,一方面维护公民的权利,另外一方面,宣传这些常识,让更多的人觉悟起来。我想中国的进步是有希望的。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7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转载请注明。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