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夏斌:正确看待与处理当前的一系列经济与社会现象

更新时间:2021-09-26 21:39:16
作者: 夏斌 (进入专栏)  

  

   如何看待当前复杂的经济形势?特别是如何看待自去年以来迄今频繁出现的一系列经济与社会的现象?譬如“网络平台”整顿、各地房市调控政策频繁出台、反垄断反资本无序扩张、整治网络游戏、整顿演艺圈、实施教育双减政策、学区房政策调整,以及去年提出的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今年不久又提出了共同富裕的目标要求,等等。这一系列政策、制度的调整和新目标、新要求的提出,是否如网上有人所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其“底层运行逻辑”变了?这些现象到底如何看?

   我们知道,经过全体国人40多年的打拼,中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和综合国力上了新的大台阶。中国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强国。2020年,我国GDP突破100万亿,外汇储备世界第一,进出口贸易世界第一等等,出现了一系列靓丽的经济指标。同时我们也都了解,伴随着国家经济实力的迅猛发展,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领域存在并积累了不少需要急迫解决的各种问题。尤其是虽然我国GDP已突破100万亿元,但14亿人的人均收入在全球排名仍处于较落后的第63位。2020年落后了大中国范围内第15名的香港,第25名的澳门,第31名的台湾。我们不仅人均收入并不高,而且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严重。同样,在经济与社会建设中等领域其它各种问题也很突出,譬如人们常说的住房、医疗、教育新的“三座大山”问题、房市泡沫问题、生态环境问题、社会风气问题等等。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2012年,党的十八大提出了要统筹推进“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即同时推进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这五个方面的建设。

   具体如何建设?从哪着手?针对五年治国理政建设的实践,2017年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提出治国理政要抓主要矛盾。“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那么,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相比,当前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是什么?从人们反映强烈的看,“新三座大山”:住房、医疗与教育。房价贵、工薪阶层买不起;看病贵、一场大病就致贫;教育扭曲、孩子负担过重。另外,长期以来网络游戏缺乏监管,有害儿童身心健康;演艺文化圈的违法失德、饭圈乱象、“娘炮”审美畸形,英雄精神得不到弘扬;资本无序扩张、不正当竞争和垄断;社会信息监管不力,个人隐私得不到保护,影响国家安全。当然还有人口老龄化后的社会养老问题、人口问题、生态环境压力问题以及适龄女子不敢生娃,年轻人出现“内卷”、“躺平”现象。社会阶层进一步固化,严重影响社会的稳定。以上这些问题都是发展中不充分或者是不平衡的问题,这些问题分别属于党的十八大提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建设中本应要解决的题中之意。

   那么,最近当开始着手解决这些问题时,为什么人们会感到突然、复杂、看不懂?问题在于这五项建设中一系列问题的解决,在时间上,相对较集中地在一段时间内紧锣密鼓出政策、出整顿措施。而这段时间,恰恰是新冠疫情下经济复苏艰难,美国对华遏制越演越烈。本来经济下行压力在加大,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失业增多,形势非常复杂、不确定,现在加上除经济建设领域之外,其他四个领域建设同时推进和整顿,会不同程度影响某些行业的发展、企业的经营、就业的压力、资本投资的选择、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使得习惯于按常规、按教科书看经济的人们,突然觉得当前的经济形势越发复杂、越发不确定,越发看不懂了。

   因此,面对“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推进,从经济建设角度看,如何保持经济社会的“稳中求进”?特别在当前,国际上面临美国拉帮结派搞对华遏制,疫情下全球经济复苏形势仍然扑朔迷离。美元发行持续无度,大宗原材料商品价格面临上涨压力。在国内,内需动力疲弱,包括供应链、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等领域短板和风险隐患犹在,解决各种民生问题的呼声与压力又迫切。在这样一种国内外各种矛盾与问题交错制约下,如何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建设?特别是如何正确看待和处理好“五位一体”建设中相关体制性、制度性的变革和经济大局“稳中求进”的关系?下面重点围绕经济建设这一中心谈四个关系。

   一、要正确看待和处理好长期与短期的关系。严格讲,“五位一体”布局中的“五项建设”分别都存在长期与短期的矛盾与关系问题。就是在经济建设领域中,双碳目标、共同富裕等事业更是存在需要处理好的长期与短期的关系问题。个人认为,在当前我国经济领域,在这对关系中最突出的、最需关注的问题是房市。十几年来,房市已积累了巨额风险,同时也造成了不小的民生压力。现在“房住不炒”的长期主导方向已明确,并且我相信,这是坚定不移的。但是,业已形成的巨额泡沫风险必须化解与释放,不予化解与释放,中国经济不可能走上持续健康发展之路。然而,操之过急,又会对整体经济的稳定即刻造成动荡性冲击。因此,当前必须特别处理好长、短期的关系,目前采取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三稳”方针,同时加大民生保障房建设速度的方向是正确的。在此期间,采取“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和一些行政调控措施是无奈的,也是必须的。在房市问题上要正确看待和处理好长短期关系,核心是稳预期。要达到什么样的预期?要让人们明白,中国的房价不会再飞涨了,当然整个房市也不会崩溃。这里的关键是,相关部门要充分了解市场动态,胸怀宏观大局,谨慎把握调控的节奏与力度。对待个别房企风险的处置,同样要注意在正确处理长短期关系中,要关注个别大型房企与全局的关系。全局要守住底线,个别要防范风险引爆的波及范围。事先要算账,算风险波及范围的账,把金融,经济和社会的负效应尽可能控制在可接受程度内,真正做到精准拆弹。通过持续的、适时的信贷、利率、土地、限购限售等各种市场的与行政的措施,有的还不排除是短期的临时措施,直接影响房市的供给与需求,以时间换空间,经过若干年风险稳步释放的时间和在解决低收入群体住房问题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房住不炒”的社会普遍心态,形成中国房市健康发展的长效制度。

