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昌军:美好生活视域下日常生活变革的逻辑与思路

更新时间:2021-12-21 13:01:10
作者: 杨昌军  

   摘要:日常生活是个体的生产与再生产,属于自在的对象化领域,其以经济、高效为价值取向,以重复性思维与重复性实践为基本特征,具有天然的保守性。重复性和保守性使日常生活成为社会再生产的基础,然而其也意味着僵化、守旧,束缚人个性发展。美好生活视域下新的日常生活是对传统日常生活的超越,要求在日常生活事务中占有人的类特性,促进人的现代化生成,消解日常生活异化。推动日常生活变革,使新的日常生活得到人们普遍认同与接受,必须充分认识到日常生活的特性,合理利用其重复性与保守性特征,先从自在层次提升至自为层次,使日常生活真正成为人的类生活,再从自为层次重新回归至自在层次,继续发挥其基础性功能。

  

   关键词:日常生活;自在;自为;类生活

  

   中图分类号:D61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1502(2021)05-0119-09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创造美好生活,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已成为时代主题。美好生活是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或生活方式,是对中国当前仍存不足的生活状态、生活方式的完善、革新和超越。同时,美好生活是生活的美好化,而生活是涉及人存在的方方面面的完整系统,如王雅林所说,是“由个体所承载的人的特有生命形态的社会性存在、展开和实现形式及其意义追寻的行动体系” [1],创造美好生活就意味着对人的整体存在方式进行变革。

  

   在人类整体存在方式这一巨大的“生活”系统中,日常生活又最为基础。日常生活是相对于非日常生活而言的,明晰区分二者要从个体与集体、个人与社会的关系入手。社会由个人组成,只有个人存在,社会才能存在,“任何人类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无疑是有生命的个人的存在”[2]。日常生活便是直接维系个人生存的生活,如人们日常进行的吃、穿、住、行、休闲等,是为了满足个人最基本的需要。相应地,非日常生活则与集体、社会高度相关,是个人首先确保自身存在后,再从事的服务于集体与社会需要而进行的活动,如经济活动、科学研究、政治参与等。对一个人来说,日常生活是必需的,非日常生活在某些情况下则是非必需的,如与世隔绝、长期避世隐居等。

  

   日常生活是个人的生产与再生产。恩格斯指出“根据唯物史观,历史过程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到底是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3]。个人与社会的存在依赖于生产与再生产,个人通过日常生活生产出自己的体力与脑力,维持自身持续存在,也通过非日常生活生产与再生产出社会,维持社会安定有序,促进社会进一步发展。个人再生产与社会再生产互为前提,前者为后者提供力量和动力支持,后者为前者提供条件与保障。同时,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对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创新与调整,显然多在非日常生活领域中实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要有效促进经济社会创新,推动社会变革,务须将更多精力投入非日常生活中,这就对作为非日常生活之力量来源的日常生活提出了经济、高效的要求。正是此要求决定了日常生活具有重复性、保守性特征,也为美好生活视域下日常生活的变革提供了逻辑与思路。

  

   一、日常生活的重复性、保守性特征

  

   东欧新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格妮丝·赫勒对日常生活有详细阐释,并由此发展出了有较大影响的日常生活批判理论。本文对日常生活重复性与保守性特征的分析即主要基于她的理论。

  

   (一)日常生活的重复性

  

   日常生活的重复性根源于其经济、高效的价值取向。如上所说,日常生活服务于个体的现实存在,非日常生活则主要着眼于创造更好的社会条件与基础,两者功能不同,性质与特征也有所不同。在赫勒看来,日常生活多是一种重复性实践,由重复性思维推动,非日常生活则具有更多的创造性特征,是创造性思维统治的领域。创造性思维“指谓被用于问题的意向性解决之中的思维”[4],司职于新经验的获得、观念的拓宽、决策等。创造性思维需耗费人类大量的精力,这便决定了人不可能在任何事务中都运用创造性思维,如赫勒所说,“在日常要求和日常活动的多元复合体中,如果它们都要求创造性思维,那么我们简直无法存活下去”[4]125,故必须在适当的时候求助于重复性思维和重复性实践。

  

   重复性思维与重复性实践保证人能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创造性的非日常生活中。为促进社会再生产,个人再生产所占用的时间与精力自然越少越好。当然,这不是简单的缩减,而是在保证合理满足人需要的前提下效率的提高。赫勒将包括日常生活在内的整个人类社会划分为三个基本领域,分别是“自在的对象化”领域、“自为的对象化”和“自在自为的对象化”领域。自在的对象化领域即日常生活领域,这一领域中,人意向性的主体理性意识还未过多渗透,而主要依据习惯、经验、既定秩序等行事,重复性思维与重复性实践占主导。自为的对象化领域则主要指科学、哲学、艺术等领域,代表人类意识的最高凝结,也是创造性的最高表现。自在自为的对象化领域则是“社会—经济—政治诸制度的领域”,是前两者的分化,“既是‘自在的又是‘自为的对象化”[4]116,是重复性与创造性的有机融合。

  

   在赫勒看来,对于日常生活这一“自在的对象化”领域来说,重复性思维和重复性实践既是长期形成的,也是历史发展所必需的。重復性思维与实践可使人在比运用创造性思维相对短的时间内做事;要求实践的积累,借此可以更准确地做事;还可以使人们同时从事几件事情,既可以平行地从事几件重复性活动,也可以同时进行重复性和创造性活动。这些都代表了时间和精力的真正节省,“可以把重复性思维和重复性实践视作卸载,这就在于,以这种方式我们的能力可以获得解放,以便用于解决那些只有借着创造性实践(或创造性思维)才能对付的任务”[4]125。

