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翔:历史小说中的全球史视野——关于闻人悦阅《琥珀》

更新时间:2022-03-15 00:57:24
作者: 张翔(首师大) (进入专栏)  
叙事者从多角度描述了不同方面对莫小娴的苏俄观的看法,“成见”是其中的重要判断。 莫小娴加入苏联的情报网络,更接近于一种策略性的选择,主要是为了与马仲英在一起。她在苏联接受训练的时期参与跨国革命网络,但对革命中的肃反与跨国关系中的不平等非常敏感,以疏离的方式表示异议。《琥珀》的叙事强调鬼谷子的权变之术,暗示了莫小娴接近乃至参与苏联情报网络的权变特点,以自己的权变回应康斯坦丁诺夫的权变。她经历过共产国际情报网络的工作,但认同程度不高,更不是基于政治信仰。麦家的《暗算》等小说的出现,带动了谍战小说在新世纪初期的兴起,并推动了信仰问题在当代小说中的复归。《琥珀》承其余绪,带有谍战色彩,而对信仰问题的探究在小说中不再居于重要位置。就信仰问题而言,在莫小娴这里,对于“中华民族”信念的忠诚,没有对革命政治信念的忠诚的支撑。 与莫小娴对苏联的认知相对照的,是她对于美国的认知和态度。莫小娴(及其孙女琥珀)对美国式资本主义的危机有所观察和批判,莫小娴同样曾指出美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时的霸权色彩,总体上则对美国有较高认同。这种认同在修辞上有突出表现,例如,莫小娴在赴新疆的旅途中与美国传教士伍德交流时,在“田纳西”的发音中感到了“一种奇异的安详”。莫小娴对美国与苏联的看法,以民族观念为主要政治信念的看法,都更像是思想意识更接近国民党的情报人员。从当代的创作来看,莫小娴这样的人物并不是那么另类,近年的影视剧中,常见这类思想意识接近国民党阵营的红色地下工作者形象。 叙述者通过莫小娴的经历,希望表达其对于中美俄等跨国关系的较为确定的看法,可以称之为“成见”。成长的淡出与“成见”的凸显,是《琥珀》的重要特点,这也是重述二十世纪革命的当代小说的常见特点。从二十世纪革命进程中的自我叙述来看,成长是最为重要的主题之一。二十世纪革命进程中的“成长”,关键在于革命斗争(包括隐蔽战线的斗争)往往形格势禁,人们很难随意按照自己的主观愿望行事,需要不断根据具体情况作出调整。对局势做客观分析,并由此改变以往的“成见”,是二十世纪革命斗争中的一种常见的知识能力。例如,《太阳照在桑干河上》中的土改工作组组长文采从喜欢高头讲章到学会接近群众、深入了解现实情况的变化,暖水屯青年程仁从瞻前顾后到形成明确判断、果断行动的变化,都是在具体政治进程中转变认识的“成长”。在莫小娴这里,这种知识和思想上的调整较为少见,其观念与部分情境之间的冲突较为突出,其个性由此显得比较任性。二十世纪革命的自我叙述对成长进程的重视,既是强调革命主体锻炼和形成的重要性,也是将个人认识变化与现实冲突之间的互动作为革命道路探索的有机组成部分;成长叙事在《琥珀》等当代作品中的淡出,则意味着叙述者主要是将革命进程作为审视和评价的对象,无意切入革命进程内部那些最重要的冲突和矛盾,以及由此重新探索革命道路的可能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979.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2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