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盛邦和:蜥蜴、潜龙、《易》及变易之道——从《周易》的书名说起

更新时间:2022-03-11 11:49:40
作者: 盛邦和 (进入专栏)  

  

   通览《周易》,觉其沉浸于浓郁的阴阴学氛围中。《周易》说“变”,就变化变动规律而言,主要指阴变阳,阳变阴,阴阳互变。《易传》中多处议及“阴阳”。《说卦传》称:《易经》“观变于阴阳”,并有如下说法:

   《说卦传》第一章: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神明而生蓍。参天两地而倚数,观变於阴阳,而立卦;发挥於刚柔,而生爻;和顺於道德,而理於义;穷理尽性,以至於命。[36]

   《说卦传》第二章: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37]

   另外《系辞传》等也说阴阳,例如:

   《系辞传上》第五章:

   “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38]

   《系辞传下》第四章:

   阳卦多阴,阴卦多阳,其故何也?阳卦奇,阴卦偶。其德行何也?阳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阴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39]

   《系辞传下》第六章:

   子曰:“乾坤,其《易》之门耶?”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40]

   其实,《易传》多处说“阴阳”,《易经》卦爻辞却通篇未提。此仅属《易传》论易之理论乎?关于“阴阳”,司马谈《论六家要旨》云:“夫阴阳、四时、八位、十二度、二十四节各有教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41]《汉书·魏相传》说:“天地变化,必繇阴阳,阴阳之分,以日为纪。日冬夏至,则八风之序立,万物之性成,各有常职,不得相干。”[42]《淮南子·时则训》:“阴阳大制有六度:天为绳,地为准,春为规,夏为衡,秋为矩,冬为权。”[43]《易传》中的“阴阳”说,当是阴阳家的所为。战国时期有阴阳家,他们著书立说,形成“阴阳学”。代表人物为齐国人邹衍、驺奭等。

   陈鼓应著书认为:道家是《易经》诠释的主干,今本《易传》所传扬的阴阳论与道家关系紧密。《易传》于七八百年之后,将《易经》提升为一部哲学义理作品。老子思想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44]陈鼓应在《先秦道家易学发微》一文中指出:《易传》借老子“道论”解释世界变化法则,《系辞》谈及“道”处有二:一是“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一是“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两句话非常重要,是对老子道论的“照着讲”和“接着讲”。《系辞》的“一阴一阳谓之道”可能是对《老子》42章万物生成论的一个概括。[45]

   黄老学为道家一支,也说“阴阳”。《黄帝内经》曰:“余闻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其合之于人”,托黄帝之名宣传阴阳思想。1973年12月湖南长沙马王堆3号汉墓出土重要文物,其中含帛书《老子》乙本,又有《经法》、《十六经》、《称经》、《道原经》等4篇古佚书,合称《黄帝四经》。经学者考证,《黄帝四经》为黄老经典。其中《十六经》与《老子》抄在一起,为合卷,记黄帝与臣下谈话。《十六经》有《观》篇,叙黄帝论阴阳,据此定刑赏法则。其云:“黄帝曰:群群□□,窈窈冥冥,为一囷,无晦无明,未有阴阳。阴阳未定,吾未有以名。今始判为两,分为阴阳。”[46]《十六经·果童》云:”两若有名,相与则成。阴阳备物,化变乃生。”[47]《正乱》篇以阴阳说论日月盈虚之规律,证事物盛极而衰之必然,并记征战蚩尤史事。《称经》篇曰:“凡论必以阴阳明大义”。《经法·四度》则云:“极而反,盛而衰,天地之道也,人之理也。”

   孔子及其后学同为《易传》作者当没有疑问。孔子晚年好读《周易》,曾说过:“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48]《史记》记云:“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於易则彬彬矣。”[49]帛书《易传·要》亦云:“夫子老而好《易》,居则在席,行则在橐。”[50]

