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伟:维护并延长对中国发展有利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更新时间:2022-02-18 22:16:02
作者: 刘伟 (进入专栏)  
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与此同时,进入新时代,中国面临更为严峻的外部压力,除了现存霸权国的持续压制,还面临着西方所谓“宪政”、多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等政治思潮的侵蚀。然而,面对种种风险挑战,党中央果断决策、沉着应对,对内全面深化改革,加强和完善党的统一领导,从严治党管党,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对外则不断同企图颠覆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企图阻断中华民伟大族复兴进程的一切势力斗争到底,抵御住来自外部的经贸战、科技战、边境摩擦、风险输入防范等各类压力,还坚决开展涉港、涉台、涉疆、涉藏、涉海等斗争。近年来,中国经受住了来自政治、经济、意识形态、自然界等方面的风险挑战考验,为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提供了有力保证,同样为不断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积累了长足经验与心理准备。

   第二,从客观条件上看,大国博弈复杂矛盾与全球化重塑的大势为中国延长战略机遇期而可利用的空间空前拓宽。纵观当下,全球化进程、世界经济结构、国际权力格局、全球治理体系、科技产业潮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所面临的外部环境与时代背景,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和更长时间仍然存在,且从不少层面、不少领域客观上为中国构筑了有利的外部战略环境与持续发展机遇。

   一是从全球化进程看,全球化“新火车头”的地位增加了中国创造更多战略新机遇的概率。2021年中国经济增量超过1.2万亿美元,连续15年对全球经济贡献超过25%;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超过11%,连续第11年成为全球第一工业大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超过5亿美元,连续第8年成为最大的货物贸易国,超过130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都是中国。(数据源于世界银行)更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中国社会消费总额超过6.5万亿美元,首次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202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1530亿美元,吸引外资达1630亿美元,均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对外直接投资国和全球最大外资流入国。(数据源于国家统计局)21世纪第三个十年开局,跨境投资折射世界看好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预期,同样也代表着中国对新一轮全球化前所未有的牵引力。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中国保持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正增长、对外贸易唯一正增长的不易成绩,更为全球出口了最多的口罩、呼吸机、疫苗及其他医疗设备,2021年更是保持对主要国家的贸易增长两位数的能力。从工业制造到货物贸易,从社会消费到跨境投资都表明,中国已取代美国和西欧诸国,成为21世纪经济全球化的“新火车头”。全球化“新火车头”的地位、世界对中国发展的看好与依赖,无疑为中国创造了更多能够主动影响世界的战略新机遇。

   二是从世界经济结构看,亚太地区与发展中国家重要性的提升无疑为中国发展带来更多战略合作的机遇与空间。近现代以来,世界经济重心第一次出现向非西方世界尤其是亚洲转移的态势。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最大的30座城市中,21座位于亚洲。2020年,亚洲已拥有全球一半的中产阶层人口。([美]帕拉格?康纳:《亚洲世纪》,中信出版社2019年版,第121页)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亚洲经济规模在2020年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总和,这是19世纪以来的首次,被称为“2020年‘亚洲时代’正式开始”。(张松:“2020年,世界将开启‘亚洲世纪’”,《文汇报》2019年4月8日)据估计,2025年,印度经济总量将有望超过德国,全球经济前四强,亚洲国家占三席,欧洲国家自有GDP算法以来首次全部跌出四强。2030年中国、日本、韩国与东盟(10+3)经济总量将首次超过西方七国(G7)。2035年,美国将沦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上最大的7个经济体可能只剩下一个欧洲国家(德国),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将达到60%,在全球贸易和跨境投资中的比重也将相应大幅上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未来15年国际经济格局变化和中国的战略选择”,《管理世界》2018年第12期)亚洲是发展中国家最多的区域,“亚洲时代”的到来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地位的提升,为中国未来发展提供更大的商品市场、投资方向以及互帮互助、携手共进的预期,更为中国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好的外部环境与战略机遇。

   三是从国际权力格局看,美国霸权的日趋衰弱客观上减缓了外部对中国发展造成的实际战略压力。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对华采取了混合接触、防范牵制、制衡对冲或“两面下注”的政策,试图引导中国崛起的方向与规模。然而,美国霸权式微让其对华打压政策如“强弩之末”,没有阻止中国经济、社会、文化、科技的持续发展。与中国发展蒸蒸日上形成鲜明反差的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打破美国自由主义监管制度的神话,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撕掉了美国软实力的虚伪面具,“弗洛伊德事件”、美国撤军阿富汗与新冠疫情防控失败更是暴露了美国人权至上的谎言,继经济实力结构出现“东升西降”的变局后,以自由、民主、人权为核心逻辑的西方话语霸权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公信力危机。(王文:“中国重塑全球话语的重大变革与观念提升”,《人民论坛》2021年第29期)美国皮尤中心数据显示,60%的美国人认为,到2050年美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将不如现在。85%美国人则认为,美国自身政治体系需要重大变革或彻底改革。后疫情时代,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冉冉升起愈发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也将为中国营造较长时间的有利外部环境。

