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平青 史俊熙 杨帼华 马悦: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路径研究

更新时间:2022-04-12 00:44:46
作者: 刘平青 (进入专栏)   史俊熙   杨帼华   马悦  

   摘要 :本文从执政党存亡的高度看待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紧迫性,并指出作为服务型组织对立面的掠夺型组织具有的危害性。进而,通过对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窦店村党委与北京市房山区西潞街道北潞园社区党委两家基层党组织进行的案例研究,总结出建设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一般路径,即一种文化、两个层次、三条根基、四方平台、五项内容、六类能力。本文旨在推动基层党组织实现向服务型党组织的成功转型。

   关键词 :服务型党组织  掠夺型组织  紧迫性  一般路径

  

   自十八大以来,“服务”、“党的建设”等关键词在新闻报道中日益频现,建设服务型政府成为党中央的工作重点。基层党组织往往是接触群众的第一人,这就要求基层党组织在建设自身的服务型党组织过程中,坚持一切以人为本,坚持为民谋利。因为民心的得失关系到基层党组织的建设能否顺利,也关系到共产党执政基础是否稳固,而民心具有“难得易失”的特点,历史上残酷的亡国遗恨告诫我们,面对党群关系必须要如履薄冰,面向群众服务必须要兢兢业业,否则就治威胁政党的存亡。

  

   一、以史为鉴:从执政党存亡高度看待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紧迫性

  

   翻开历史的长轴,历朝历代的兴衰更迭早已表明,一旦走向掠夺型组织,最终只能是自食恶果,走向灭亡。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夏桀、商纣这些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暴君,皆因不能感受人民的疾苦而失掉江山,沦为后代口诛笔伐的对象;而打江山易,守江山难,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才统一了全国,但只经历了短短十五年就遭遇了亡国之难,这都是因为他大行苛政,不见民间白骨累累,不闻民间悲苦戚戚,最终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使得秦朝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经历了大和大分的戏剧性王朝。

   可见领导者不论是资质平庸,还是惊才绝艳,不能体察民情,放低姿态以改善民生为己任,最终治将自己的路越走越窄。所以历史的车轮轰隆隆地开来,它不碾左,不碾右,专碾不能以民为本的当权者。

   中国共产党早已深刻认识到得失民心对于顺昌逆亡这一真理的重要性。毛泽东与黄炎培1945年在延安窑洞的对话将这一规律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黄炎培对组织的生命周期现象有着深刻解读,他认为,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律,正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毛泽东指出,要跳出这条周期律就要进行民主。随后,“为人民服务”逐步明确为党的宗旨。

   这一理念至今仍然在被国家最高决策层重申着。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建设服务型党组织明确提出:“要把基层党组织的工作重心转到服务发展、服务民生、服务群众、服务党员上来,使基层党组织领导方式、工作方式、活动方式更加符合服务群众的需要”。基层党组织作为国家政权决策的前线,它的最高事业是为最广大人民谋福祉,而人民幸福感的得失又反过来影响着政党的兴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要得到民心,就要本着为民服务的基本思想,解民众之所惑,排民众之所忧。对于基层服务型党组织来说,应以追逐民心为目标,顺应民意、为民办事,用服务大众的心态对待工作,并由此形成组织内成员一致认可的工作价值观,那么民心所向犹如水之归下,使水涨而船高,使组织更有活力,更具生命力。

   二、警钟长鸣:服务型党组织的对应面是失去民心的掠夺型组织

  

   为满足一己私利,滥用公权,牺牲群众利益以谋取少数人私利,无视法律规范,破坏市场运营机制,置民生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些表现都来自于服务型党组织的对应面——掠夺型组织。

   在全世界范围内,什么是服务型党组织?如何建设服务型党组织?也没有现成的范本。但在典型的“小政府、大社会”的美国,政府的权力被关在宪法的“笼子”里,政府官员的个人隐私公开,正如尼克松所说:“政治生活中的人,必须住在鱼缸里”。即便这样,社会大众和学术界从未停止对行政官员与政府的诟病。

   作为学术界反思政府公权行为的代表,美国学者詹姆斯•加尔布雷斯在《掠夺型政府》一书中,用犀利的语言批判了美国现行政治经济状况,讲述了自里根时代以来,保守派政府打着自由市场的旗号,系统性地滥用公共制度谋取朋党的私利,他们用掠夺型政府代替了“新工业国”,使其成为一个“公司共和国”。正是这个公司共和国”加剧了美国的两极分化,破坏了市场运行的制度基础,为美国日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加速了美国金融霸权的终结。

   对于我国一些基层政权只热衷于发展经济的过激行为,赵树凯2001、2003)将其定义为“政府公司化”,包括:为满足一己私利,滥用公权,牺牲群众利益以谋取朋党私利;无视法律规范,破坏市场运营机制,置民生于水深火热之中;甚至把自己“管辖的地盘”当成“私营公司”,把追求利润最大化当成行政目标,运用手中的权力,肆无忌惮地通过这个“公司”或谋取私利、或恣意胡为,大干与民争利的事情(何慧丽、温铁军,2013)。上述行为已成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绊脚石。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根部若腐烂,就无法孕养出盛开的花朵,而不紧扎大地就无法长成参天大树,任何组织一旦脱离群众、脱离人民,就治失去修正前行方向的拉力,容易走上组织发展的歧途。当前,在一些基层政权中,官与民之间仿佛有一座“围城”,是攻守的关系,而不是合作的关系;或是有一道“玻璃门”,明明就在身边,却彼此接触不到,信息无法顺利传递;或是有一面无形的墙”,猜疑与不信任弥漫其中。特别是对于政理力量相对薄弱,资源非常稀缺,群众需求最为迫切的基层党组织,想要汇聚人心,就要先“破城”、“破门”、“破墙”。另外,基层党组织的组织创新还源于民众强大的需求。当前的村庄与社区已完全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封闭格局,民众在开放条件下日益分化,分化后的民众需求日趋多样化,进而对基层党组织的建设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要求和挑战。民众的收入水平不同,需求不同;谋生手段和职业不同,需求也不同。民众的基本需求已然不在一个层面上,也很难由单一的组织来供给(赵树凯,2003;钟甫宁等,2008)。因此,基层党组织的功能迫切需要朝服务型方向予以创新。

