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我对近体诗中虚词的看法(二)

更新时间:2022-01-03 16:39:29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玉不琢磨不成器,字不斟酌无好诗。我们在学习使用副词写作近体诗时更应该养成字斟句酌的好习惯。那种为了显示自己诗才了得而随意用字构句、甚至随便造词的写诗态度是不可取的,也是写不出好诗来的。

   最后,我得说一说前文提到的写近体诗时副词活用作动词的那个特点了。按照现代汉语一般语法要求,各类实词和虚词,如名词、动词、形容词和副词等,或作主语、谓语、定语,或作宾语、状语,均有一定之规,各守其责,不能混用。但在古汉语或近体诗中,这类规则很多情况下是不适用的。

   古汉语中的具有实际意义的实词,如名词、动词和形容词等常可以活用为其它词性的词。如曹操《短歌行》首句“对酒当歌”中的“歌”是名词,但在此诗句中却起到了一种动词的作用,即唱歌或高歌。这种名词当动词用的做法就叫名词活用作动词。其实,副词作为虚词在古汉语或近体诗中也可以活用作动词。限于主题,此文仅讨论后者。

   副词活用动词的话题源于前文列举的唐代诗人杜甫的那首七律《客至》,那么这里就再选择杜甫老先生写的也是同样出名的一首七律《蜀相》为例吧。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此诗的副词也挺多,撇开“森森”这类程度副词不说(“柏”字在这里就属于名词活用为动词——作者注),如颔联里的“自”和“空”,颈联的“频烦(同频繁)”以及末句的“未”、“先”和“长”和“满”等一共还有7个。但是其中的“自”、“空”、“频烦”和“满”这4个副词均被诗人活用成了动词。

   首先,“自”表示表示事情的发生符合情理,相当于“自然”。此句意思是说“映阶碧草”是自然成为春色的。这里的副词“自”显然就起到了一种动词的作用了。“空”也是副词,表示白白地、徒然地,那么诗句中的“空好音”的意思则为空唱好音,徒然地唱出好声音,也起到了动词的作用。潜台词则是隔叶黄鹂鸣唱得很好听,可惜无人欣赏。老杜为何要这么说呢?因为他所景仰和讴歌的丞相——诸葛孔明先生早已成为古人,已经欣赏不到这么好的自然而来的春天景色和美妙动听的黄鹂的鸣声了。这是他在诗中用这种副词活用动词的写诗方式所刻意表达的一种深深的遗憾。

   颈联中的“频烦”一词也是副词,但在诗句中却有着刘备为匡扶汉室统一天下而三顾茅庐向诸葛亮“频繁地询问计策”的意思。而“泪满襟”虽说是古诗词中的常用语,但这里的“满”字并非动词的充满或充盈的意思,而是副词全都的意思。泪满襟就是泪流得(湿)透了衣襟。其中,“泪”是名词,但这里却活用成了动词“泪(流)”的意思了。

   其实,在近体诗中将副词活用为动词,或者说副词+名词,而无须具备动词谓语的语法结构在近体诗中比较常见,也是古汉语的一种常用的修辞方法。王力先生在《古代汉语》中曾将“缺乏动词谓语”,即“保留副词,省略动词”作为近体诗的一种语法特点。现在看来,王力先生对古汉语及近体诗的副词活用方式还是很有研究的,也是富有深刻见解的。

   像这样的活用副词、省略动词以使动修饰名词的修辞方式我在创作近体诗时也经常使用。比如我前几天写的那首五绝《所感》,诗云:

   年少好清狂,风流意气扬。

   如今人晚暮,所感尽诗章。

   此诗末句中的“尽”字是副词,原意是“都、全部或所有”,但在诗句中却副词活用成动词,含有“都(写成)”的意思了。

   还有,此诗中的“晚暮”是一个名词,诗句“如今人晚暮”一句居然也没有动词,这是何故?其实这也是近体诗的一个重要特点——名词活用为动词。与前面那个“泪满襟”属于同一种名词活用为动词的例子。因不属于此文讨论范畴,我就不说了,拟以后有机会再专门撰文讨论吧。

   综上所述,副词作为修饰动词、形容词以及副词自身的一种词类,它在近体诗中的应用是不可或缺的。从其所划分的6大类即可看出,副词所涉及的方面极为广泛,即便是同一个程度、范围或时间的副词,也有程度高低、范围宽窄或时间远近上的不同。而这对于尤其讲究意境的近体诗所想描述或表达的那种景色与情感的细微差别至关重要。

   但是,只要我们能够认识到这一点,熟练掌握并学会在创作近体诗时灵活应用古汉语虚词的重要组成部分——副词,一定会有很大收获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71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