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志彪:全球价值链中长三角地区外向型经济战略的提升

更新时间:2007-02-14 09:09:09
作者: 刘志彪  

  

  一、问题的提出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2年以来,国际代工是推动长三角、珠三角等东部地区外向型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其主要特征是以引进外资进行加工贸易或积极主动地接受发达国家企业的外包订单。在这一发展格局下,跨国公司主导着产品内国际分工中增值率较高的价值环节,FDI 企业是承接国际订单的主体,本土企业的发展空间受到严重的挤压,或者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被迫依附于跨国公司或海外进出口商。因此未来外向型经济的发展,是要超越国际代工者的角色,实现产业链向高端攀升(刘志彪,2005)。

  对我国外向型经济战略问题的研究,长期以来,一个主要的视角是林毅夫等人所强调的比较优势理论(1999)。他们认为,中国是初级要素特别是劳动资源丰富而资本要素稀缺的国家。当开放战略把自己定位于专业化生产初级要素产品时,所具有的比较优势会使其产出增加并使其出口具有竞争力;同时会使缺少比较优势的资本品进口增加。这样,国际贸易的规模就成为内生变量。对本国比较优势偏离度越小,其产出就越有国际竞争力,出口就越多;同时不具有比较优势的资本品产业产出会减少,相应地对其进口会增加。但是由于有竞争力的出口会带来更多的收入,使得该国有条件实现这种进口。这一理论基本上反映了过去我国东部地区贸易量迅速增长的历史轨迹。但是该理论对长三角等地区未来外向型经济结构和战略的调整,存在着较大的不稳定性。

  其中问题之一是:当长三角地区把自己定位于专业化生产劳动密集产品时,并不能够排斥其他初级要素密集的经济体也作为竞争者加入的竞争。当某些可能具有更强竞争优势的劳动密集型经济体进入全球化市场(如印度、越南等),而地区的商务成本不断上升、产业升级因种种原因出现滞后时,再继续把竞争优势集聚于原来的初级要素,可能非但难以实现出口收入的持续增加,反而会陷入“贫困化增长”的不良格局[1];

  问题之二是:案例研究证明,以不适当的方式把自己定位于专业化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很容易在全球价值链的网络中,被走“高端道路”的先进国家的先进企业俘获,很容易在市场势力不均衡的这种网络中,被长期锁定在产业链的低端走“低道路”,其产业升级的任何实质性的努力,都会遭到来自高端企业的阻击,因而只能长期维持粗放型增长模式。

  另一些学者运用Gereffi 等人(1994,2005)的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chain ,GVC)理论,把外向型经济战略的调整与升级问题,放在GVC 中本地企业升级的框架内论述(张辉,2005)。这种微观视角的分析,要比林毅夫等人的宏观分析更为具体。GVC 理论认为通过价值链中的动态学习和创新机制,可以逐步改进中国在产品内国际分工的地位。按照Gereffi 的看法,GVC 有生产者驱动(producer-driven )和购买者驱动(buyer-driven)两种类型,GVC 中本地企业的升级,与GVC 的形式和这种形式下的治理模式有密切的关系。一般而言,在购买者驱动的价值链中,全球性大买家出于竞争和自身利益的考虑,会鼓励下游各个层次的供应商和分包商加快工艺升级和产品升级。产业升级的次序将会遵循“工艺升级→产品升级→功能升级→链条升级”的线索,同时OEM →ODM →OBM的转换,被视为产业升级的主要路径(Gereffi ,1999;Humphrey Schmitz,2002)。应该指出的是,目前这种升级途径仍然局限于个别案例的研究,总体来说只是GVC理论中的一个研究假设,实际的传导机制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次序的“自动传递”效应?理论上并不清楚。而理解这个问题,却是目前处于GVC 低端的中国本土外向化产业升级的关键问题。

