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锋: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及对我海上维权工作的冲击与挑战

更新时间:2022-02-05 21:05:13
作者: 朱锋  

  

   拜登政府上台以后,美国的“印太战略”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调整,反而是在原来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基础上再进一步的充实、加强,希望能够实质性地延续美国的全球安全战略向亚太地区的转移和调整。经过我这一段时间的研究,我觉得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现在已经有三个非常明确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我们都知道“印太”这个词是特朗普政府宣布的,那么拜登政府现在不仅在“印太战略”问题上全盘接受,最重要的是还把“印太战略”作为美国在“国家中心主义”的大国竞争———新的战略选择而进一步做深做大。

   现在“印太战略”在做深做大,我们可以看到拜登政府在三个方面已经采取了举措:一方面,在2022年的国防法案中,进一步加强对“印太司令部”和印太地区的相关军事预算的投入。原来2020年的美国的军事预算,未来4年对“印太司令部”有200亿美元的设施和相关的武器采购装备投入,以及训练场地的进一步增强;2021年通过、2022年起开始实施的“印太司令部”军事预算又增加了60亿美元。所以在整个印太地区的基地,美国现有军事设施正在进行全面的加固和进一步的更新。另外一方面,相关前沿的军事部署有可能出现新的实质性的调整,那就是美国的超高音速陆基导弹试验取得了一系列的实质性的进展,所以有可能2022年在西太的某个地区开始实质性进行。整个“印太战略”的实施重点在相当程度上是在重回冷战时期美苏欧洲冷战的一系列的传统的做法。超高音速陆基导弹的部署,最早可能在2022年就开始实施。此外,现在的整个“印太司令部”的前沿的军事装备也在更新,而且更新的速度、范围超过美国任何其他战区,所以整个印太的战略就是强调美国的前沿驻军要进一步走向快速的更新发展、构筑高质量和最先进的前沿武器装备,这一点确实跟冷战有相当程度的契合。我们都知道,美苏冷战,美国一线的军事装备和部署重点完全是在欧洲。现在来看,这个一线的军事装备的重点已经完全转到了西太。

   第二个特点,拜登政府上台以后“印太战略”的重要性增强和发展的特点,就是四边安全机制。刚刚几个小时之前,新的首脑会议的声明已经发表,其进一步延续了2021年4月线上峰会的一系列的提法。这个提法包括不仅要加强所谓“印太地区的军事介入和防范未来的威胁”,而且要进一步加深“四边安全磋商机制”,使它变成在整个印太地区和全球范围内进行产业链、供应链调整的一个重要手段。所以现在印度已经宣布从下个月开始进行大规模对印太地区国家的疫苗输出,美日澳也宣布对印度的疫苗生产进一步给予资金和技术上的支持。上一次4月份的四国峰会(现场峰会)谈到了稀土问题,这次再次被谈起,四国会对未来的整个全球系统供应开发企业采取实质性的合作。但是今天,刚刚几个小时前发布的四边机制的新的首脑峰会,目前提到了台湾问题,提到了南海问题,也提到了阿富汗问题,现在四边机制不仅是见面的频率提高,也是美国的“印太战略”协调的一个最重要的机制、平台,而且现在已经开始不断地有一系列的新的内容,这些内容包括:有可能明年在南海、台海同时进行新的多边军事演习,以及涉及到在台湾问题上会不会有一系列的新的平台:外交平台和政治平台。所以现在来看“四边安全合作机制”已经成为“印太战略”———外交、政治、供应链以及在相关的军事部署上———一个最重要的“四国协调机制”。如果协调机制进一步加一,甚至加二、加三,那确实是亚洲版的“北约”在进一步得到实质性的实体化。

   拜登政府的“印太战略”还有第三个特点,我觉得是非常明确的。如果说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更多的是强调通过加强对区域内的军事部署,强化美国对热点问题的政治和战略性的表态,来更好地作为美国推进基于规则的秩序和美国通过自己的实体的军事力量的部署,来遏制中国和中国在台海包括东海的行动。现在来看,“印太战略”在涉及到这些地区的人群的殷切关注的问题上,四国之间的政治外交协调,包括由此产生的国内政治和法律建设也在进一步上升。对于日本这样的国家来说,它的海外军事行动的建立以及解禁集体自卫权非常体现日本的制度特色,就是首先要在法律立法程序上去完成。所以现在来看这一点,尤其是今年中国“海警法”的正式通过和实施,刚才郑老师也谈到了,日本的一系列的防御措施也非常清晰。我觉得日本在应对台海问题上,已经不再是一个所谓外交和安全举动,已经变成日本一个实质性的国内的法制程序,这个法制程序也会决定日本对未来台湾、台海甚至南海的直接的军事介入,这已经不可阻挡,甚至不可改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仅仅是日本———亚太地区国家应对新的中美战略竞争背景下的地区热点的———这种国内新的立法过程。例如,最近的菲律宾的动向,菲律宾不仅恢复了日美的、菲美的军队舰船驻海驻扎的协定,最重要的是,上个月菲律宾就非常明确地宣布对美菲的一系列的军事防御条约进行重新的评估,而且评估的声音就是如何使得菲律宾成为未来美国的地区安全构建中一个更加重要和可以行动的安全的盟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2022年的菲律宾的大选结果,不管是杜特尔特继续当总统,还是换成另外一个反对党的势力,美菲关系将会在2016年杜特尔特上台以后,重新进入一个紧密型的美菲同盟,在西太的海上安全问题上发挥影响。