  

   重复性思维与重复性实践的根基是最小费力原则。赫勒详细分析了自在的类本质对象化的共同特征,认为其包括重复、“规则—特征”和规范性、符号系统、经济、情境性五大要素,其中重复是指类本质对象化按其功能的“如是性”来重复,“规则—特征”和规范性为行为提供既有的秩序规范,符号系统是重复性交流的承担者,语言习惯等总是与特定情境相联系。需注意的是,这里的经济性在某种程度上不只是自在的类本质对象化的特征,更是第一性的指导原则。“‘自在的类本质对象化(它们的所有成分),被如此表达以至于在发挥它们的功能时,要求最低限度的努力和创造性思维的最低限度的投入;进而,要求它们的功能,在与这些功能的目标相关的最低限度的时间中得以发挥。”[4]138最低限度的努力、最低限度的创造性思维的投入、最低限度的时间持续,就是自在的类本质对象化的本质要求,其使人无需过多思索尝试便能熟练地、轻而易举地处理日常生活事务,满足自身日常需要,从而实现经济、高效的价值取向。

  

   (二)日常生活的保守性

  

   重复性思维、重复性实践提高了日常生活的效率,但也必然导致其相对保守。重复,意味着按照既有方法行事,这些方法此前已多次被证明是有效、可靠的,无需做多大改变便能处理当前事务,从而缺少变革和创新的动力,“它能够而且的确常常导致人的行为和思维中的某种僵硬……而在取得最佳结果的情况下,它甚至能蚕食本是创造性实践和思维的领地”[4]126。这在日常生活的一般图示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一般图示”指日常的行为模式和认知模式,个人借助这些图示,管理和安排他所从事和决定的一切。赫勒以自在的对象化领域的共同特征为框架,对一般图示进行了描绘,即实用主义态度、以可能性为基础、模仿、类比、过分一般化、单一性事例的粗略处理,这些无一例外都具有较强的保守倾向。

  

   首先,日常生活中的实用主義表现为人们并不关心起源和“为什么”,而只遵循最小费力原则,对功能的“如是性”进行反应——关心的始终是“是什么”“怎么做”的问题。这类问题早有答案,人们只需通过学习、模仿等将其内化为自己的行为、习惯,便能处理相当大部分日常事务。

  

   其次,日常生活中所做的一切以可能性为基础,这里的可能性指并不保证百分百正确的结果,只要有一种可能是正确的,便可以成为我们行动的理由。而基于可能性行动的客观基础也为习惯和重复所提供,按习惯某些事可能,我们便有理由相信当前正在重复做的这件事也会可能。

  

   再次,模仿和类比是日常生活的必要形式,人们通过模仿习得既有的行为规则,占有既存的对象世界及其意义,而通过类比来处理新事物。类比一般来说是将特殊的和个人的案例归结为一个类型模式,并根据这一模式进行规范的和习惯的决策,“新的关系、新的联结的承认,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是通过求助于旧有的类比形式而得以支持的。类比是我们用以探讨理智上的新事物的支柱”[4]167。

  

   最后,日常生活中经常存在过分一般化的现象,造成了对单一性事例的粗略处理。将特例纳入一个类比类型,使之具有一般性质的习惯规范和规则,此谓一般化,但有时我们不得不处理具有很高程度新奇性和陌生性的单一案例,如强行使之一般化,则会造成对此种单一案例新奇性与陌生性的抹杀,从而阻止日常生活创新的可能。

  

   由此可见,以经济、高效为价值取向的日常生活必然是保守的,它天然不喜欢创新,“从另一个视角看,整个日常生活的结构和图式本身具有抑制创造性思维和创造性实践的特征,即具有一种抵御改变的惰性和保守性”[5]。这就造成了日常生活变化极其缓慢,其相对于非日常生活来说几乎是封闭的,任何新的行为习惯、思维方式、价值观都很难进入,而一旦进入,内化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又很难得到革新。创造人民美好生活,从日常生活层面进行变革,就必须合理处理这种保守性。

  

   二、美好生活视域下的日常生活变革要求实现人的类本质

  

   日常生活是人的个体再生产要素的集合,而个体再生产属于自在自发的类本质对象化领域。自在自发本身不蕴含消极意义,其为自为提供基础,对人与社会发展必不可少,只是其经重复性思维与重复性实践衍生出的保守性、封闭性时常阻止日常生活的革新。对于日常生活现实或传统日常生活,赫勒整体上持批判态度,一方面,批判传统日常生活的僵化、守旧对现时代个体个性发展的束缚,另一方面,批判现代社会资本统治造成的个体与类分裂的日常生活异化。无疑只有超越这两方面,适应美好生活建设与人个性全面发展要求,能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日常生活才有可能。下文将这种日常生活简称“新的日常生活”,以与被批判的传统日常生活作出区分。

  

   (一)新的日常生活是“类生活”

  

“美好”一词含义颇丰,但如本文开篇所述,将其应用于修饰“生活”,则指其是生活的一种理想状态或方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458.html
文章来源:《理论与现代化》2021年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