   帛书《易传·要》记孔子于《易传》的态度。孔子称:《易》可分为二:一为占筮,一为义理。孔子读《易》,义理为主,占筮其次。有人问:“夫子亦信筮乎?”子曰:“吾百占而七十当,唯周梁山之占也,亦必从其多者而已矣。”“易,我后其祝卜矣,我观其德义耳也。幽赞而达乎数,明数而达乎德,有仁守而义行之耳。赞而不达乎数,则其为之巫;数而不达乎德,则其为之史。史巫之筮,郷之而未也,好之而非也。后世之士疑丘者,或以易乎?吾求其德而已,吾与史巫同途而殊归者也。君子德行焉求福,故祭祀而寡也;仁义焉求吉,故卜筮而希也。祝巫卜筮其后乎!”[51]

   孔子读《易》也说阴阳。帛书《易之义》、《二三子》等记孔子与门下讲论《周易》经文的语录。如帛书《二三子》:

   二三子问曰:易屡称于龙,龙之德何如?孔子曰:龙大矣,……高尚行虖星辰日月而不,能阳也;下纶穷深渊之渊而不沫,能阴也。”又曰:龙寑矣而不阳,时至矣而不出,可胃寑矣。大人安失矣而不朝,猒在廷,亦猷龙之寑也。[52]

   帛书《易之义》:

   子曰:易之義唯陰與陽,六畫而成章。曲句焉柔,正直焉剛。六剛無柔,是謂大陽,此天之義也。□□□□□□□□□□□□方。六柔無剛,此地之義也。天地相率,氣味相取,陰陽流形,剛柔成章。[53]

   阴阳家、黄老道家及儒家一同以阴阳学说诠释《易经》也是有根据的,顾颉刚说:“阴阳说最先表现于《周易》,然而“在《周易》的本文中不见有阴阳思想,不过它的卦爻为一和一一的排列,容易激起这种思想而已。”[54]《易经》“一分为二,至于无穷”的理论,已蕴含阴阳原理。一为太极,二为两仪。两仪即阴阳。万物尽可一分为二,是乃万物者阴阳也。《系辞》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成大业。”邵雍《观物外篇》云:“是故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犹根之有干,干之有枝,枝之有叶。愈大则愈小,愈细则愈繁。斯为万。”《皇极经世·观物外篇》也说:“八卦相错,然后万物生焉。是故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为十六,十六分三十二,三十二分六十四”。[55]

  

四、对立交感,物极必反

  

   《周易》具有“对立交感”的思想特点,即以是否交感及交感的程度预示事物的吉凶前景。任继愈主张这个观点,他说:这有两个意思:其一,一个卦象中,其上卦与下卦,阴阳对立,共处一对矛盾关系之中。此为交感,交感为吉。相反,上下两卦不相关,无矛盾关系,則为不交感,不交不祥。譬如:既济卦水在上,火在下。水性下渗,火性上燃,而使水火相激,火燃水沸,由此既济卦情势生动喜吉。与此相反,未济卦火上水下,水火相隔,互不相干,结果生气不足,“无攸利”,无大吉之象。这是对立交感的第一个意思。其二是阴阳的互变交换,即在阴阳交感互动的过程中,位置互换,在上者变在下者,在下者变在上者。例如泰卦,地(坤卦)在上天(乾卦)在下,实际上应当天在上地在下。然而交感的结果,天地易位,两者位置彻底互换。这是因为天属阳,地属阴,阳气上升、阴气下降,实现交感变化,结果大吉有利。

   与此相反,否卦的象,天在上地在下。天本来在上,地本来在下,两者位置不变,交感易位难成。由此不吉无利。又如咸卦,视其卦象,澤在上山在下。自然界本当山上泽下,而这里偏偏上下颠倒,表达交感变化的意义,而成吉卦。对此荀子解释云:“《易》之《咸》,见夫妇,夫妇之道不可不正也。君臣父子之本也。《咸》感也,以高下下,以男下女,柔上而刚下,聘士之义,亲迎之道,重始也”。[56]

