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冲及:从辛亥革命到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更新时间:2021-10-16 20:21:32
作者: 金冲及 (进入专栏)  
首先是工人和农民同他们相脱离了。这样,革命党人便缺乏深厚的群众基础,在帝国主义和军阀势力面前显得软弱无力,当反动势力站稳了脚跟,反扑过来,他们没有力量抵抗,从而走向妥协或失败。

   三是缺乏核心领导力量。当时革命党人成员复杂、组织松散,没有形成一个由有着共同理想和严格纪律约束而组成的坚强核心力量,来带领人们前进,遇事难以始终同心协力,甚至互相争斗,更谈不上有正确有力的战略指导和统一行动,甚至不断发生自身内部的纠纷和争夺。当时就有“革命军兴,革命党消”的说法。在具有较丰富反动政治经验的旧社会势力有计划地集中力量进攻下,便四分五裂,很快归于失败。

   结果,令人惊心动魄的革命高潮只是一时的,革命中产生的政权又落到反动势力手里,人民依然生活在他们的统治下,革命并没有成功。

   失败令人悲痛,但失败的教训也可以鼓舞人前进。林伯渠在纪念辛亥革命30周年时还写道:“辛亥革命前觉得只要把帝制推翻便可以天下太平,革命以后经过多少挫折,自己所追求的民主还是那样的遥远,于是慢慢的从痛苦经验中,发现了此路不通,终于走上了共产主义的道路。这不仅是一个人的经验,在革命队伍里是不缺少这样的人的。”董必武也说:“辛亥革命虽然没有取得真正的胜利,但它提供了十分宝贵的经验,使得中国人民有可能进一步找到彻底解放的正确道路。”

   林伯渠、董必武两位都曾是孙中山领导的中国同盟会会员、亲身经历这一段历史的共产党人,他们的这些肺腑之言是值得后人深思的。

   迎来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人类历史从总体来说是不断向前发展进步的,而且会不断赋予它以新的内容。这种变化并不是直线式的,在中间会有迟缓以至曲折,但这种总趋势是改变不了的,当条件具备时甚至会令人吃惊地加速表现出来。

   从辛亥革命到中国共产党诞生相隔不满十年,为什么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变化?同样需要剖析这段时间里国际国内的情形,否则也不能明白它的缘由。

   先说国际范围的变化。在这不到十年的时间内,世界舞台上发生了两件震动全球的大事:一件是爆发了以往从来没有过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原来被视为西方文明中心的西欧,无论英国、法国、德国,留下的都是遍地疮痍。直接死于战争的军人达900万人,平民因各种原因死亡的更是不计其数。战争期间,大量的房屋、铁路、桥梁、工厂被摧毁,西方许多人津津乐道的“天赋人权”在哪里?原来被描绘得像人间天堂的西方社会顿时失去了很多人心目中原有的光彩,不再把它看作向往的美好榜样。另一件更重要的是战争后期在俄罗斯爆发了列宁领导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以往遭人轻视的工农兵成为国家的主人,社会主义从理论变为活生生的事实,它在中国的先进分子面前展现了一种全新的现实的榜样。

   整个国际形势发生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当然极为重要,但它仍是外因。国际范围内的变化,是放在世界各国或各处面前共同的事物,但它在各国或各处引起的反应却很不相同甚至截然相反,这是因为它们的内部状况各有不同。中国发生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根本上考察,还是中国社会内部情况自身发展变化的结果。

   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智慧、富于革命传统的民族,曾经创造出灿烂的古代文明,对人类社会作出过重大贡献,但在近代却大大落后了。先进的中国人从来不甘心这种悲惨的处境,前仆后继地探求民族复兴的道路。辛亥革命作为一次全国规模的政治运动虽然失败了,但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它给人们在政治上和思想上带来的巨大影响没有消除。事实上,辛亥革命之后,在这场革命中接受洗礼的中国人民和中国先进分子继续探寻着救国救民道路。但新的路子在哪里?人们一时并没有立刻找到答案,陷于巨大的失落和苦闷中。

   中国的现状得不到改善,国家的处境反而一天天坏下去。日本强迫中国接受“二十一条”,巴黎和会把德国在山东强占的权利强行转交给日本,国内许多旧社会势力沉渣泛起。中国上空又满布着黑暗的阴云。这一切,迫使许多爱国者不能不严肃地重新思考国家社会的许多根本问题,寻求新的未来。

   五四前夜的初期新文化运动,是从对辛亥革命缺陷的反思开始的,它在中国思想界起到了巨大的启蒙作用。它最初追求的目标是“个性解放”,这还没有跳出西方思想界的旧窠,以后就逐步发展到对社会改造的探索。的确,如果旧有的社会制度没有根本改变,对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广大劳动人民就没有什么“个性解放”可言。这在中国思想界是一个根本性的飞跃。

   五四爱国运动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是一个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爱国群众运动。吴玉章在《回忆“五四”前后我的思想转变》中对这次运动写道,“这是真正激动人心的一页,这是真正伟大的历史转折点。从前我们搞革命虽然也看到过一些群众运动的场面,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席卷全国的雄壮浩大的声势。在群众运动的冲激震荡下,整个中国从沉睡中复苏了”,“在人民群众中所蕴藏的力量一旦得到解放,那才真正是惊天动地、无坚不摧的。”“当时我的感觉是:革命有希望,中国不会亡,要改变过去革命的办法。虽然,这时候我对中国革命还不可能立即得出一个系统的完整的新见解,但是通过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教育,必须依靠下层人民,必须走俄国人的道路,这种思想在我头脑中日益强烈、日益明确了。”这不仅是吴玉章一个人的思想经历,也是当时中国许多先进分子的共同思想经历。

   因此,说五四运动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做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准备,这是铁的事实。

   毛泽东同志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称为“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了这个判断。我的理解,“开天辟地”至少包含两层意思:第一,它由此开辟了一个以往从未有过的新天地;第二,既称为开辟新天地,那就不是局部性或一时性的变化,而是具有总体性、根本性和长期性意义的大变化。

   只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才在中国破天荒第一次出现了有着科学理论——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能够发动并依靠最广大民众(特别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下层工农群众)齐心奋斗、并且形成由民众中有着共同理想和严格纪律的先进分子为核心所组成的政治力量。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坚强有力的政党来领导,要在中国这样幅员广阔、情况复杂的国家实现民族复兴和人民幸福,是根本不可能的。

   如果把这里说到的三个条件同前面所说导致辛亥革命失败的三个重大缺陷比较一下,就会发现中国共产党正是在吸取辛亥革命失败教训并加以克服和改变的基础上跨出全新步伐的。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辛亥革命110年来的历史启示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有领导中国人民前进的坚强力量,这个坚强力量就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内年长的老一辈党员,如董必武、林伯渠、吴玉章、朱德等都是辛亥革命时期的中国同盟会会员;对创立中国共产党作出巨大贡献的陈独秀在辛亥革命时是重要革命团体岳王会的领导人,并担任独立后的安徽省都督府秘书长;年轻些的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也受到辛亥革命的很大影响,毛泽东在湖南起义后投身起义新军,当了四个月的列兵。他们都是从辛亥革命中打开眼界,提高了对救国和民主的认识,以后又看到辛亥革命的严重弱点,继续向前探索前进,成为共产党人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者的。

   路总是一步一步走的,这就是历史。后人总是以前人已经达到的位置作为出发点,再向前继续前进,又大大超越前人。但前人的历史功绩不容遗忘,因为没有昨天,就不会有今天和明天。

  

   作者: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