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练军:人工智能法律主体论的法理反思

更新时间:2021-11-04 13:16:28
作者: 刘练军  

   摘 要:法律主体乃是人从自然人变为社会人的必然产物,是人与人之间及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需要且必须由法律来调整的结果。法律主体是一种人格人,其特征有三:(1)具有意志;(2)属于目的性存在;(3)能够自律。人格人既是法律的创造者,又是法律的适用者。因而,法律主体可以定义为承载法的人格人。法人同样具有自己的独立意志,乃是一种目的性和自律性的存在物,属于法律主体。人工智能与法人不可相提并论。人工智能不具备心理认知意义上的意志,它自身并非是一种目的性存在物,且不具有自律性,人工智能无法承载法。从后果主义上看,人工智能法律主体化势必会给人类带来不堪承受之重。

  

   关键词:人工智能;法律主体;人格人;目的性;法人

  

  

   人工智能研究在当下我国法学界可谓炙手可热。其中,人工智能的法律主体地位问题争议尤为激烈,备受关注。①诚如其名,人工智能只是一种人造的智能化工具,而非人造的智能人。如果人工智能在各个方面都与我们人类不分伯仲,它具备法律主体资格定当不存疑问。然而,即便科学家所预测的人工智能“奇点(Singularity)”真的存在所谓人工智能“奇点”,指的是能力远远超过任何人的所有智能活动之机器人的出现,届时人类智能中的非生物学部分将无限超越人类智能本身。参见[美]雷·库兹韦尔:《奇点临近》,李庆诚等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1年版,第2-18页。,它的降临也是“将来时”而非“现在时”。正因为在各个方面都具备人之智能的人工智能尚在遥远的研发路上,所以,有学者将当下的人工智能研究热潮看作是“违反人类智力常识的反智化现象”,认为“人工智能并未对法律基础理论、法学基本教义提出挑战,受到挑战的只是如何将传统知识适用于新的场景。法学研究应该避免盲目跟风,走出对人工智能体的崇拜,回归学术研究的理性轨道”。陋见以为,此等批判值得法学界深思与反省。参见刘艳红:《人工智能法学研究的反智化批判》,载《东方法学》2019年第5期,第119页。换言之,在当下人工智能还只是一种具备某些智能能力的特定“物”,而绝不可将之视为通常意义上的“人”。于是,需要亦值得进一步追问的是,为何“人”天生地具备法律主体资格,而像人工智能这种在某些智能方面还远超人类的“物”,反而被拒之于法律主体的门外?法律主体是且只能是人,堪称法学界不言自明的公理。如国内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就认为:“法律主体是指活跃在法律之中,享有权利、负有义务和承担责任的人。此处所说的‘人主要是指自然人。在特定情况下,可以将法人等‘人合组织类推为法律主体。”胡玉鸿:《法律主体概念及其特征》,载《法学研究》2008年第3期,第14页。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考验着这一公理的“可证伪性”,至少有人向它提出了挑战。有鉴于此,本文尝试从法理学视角对法律主体资格的构成要件作番探讨,在此基础上重点论证人工智能是否具备法律主体资格,最终的结论是:不宜赋予人工智能法律主体地位。

  

   一、法律主体之本质:承载法的人格人

  

   学界一般都是从法律规范层面说明法律主体是人。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进一步从理论层面回答为何是且仅能是人,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而知其所以然的最好方式,当然是从分析法律主体这个概念入手。本文以为,法律主体是个旨在规范意志的法学概念,人之外的其他所有生物和人造物(包括人工智能)都不具有意志,这是不宜赋予它们法律主体地位的根本原因。

  

   (一)法律主体就是法律上的人

  

   对于“法律主体”这个概念来说,重要的不是“法律”二字,而是“主体”一词。而主体原本是个哲学概念而非法学概念。在哲学上,主体指的就是人,主体与人之间是可以划等号的,如《现代汉语词典》“主体”词条的解释就是:“哲学上指有认识和实践能力的人”。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商务印书馆2016年版,第1712页。关于主体,哲学家高清海有过更清晰的阐述,他说:“究竟什么是‘主体?在哲学术语中说得很复杂。其实道理很简单,核心一点,就是能否成为你自己生命活动的主人。你做到了这一点,就能通过生命活动去支配外界对象,你就是主体;你如果连本能都不能超越,只是生命本能活动的奴隶,那么,你就不会有主体性。这就是‘主体的原始含义,它同人之为人的本性是联在一起的。”高清海:《重新认识“人”》,载《中国大学人文启思录》(第3卷),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97页。此等分析说明,要成为主体得具备三个条件:(1)能主宰生命活动;(2)能支配外部世界;(3)能超越本能。可以满足这三个条件的,也就只有人了,人之外的其他所有生物都难以同时做到这三点。而这三点又可概括归纳为一点,即意志。本身具备意志的存在物才可以称得上是主体。

  

   人之主体地位的获得,端赖人在进化发展过程中养成了自由意志,而人之外的其他所有生物均与自由意志失之交臂,从而在一切社会关系中都只能是作为一种客体与对象的存在。“人之所以高贵,就在于他唯一可以凭自己的自由意志决定自己是什么和不是什么。世上萬物中,只有人是不由外在现成的规定所决定的,而是自己把自己造成的存在。”邓晓芒:《灵之舞:中西人格的表演性》,作家出版社2016年版,第147页。人因意志而高贵,亦因意志而承担责任和后果。所以,人理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人之外的无意志的动物则无需为自己的行为“买单”。黑格尔指出:“动物也有冲动、情欲、倾向,但动物没有意志;如果没有外在的东西阻止它,它只有听命于冲动。唯有人作为全无规定的东西,才是凌驾于冲动之上的,并且还能把它规定和设定为他自己的东西。”[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范杨、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23页。黑格尔这段话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就是说动物没有意志,它只能服从自己的本能性冲动,但人则高级得多,他有意志,可以且应当控制(即“规定和设定”)自己的原始本能冲动。正因为他获得了动物身上不具备的意志,所以,人不能以冲动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为借口,而为自己的冲动辩护,否则,人和动物一样沦为冲动的奴隶,而人之意志的使命就是让人成为冲动的主人。