   《易经》各卦又具“二二相耦,非覆即变”的特点。孔颖达《周易正义?序卦传?序》云:“今验六十四卦,二二相耦,非覆即变。覆者,表里视之,遂成两卦,屯、蒙、需、讼、师、比之类是也。变者,反覆唯成一卦,则变以对之;乾坤、坎离、颐、大过、中孚、小过之类是也。”[57]这是说:“二二相耦”,即《易经》各卦的组成,有一个规律,即每两卦合为一组,六十四卦共组合成三十二组。六十四卦三十二组中,有五十六卦合二十八组,其特征为后卦是前卦的反覆倒置。即把前卦倒挂即成后卦。“屯、蒙、需、讼、师、比之类是也。”这样的卦可称覆卦。

   另外还有八个卦凡十六组,不显示这样的特点,把它们倒过来后,结果还是原来的卦。“乾、坤、坎、离、颐、大过、中孚、小过之类是也。”如乾卦、卦,坤卦,颐卦,大过卦,离卦,坎卦,中孚卦,小过卦等就是如此。需要补充的是,这些卦虽然颠倒不变,然“则变以对之”,即同位之爻阴阳变换。如乾、坤;颐、大过;离、坎;中孚、小过,每组的两个卦每一爻都发生阴阳变换,此谓变卦,或称错卦。

   如前所述,《周易》中常是两卦合为一组,形成阴阳、刚柔、正反的局势。前卦为阳则后卦为阴,前卦为刚则后卦为柔,前者为正则后卦为反,如此等等。举例来说,泰卦之后是否卦,“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否。”[58]泰是通泰,否是拒否。大凡事物总不会在优越的态势上维持过久,泰极否来,转向反面。与此对应,凡事也不会恒久不利,否极泰来。由此体现变为常态、物极必反的自然规律,也启示滿盈则衰、见好就收的人生哲学。如果真能从易学中产生所谓“预测学”,那么以此可测天地万物的兴衰存亡,历史时空的跌宕起伏。

  

五、东西比较:赫拉克利特的“变化”论

  

   万物如流,无物常驻。不变是虚幻的假象,变动为可信的真实。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35-475年)持有这样的思想。他说:人不能两次走进同一条河流,此因河水流动不止。他认为事物的本质是一面有得,一面有失;一面有生,一面有灭,反复无常。创造为毁灭,毁灭为创造,无尽地循环。这使人想起《系辞下》所说的话:“变动不居,周流六虚,上下无常,刚柔相易。”[59]

   他创造原始基质论,选择了活泼而永不靜止的火,作为他的“原始的基质”。其形不断地变化,其质持续地转化,时而为气,时而为云,时而为水,时而为土,生出千姿百态的世界。然而这个世界总要回归,最终回到原始基质的火。这样的思想与中国五德终始论如出一辙。他又强调一切都以对立的形式存在,而对立不会持久,各自向对立的方向转化,完成对立的统一。这也让人联想到《周易》阴阳转换,物极必反的思想特色。

   古希腊唯静主义的埃利亚学派,持相反的观点,否定事物转换与变易的可能。在他们看来,外界发生变化,一个东西变成别的东西,仅是人体感官的体验。变化是一种错误的感觉。外在的存在真实且久无终期。[60]

   综述以上,“易”为蜥蜴。蜥蜴善变,《周易》以此命名,可知经典主题在于揭示天地万物变化变动本质,阐说人类族群及至个体明变、通变而变通的生存法则。《周易》其形为筮书,其本为政书、史书,其一个思想要点在于晓明有周一代如何履变易之道,由潜龙勿用而至飞龙在天的魂魄精髓。变为变动、变化,应变而变通,通则新而长久;“观变于阴阳”;对立交感,物极必反,此为《周易》变易体系的诠释之道,亦为中国人由古及今、恒长隐喻的精神传承。

  

   注释: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9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