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绍雷:大国俄罗斯的世界构想

更新时间:2021-12-24 23:25:40
作者: 冯绍雷  
提出自己作为大国一员的“外交新思想”呢?《新思想》的作者们明确意识到:第一,要以正在形成,但尚未得到发展的俄罗斯外交的核心概念作为重点。根据《新思想》总结,俄罗斯外交理念从上世纪90年代的成为“正常国家”,发展到世纪之交的“跻身欧洲”,再到后来的“恢复世界大国地位”,有的是“伪目标”,有的被放弃,有的不切实际。《新思想》报告认为,当前普京提出“大欧亚伙伴关系”——“首先以转向东方、中俄伙伴关系、‘带盟’对接、上合组织为基础,同时向欧盟和东盟开放”是“旗帜鲜明且面向未来的思想”。但是这一思想需要在新条件下加以丰富、明确外交身份,并需加以发展。

   第二,要对已有观念进行认真的反思。比如,以往多年中,多极化思想众望所归,但“多极化只是对当前世界局势的一种描述”。对在可预期的未来无法成为全球多极之一的国家而言,“多极化思想缺乏吸引力”。而“多中心主义”的概念虽更具吸引力,但同样缺乏规范基础。第三,“我们不建议俄罗斯打造出某种国家意识形态,不指定所谓‘唯一正确’的历史发展观,不追求价值观体系的真理性和普遍性,并将其强加于其他国家。在 20 世纪,这种意识形态让我们吃尽了苦头。现在我们意识到‘自由民主主义’作为另一种‘唯一正确的’意识形态注定崩溃。俄罗斯外交政策的突出优势是非意识形态化和实用主义特性”。同时,《新思想》强调俄罗斯外交政策应当追求低成本,不被各国国内政治制度和各国彼此间的关系所制约,而要“与各国建立平衡的伙伴关系”。回顾普京执政二十余年来俄罗斯内外发展历程,上述“非意识形态与实用主义特性”正是其一以贯之的政治求取。[15]

   俄罗斯外交应该具有哪些“新思想”呢?概括一下,俄罗斯力求“三位一体”:“(1)国际和平的保障者、安全的提供者;(2)维护主权,支持各国自由选择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主张文化多样性,反对任何一种思想、政治和价值观的霸权主义,是‘新不结盟’的保障者;(3)环境保护者,主张珍惜自然和地球,主张新的发展模式,维护人类居住环境,特别是人类本身,坚守人类的道德和身体健康,而非无止境的消费。”在谈到为什么俄罗斯应重视“新不结盟”保障者的角色,《新思想》报告特别解释道:“独立和自主发展模式被大多数亚洲、中东、非洲和拉美国家认为是重要的外交价值观。其中,很多国家之所以倾向俄罗斯,主要是因为不想在美国的逼迫下,在中美这两个21世纪上半叶超级大国之间做选择,它们在俄罗斯身上看到了‘仲裁平衡者’的角色。俄罗斯尽管未强大到可以称霸,但被视为第三个选项,它足以让许多国家逃避其他国家的霸权。”[16]

   四、来自俄罗斯的新建议

   围绕上述俄罗斯外交新思想的各项原则,无论是《新思想》报告,还是瓦尔代报告,都提出了大量外交决策建议。归纳一下,其中既有对当前面临国际安全威胁的新分析,也有不少原则性立场的新宣示,还有集中于战略安全领域和社会经济领域的具体倡议。笔者读来,颇感作为曾经超级大国的战略思想家们的思绪之缜密、见解之老到,能够为理解当下和未来局势演变提供参考。

   先来看《新思想》对当下俄罗斯对外战略发展的各项倡议。其一,减少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威胁,加强多边战略稳定。根据《新思想》的评估,当前核大国之间的战争威胁已接近上世纪 60 年代的水平。《新思想》认为,在新的地缘、政治、技术条件下,为降低这一威胁,不能停留于冷战时期的“保持战略均势、限制和削减核弹头及运载工具”等传统方法,“首先有必要改善核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加强相互制约,开展有关支持全新意义上的多边战略稳定的工作”。

