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巍:中国考古学百年历程回眸

更新时间:2021-12-10 09:57:17
作者: 王巍  
全国考古钻探、发掘和文物保护等方面的从业人员较之于前一阶段又有增加。

  

   4.考古遗址保护效果显著

  

   国家文物局在1995年提出大遗址保护的理念后,进入新世纪以后,选取了100个大遗址(后来又增加了50个)作为国家大遗址重点保护对象,组织编制遗址保护规划,并组织落实实施。自2010年开始,分批审查批准设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目前已经批准挂牌36处,还有60多处作为立项项目,正在积极建设之中。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这一举措,使文物保护部门与城市建设和旅游部门共同承担起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责任,意义深远。考古遗址博物馆使民众得以近距离观察考古遗迹和出土遗物,感受中华先民的日常生活,体会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增强文化自信。

  

   5.考古出版成果丰富

  

   国家文物局设立专项经费资助考古发掘报告的出版。国家社科基金设立重大课题基金,支持考古课题的研究和重要考古发掘报告的整理。这些举措有力解决了长期以来存在的发掘资料积压、不能及时整理出版的问题。近20年来出版的考古发掘报告达百种之多,学术论著数量更多。与此同时,《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卷》第三版和《大辞海·考古学卷》第三版的编纂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国考古学大辞典》的问世,满足了学术界和社会的需要。目前,正式出版的考古学和文物研究的期刊已达十多种,此外还有数十种非核心期刊或非正式出版学术刊物。

  

   6.考古走入“寻常百姓家”

  

   除中国考古学会和《中国文物报》共同举办的“年度十大考古发现评选”外,2001年设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论坛,评选“年度六大考古发现”,使社会公众得以及时了解重要考古成果。考古和文博界、媒体形成合力,加大对考古成果的宣传。如央视在已经创立的《探索发现》基础上,开办《考古进行时》《考古公开课》《国家宝藏》等节目,各地各级博物馆举办内容丰富的文物展,各地考古研究机构也主动进行考古成果的普及。中国考古学会还成立了公共考古指导委员会,统筹指导全国的公共考古活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各地电视台也适时对考古发掘现场进行直播,其中,今年对三星堆遗址祭祀坑发掘的直播,微博总点击量达71亿。中国考古正在走进大中小学课堂,广大民众对考古学越来越关注。中国考古学正发挥着增强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自信的作用。

  

   7.中国考古学的国际化步伐日益加快

  

   完成了从以“请进来”为主,到新世纪前十年的“请进来”与“走出去”并重,再到2013年以来的以“走出去”为主的转变。2000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派出10位中青年考古工作者参加德国考古研究院欧亚考古研究所在罗马尼亚的发掘。2005年开始,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与蒙古国合作在蒙古国实施考古发掘。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陕西省考古研究所与越南同行合作,在越南北部实施联合发掘。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后,中国考古学者加快了走出去的步伐。越来越多的中国考古队走出国门,到俄罗斯、蒙古、乌兹别克斯坦、伊朗、沙特阿拉伯、印度、巴基斯坦、柬埔寨等国家进行合作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2016年,在乌兹别克斯坦进行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的中国考古队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2015年和2018年分别开始实施对中美洲洪都拉斯的科潘遗址和埃及新王国时期首都孟图神庙的发掘。河南考古研究院和山东大学相继在非洲南部开展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2016到2019年的四年期间,共有32支中国考古队赴22个国家实施了36个中外合作考古调查和发掘项目,工作范围涵盖亚洲、非洲、欧洲、美洲。这些境外的合作发掘和文化遗产保护,表明我国考古学界积极参与人类起源和世界其他古老文明研究的意愿和能力,呈现中外互动交流的良好态势。

  

   此外,从2013年开始,每两年举办的“世界考古论坛(上海)”获得国际声誉。论坛不仅有力促进了国际考古学界的交流,还提高了中国考古学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成为中国考古学与世界考古学密切联系的纽带和学术交流的平台。中国考古学界越来越具有国际视野,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增强。可以说,中国正在由考古资源大国向考古研究强国进发。

  

   2020年9月28日,中央政治局就我国考古最新发现及其意义为题进行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对中国考古学的重大意义进行了深刻阐述。今年10月17日,在河南省三门峡市召开的中国现代考古学诞生10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给大会发来贺信,对百年来中国考古学取得的成就给予高度评价,考古界深受鼓舞、倍感振奋。可以感到,中国考古学正在进入发展的黄金时期。

  

   一百年来,几代中国考古学者薪火相传,继往开来,为中国考古学的发展鞠躬尽瘁,砥砺前行。中国考古学奠基人李济、梁思永、裴文中、夏鼐、苏秉琦,以及王仲殊、安志敏、贾兰坡、佟柱臣、宿白、邹衡、俞伟超、徐苹芳、张忠培、张长寿、安金槐、乌恩等一批为中国的考古事业贡献毕生精力的老一辈考古学家离开了我们,我们深深缅怀他们。严文明、仇士华、杨泓、徐光冀、郑振香、殷玮璋、李伯谦、郭大顺、刘庆柱等一批老专家仍活跃在中国考古学的舞台。与此同时,在50后、60后学者的带领下,70后和80后已经成为考古战线的中坚力量,90后、00后快速成长,昭示着中国考古学薪火相传、后继有人,正在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

  

   (作者:王巍,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考古学百年史〔1921—2021〕”首席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河南大学特聘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251.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2021年11月17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