  

   三、有益探索:构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一般路径

  

   对于如何向服务型党组织转型,由于刚刚起步,既无成熟的模式可以参照,也无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只有少数基层党组织已经开始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因此,笔者试图通过案例研究,构建出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一般路径。

   笔者深入到初具服务型党组织雏形的两个调研点,即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窦店村党委和北京市房山区西潞街道北潞园社区党委,两家基层党组织作为北京市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第一批试点,在加强自身建设,扎实服务群众方面探索出一些经验,服务上各具特色。笔者从对典型个案的研究中,界定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概念,归纳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规律,从而构建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一般路径。

   所谓基层服务型党组织,是指在平等、正气、信任的基础上,以提升服务能力和构建服务平台为支撑,不断提升服务层次,拓展服务内容,最终营造出服务的文化,实现群众参与、群众满意,并实现组织和群众共同发展目标的基层党组织。在一定程度上,服务型党组织的对应面是掠夺型组织。

   调研发现,无论是窦店村党委,还是北潞园社区党委,在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建设方面尽管存在一些差异,但仍有许多共性的特征,笔者将其建设的路径归纳为一种文化、两个层次、三条根基、四方平台、五项内容、六类能力”。

   1、一种文化:营造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文化

   不好的村或社区各有各的不同,但可以清楚地发现一条共性的规律,那就是群众和干部间的矛盾和对立,有的表现为群众不信任干部,无论干部如何表现,都刻板地认为干部假公济私;有的是干部低估群众的智慧,采取愚民政策,凡事一手遮天,家长作风严重;有的干部甚至不择手段,贪婪敛财,损公肥私。以上三类显然不是建设服务型党组织所需的文化氛围。

   无论是窦店村,还是北潞园社区,党委班子和群众之间不冲突、不对立,而是相互支持,共谋发展。正如窦店村一名村民代表所说:“未来对村子的期望就是,集体企业越办越好,村民分红越来越多”,因为,村民能真正地从村庄的发展中谋得实实在在的利益。这一规律从北潞园社区也看得非常清楚,社区中的“能人”主动担任社区文化活动的教师并免收学费,社区提供的各类活动丰富,进而吸引更多的“能人”加盟,相互促进,和谐共生。

   不难发现,唯有营造群众与干部、群众与组织之间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文化,才能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提供肥沃的土壤,而利益共同体文化从本质上来看就是服务文化,古语云,“和则两立,斗则俱伤”,这里的“和”不仅是表面的一团和气,更是目标的一致、利益的一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打造服务型党组织,要把组织的目标变为组织成员的需求,让组织成员从组织的发展中得到真真切切的利益,而不是“蛋糕越做越大,干部越切越多”。

   服务的最高境界不是“领导吃肉,百姓喝汤”,而是难以区分出服务的提供者和服务的接受者,大家的利益、目标、诉求一致,互为服务的提供者和服务的接受者,凝心聚力,共同为基层党组织的发展献言出力。因此,通过多种手段和渠道营造合作共赢的利益共同体文化是下一步推进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从宏观文化层面应该着力引导的方向。

   2、两个层次:服务从个体层次上升到组织层次

   基层服务型党组织建设中,服务型带头人的作用不可忽视,一个好的带头人可以带动上行下效的风气,可以为组织发展谋得稀缺资源,可以为群众切实解决实际困难,甚至可以带领组织实现跨越式发展。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服务型领导的特质,即具备服务的意识、服务的技能、服务的习惯,以及服务的理念和价值观。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一方面这类人才同样属于稀缺资源,找出一些打造典型尚且可行,但不是每一个基层党组织都足够幸运可以找到类似人才;另一方面,靠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其辐射范围也有局限。打造基层服务型党组织,不仅需要一个服务型领导,同时,也需要有一个服务型的团队,从组织层面向全体成员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服务。

   在创建基层服务型党组织的过程中,推先进,树典型非常重要,更为重要的是,如何选配一支坚强的基层党组织领导班子,以少数人带动一批人,进而由一批人影响所有人,形成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服务氛围,从服务型领导慢慢过渡到服务型党组织,服务的层次由个体层次逐步上升到组织层次。

   不妨把服务型党组织建设的两个层次进一步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服务型领导利用掌握的资源为少数人提供“一对一”的个性化服务;第二阶段,服务型领导开始针对多数人提供共性化的服务;第三阶段,开始有人受到服务型领导的感召(首先是领导身边的人),效仿服务型领导为他人提供服务,服务型领导变身服务型团队;第四阶段,更多的人开始参与服务提供,并且组织成员互为服务提供者与服务接受者,服务型党组织初现。

   3、三条根基:平等、正气、信任作为服务基础

推动服务型党组织需要基层党组织具备服务基础,否则,服务型党组织建设就将成为空中楼阁,缺乏扎实的根据,无法长久伫立。这三条根基分别是平等、正气与信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64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