  上述理论总的倾向是对欠发达国家外向型经济战略的调整与产业升级问题持乐观的态度,而实际情景则可能要严重得多。如2006年1月日本《选择》月刊刊登的一篇题为“中国国家昌盛而民族工业走向衰亡”的文章,对以长三角、珠三角为代表的中国贸易和增长战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它指出,与当年依靠独自的技术和独自的商品打天下的蓬勃发展时期的日本相比,今天的中国企业从实力到经营者的志向显然都不同。中国企业只关注使用外国技术,依靠低成本生产产品,而不是全力开发关系打造企业形象的独自技术。中国企业也说自己“在开发独自技术”,但其中大部分都是模仿外资的技术,由此导致的残酷的价格竞争,很难说将来不会引起中国制造业的全面衰退。

  我认为,当年日本企业的发展环境与当今的中国有本质的不同。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不可能复制日本通过关闭国内市场来鼓励企业自主创新的模式。排除日刊文章的具体动机,我们确实应该客观冷静地反思一下我们长期利用初级要素进行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发展战略。就长三角地区来说,其20年来加速发展的动因来自于以初级要素进行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的推进,其发展中的问题也因此而产生,因此解决问题的出发点,也应该回到对现有外向型经济战略的调整上来。这就是说,长三角地区在经济开放中所出现的问题是结构性矛盾,它应该在进一步开放的全球竞争体系中逐步加以解决。这是全面解决包括长三角地区在内的中国经济结构矛盾的根本出路。任何回归封闭经济的“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模式的想法和做法,都不足以真正解决中国复杂的发展问题,而只会带来经济发展的严重倒退。

  

  二、嵌入全球价值链出现了新的“依附经济”趋势

  

  1992以来,中国在以吸收外资进行出口导向的外向型经济发展中,对外贸易增长率持续地领先于国民经济增长率10多个百分点,特别是东部的长三角地区,在1993-2005年,有两个极其引人注目的比率:一是对外贸易进出口额/GDP(称为贸易依赖度),平均达到55%,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约10个百分点,是世界最高水平的地区之一;二是每年的FDI/GDP (称为外资依赖度),每年平均达到6.4%,超过全国平均水平2个百分点,每年累计吸收的FDI/GDP 比率也是世界最高水平的地区之一。具体可以见表下。

  

  注:因资料限制,在利用上海的资料计算表中1、2、3项指标时,分子分母的数据都是选用以上海作为口岸进出口的数据。实际上,2000-2005年,以上海作为产地计算的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比重,要比以上海作为口岸计算的该比例要高10个百分点左右。

  另外在计算上海加工贸易增值率时,也是以上海作为口岸的加工贸易进出口数据为基础,但是“上海对外贸易进出口/GDP”比率中的进出口额,是采用以上海作为产地和目的地的进出口额。

  资料来源:由博士生巫强根据国家公布的统计资料计算,特此感谢。

  解读这两个比率,除了可以得出长三角地区是中国和世界开放度最高的地区之一这一结论外,还可以发现,这一地区外向型经济的发展在嵌入全球价值链的过程中,出现了具有“依附经济”特征的发展趋势,主要表现在:

  首先是对加工贸易的高度依赖。1993-2005年,加工贸易占对外贸易的比率平均已经达到59%,超过全国平均水平9个百分点。而在进口中,加工贸易进口占55%,超过全国平均水平12个多百分点;在出口中,加工贸易型出口占63%,超过全国平均水平8个多百分点。[2]从事加工贸易本身并没有价值判断上的优劣问题,但是加工贸易增值率的高低,却可大致判断技术引进质量和对产业结构提升的力度。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长三角地区增值率变动徘徊在24.5—66.6%之间,虽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有下降趋势。以具有较强出口优势的江苏省机电产品加工贸易的增值率变化为例,2000年为55.92%,2001年为62.78%,2002年为36.36%,2003年为28.76%,2004年为23.12%,2005年1—9月为29.5%.而全国机电产品加工贸易增值率2000年为87.98%,2001年为96.60%,2002年为74.27%,2003年为72.72%,2004年为51.35%.江苏省比全国平均增值率低20个百分点以上,近3年增值率还不及全国50%.[3]由此反映了加工贸易处于简单加工和组装的发展阶段,对国内中上游产业的带动作用小。随着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产业发展将难以持续。