   其二,提出多边战略稳定的新哲学。《新思想》认为“多边战略稳定性”这一概念有可能被许多国家接受,因此建议“核俱乐部的所有正式成员接受一项宣言:国与国之间不使用武力,以免核升级,以及发生危害地球和全人类的核灾难”;并建议说服美国接受 1985 年美苏间曾讨论过的彼此不发动核战争的声明 ,“如果美国拒绝,则杜绝核战争的声明必须通过俄印中机制,甚至要联合法国和英国一道推出”。

   其三,加强双边及多边威慑力。《新思想》提出,面对全球威胁,俄罗斯仅以 4%~5%GDP 占比的最低限度国防开支,取得了重大成绩。俄罗斯需规避与美国保持传统意义上的战略均势,同时“进一步加强其他非西方权力中心的威慑力,它们(首先是中国与印度)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独立自主的作用”。但是,“如果在俄罗斯边界附近部署核武器和中程导弹,莫斯科将被迫正式采用先发制人的手段”。

   其四,加强核大国之间对话,“这类谈判可采用其他核国家能接受的方式进行,可以是所有核国家,或正式的‘五大有核国家’,或‘俄-中-美’大三角,或‘俄-中-印’,或同美国、中国、印度、法国、英国、巴基斯坦进行双边对话,未来还可以加上以色列和朝鲜”。

   其五,加强预警和信任措施。俄建议“不强调开放本身,而应着眼于拟定行为准则,管控诸如网络空间等存在军事升级威胁的最危险领域”,“减少政治对抗”;同时,“与非西方国家(如在金砖、俄中印、上合组织框架下)进行军事领域透明度和信任度的多边机制谈判”。

   其六,改善核大国之间的政治关系,降低对抗水平。俄建议“俄中印就多边战略稳定性新观念以及加强军事领域的互信进行谈判。在上合组织和俄中印三国机制框架下,加强在阿富汗问题、国际恐怖主义、激进极端主义和毒品问题方面的一体化合作是未来的努力方向,俄中印在这方面的目标是一致的”。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印度参与“印太战略”的严峻现实,俄方已经公开提出批评和质疑。但同时,《新思想》与其他智库学者还是提出,“应让印度参与欧亚经济联盟和‘一带一路’对接的对话,并就‘大欧亚伙伴关系’开展三方讨论。最好签订‘欧亚经济联盟 - 印度’贸易协定。在未来举行俄中印三边联合军演”。《新思想》尤其提出:“继续对美国的‘印太’概念进行批评,但不针对概念本身。除美国外,日本和印度也在推进‘印太’概念,它们的理解与美国有本质区别,并不明确强调遏制中国,更不要说针对俄罗斯了”。《新思想》还主张“‘印太地区’(非美国理解意义上的概念)和‘大欧亚伙伴关系’的‘对接’与互补,反对美国将两者对立起来”。

   而与对印、日关系相对温和的立场相比,俄罗斯对西部邻国及欧洲的态度则有所不同。《新思想》表示:以俄罗斯与单个欧洲国家的一对一军事对话,取代俄罗斯 - 北约委员会框架内的对话;将不与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对话,而是需要“孤立这些国家”;说服欧洲删除“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的议程”;将“在乌、格境内建立北约永久性军事基地,提供可与具有技术装备武器(导弹防御和防空设施等)的对手进行大规模战争的武器”的行为以“非正式的方式”划为俄罗斯的“红线”。

   其七,为最容易爆发和升级战争的危险领域制定行为准则。俄罗斯认为,减少核大国之间战争威胁的重要方法,是以多边机制在灰色地带形成行为准则。《新思想》所说的“灰色地带”,是指战争与和平、核武与非核武之间界限模糊的区域,以及军事冲突可能升级到核战争的高风险区域。这“首先是网络手段、常规精准打击武器、外太空武器(在太空中部署瞄准地球目标的武器)、导弹防御系统、反卫星武器、中短程陆基与海基导弹、军事领域应用的人工智能。目前这些武器在军事中的作用正在增强。在大国之间的现代战争中(尤其在初始阶段),这些武器往往具有决定性的作用,但是缺乏使用和研发规则,更谈何限制机制”。《新思想》详细列举了俄罗斯在上述各个领域的立场。

   其八,未来形成新的军控机制,坚守核不扩散立场。从长期看,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不存在战争威胁的前提下,俄有必要重申支持《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履行彻底核裁军的义务,强调中俄合作在伊核、朝核问题上的重要作用。在上述两大进程中,提议举行俄中朝三方会谈或韩国参加的四方会谈;抵制对伊朗制裁,以及加强对伊朗军事合作,争取以保障伊朗安全换取其放弃军事核计划。