   四是从全球治理体系看,发展议程与发展中国家意愿上升为世界主流治理逻辑更增加了中国对外战略话语地位。全球经济治理进入快速变革期,治理主体呈现多元化、多极化趋势,加强国际合作与发展的需求不断增强,高标准趋势显著增强,各方推进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呼声与行动日益高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未来15年国际经济格局变化和中国的战略选择”,《管理世界》2018年第12期)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出现了二战以后的新一轮政治觉醒。2015年联合国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制定了全球17个共同目标。同年,《巴黎协定》为全球制定了20世纪末前的气候共同行动方案,2021年,全球有超过130个国家制定了碳中和时间表。在非洲,《2063年议程》号召“在共同价值观和共同命运基础上合力建设繁荣团结的非洲”,还有《金砖国家创新合作行动计划》《拉丁美洲2040年远景规划》等,都凸显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需求正在成为全球治理体系改革的主流意愿。以教条化私有制、简单化选举制、机械化减少政府干预、片面化提倡金融自由化为核心逻辑的“华盛顿共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构甚至崩溃的困境。2022年1月1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生效,标志着全球经贸规模最大、人口最多、最具发展潜力的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将深刻地改变现有的全球经济版图,再次印证世界谋求新发展与新合作的主流愿望,也会成为中国外贸增长的加速器和新引擎。改革开放以来,和平、合作、发展一直是中国对内对外的主流话语与主要政策。新时代以来,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助推人类文明新形态的演进。发展中国家意愿引领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未来,使中国对外战略话语权进一步提升,也将为中国在下一轮的国际分工中开辟更多合作机遇和战略空间。

   五是从科技产业潮流看,新技术革命为中国解决发展动能与弯道赶超带来新的重构机遇。以数字化、智能科技为代表的第四次技术革命将深刻改变世界发展格局,新能源技术、材料技术和生物技术等新技术创新发展将重塑人类未来。与前三次技术革命中国远远落后不同,第四次科技革命中,中国凭借快速的能力积累与技术学习,充分利用国内广阔市场、创新环境与政策引导,与西方站在一条起跑线,甚至在5G研发与运用、智能生活、智慧城市、共享经济等领域中国处在世界领跑地位,成为引领全球智能化格局的新兴力量,还在超级杂交水稻、纳米材料、量子科学、超级计算、北斗卫星、载人航天、探月工程等重大科技成果上造福人类。新技术革命推动新的生产方式、贸易投资与国际分工的形成,为中国在下一轮国际分工格局中占据有利地形与先发优势,并为中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新的强大增长动能。

   第三,从主客观互动看,中国主动推行大国外交、塑造外部新环境为中国延长战略机遇期而腾挪出的有利条件空前增加。在思考21世纪第三个十年和更长时间是否仍然存在重要战略机遇期时,党中央对内外部环境变化的衡量是充分的。针对普遍担心如“美国遏制中国的压力加大”“全球安全环境趋于复杂化”“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明显增加”“对华科技封锁”等前所未有的新挑战,中国没有陷入“新冷战陷阱”,没有恶化周边与多边的和平发展环境,没有随西方遏华势力而起舞,相反,中央决策层因时应势,2021年,在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开局之年,引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劈波斩浪,推动开放合作构建全球发展共同体,全力促团结助力走出疫情阴霾,“在复杂博弈中彰显从容自信,在百年变局中开创外交新局”(郝薇薇、赵卓昀、刘健:“把握时代大势力促世界共赢:2021年中国元首外交述评”,新华社,2022年1月2日)。

   在大国外交方面,中国明确提出新时代中美关系“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三原则”,与美国合作强化气候行动联合宣言,延期《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通过中国东盟、中欧、中非、中拉等各方面的运筹,夯实大国与周边基础,深化南南合作,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营造充满活力的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全球外交大图景,以扭转美欧一些势力企图令中国陷入新冷战的不利局面。在开放合作方面,中国持续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创造性地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呼吁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构建全球发展共同体,以扭转单边主义、保护主义、霸权主义对世界和平与发展构成威胁的不利局面。在全球抗疫方面,中国积极倡导全球疫苗合作行动,累计向12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20亿剂新冠疫苗,垂范先行,为全球抗疫合作开辟前行之路。

   正如2021年开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党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的重要讲话中所说,“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也是我们的决心和信心所在。同时,必须清醒看到,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虽然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机遇和挑战之大都前所未有,总体上机遇大于挑战”,对此,面对新的挑战与风险,中国的态度是“继续谦虚谨慎、艰苦奋斗”,所推进的方法是“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积极因素,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所聚焦的目标是“全力办好自己的事”。客观上的新挑战、新威胁、新风险终究不能阻止中国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也不能阻止中国锲而不舍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既定目标。

   三、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的政策建议

   历史告诉我们,能够认清形势,洞察、把握与延长重要战略机遇期,不仅决定了一个国家几年、十几年的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还可能影响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数百年民族命运。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善于在危机中育先机、于变局中开新局,抓住机遇,应对挑战,趋利避害,奋勇前进”。这对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的中国指出了未来发展的应对方法。“变”是世界的常态与主调,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21世纪以来,党中央洞悉世界之变,并在“变”中捕捉机遇,克服挑战,把握住了“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同样需要抓住、用好、延长战略机遇期,在内外部困难和挑战中提升国家能力,在战略竞争与风险中保持战略定力,在新型技术变革和转型中强化发展活力,进而主动塑造更有利的内外部环境。

第一,发挥制度优势与推进治理现代化,加强学习与安全保障工作,(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580.html
文章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