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鹏:全过程人民民主:具有显著制度优势的高质量民主

更新时间:2022-03-17 16:29:33
作者: 樊鹏  
又确保国家有能力做出有效决策。习近平总书记曾这样评论我国的民主集中制,他指出,“民主集中制是我国国家组织形式和活动方式的基本原则,是我国国家制度的突出特点。在党的领导下,各国家机关是一个统一整体,既合理分工,又密切协作,既充分发扬民主,又有效进行集中,克服了议而不决、决而不行、行而不实等不良现象,避免了相互掣肘、效率低下的弊端。”这一重要论述,从中国政治体制运行和构建优质民主政治的角度,更加精准地指出了中国民主得以行稳致远的关键。

   三、全过程人民民主是寻求全社会最大公约数的民主

   民主是全人类共同价值,蕴含着人类联合的本质和意义。发展民主需要研究和探索各种有效的民主形式和民主制度,但更加需要探寻能够体现人类联合和团结本质的各种可能的政治原则和文明形态。有西方学者曾经这样说,当代西方民主政治和民主发展似乎并不关心这些本质性的问题,而是步入了一条只关注和研究各种制度的死胡同。许多国家在发展自己民主的时候,自觉不自觉地沿袭或模仿西方国家的民主范式,热衷于变换花样探寻民主的新方法、新组织和新形式。

   中国的发展和中国式的现代化发展道路,为探寻政治领域新的民主原则、民主方法和民主形态提供了丰厚土壤,全过程人民民主就是这一探索的产物。一言以蔽之,中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体现了民主应注重协商和构建最大多数人共识的原则。协商在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和传统文化渊源。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中国的老百姓日用而不觉的价值,也是人民民主的真谛。根据这一民主原则,中国在不断探索中找到了适合中国国情、具有鲜明中国特色的一系列民主制度安排和民主实现形式。全过程人民民主尊重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和诉求,追求全社会的最大公约数,支持和鼓励各种形式的协商贯穿于民主全过程,体现了中国特有的民主价值观,是植根中国大地、反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政治文明新形态。

   在实行西方式民主制度的国家,无论是选举政治还是议会政治,民主几乎都被改造成了名副其实的精英政治,而精英政治集团的游戏往往遵循着“多数决”的规则运行,但当少数人的利益和诉求得不到满足时,西方民主有时又蜕变成为“少数决”的否决体制。美国政治学家台布利斯(George Tsebelis)曾基于他对美国政治生活的实际观察和研究指出,现代西方政治体制与其说是民主体制,不如说是一个由少数政治精英构成的“多头玩家”的体制,活跃在西方民主舞台上的政治“玩家”们,他们可能是总统、议会,也可以是政党、社会团体或有组织的利益集团,如果少数玩家的利益得不到保障或分享政治权力的诉求得不到平衡,他们就会利用自己的“否决权”,不惜破坏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广泛的社会共识,而西方宪法和民主制度又在不断强化这种行为和现象。在现实中,西方民主往往演变成为不同集团、不同群体或不同派别的零和博弈,带来纷争不息和社会撕裂,根本原因在于西方式民主体制和民主规则在塑造和维护社会共同利益与共识方面存在着先天缺陷。

   以议会制为代表的代议制是西方民主的最主要制度形态,理论上议会代表人民行使权力,但这种代议制事实上已经把人民的主权转移掉了。人民通过选举选出一批精英来管理国家,而每当政治精英内部出现分裂或意见不统一的情况,民主往往就会演变成相互倾轧的政治乱局。以英国脱欧为例,在脱欧议题上各方分歧严重,起初国会中人数较少的工党联合其他小党反对保守党提出脱欧提案,带来了少数不服从多数的现象;2020年12月大选之后,保守党凭借在国会获得的超半数席位,在关键时刻完全不听反对党的任何意见,采取了直接“暴力碾压”对手的方式通过脱欧法案,甚至不惜破坏国际法,又产生了多数不尊重少数的结局。

   民主就其本意而言,不应是你死我活的游戏,更不应是“赢者通吃”的棋局;相反,民主应当是能够反映和协调人民各方面利益诉求的平台,是能够有效融汇人民各方面观点和集中各方面智慧的机制。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核心要义,不仅要让人民参与到决策、立法、管理、监督等权力运行的全过程,而且要让协商贯穿于民主参与的各环节和全过程,鼓励通过各种形式的协商、协调和协议,找到最大公约数,广泛汇集民智,有效凝聚共识,维护共同利益。

   从影响国家大政方针走向的政党协商,到社区和群众身边的基层协商,中国不断拓展协商民主渠道,目的就是推动民主制度和民主实践贯穿人民生活全过程。中国每年出台数以万计与人民密切相关的立法和政策,大到全国性立法,中到地方性法规,小到基层微政策的出台,民主协商在这些立法和决策的全过程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坚持顶层设计与问计于民相结合,在国家重大立法和决策中充分发扬民主。2021年1月,7部法律草案一并亮相中国人大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征求意见期间,仅医师法草案就征集到1204人共计1783条意见。全国人大常委会“开门立法”,不仅促使公众参与立法的热情持续攀升,也使来自田间地头的基层声音直达国家立法机关。民法典编纂过程中,先后10次公开征求意见,征集到42.5万人提出的102余万条意见,最大程度地凝聚了立法共识,成为中国立法民主的生动实践。据统计,过去一年通过中国人大网共征求42件次法律草案意见,参与人数超过30万6千人,收到意见135万余条,参与人数和意见数都再创新高。