   其九,俄罗斯是“新不结盟”的保障者。《新思想》指出,“随着中国成为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超级大国,世界会违中国之愿形成类似于两极的格局。美国对此推波助澜……直接或者间接逼迫越来越多的国家进行非此即彼的选择。

   随着时间的推移,俄罗斯可能也会陷入复杂的境地,但它不会成为任何国家的小伙伴;诚然,俄罗斯的综合国力弱于21世纪的超级大国”。报告认为:“出路是将俄罗斯定位为‘新不结盟’的领导者(一方面与中国保持友好和战略伙伴关系,另一方面努力与美国形成更加良性的关系)。”[17]

   如果说《新思想》侧重于安全与政治,那么瓦尔代报告则在社会经济领域提出了若干值得关注的意见。其一,在人类面临的风险不断增长的背景下,可持续发展、不断提高生活质量以及扩大舒适程度的承诺,“将成为负担不起的奢侈品”,“人类的努力将侧重于减轻损害,而不是发展”。其二,2020年3月的G20 峰会并没有能够在疫情突然冲击下承担起协调世界经济的责任,“世界经济需要一个透明、有效、以规则为基础的机制,协调实施经济增长刺激政策,而不是在经济低迷时期仅由一小部分主要经济体来设计特别机制”。其三,疫情下的区域经济需与全球经济加强协调,以此挖掘潜能,通过区域集团与全球机构的合作战胜全球经济衰退。[18]

   综合地看,第一,俄罗斯提出当前国际安全威胁的新重点,不在传统的核对抗,而在于政治对抗、误判、挑衅引发的战争威胁,尤其在于网络攻击、外太空竞争、人工智能、反导系统等“灰色地带”所引起的恐惧和抗争。这一判断值得普遍关注。第二,基于这一判断,《新思想》提出“多边战略稳定”的新概念,以全球视野和多重竞合关系为背景,以各种机制与手段——联合国安理会等传统平台,俄-中-美、俄-印-中、上合、金砖等新机制,“核不扩散”“不结盟”等传统原则,加强对话、信任、预警、双边与多边威慑等新举措——来降低新老核大国之间的风险升级。俄罗斯尤注重通过大国均衡,既坚守中俄合作,在美国把中国拖入“两极对抗”的背景下,重申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同时,也关注保持与美国的“良性关系”,并通过俄印中关系等杠杆,缓转与改善俄罗斯所处的国际环境。

   第三,《新思想》强调当今国际格局变迁的新特点在于,俄罗斯在非常有限的国力条件下,以超高声速尖端武器开发为抓手,以国内政治稳定与自信为基础,实现对西方战略平衡的新突破。俄罗斯将不再在传统意义上追求与西方在数量关系上的战略均衡,而是显现出伸展自如、进退有度的对外战略新境界。这些新的变化值得人们重视与思考。第四,瓦尔代报告提出的在疫情之下如何看待“经济发展”、如何建立经济预警模式以及如何在全球与区域层面加强合作的建议,虽然还存在不少争议,但仍值得关注。

   五、俄罗斯在国际秩序构建与大国关系中的作用与地位

   (一)关于未来国际秩序构建的问题

   当提及未来世界架构之时,《新思想》表现得相当谨慎,完全不同于卡拉加诺夫素来擅长并且敢于预测未来的重大结构演变的做法。《新思想》只是提出,“谈论这种世界格局的现实轮廓还为时过早。目前只呈现出旧秩序解构的趋势,但作为俄罗斯政策的最高目标,捍卫和平的观点针对的正是未来的世界建构”。可以发现,国际局势越是陷于困顿,俄罗斯不少知名学者对未来国际秩序构建问题越谨慎。这可能与普京总统在这一问题上的严谨态度有关。

但是,瓦尔代报告还是表达出俄罗斯对这一问题的原则立场:在“自由世界秩序”已经结束的前提下,未来国际建构设置主要有以下两种前景。一种前景是,作为此前世界秩序基础的联合国通过增加新的功能性基础设施而得以加强;另一种前景则是“两极分化的重新出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540.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21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