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飞龙:东西民主之辩与中国民主的正名化

更新时间:2022-01-09 21:56:12
作者: 田飞龙 (进入专栏)  

  

   2021年12月4日,中国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拜登政府则在12月9日举办“全球民主峰会”。东西方民主大辩论启幕。中国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美国坚持“选举中心主义”,“民主峰会”甚至有意邀请了民进党当局和“港独”代表参会发言,在“一国两制”范畴激起民主价值之争。

   2021年12月19日,香港立法会选举,“爱国者治港”得到更全面完整的制度表达与实践检验,但西方对香港民主的评价持续走低,显示出香港民主在中西之间已然构成民主大辩论的关键测试点和拉锯点。

   更关键的是,中国民主经由此番论辩和正名,将更加自觉、清晰和体系化地走向世界民主舞台中央。

   民主何以成辩?

   “民主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这是《中国的民主》白皮书的开门见山之语。民主是个好东西,但只有适合各自政体和民情的民主才是具体的好东西。美国民主是具体的,美国民主也是抽象的。

   当我们谈论美国的具体民主时,从1787年《联邦党人文集》到1835年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皆可窥其在民主精神和民主制度的“青春时代”如何开创和进步,但也可以从特朗普-拜登的民主论述和霸权作为中体察美国民主在“垂暮之年”的衰朽、局促与蛮横。2021年12月5日,中国外交部发布了《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对美国民主的具体裂变给出了确凿的事实和数据。

   此次中美民主大辩论,乃是中国民主的“青春之气”与美国民主的“垂暮之气”的拐点相遇和直接碰撞。

   拜登“民主峰会”宣扬的美式民主是抽象的,是抽离了美国民主具体经验、细节、内在张力矛盾以及复杂的支撑条件之后“干巴巴”的抽象民主理念和失真的民主制度样式:选举中心主义。美国以民主为核心价值对内整合与对外干预,是其霸权的内在机理。但美国民主不是要与其他国家的民主进行真诚的交流互鉴和共同进步,而是要“一家独霸”,谋求和永固民主霸权。

   美国“民主峰会”也不是真诚交流民主经验,更不可能自我剖析和自我批评,而是摆个大的排场要求参会各国和地区对其民主霸权进行政治确认,更试图寻求建立“民主反华统一战线”,遏制和孤立中国。

   美国的民主“自信”在于:其一,民主有着西方数千年的思想和制度储备,被习惯性认定为西方文明的突出成果之一,其他文明则被贬低为“野蛮”的专制形态;

   其二,美国民主建立在1787年联邦党人制宪后最为稳定的宪法秩序基础上,美国得以长期稳定地谋求内部整合、经济发展以及逐步参与地区和世界事务,其民主发展有着类似“自生自发”的原创性优势;

   其三,美国以民主和国际法为观念武器对欧洲进行反向殖民,对全球进行观念革命,并借助二战后的全球治理秩序和美苏冷战,逐步确立了美国民主的世界性地位和超强的文化领导权;

   其四,美国民主经过其政治科学的一般化以及制度模式的规范“简化”,做成了一种“极简版”,在苏东剧变后的俄罗斯以“休克疗法”模式试验过,在中东、北非、阿富汗等地也有更多的实验个案,尽管在治理上失败,却凝练发展出了一整套的“民主颜色革命”技战法,民主峰会同时也成为美国进一步的干预/制裁政策的强烈信号。

   此次中美民主大辩论中美国主动出击的深层次战略意图在于——美国以“民主”作为核心辩题,利用西方民主在五百年现代化历史中的优势和地位,以及美国民主在具体实践上的软实力基础,对中国发动深入政治认同神经的软实力战争,以此对美国民主霸权体系进行结构性修复和战略维护,并对中国政治体制和发展模式进行价值贬低和战略隔离。

   美国民主何衰?

   “民主峰会”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勉强成行的美国民主秀,无法掩饰美国民主霸权之千疮百孔与衰退迹象。美国精心邀请了110个国家和地区与会,明确拒绝或实际缺席者达21个,即便是参会国家也有当场批评美国民主的。

   “民主峰会”所谓的“民主反华统一战线”也很难成形,参会各国与中国存在千丝万缕的经贸联系,也对中国民主和中国的国际角色有着不同程度的理解乃至认同,仅仅依靠苍白的“民主”口号和价值符号无法根本改变参会各国的国家利益本位、对全球化经济秩序的各自考量和对民主和发展道路的理解。

   事实上,在“民主峰会”期间,中国不仅连续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和《美国民主情况》报告,更组织多种形式的高层次民主论坛研讨真正的民主及其实现方式。所以,民主及民主的探讨交流非为美国一家所独有,中国的民主道路和为民主正名,是对美国民主霸权的反击战,也是各国寻求和坚持自身民主道路所需要的一种“反垄断”的气息和空间。

   美国民主的走衰,根本原因在于美国民主不能做到“知行合一”,在现实中存在严重的变形走样,其民主道德榜样和制度示范地位出现严重缩水和衰退。《美国民主情况》报告对此有着具体事实、数据和民主法理的犀利批驳:

   其一,美国民主制度的异化,即金钱政治、精英统治、否决政治、选举不公以及制度失灵,这些制度缺陷在福山的美国民主分析以及2020年拜登VS特朗普的竞选中暴露无遗;

