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晓枫 陈瑞旭 裴文霞:中国共产党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的百年演进

更新时间:2021-12-06 11:23:35
作者: 陈晓枫   陈瑞旭   裴文霞  

   摘 要: 中国共产党在革命、建设、改革等不同历史时期,分别提出了一系列具有时代特色的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主要包括:农民土地所有制理论、集体土地所有制理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以及农地“三权分置”理论。通过对中国共产党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百年演进史的梳理,可以发现调整生产关系从而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始终是贯穿其中的一条逻辑主线,党的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始终围绕着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这一大局。新发展阶段推进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的创新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問题导向和实践原则。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农地产权制度改革;乡村振兴

  

  

  

   一、中国共产党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的百年回眸

  

   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随着社会主要矛盾和历史任务的变化,党的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理论也经历了不同的发展变化。

  

   (一)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农民土地所有制理论的提出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在领导农民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的斗争中,逐步形成和发展了农民土地所有制理论。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提出了“耕地农有”[1]39的主张,认为要使中国农民摆脱极端贫困的生活,其根本办法是要废除地主土地所有制,实行“耕者有其田”,免除农民每年向地主缴纳的地租。土地革命期间,中国共产党对农村阶级关系、土地占有状况进行深入调查,首次提出了一条正确的土地革命路线,明确指出农民是为了取得土地所有权、而不是使用权参加革命的。因此,必须将农民殷切盼望的土地所有权赋予他们。[1]493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对象、任务及前途有了明确的认识,指出新民主主义革命本质上是资产阶级革命,而不是无产阶级革命,其革命的对象“是封建压迫和民族压迫”;新民主主义革命应该“保护私有财产”,而不是“废除私有财产”。[2]因此,新民主主义国家“应该没收地主土地,将其分配给无地少地农民……将土地变为农民的私产。”[3]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进一步提出:“在消灭封建性和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的原则下,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并且将“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 [4] 上升为新民主主义三大经济纲领之首。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党的农民土地所有制理论的科学内涵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无偿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即地主阶级的全部土地以及富农的部分土地,按人口分配给农民。二是“土地一经分定,土地使用权、所有权通通归农民。”[1]502三是土地分给农民之后,“租借买卖,由他自主;田中出产,除交土地税于政府外,归农民所有。”[5]

  

   (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集体土地所有制理论的形成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土地改革,建立农民所有的农地产权制度。1952年底,随着土地改革的完成,国民经济也基本恢复,我国进入了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时期。如何引导农民向社会主义过渡需要进行新的理论探索,中国共产党在马克思主义土地产权理论的指导下,从中国的实际出发,逐步形成了富有中国特色的集体土地所有制理论。

  

   第一,确立了社会主义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的基本方向:建立集体土地所有制。农民土地所有制确立后,农村陷入了小生产的汪洋大海,由于小生产的局限性,造成农业扩大再生产困难、农民出现了贫富分化等问题,不仅不利于实现共同富裕,而且影响工农联盟的巩固。党中央明确指出:“土地改革后,农民发生了分化。如果我们没有新东西给农民,不能帮助农民提高生产力,增加收入,共同富裕起来……那末工农联盟就很不巩固了。”[6]308为了引导广大农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大力发展农村生产力,实现共同富裕,中国共产党提出“农民的基本出路是社会主义”,[7]295“个体所有制必须过渡到集体所有制,过渡到社会主义。”[7]301从而确立了农地产权制度改革的发展方向。

  

   第二,明确了向集体土地所有制转变的途径:农业生产合作社。一方面,农业生产合作社有利于清除农村中的私有制经济,铲除封建剥削的根源,带领农民走共同富裕道路;[7]437另一方面,农业生产合作社与社会主义工业化是相辅相成、辩证统一的,只有加强农业生产合作社,才能筑牢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根基。[7]432

  

   第三,逐步形成“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农地产权制度。在引导农民向社会主义过渡与建设社会主义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对农业生产合作社发展规模的认识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出于加快社会主义发展的考虑,产生了“一大二公”、办“大社、公社”等急于求成的思想。认为农业生产合作社规模如果过小,则不利于农业机械化的迅速实现,不利于农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仍然束缚生产力的发展;[8]建立大型的综合性的人民公社是领导农民加快社会主义建设,提前建成社会主义并进入共产主义的有效方略。由此,中国农村迅速展开人民公社化运动,提高农地公有化和集体经营规模化程度。然而,事实证明,这种组织形式并不利于农业生产发展,没有达到调动农民建设社会主义积极性的预定目标。中国共产党在认识到“一大二公”的“左倾”错误之后,遵从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根据广大农村的生产力发展水平,适时提出农业生产合作社规模应该由农民自主决定,以团结农民、发展生产、改善经营、便利农民监督。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土地所有权从人民公社下放到了生产队,形成了“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农地产权制度。

