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之伟:“权”字向中文法学基础性范畴的跨越

更新时间:2021-11-29 21:42:12
作者: 童之伟 (进入专栏)  

  

   本文原载于《法学》2021年第11期,作者授权发布

  

   [内容摘要]起源于先秦的“权”字在17-18世纪之交和19世纪初同西文法学相关名词接触,形成含义对应和互译关系,是它走向近现代中文法学的主要标志。权力和权利的初始内容在19世纪中叶前进入权字的指称范围,但它们从权字中誕出成为法学概念却是1860年之后的事情,得益于中日两国学者不约而同的努力。“权”在20-21世纪之交已成为可同时表述权力、权利、剩余权及它们体现的全部利益和相应财产内容的基础性法学概念。“权”字的发展衍射史是近现代中文法学萌芽、成长和基本形成的历史的缩影。循此历史进程辨识、甄别、查明权利、权力等现有法学基础性概念和其他基本概念的“真身”“出生”的时间、地点和“身世”,是中国法学走向成熟的必由之路。外延和实质已明确并得到充分论述的权概念有深厚的中华法文化底蕴和丰富的表意功能,是现代中文法学相对于西文法学拥有的独特资源优势,应善用之。

  

   [关键词]权  权利  权力 剩余权 法权

  

   现代中文法学,包括宪法学,与中国传统律学最大的不同,是前者看重从基本的法现象中提炼抽象概念并用以系统解释法现象,而后者往往只关注、研究法现象本身。现代中文法学为数很有限的基础性概念中最重要的几个,如权利、权力、法权,都是以古汉字“权”为根基和文化依托,在与西文法学、日文法学名词接触、互动和对译过程中形成的。“权”字指称的社会现象的范围,在进入19世纪后经历了几次具根本性的变化,到20-21世纪之交已经稳定下来并获较深入研究,终于形成了外延、实质(或内容、本质,后同)比较清晰的权的概念,并获得了 “quan” 的英文译名。[1]“权”这个汉字是如何跨越数以千年计的历史,发展衍射[2]出相关的现代中文法学基础性概念且自身也嬗变为其中之一的呢?笔者选择考察这个问题,不是因为爱好法文化探险猎奇,而是因为只有还原这个历史过程,当代中国法学、宪法学才有可能基于本身的传统和适应当代中国法治建设的需要,准确理解权、权利、权力、法权、剩余权等基础性范畴和作为它们反映对象的那些基本的法现象。

  

   一、“权”字起源及其同西文法学对应名词的交汇

  

   权(權、権)最初同“舆”组成“权舆”一词出现在《诗经》中:“于嗟乎,不承权舆!”(《诗·秦风·权舆》)表草木萌芽状态,引申为起始。[3]权单独做名词时,本义是豆科植物黄花木,故中国最早的词典《尔雅》对权的定义是:“权,黄英”( 《尔雅·释木》)。

  

   在先秦两汉,除黄花木外,权字还获得了数种其他意思,其中有些实际上为19世纪上中叶萌生的现代法学要素里权这个名词增生新含义奠定了一些人文基础。那数百年间权字形成了以下8种含义:(1)权衡、衡量,如“且人固难全,权而用其长者” (《吕氏春秋·举难》); “权,然后知轻重” (《孟子·梁惠王上》);(2)秤锤(秤砣)、秤,如“权者,铢两斤钧石也” (《汉书·律历志》); “锤,谓之权” (《广雅·释器》);(3)权变,如“嫂溺授之以手者,权也” (《孟子·离娄上》);(4)不拘常规,如“权者何?权者反于经,然后有善者也” (《公羊传·桓公·十一年》);(5)威势,如“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权,招八州而朝同列,百有馀年矣” (《贾谊·过秦论》);(6)权位,如“权制独断于君则威”;“惟明主爱权重信,而不以私害法” (《商君书·修权》);(7)权势,如“不肖而能服于贤者,则权重位尊也” (《韩非子·难势》);(8)姓氏,即后来的“百家姓”之一。

  

   权字的上述第六、第七两重意思中包含较多合法公共强制的成分,它们为权字在19世纪初与西文,特别是英文名词power,authority形成含义对应关系和互译奠定了本土语言基础。权字在先秦两汉都不是社会生活中的常用字。东汉后期的字典《说文解字》给权字的定义是“黃華木。从木雚聲。一曰反常”,还加注“孟子曰:执中无权,犹执一也”等语(《说文解字·卷六·木部》)。这部字典只列举了权字的两层基本意思,其他意思未列举,显然其他用法比较罕见。

  

   从《康熙字典》对权字的词义认定和例说看,东汉之后1500余年间,此字几乎没有增加新词义。该辞典解说权字的含义,除说明“摄官曰权”外,所有例句都取自两汉典籍,且即使是“摄官”中暂时代理某官职的含义,也是先秦典籍中已有的,如“敢告不敏,摄官承乏” (《左传·成公二年》)。但是,《康熙字典》同《尔雅》和《说文解字》相对比,还是有些值得注意的不同之处:《康熙字典》列举的含义多达11种,其中秤锤居首;不再“以草释木”,改“黄英”为“黄华”,并置于最末;加进了“权柄”的词义。“权柄”是唯一同现代法学中权力概念有直接关系的含义,在该字典权字含义中排序第五,所用例句是出自《庄子·天运篇》的“亲权者不能与人柄”。[4]不容忽视的是,正是该词典对“权柄”的这一安排,使得后来英国传教士、汉学家马礼逊和他的《华英字典》系列可以将英文power(还有authority)在很大程度上与之对应起来,从而为权字向现代中文法学基本概念的演进提供了契机和动力。