   其二,美国民主实践的异化,即国会暴乱(2021年1月6日事件,反对拜登当选)、种族歧视、疫情失控、贫富分化、媒体垄断等,造成民意传递和民主表达的空间和通道被严重扭曲,美国民主质量持续下降;

   其三,美国民主输出失败,即美国以民主名义推行颜色革命、强权政治、长臂管辖的制裁以及制造了广泛的人道主义悲剧,这是显著和刺目的,“阿富汗撤退”就是最新案例。

   美国民主异化、失灵以及对全球治理的负面影响,根源在于:其一,美国民主自身在理念和制度上出现“老化”和“效率降低”的现象,其青春期的民主创新能量开始衰竭,民主在团结社会、修复撕裂、分享发展成果以及平衡内部民主与外部利益方面捉襟见肘,政党对立与“否决政治”横行,公共利益遭受侵蚀,选民对民主制度的信心下降;

   其二,美国滥用民主理由进行干预和制裁,民主输出“始乱终弃”,强行打断他国民主进程和政治制度后强硬移植美国民主制度要素又不能配套培育民主社会的支撑条件与合作伦理,反而利用民主转型空档期纵容族群对立和系统性腐败,从中渔利,制造更多失败国家,造成美国民主的全球信誉下降。美国民主对内无法自我改良,对外无法扎根和赢得认同,只能在内部激发“特朗普主义”的民粹造反和在外部激发民族主义和保守主义的反弹与反制。

   美国民主若不能正视其内部问题而改良进步,也不能正视其外部问题而剪除霸权,其勉强支撑的结果就只能是内部撕裂与人民痛苦,以及外部世界在美国霸权穿透下的动荡不安和发展停滞。

   美国民主的如此修为,不是自身人民和全球人类之福,而恰恰是走向了民主本质的对立面,成为既得利益集团和深层势力劫持之下谋取和维系超额剥削利益的工具而已。这种深层势力劫持下的美国民主甚至对全球民主治理都造成道德灾难和政治负资产,比如对台湾民主的控制和扭曲,“四项公投”与美国利益的牵连及有关的背后操纵。

   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各国和地区民主发展,在美国的民主霸权下举步维艰,普遍遭受污名化和非法制裁。这里的标准不是民主与否,而是美国利益至上。

   中国民主何求?

   “民主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这是《中国的民主》白皮书“结束语”的点睛之笔。中美民主大辩论,不是民主有无的意气之争,中国不会利用“民主”搞霸权,而是坚持走自身民主道路反制霸权。中国民主追求的是“更好”的民主价值和制度实现。中国民主体系有着自身的价值基础、理想追求和完备的制度形式:

   其一,中国民主承载着民本思想渊源和传统治理中的民主因素。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蕴涵的民主思想观念及对民主的内在追求,以民为本,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的幸福生活为旨归,而绝不是以既得利益集团和有产权贵阶层利益为核心。民本思想在中国古代的“贤能政治”传统下有着长期而丰富多样的实践形式,其蕴含的民主智慧和制度元素仍有待挖掘、发扬和创造性转化。关于中国古代无民主、只有专制之类的粗暴论断,不过是一种“东方主义”式的偏见以及民主概念上的西方中心论的轻率结论,不符合民主的本质和历史实际。

   其二,党的领导及其民族复兴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饱满民主理想。这是中国民主体系的历史哲学基础和制度面向。党的领导不是西方民主诋毁的专制成分,而是中国民主的奠基者和引领者,是中国人民在政治上组织起来和美好生活上发展起来的最关键因素,是中华民族政治成熟和民主成熟的的保障性力量。党内民主也构成中国民主的有机环节。民主精神与民主制度的创新发展,展现了中国民主体系的包容多元与生机活力。

   其三,中国民主是全过程的代表性和参与性的结合。中国民主在制度体系上有人大民主、协商民主、自治民主等不同形式,为人民参与政治过程提供充足的制度通道、权利空间和程序保障。在全过程意义上,中国民主超越选举中心主义,认识到人民民主不能仅限于选举,必须广泛扩展到包括协商、决策、管理、监督在内的民主全过程。全过程人民民主相对美国的“以偏概全”的选举民主,是民主理念和制度实践的重要进步,也是对民主本质和理性化功能的成熟认知和实践展开。

   其四,中国民主有着“协和万邦”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想和国际民主追求。中国民主的发展壮大,在文化理想与制度发展意义上必然存在外部化的问题。但中国民主的外部化不会表现为一种民主霸权,而是一种民主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形态,一种协和万邦、各美其美的民主“百花园”。这种“百花园”应当是绚丽多彩的包容性体系,绝不允许出现美国式的民主霸权,不允许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而是各种民主体系之间的相互借鉴与良性互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此有哲学上的自觉和制度上的充分包容性。而中国的国际民主观显然优于美国的“霸权民主观”,是人类民主形态的新政治文明范式。

   东西方民主大辩论已然展开,将伴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全过程。美国民主的内部失调和外部霸权,导致其逐步丧失领导全球民主进程的道德资格和制度影响力。中国民主的自我正名,既是中国民主精神自立和制度自主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人类民主多样化和民主“百花园”良性竞争及反制霸权的最大希望所在。民主真理越辩越明,中国民主道路越走越宽,民主话语权和制度优越性将更加朝向中国倾斜,这是世界历史加速“东升西降”的一个关键缩影。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8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