  

   (三)改革开放时期: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的创新

  

   在集体土地所有制理论的指导下,广大农村实现了农地产权制度由私有制向公有制的蜕变,党和国家成功领导农民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促进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发展。但在集体土地所有制理论指导下建立起来的高度集中统一的生产经营制度,脱离了生产力发展的实际,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效率难以提高,导致农民吃饭问题迟迟未能解决。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共产党在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原则的指导下,在农地产权制度和农村生产经营制度上实现了新的理论创新。

  

   第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成为集体土地所有制的有效实现形式。改革开放初期,针对党内有些同志对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疑惑,邓小平指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社会主义制度下责任制的一种形式”,[9]其实行按劳分配,符合集体所有制的基本原则,可以有效激励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快速发展社会主义集体经济。江泽民进一步指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本身就是农村集体经济最有效的实现形式”,[10]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与发展农村集体经济是辩证统一的,如果不能稳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村集體经济就不能实现发展,甚至动摇农村集体经济的根本。

  

   第二,在依法、自愿、有偿的基础上实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随着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施,有些地方出现了农民自发流转土地的经济活动,也引起各种关注和争议。江泽民多次强调:“有条件的地方可以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11]进入21世纪以后,土地流转规模愈发扩大,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不少乱象,为使土地流转规范化,胡锦涛进一步提出:“要切实保障农民对土地承包经营的各项权利,健全在依法、自愿、有偿的基础上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机制。”[12]

  

   第三,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发展方向是向高水平集体经济过渡。邓小平指出,虽然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集体经济的一种形式,但这是适应落后生产力的一种低水平形式。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必须向适应发达生产力的高水平集体经济过渡。邓小平指出,所谓发达生产力是指:“机械化水平提高、管理水平提高、多种经营形式、农村商品经济发展以及集体收入提高”。[13]315-316邓小平还指出了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实现高水平的集体化必须要依靠政策和科学,尤其要依靠科学技术的发展。[14]

  

   (四)全面深化改革时期:“三权分置”理论的新发展

  

   21世纪以前,中国农业生产方式以追求提高土地生产率为主;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农业生产方式不再以提高土地生产率为主,而转向以提高劳动生产率为主,即中国农业正在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变。[15]如何适应和引导这一转变、发展现代农业,以习近平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又一次作出了划时代的理论创新,提出“要好好研究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者之间的关系……把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实现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16]670“抓紧研究探索集体所有权、农户承包权、土地经营权在土地流转中的相互权利关系和具体实现形式。”[17] 农地“三权分置”改革的新意在于:

  

   第一,坚持农地集体所有权是“三权分置”改革的前提。2013年习近平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分析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与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辩证关系,强调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在农村制度中的统领性地位。他指出:“坚持农村土地农民集体所有,这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魂。农村土地属于农民集体所有,这是农村最大的制度。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是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农村土地集体所有权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基础和本位。坚持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就要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16]668总而言之,推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不能把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改垮了”。[16]671

  

   第二,稳定农地家庭承包权是“三权分置”改革的基础。习近平经过深入调查研究之后指出:“要看到的是,经营自家承包耕地的普通农户毕竟仍占大多数,这个情况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还难以根本改变。还要看到,有不少地方的农户,因自然条件限制,生产活动即便只能解决自身温饱问题,那也是对国家做出的贡献”。[16]672因此,“农村集体土地应该由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农民家庭承包,其他任何主体都不能取代农民家庭的土地承包地位……现有农村土地承包关系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这是维护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关键。”[16]668-669

  

第三,放活农地经营权是“三权分置”改革的关键。习近平指出:“土地流转和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由之路,也是农村改革的基本方向。”[18]而推动农村土地流转和发展多种形式的规模经营的关键就在于实现承包权与经营权分置并行从而放活农地经营权。习近平指出,放活农地经营权、推动农地经营权流转还须注意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把握好农地流转的原则,坚持因地制宜、循序渐进,依法、自愿、有偿,不得损害农民、集体经济组织及相关利害关系人的利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30152.html
文章来源:河北经贸大学学报 2021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