   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值得重视的趋势是现在越南的国内立法。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以后,美国政府高管访问越南是新的美国政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交重点。越南原来和日本签署了防务装备的转移协议,美菲的军事和安全合作也可能进一步变成所谓基于南海问题的美日多边介入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一个基本的行动选择和表现的新的立法。尽管越南和美国不可能成为盟友,原来要平衡中美关系,但是越南现在的国内的立法进程,毫无疑问也是要想躲开所谓的美中之间的选择———让越南为美国和日本去承担某种程度的安全责任和捆绑关系。所以“印太战略”现在我们一定不能把眼睛只盯在美国身上,“印太战略”在拜登政府上台以后在地区和次地区的发展型业务上有进一步的上升。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到底怎么办?我觉得拜登政府的总体对华政策推行的是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这是毫无疑问的。虽然他在阿富汗灰头土脸,也面临来自于法国的强烈反弹,但是我想说的是,拜登政府上台以后,整个美西方围绕着“印太战略”的协调,事实上在进一步的上升。所以昨天晚上法国外交部长在联合国讲话,讲到了对法国的利益的损害,当然,法国外长特别强调,美国和欧盟包括北约国家在“印太战略”问题上的协调和合作是不可改变的,这无非是双方通过一系列行动,到现在美国的某些自以为是的政策选择有可能给盟友带来的伤害。所以对于整个“印太战略”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这是拜登政府现在强调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方向,那就是“印太战略”不仅仅是美国和印太国家的产物,同时要拉拢更多欧盟国家介入。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的看法很简单,就是想简单地提一下,对于现在拜登政府深化的“印太战略”,我们到底怎么办?我个人觉得,我们不要有幻想。印太的安全局势这一年来对中国来说是持续的恶化。台湾问题不再是简单的“一中政策”还是“一中原则”。美国和西方国家有关在台湾问题上的“一中一台”的基本政策选择已经全面端出来了,所以现在的谈判体系不再是简单的“一中原则”“一中政策”,而是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新的重大的政治和安全的考验:西方就是把重点重新放到了“一中一台”。

   第一个问题是:“一中一台”到底是外交意义、经济意义还是主权意义?主权意义上,还有时间;但是外交和政治经济意义上的“一中一台”已经完全出台。面对的西太平洋的安全局势,无论南海、台海、东海,其实现在最迫切的不是说中美是否会很快进入冲突,无论是金融之间还是军事对抗,而是我们可以看到在未来冲突前景背后,相关国家的立法、军事、外交的准备在进一步紧锣密鼓地进行。所以2022年的日本防务军费是过去14年来最高的,澳大利亚也在增加。这样的情况下,其实西太的海上冲突不是马上就会出现的前景,但是与西太平洋有关的海上军事力量在增强,确实在不断地升级。当然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必须面对:对我们来说,台海、南海、东海三海联动,我们前几年就在不断地谈这个问题,2021年“海上联动效应”已经前所未有的紧张和激烈。最后我想简单谈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对于这样的现实,我们一定要直面、冷静与客观地面对。

   第二个问题是:我们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有效的应对措施?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对中日关系显得如此的无力,如此地缺乏有效的影响。所以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说,如果日本已经急于往前走,在美中之间已经做了选边,我们需要避免其他国家变成这样的选边结果。所以这个问题也非常明确,现在已经明确选边的至少是日本、澳大利亚,如果明年的菲律宾总统大选结果形成第二个阿基诺三世政府,可能选边的国家就更多。为此,核心的问题是我们能不能把这些国家都稳固住。

   第三个问题是:面对现在“印太战略”的升华,其他海上安全局势的进一步尖锐复杂,重要的问题是我们自己除了在经济上、在外交上进一步强调我们的周边和睦邻的友好政策之外,我们能不能有更好的政治和军事上的选择?所以这些问题我也希望能够给中国的学术界带来坦诚的探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134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海洋大学学报》2022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