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海鹏:如何理解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

更新时间:2022-01-09 18:01:55
作者: 张海鹏 (进入专栏)  
马克思建立社会形态理论的目的是说明资本主义形态是历史的、暂时的,以批判资产阶级学者把资本主义制度永恒化的观点。五种社会形态理论“则只能得出马克思制定社会形态的目的是为了说明社会的一般进程,特别是为了说明这五种社会形态发展的一般规律,这显然是与事实相违背的”。段教授的结论恐怕是站不住的。五种社会形态是为了说明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有什么错呢?怎么是与事实相违背的呢?五种社会形态不也是说明了资本主义形态是历史的、暂时的,以批判资产阶级学者把资本主义制度永恒化的观点吗?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的1882年俄文版序言里明确宣告:“《共产党宣言》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宣告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是《宣言》的历史性任务,社会形态理论是完成这一历史性任务的理论根据。只要谈到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就是要论证资本主义社会必然灭亡,必然会被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代替。这是人类历史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把“三形态”说和“五形态”说对立起来,进而认为五种社会形态与历史事实相违背,是难以自圆其说的。

   五

   段忠桥教授认为,“由前资本主义形态到资本主义再到共产主义形态是人类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又说,“不能认为马克思本人提出过由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是人类历史的普遍规律”。马克思的确没有讲过每一个国家都是从原始社会到封建社会接续演进的。事实上,斯大林也只是提出了五种社会形态,并没有说在每一个国家五种形态一定是接续演进的。

   马克思所说的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用《共产党宣言》序言的话讲,就是“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历史学家要根据马克思的这个思想去研究社会形态问题。不同时代、不同国家的社会形态的具体表现形式可能千姿百态,但人类历史总能体现这样的基本趋势:由原始共产制到私有制再到公有制,换言之,人类社会形态总是由低级阶段向高级阶段发展,展现的基本进程是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最后到达共产主义社会。至于各个地区、各个国家,则未必完全经历了这五个阶段。如中国没有经历纯粹的资本主义社会形态,但却经历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形态;中国的西藏地区和云南彝族地区,没有经历过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直接由奴隶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

   六

   段忠桥教授还认为,“史学界对亚细亚生产方式,对奴隶制是否具有普遍性问题的争论,正是对五种社会形态理论的怀疑的特殊表现”。这一表述并不严谨。改革开放以后,史学界在反思《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和斯大林的社会形态理论时,基本上有两种倾向。

   一是沿着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指出的方向,探讨中国的社会形态问题。如中国文明和国家起源问题、中国奴隶社会的形态问题、中国进入封建社会的时间问题等,都是在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指导下探讨中国社会形态问题。即使是讨论中国是否存在奴隶社会,也是基于对史料的不同解读,在指导思想上,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的基本原理。关于中国的奴隶社会问题,郭沫若、翦伯赞、吕振羽等人都有专门著作,他们根据大量史料和考古发掘资料,论定中国存在奴隶社会。今天固然有学者对中国古代存在奴隶社会的观点有所质疑,但并非否定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本身。在中国史学界,中国历史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仍是主流观点。

   二是放弃马克思主义社会形态理论,根本否认中国存在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认为中国只有西周的封邦建国才是封建社会,或者中国只有前帝制社会、帝制社会和后帝制社会。

   关于中国历史上的社会形态问题,中国史学界从20世纪20年代起就是不回避的,是接受的,尽管就许多具体问题有过大量争论,这是正常的学术讨论,有分歧不足为奇。

  

   作者单位:中国历史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800.html
文章来源:《历史评论》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