   二、要正确看待和处理好防范风险与稳定发展的关系。任何一国经济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速与低速增长,即在增长速度下行时,金融风险的暴露是必然的。释放和化解风险意味着是相关经济主体(企业、个人和地方财政)的资产缩减,负债压力加大,或资产负债表缩减,企业亏损破产。这一过程会直接影响经济的萎缩与增长。风险暴露大了,甚至会影响一国的经济与社会的稳定。为此,面对我国已隐藏的各种金融风险,包括正在处理过程中的P2P风险,大资管整顿中的机构债务风险、地方债务风险、房市“三线四档”信贷政策执行中房企的风险等等,要释放与化解,但又要坚决守住不爆发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守住底线并不意味捂住已客观存在的金融风险不暴露、不化解,而是风险必须释放,必须化解。释放与化解风险是会给国民经济稳定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重要的是,需处理好在化解与释放风险中需讲究策略,不能给整体国民经济造成动荡性的冲击,处理好既要防范风险又必须稳定经济发展的微妙关系。为此,对一个一个风险点,要精准拆弹,绝不能让风险传染,全面引爆。对有些经济主体的风险,可先控增量风险,慢慢化解存量风险。对一些明显存在利润预期的金融主体的风险,可通过延长风险化解时间慢慢消化。对风险暴露明显,短期内化解时会阵痛但又不会对全局形成伤筋动骨的,长痛不如短痛,刮骨疗法,彻底化解。

   三、要正确看待和处理好行业整顿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上述提到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除经济建设事宜外,在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四项事业的推进和整顿中,对涉及严重影响国家信息安全、严重影响国家长期稳定发展的资本无序扩张和垄断现象,对演艺舆论界的违法失德,对有害于青少年身心健康的网络游戏、增加中小学生学习负担的教培行业,等等,对这些行业的整顿是必然的,是刻不容缓的,因为是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的,而且社会已有强烈呼声。因此则应当断则断,加快整顿。

   从总体上说,这些领域的整顿不会严重影响经济的基本稳定与增长。但在个别领域的整顿中,如培训领域、网络游戏领域等,从纯经济角度看,可能会有一些冲击,如就业压力问题,已上市公司的股价波动等。对此,我们一是要看大局,整顿意味着纠错,有些代价不得不付。今天不付,早晚会付。眼下不付,将来会付出更多。二是在出台有些非经济事业的整顿政策时,相关部门应在国务院统一协调下,要与经济宏观决策部门多保持信息沟通与政策协调,有的可以制定稳步操作的预案。做到全国“五位一体”中各项事业一盘棋,尽可能处理好行业整顿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减少对稳定增长与就业的不良影响,把行业整顿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

   四、要正确看待和处理好国内与国外的关系

   中国40多年来国民经济综合实力的快速提高,重要经验之一,就是不断地改革开放,持续地拥抱经济全球化。这一经验同样是中国今后发展的重要指针。但是,目前面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政府对华越演越烈的遏制和美国政府利用美元霸权持续无限度的发行美元,对中国和世界秩序的更大冲击和带来的麻烦,肯定“好戏还在后头”。为此,我们要有充分的未雨绸缪,从长计议,处理好国内发展和国际经济关系中的各项事务。一方面要保持定力,不被短期现象纠缠干扰,集中精力,抓紧时间,做好自己的事。包括真正加快改革,加快理顺经济运行机制,加快科技创新弥补供应链短板,加快充实各种战略物资储备,以更强的综合国力准备应付未来难以预料的棘手事件出现。另一方面,对于当下的各项开放政策,既要继续寻机推出,又要谨慎为上。面对当前全球流动性泛滥和国际大宗原材料涨价的基本事实,抓紧时间挤压国内资产泡沫,提高国内经济的稳健性,并作好资本外逃的各种预案。通过各方势力,在“五位一体”各项事业的统筹推进与整治中,特别是涉及经济领域的,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体现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解决好当前国际金融市场上“为什么要投资中国”的种种疑虑。眼前,必须通过多项改革开放措施和一定的行政监管措施约束,确保体现内部和外部经济关系的核心变量——人民币汇率,在市场化条件下的基本稳定。从长远看,面对全球不确定性内容的不断演化,在国际政治经济局势更大的动荡到来之前,抓紧做好“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的各项事业,以挤出更充裕的时间,准备更强大的国力,凝聚更多的国人之心,有信心去应付未来国际社会可能出现的极端事件。

   (本文系作者2021年9月18日在"双城双碳双循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高峰论坛"发言)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73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