  

   权字同西文尤其是拉丁文、法文相关词语的含义在词典水平上的对接和获得dominium(统治)、auctoritas或auctoritat(权威)含义,是它走向广阔中文法学空间的第一块里程牌。历史上权字与西文首次形成交流和对译的情形,出现在来华传教的意大利方济会士叶尊孝编写的《汉字西译》(Dictionnaire chinois-latin,亦称《汉拉字典》)中。[5]《汉字西译》大体编写于1692-1701年间,收入了包括权字在内的9千余汉字。而《汉字西译》所依据的汉字字典,只能是明朝梅膺祚编纂的《字汇》和张自烈编纂的《正字通》,尤其是后者。《字汇》共14卷,收入3.3万余字,其列举的权字的第一个含义是“秤钟”(即秤锤),然后是“经权”,再然后是“权柄”,其解说为:“权是称权柄,是斧柄,居人上者所执,不可下移也。” [6]显然,在“权柄”这个汉字组合中,“权”已被解说为刀斧,很形象也很暴力。《正字通》共12卷,收入3.35万余字,其中解释权字给出的词义依次是黄英、黄华木、反常、秤钟、权衡、反经合道、权柄、权舆、权谋、权火(烽火)和姓氏。其中对使用秤锤做权衡,该字典写道:“汉儒以反经合道为权,得一端者也。圣人行权酌轻重而行之,合其宜而已。王通言春秋王道之权,故权在一身,则有一身之权,在一乡,则有一乡之权,以至于天下,则有天下之权。用虽不同,其权一也。”这看起来像是针对现代法学意义上的权力说的,但其实最多是隐喻。对“权柄”,该字典的解说与《字汇》相同。[7]从《汉字西译》内容的继受版本《汉法拉大辞典》对权的解说看,[8]前者对古汉字权的解说是比较简明到位的,其中与西文法学名词直接挂钩的正是权字中“权柄”那层含义。该大辞典对权这个汉字给出的多种拉丁文解释中,靠前的含义分别是平衡点、平衡体的重量(poids d'une balance,librae seu bilancis pondus),权且、暂时(ad tempus habitare alicubi),靠后的含义有统治、权威(dominium,auctoritas)和授权(auctoritate,是拉丁文也是法文)。[9]拉丁词中,统治、权威所对应的dominium,auctoritas 与potestas,potentia是近义词,后来auctoritas等转变为英文authority,而potestas、potentia先转变为法文pouvoir(权力),然后又转变为英文power(权力)。所以,权字与相应含义拉丁文形成交流和对译关系,是其后来在权力的意义上同法文、英文的相应名词交流、对译的语言学基础。

  

   权字历史上第二次与西语的正式对接发生在1815年马礼逊刊印的《华英字典》系列之首卷中,具体是同英文法学名词authority(间接同power)的含义对接,并在多种对应含义中突出此种含义,乃是它走向广阔法学空间的第二块里程牌。马礼逊的《华英字典》系列影响到自19世纪初年起几乎整整一个世纪里在中国乃至东亚涉及汉语学习的欧美人和涉及英语学习的中国人、日本人,包括后来的传教士兼汉学家麦都思、丁韪良和罗存德等人。其中,1815年马礼逊刊印的“字典”是《华英字典》三卷本系列中的第一本,也是世界上第一部汉英字典。在这本字典中,权字尚未列入条目,但从其他关联条目可见其中权字被确定为英文authority,power的对应汉语名词的情形,且该字典将势、权势、威、官看做权的同义词,因而也在不同场合用authority、power来解说这些对应的汉语名词。如:“权出于一者强,权出于二者弱/Authority issuing from one, is powerful; authority issuing from two, is weak)”;“权行州里力折公侯/Authority felt through all the country, and efforts which make the nobles stoop”;“势/strength, authority, power”;“有钱有势/possessing wealth and power, or influence”;“权势/authority, power”;“吾官益大,吾心益小/The greater my authority in the state, I study to be less ambitions”,等等。[10]此外,该字典还以power作为对“力”的解释之一,以及用power译“威”,如“不为威屈不为利诱也/were neither intimidated by power, nor seduced by gain”。[11]综上可见,这本《华英词典》在权字的全部含义中,较明显突出了它对应于power和authority的含义。

  

   马礼逊正式将权字列入词目并系统列举其对应的英文词的时间和场合,是其1819年出版的《五車韻府》,这是《华英字典》系列的第二本。马礼逊在这本字典的序言中说,此书是基于已故中国学者“陈先生”遗留给其门生“含一胡”[12]的中文手稿编译而成的,该手稿形成过程甚至得到过朝廷的关注。[13] 《五車韻府》对汉字“权”给出的全部对应英文词依次首先是“power,authority”(权力,权限或权柄),然后是“temporary or peculiar circumstances, which like authority compels one to deviate from a regular course”(权变)和“hence”(权且),所举的汉语例词有从权、权臣、权诈、权衡、有权、权谋等,都给出了对应的英文词语。[14]直到1865年此书再版,它对权字的英文解释都未更改过一个字母。[15]

  

1822年,马礼逊出版了历史上第一部英汉字典,作为《华英字典》系列的第三本。该字典对authority、power等英语词汇所做的汉语解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96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