  

   总之,诚如李锡鹤所言,所谓主体支配客体,其实是主体的意志在支配客体。意志是主体的核心和灵魂。主体是意志的存在形式,主体的根据就是其意志而已。参见李锡鹤:《民法哲学论稿》(第2版),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32页。人具有意志,此乃人成为主体的核心原因。人之外的其他所有存在物,在与人的关系中处于客体地位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它们缺乏意志。一切不具有意志的存在物都作不了主体,且不应当赋予它们主体地位,它们只能是客体,作为主体而存在的只有人。

  

   法律意义上的主体即法律主体,乃是以哲学上的主体认知为基础的。哲学上的主体是人,法律主体则为法律上的人。所有的自然人都是哲学上的主体,同样地,他们也都是法律主体。任何自然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只能在社会中生存,因而始终是一个社会人。而法律乃是最权威的社会关系调解器,故而,所有的自然人在成为社会人的同时,还不得不成为法律人,即作为法律主体而存在。正所谓:“所有的人都是由法律认识和法律关系的总和建构起来的法律主体。婴儿的第一次生命是母亲给的,第二次生命是由法律给的。从一生下来,人在概念上或多或少是个法律主体。这个新生儿简直就是块空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块空地会被赋予权利、义务、特权和职责,直到过完一生為止。”[英]科斯塔斯·杜兹纳:《人权的终结》,郭春发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249页。毫无疑问,不管是“权利和义务的主体”还是“权利主体”,它们都不过是法律主体的另一种修辞而已。法律主体更多地被表述为权利主体,无论在口头表达中还是学术写作中都是如此。但严格来说,权利主体只不过是法律主体的一个子概念。法律主体大致可分为权利主体、义务主体和责任主体三个类型。具体可参见胡玉鸿:《法律主体的基本形态》,载《法治研究》2012年第10期,第10-16页。

  

   不能不注意到的是,不管是法律主体还是法律上的人,它们都是立法及法学上的技术概念。发明这种技术概念的目的在于,把“个人的尊严”和“法律面前的平等”这些理念有效地运用于法的世界,以维持其人格的自由发展,这样才会使“人”这一概念发挥健全的功能。参见[日]河上正二:《民法总则讲义·序论》,王冷然、郭延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版,第57页。所有的法律都是为了人而制定的,法律的问世使得所有生物学意义上的自然人,都变为一种受法律规范制约和保护的“规范人”。法律上的人即规范人的存在形式,就表现为人享有权利并承担义务,“离开义务和权利,就无所谓人了。”[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107页。正是借助于权利和义务这种法律拟制,自然人变为社会关系中的法律人,成为法律主体,而不仅仅是生物学和哲学上的主体。概言之,法律主体的诞生乃是人由自然人变为社会人的必然产物,是人与人之间及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需要且必须由法律来调整的结果,同时也是社会共同体对自然人予以引导和保护的重要方式。

  

   (二)法律上的人就是一种人格人

  

   作为法律主体的法律上的人究竟有何特征呢?本文以为,法律上的人就是一种人格人。也就是说,法律主体不仅仅是自然人,更是具有人格的自然人,即人格人。

  

   对于人格,康德和海德格尔都有过解释。康德指出:“人能够在其表象中具有自我,这把他无限地提升到其他一切生活在地球上的存在者之上。由此,他是一个人格,并且凭借在其可能遇到的所有变化时的意识统一性而是同一个人格,也就是说,是一个由于等级和尊严而与人们能够随意处置和支配的、诸如无理性的动物这样的事物截然不同的存在者。”[德]康德:《实用人类学》(注释本),李秋零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7页。海德格尔则强调说:“人格不是任何物质实体性质的存在。而且,人格的存在也不会消解为具有某种规律性的理性行为的主体。人格不是物,不是实体,不是对象。……人格的本质就在于它只生存于意向性行为的施行过程之中,所以人格在本质上不是对象。”[德]马丁·海德格尔:《存在与时间》(修订译本),陈嘉映、王庆节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6年版,第56页。康德的意思是说,人格表现为人由于具有自我和意识统一性而享有尊严;海德格尔则认为,人格本身具有主体性,任何时候都不能被作为客体对待。基于此等认知,我们可以说,人格人乃是一种伦理人格主义意义上的人,其主要特征表现为如下两个方面。

  

   1.人格人是一种目的性存在

  

人自身就是目的,此乃康德提出的著名命题。康德指出:“人,一般说来,每个有理性的东西,都自在地作为目的而实存着,他不单纯是这个或那个意志所随意使用的工具。在他的一切行动中,不论对于自己还是对其他有理性的东西,任何时候都必须被当作目的。”[德]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苗力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47页。作为目的而存在的人就是人格人,他区别于作为手段而存在的人如奴隶。奴隶之所以不是法律上的人,主要是因为他缺乏自己的独立意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448.html
文章来源:现代法学 2021年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