   用中长期规划指导经济社会发展,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一种重要方式。在“十四五”规划编制过程中,中央坚持开门问策、集思广益,坚持加强顶层设计和坚持问计于民相结合,目的就是要把社会期盼、群众智慧、专家意见、基层经验充分吸收到规划编制中来。在“十四五”规划编制工作开展网上征求意见期间,广大人民群众踊跃参与,留言100多万条,有关方面从中整理出1000余条建议。中国绝大多数地方政府及其职能部门也开设了线上线下“领导信箱”,开通了“民生热线”,就地方立法草案和重要决策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有些地方还常态化地召开“民主听证会”,使得各行各业的意见建议和人民群众的声音能够直达有关部门。

   “有事好商量”的协商民主同样贯穿于基层治理的全过程。新中国成立以来,形成了依靠基础群众化解矛盾的著名的“枫桥经验”。今天这一经验依然在基层发挥重要作用,成为通过汇集民智共建“平安中国”的标志性做法。为了解决长期困扰两地之间的省际矛盾纠纷,四川省广元市朝天区联合陕西省宁强县,探索构建了跨省际矛盾纠纷联调机制,通过汇集两地的老党员、老干部、老民警、老支书和老模范等德高望重的基层“五老”乡贤精英,借助互联网平台、两地调委会工作室等机制,与产生矛盾纠纷的村民谈心、聊天,通过两地联动协商共建川陕边界平安。

   这些实例说明,“有事好商量”就是在人民内部各方面广泛商量的过程,就是发扬民主、集思广益的过程,就是统一思想、凝聚共识的过程,就是科学决策、民主决策的过程,就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充分展现了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中国风格。

   四、全过程人民民主是追求社会和谐稳定与社会活力相统一的民主

   民主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民主价值和民主工具运用得好,可以促进社会稳定,如果运用得不好,极有可能起到严重的反作用。优质的民主是追求稳定和谐与社会活力相统一的民主,是法治秩序与自由权利相兼容的民主。

   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的美国政治乱局,到欧洲一些国家民粹主义和右翼政治的甚嚣尘上,再到2019年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反修例”风波中发生的黑暴运动,进一步暴露了西方式民主内在的痼疾与毒瘤。西方民主体制在处理政治参与、社会活力与法治秩序关系方面缺乏足够有效的协调能力,西方民主的“劣质化”已经发展成为当今世界不安全不稳定的主要根源。

   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应变局、平风波、化危机,推动中国经济社会进步与民主政治建设相互协调发展。在实践探索中,中国坚持将快速实现国家工业化、现代化目标同保障人民广泛社会权利相互结合,发展和完善全过程人民民主,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不断创新民主实现形式,充分释放民主的效力与活力,同时善用民主优势维护好国家法治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

   当今世界,新冠肺炎病毒依然在各国兴风作浪,夺去国民生命,侵害国民健康,扰乱国民正常生活秩序,重创各国经济。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以来一些国家的糟糕表现和荒唐举动,人们进一步领会到:民主不应是毫无边界、毫无底线的民主,更不应是肆无忌惮、胡作非为的民主。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特殊时期,社会能够保持良序善治,人民能够拥有健康权利、能够自由选择和行动,才是最大的民主和自由。中国同各国一样,需要预防病毒的随时出现和反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选择了相互信任、协同努力,构建了高效严密的防控网络。更重要的是,中国在抗击疫情中充分发挥了基层民主的活力和优势,贯穿人民政治参与实践全过程的民主在社会重大危机防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疫情防控期间,全国各地的城乡基层组织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充分发挥蕴藏在广大人民群众中的智慧,并创造性地转化为符合各地实际情况的治理体系与制度合力。一旦有疫情发生,政府高度负责、反应高效,公民自觉自律、密切配合,确保了抗疫工作整体稳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疫情防控斗争实践再次证明,全过程人民民主是致力实现更广泛、更充分、更有效参与的民主,也是能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充满生机活力的民主,在社会领域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和显著的优越性。

   “礼之用,和为贵”。中国传统文化中饱含“和”的智慧,中国提倡和珍视民主,也强调必须保持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坚信社会安定团结是保障和促进民主权利发展的必要条件。活力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必要条件,民主则是活力的源泉,促进和保障民主的目的是激发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与活力。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一个不断赋予人民广泛民主权利的过程,也是一个构建活力中国和展示繁荣发展的过程。

   然而,活力既不等于放任自流,更不是凌乱无章,“死水一潭不行,暗流汹涌也不行”,唯有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的民主政治生活才会不断发展进步。中国是一个拥有14亿多人口的超大规模国家,治理难度举世罕见。发展民主要有利于社会稳定和法治秩序,这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真谛,也是符合最大多数人民利益的最根本要求和最现实的选择。在构建和维护和谐有序社会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发扬民主、激发社会活力,是中国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题中应有之意,也是中国在发展民主政治中始终坚持不变的方向。

   中国在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中能够保持稳定的社会秩序与社会活力相统一,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坚持在党的领导下人民当家作主与依法治国相统一。法治环境是保障和促进民主发展的必要条件,良俗公约是保障和促进民主发展的社会基础。在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与社会公约框架下,中国通过全过程人民民主切实落实保安全、护稳定各项措施,下大气力解决好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问题,全面做好就业、教育、社会保障、医药卫生、食品安全、安全生产、社会治安、住房市场调控等各方面工作,确保社会大局总体稳定,为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奠定了坚实基础。

  

   (注释略)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研究”(21ZDA124)的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2055.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研究》202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