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永谋:智能治理社会的蓝图:丹尼尔·贝尔的技术治理思想

更新时间:2021-10-15 01:15:28
作者: 刘永谋 (进入专栏)  

   2.专家与政治家、平民

   专家掌握技治社会的领导权,贝尔认为主要是在社会结构中,但在政治结构中,专家地位虽高但并未掌握领导权,原因在于专业阶层是分裂的,没有凝聚力。他受到D.K.普赖斯的影响,将专家阶层划分为科学阶层、技术阶层、行政阶层和文化阶层4个组成部分,它们并无共同的经济利益基础,共享专业能力至上的精神气质。并且,他还区分了技术人员和技术官员,认为技术统治论理论混乱就是没有做此区分,技术官员属于政治家而非技术人员。在智能治理社会中,技术官员大量出现,是技术官员而非技术人员在掌权,两者之间是有冲突的。

   在技治社会的科学界中,科层化、官僚化和政治冲突日益明显。贝尔指出,科学的大规模和集中化发展,科技人员和科研经费剧增,导致科学的官僚科层化。并且,四大专业阶层之间存在意识形态的分野和争论。科学界急需解决自身的政治问题,即建立科学界的代表制度。但是,科技发展一直要求中立性,要求摆脱政治势力的束缚,保持科学的活力和健康发展。但是,中立性在智能治理社会中造成科学家内部的紧张关系,因为它反对科学界的官僚科层化、政治屈从和极权主义。

   除了内部权力斗争,技治专家还面对更严重的外部政治斗争。其一是对技术治理存在敌意的平民与精英专家之间的冲突。贝尔认为,专家与民众之间的冲突是技治社会最主要的冲突,民主参与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是反抗技治主义者。其二是政治家、政府与精英专家之间的冲突。技治政府不断加强对学术制度的控制,学术制度表现出对政府的高度依赖性,原因有三:一是教育传统上属于公共活动,二是今日美国大学生更多是在公立大学受教育,三是高等教育越来越依靠联邦资助。在技治社会中,大学成为统治集团的文化中心,学术制度与政治制度的矛盾和冲突就不可避免,因为治考量与学术考量存在差距。

   总之,在技治社会的政治结构中,最终掌握政治权力的不是专家阶层,而是政治家。贝尔认为,技术决策重要性增加,没有减少政治的重要性,相反使技治社会需要更多的政治,并且技治政治更多是有意识选择,而不是盲目投票,主要依靠谈判协商或法律仲裁,而不是技术官僚的理性判断。他甚至认为,专家必须屈服于政治家的情况,以及平民对专家阶层的攻击,破坏政治领域的理性,最终可能导致技治主义在政治领域的衰落。

  

  

   3.公正精英政治的困惑

   与其他的技治主义者相比,贝尔的专家政治思想的主要特点在于:(1)泛专家的观点,即专家包含科学专家、技术专家,还包括社会技术专家、行政专家和人文科学知识分子等;(2)专家分裂的观点,即专家内部有矛盾、分裂和斗争;(3)限制专家领导权的观点,即专家领导权主要在经济领域,政治领域则要被制衡,而文化领域专家权力更要被限制甚至反对;(4)政治领域中政治家、民众通过斗争制衡专家权力;(5)专家认证要从形式上的证书判定走向实质的专业能力认证;(6)专家政治必须要处理好平等问题,否则会走向衰亡。这些观点对于专家政治的合理建构是非常有启发性,切合当代社会发展的现实。

   然而,贝尔的想法也存在根本性问题。他认为,技治社会肯定走向精英主义政治,而精英主义政治需要规范,因而主张“公正的能者统治”的观点。他区分公正的精英政治和不公正的精英政治:不公正的精英政治导致人们鄙视下层民众,其中的不平等令人反感,而公正的精英政治并非完全拉平社会等级,而是(1)主张平等尊重所有人,同时对精英给予不同程度的赞扬,(2)承认社会地位低下者享有优惠政策,同时接受社会优秀成员通过工作和努力而晋升到更高地位,即认可才能和成就的晋升原则,(3)保持社会开放性,不排除其他途径如通过政治能力登上社会高层地位。总之,公正的精英政治承认人人平等的同时承认人与人之间成就的差异。

