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蒙:七五 哭贾珠

更新时间:2022-03-07 16:19:44
作者: 王蒙 (进入专栏)  

   打宝玉打得王夫人、贾政、李纨共哭贾珠,这是神来之笔,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是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是最最煽情之处,是无逻辑的最强逻辑,是最最合理的横生枝节。

   王夫人一哭贾珠,已经槁木死灰般的李纨突然激情奔放,放声大哭,于是贾政“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比前边写过的“满面泪痕”与“泪如雨下”更发展了一步。

   打宝玉,王夫人痛苦,但她不能一味为宝玉而哭,否则就是与贾政唱对台戏。贾政亦甚痛苦,但他不能表示,因为严惩宝玉也是气可鼓而不可泄,既然当了凶神恶煞,决然不可再作菩萨。这回好了,贾珠的名字出现了,能不痛哭哉!

   王夫人提贾珠,潜台词多了去了:你我命不好,有一个好儿子,没存住。你倒是还有一个儿子,那是赵姨娘所生。你现在整天接受的是赵的侍奉,我身边只剩下了宝玉一个,你对他再管教也得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的未来!于是,王夫人要求若找绳子勒宝玉就将他们娘俩一起勒死。这不是表演情绪,不是要挟,是真情。而贾政之大哭也是对于王夫人处境的理解与回报:谁不知宝玉是儿,你以为我愿意打死他勒死他吗?我也是不得已呀!李纨更不必说,寡妇生涯,苦如黄连,平日不敢发泄,今日不哭,再没有一哭的机会。正是此一哭,才证明了李纨的存在,李纨还是个活人,李纨的命运值得注意。

   本来,贾珠李纨,除此一节再无表现的机会。此后李与探春宝钗三套马车执政,也不显山不露水,戏全部让给了探春。偶然在与王熙凤同行时,她倒是敢数落凤姐几句,显示了她的地位与宽厚为怀。至于贾珠,一上来就夭折了,再无声息,只是个名字记号罢了。想不到的、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在宝玉挨打时,这两位配角闲角死角突然成了号啕大哭的焦点,悲哀绝望惨烈,散射出死亡者与虽活犹死者的幽幽蓝光鬼火,更突出了不祥,突出了后继无人的无可救药,大厦将倾的无可挽回。

   这里并没有必然性,为宝玉也好,为贾政贾母王夫人而叹息而痛哭也好,本来与贾珠无关。王夫人神来之哭,哭到了贾珠头上;曹雪芹神来之笔,把事件写得更丰满,把冷宫里的人物调动了出来,把贾家的悲哀更推演了一层,把宝玉不成材、乃父不谅解的一重矛盾一下子演化成了贾珠已去、宝玉不肖、未亡人犹在、家门大大地不幸的多重矛盾。除了这些个书里的角色哭,读者也难免一恸。无反应的倒是宝玉,当然他皮开肉绽,自顾不暇,可以理解。顺便说一下,宝玉从来没对李纨有过什么兴趣关切,李纨并不是他讨厌的婆子之属啊。可见宝玉对于女儿的体贴是与他的性心理性要求性趣味不可分的,他毕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自我中心的阔少爷。

   王蒙《王蒙新说红楼 :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南京 :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21.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8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