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成钢:科学研究的价值观

更新时间:2021-10-09 09:44:06
作者: 许成钢 (进入专栏)  
但是没有人欣赏他的作品。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市场在这样的领域并不能判断出最好的东西。如果艺术家、科学家脑子里想的都是商业价值,想的是要立刻出名,要和别人竞赛等,当发现他的东西不被大众接受,没有市场价值时,他就会放弃,就会去做容易被别人接受的东西,那么最后剩下的能够被人接受的都是商业性的东西。如果艺术都是商业性的,研究都是立即有实用价值的,那么,像凡·高这样伟大的艺术家和像爱因斯坦这样伟大的科学家就不会产生。实际上,我们人类最伟大的科学研究成果、最伟大的突破都不是从立即的商业价值引发的。

  

   说了这么多,听上去好像我特别反对竞争,反对排序。如果对科学研究这么不好,为什么竞争在现实中又用得这么多呢?特别是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社会。为什么竞争、排序和评比这么重要呢?我想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通过竞争、排序和评比可以为外界提供信息。本来科学研究自身的性质并不是这样的,但由于它面对资源限制,包括学生的质量和物质资源等问题,这时候,以市场配置资源的机制就启动了。

  

   虽然科学研究本身的价值不是为了立即讨大众欢喜,学术机构却需要大众关心,需要金钱,所有这些是属于市场的。怎么能够把人们不熟悉的东西传递到外界?在这个时候,竞争、排序和评比就成为向外界传递信息的主要方式。换句话说,市场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找到一个办法,用评比、排序和竞争为学术以外的社会提供信息。其质量是非常低的,经常是不可靠的。而且这样的方式误导人们过于依赖这样的信息,误导年轻一代学生或研究人员。

  

   我之所以特别强调竞争和评比可能带来对学术研究的伤害,原因在于,我们讨论的不是面对如何把科学研究的信息传递给外部和外行,而是讨论怎样培养新一代的年轻科学家,对于打算从事科学研究的青年学子,引导他们该怎么样思考,怎么样工作。这时候就要特别小心。因为竞争、排序等实际上是面向外部,而不是面向内部。内部和内行本来不需要凭排序来了解,而是凭借自己对本领域的了解做出独立判断。只有这样,科学才能发展。如果大家都是一窝蜂去排队,或者研究机构和大学都把排序作为评判研究者唯一的标准和指标,那对科学的发展会非常不利,会严重影响科学工作者研究的动力。

  

   问:如果一味地用竞争、排序等方法,会扼杀那些天才的创造性,因此,对于理解世界是最大的伤害?

  

   许成钢:我想说的不止限于最伟大的天才会不会被扼杀的问题。对于任何人,他对科学有强烈的兴趣、他想要从事科学研究,就应该建立起基本的科学探索的价值观。如果他的脑子里没有这个基本价值观,他的价值观就是市场价值,就是为了在市场上竞争能够赢,或为了赚钱,或在什么方面立即得到回报。这样的价值观是很难在科学上做出贡献的。例如,即使只想研究清楚中国某个地区的经济问题,如果研究的目的只是为了在市场上竞争和挣钱,问题是弄不清楚的。在这样的状态下,甚至学习都学不好。价值观到底是为了理解世界,还是在市场上赢,这两者是不一样的。我想这是很基本的东西。此外,杰出的科学家总是在大批对科学有狂热兴趣的年轻人中产生,必须在年轻的时候使这样的价值观在一部分人中间生根,鼓励、培养他们的好奇心、探索的兴趣、批判的精神,树立“为了认识世界而不是为了市场价值”的价值观。

  

   总之,深受爱因斯坦学术精神的影响,我认为,最深刻的学术研究的动力是对学术探讨无止境的好奇心,而不是在竞争中取胜。一个普遍的道理是:竞争并非对所有领域都是最重要的。历史上,绝大多数最伟大的科学、艺术成就不是受竞争驱使。相反,庸俗化地全面推行市场竞争会误导年轻人。

  

   科学精神就是自由的精神,没有把“自由”作为理想人性进行不懈追求的民族,很难对科学情有独钟、孜孜以求。我们的祖先没有充分重视科学,无关智力水平,无关文字形态,无关统治者的好恶,而关乎人性理想的设置。

  

   现今国人科学概念的误区,即要么把科学等同于技术,等同于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工具,要么把科学看成一种普遍存在的人类智力成就。

  

   因此,让科学回归人文,是当下社会迫切的需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9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