   在贝尔看来,智能治理社会即使不平等,但仍然是公正社会。他认为平等是技治社会最重要的政治问题,以往平等观在技治社会中已不能保证社会公正,比如以专业证书作为职务晋升的条件,实质上危害了机会均等,因此追求平等要从机会均等转向实质平等,尽量减少实际的不平等。并且,他强调强调科学技术发展对实现平等的基础作用,认为过去200年西方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缩小主要通过技术进步而实现。

   贝尔把公正的精英社会视为最为接近古希腊城邦的理想蓝图,这种城邦是由一个共同探索真理而团结起来的自由人组成的真理共和国,是反对魔法、宗教、形而上学导致的社会混乱的理想设计。他甚至批评了圣西门为代表的早期技术统治论者,因为他们仍然把知识作为权力的从属性因素,没有看到政治决策与技术决策的同一性。显然,这是典型的乐观主义的科学政治乌托邦想法。实际上,所谓公正精英政治不过是平民主义和精英主义之间的调和形式,带有资本主义公正观的虚伪性:公正的精英社会中权力和社会财富归根结蒂由精英掌握,但是表面上,精英给予民众形式上的“尊重”,以及经济上的“优惠”——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念,这些“优惠”本来就是劳动人民自己创造的。如何能保证贝尔的“公正”真正得以实施呢?难道靠精英的道德自觉吗?显然,公正的精英主义在现实中难以落实。

  

  

   三、知识经济的智能运行

  

  

   关于技治社会的经济生活,贝尔论述了2个最重要的特点:(1)知识本身是很大的生意,(2)经济生活由智能技术的应用而计划化。他的知识观是实用主义的,认为知识就是系统化的有用信息之汇编,而技治社会是知识-信息社会,要对知识生产和流通以及整个经济活动进行计划。

  

  

   1.信息匮乏催生知识社会

   很多人认为,技治社会运用科学技术的力量,最终解决商品稀缺性问题而消除经济斗争。但贝尔认为,技治社会并不意味着匮乏终结,而是出现的新的匮乏,即信息、协作和时间的匮乏,原因在于要处理的主要经济问题不再是人与机器之间的关系,而是人与人之间竞争。这并未否认加尔布雷思“富裕社会”的论断,只是指出非物质性需求在智能治理社会变得更突出。

   新的匮乏决定了技治社会新经济的特点:信息成为最重要的交易商品。换言之,围绕信息生产、交换和消费的信息经济在技治社会迅速崛起,技治社会因而成为信息经济社会。在贝尔看来,“信息”与“知识”并没有明确区分,信息经济与知识经济两个概念基本等同。他从传播学、经济学和信息学的角度来界定知识:知识不是某种真理,而是某种“合理”,知识合理性首先在于它能得到社会认可,因而得以传播;被传播的知识具有经济价值,能获得货币补偿,被视为社会资源而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制约和管理;在形式上,知识应该服从信息传播的要求,即编码化、程序化、条理化。总之,贝尔所称的知识基本上等同于所有出版形式下文本所包含的信息,就是系统整理之后的有用信息的集合,因此他并不区分信息社会和知识社会。

   从某种意义上,贝尔的知识观切合了当代社会知识爆炸情境下的真实情形。一方面,技治社会革新的源泉越来越导源于研发活动,理论知识居于中心地位,科学与技术一体化。另一方面,社会力量越来越多地集中于知识领域,科技决定大部分的国民生产总值和就业。

  

  