  第二是对引进外资的高度依赖。加工贸易急速增长的背后,是FDI 企业的主导作用。如上海市2004年FDI 企业出口494.94亿美元,占全市出口总额的比重为67.3%.江苏省2003年外商投资企业出口超过400亿美元,占出口总额的比重为69.6%.由于目前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从事加工贸易的主体主要是FDI 企业,而本土企业还缺乏直接大规模接受国外订单的资格,因此这是在1993-2005年,长三角地区加工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比重、加工贸易出口占出口比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约8-10个百分点的直接原因。

  第三是对国外原材料工业和装备工业进口的高度依赖。长三角地区的企业,特别是近些年出口比重高的企业,其进口的比重异常地高。主要原因一是加工贸易主体特别是FDI 企业对原材料进口依赖大。传统加工贸易最突出的特点就是“两头在外”和“大进大出”,因此传统加工贸易的大规模发展,必然要大量进口原料,这给中国国内相关原料工业的发展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使原材料工业的发展受到阻碍;二是为了迎合出口订单和国内竞争的需要,必须不断地进行产品升级和工艺升级,在国内装备工业发展水平不足的情况下,就需要不断引进欧美先进国家的大型生产设备和流水线。表现尤为突出的是,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口的比重,要大大高于全国同期水平,如上表所示,加工贸易进口占进口比重,长三角要高于全国同期12个多百分点,其中江苏省外商投资企业的进口比重,高居两省一市之首,在2002年甚至超过了80%.

  第四是对国际大买家的高度依赖。目前,长三角地区的企业,除了少数主要以国内市场为导向的企业已经形成了区域性品牌,或极少数沿着“生产者驱动”的GVC 在高端进行自主创新外,绝大部分本土性劳动密集型企业都是通过加入“购买者驱动”的GVC ,在低附加价值的环节进行国际代工。表现为主要的客户订单来源于处于价值链下游的欧美的品牌商,或由其主导的二三级经销商,市场营销的网络、管道、品牌以及产品和服务的规范和技术标准都为这些从事非实体生产活动的厂商所控制,通过资源的大量消耗和占用,仅仅收取微薄的加工费。

  最后是有可能发展为“依赖型经济”的趋势。普雷维什(1959)的依赖型经济理论指出,在传统的国际劳动分工下,世界经济被分成“大的工业中心”和“为大的工业中心生产粮食和原材料”的“外围”。从历史上说,技术进步的传播一直是不平等的,这是世界各国收入增长差异的基础,也是据此划分成“中心”和“外围”的基础,因而这两个体系之间的关系在势力上是不对称的。[4]在当今经济全球化时代,长三角所面临的问题虽然与普雷维什当时所描述的拉美经济有许多不同之处,[5]但是在高级生产要素投入过少,从而在决定产业国际竞争力的根本——技术进步方面依赖于先进国家,使整个经济运行难以摆脱发达国家的控制这一点上,长三角与普雷维什所说的并无本质的差异。

  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经济全球化地过程中,长三角地区地外向型经济发展出现了新的具有“依附”特征的发展趋势。“中心”和“外围”的依赖关系,在全球价值链中变成了“发包”与“承包”的关系,变成了“创造”与“制造”的关系,变成了“高端”与“低端”的关系,变成了“控制”与“被控制”的关系,变成了“老板”与“打工者”的关系。

  

  三、长期定位于初级要素导向的外向型经济,易引发大规模的衰退现象

  

  以初级要素专业化为特征的传统加工贸易,已成为中国与发达国家贸易摩擦的重要原因之一。传统加工贸易以国际市场的扩张为前提,如果世界经济发展缓慢,国际市场的扩展空间也将变小,争夺国际市场的竞争也就愈加激烈。过去10多年来,中国加工贸易产品出口量高价低,在国际市场攻城掠地,使中国的出口贸易成为众矢之的,纷纷采取措施对华反倾销。1995年1月1日至2004年6月30日,中国出口产品被其他WTO 成员提起386起反倾销调查,占全世界反倾销总数的15.21%;同期,中国出口产品被采取反倾销措施272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