   2.知识经济的计划性

   从经济结构看,智能治理社会是知识社会,技治主义经济主要是知识经济。首先,知识经济的生产对象从农作物、矿石和能源转向了信息,最主要的经济问题是信息的组织、规划以及控制科学技术的发展。其次,知识经济的主要经济部门是第三产业甚至第四产业,尤其是科研、教育和咨询等信息产业,信息和知识在其中扮演着关键作用。第三,在知识经济活动中,知识劳动者如专业人员、技术人员和科学家的人数所占比例越来越大。第四,知识社会中的主导技术从原料技术、能源技术转向信息技术或知识技术,而生产方法越来越依赖于新兴的智能技术。第五,知识经济的工业生产以科学为基础,最重要的经济政策是科学政策和教育政策。第六,知识经济首要经济资源是是人力资本(即专业技术能力),科技人员的数量大幅度增长,如何培育出更多的专业人才成为技治社会经济运行的关键问题。第七,在各种知识形式中,技术知识最为重要,术成为区分时代变化的主要力量之一,因为技术发展扩大了人类对待自然界的方式,改变了社会关系和观察世界的方式。今天看来,贝尔对当代知识社会的论断,的确反映当代社会的某些重要的趋势。

   技治社会所有的知识经济活动,带有很强的计划性,主要表现在它通过智能技术,用模型、模拟、系统分析和决策分析等办法,为经济问题寻找更为有效和合理的解决办法。贝尔认为,除了经济活动之外,技治社会试图在各个领域都施行计划,因而是更加有意识地制定决策的计划社会。概括起来说,贝尔关于计划社会的主要观点包括:(1)社会计划与社会预测紧密相连,重视社会预测必然会重视社会计划;(2)技治计划活动以智能技术为基础,智能社会预测提供可供选择的未来,计划意味着社会选择和社会决策;(3)社会计划是整个社会而非个人通过某种公共机制来选择和实施的;(4)社会计划重视社会指标的制定,以测算经济进步的方向、程度和目标;(5)社会计划让复杂经济活动变成了某种新型社会工程,但计划问题的本质仍是价值观问题,而非纯粹的技术问题;(6)经济活动计划性增强导致政治日益参与经济决策,也导致政治决策的技术性越来越强;(7)计划活动不仅预测变化、控制变化,甚至根据预定的目标来制造变化。必须要指出,贝尔对社会计划的强调,并不意味着他主张计划经济,他并不反对资本主义制度,主张的实际是有计划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

   贝尔特别强调对知识和科学技术的计划和控制。首先,在技治社会中,知识问题同时是社会问题,二者不可能截然分开。当代知识不仅在增长,更重要的是在分化,即不断出现新的分支和专业。分化并不是简单的知识发展的固有逻辑,而是根源于科学本身的社会组织之分化。所以,控制知识实际上是控制知识生产和流通的社会组织。其次,在各种知识机构中,大学扮演着科学家基地的作用,因此技治社会必须重视对大学的控制,重视科技政策和教育政策的制定。最后,要注意知识部门与军事部门、政治部门之间的一体化关系,防止利益和权力的共谋。

  

  

   3.智能技术-经济决定论

   贝尔在对马克思的社会发展理论重新解读的基础上,才提出后工业社会理论。他认为,《资本论》实际上提出了两种社会发展的基本概念图式。长期以来,人们主要关注的是“图式1”,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图式。“图式2”则详细描绘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实际变化,即社会、经济和文化的三大结构变化。贝尔认为,图式1是简化的阶级斗争的社会发展图景,图式2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图式1。在贝尔看来,图式1、图式2是平行的,图式1并不更为根本,虽然马克思认为图式1更为根本。贝尔的观点否定了经济基础对于上层建筑的决定性关系,将经济基础与政治、文化活动至于平行的位置,显然曲了马克思的理论。

按照概念图式2描绘的图景,贝尔提出了“后工业社会”的观点。也就是说,前工业社会、工业社会到后工业社会的划分依据的是社会、经济和文化三大结构尤其是社会结构的变化,而不是如图式1所要求的所有制所决定的阶级关系的变化,因此苏联、美国虽然在图式1中分属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但在图式2中都在步入后工业社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903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