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杨:三线建设初期党和政府协调工农关系的尝试(1964—1966)

更新时间:2021-09-18 08:41:10
作者: 张杨  
准备逐步搞到四百人,占全厂工人总数的百分之六十四。”55

   亦工亦农的劳动制度之所以被寄予缩小工农差别的厚望,其核心是农民也能掌握一部分工业技能。1964年12月,四川农业机械厂试点亦工亦农制度,先后在附近七个公社招收了一百名亦工亦农轮换工,一年后一部分轮换工已经顶上了岗位,“造芯小组原来有4个三到五级的技术工人做水管泥芯,班产20件;现在改为2名三到四级的技术工和2名轮换工即可达到相等的产量,并且保证了产品质量。其他如锻工、车工的轮换工人,也大部分在老师傅指导下开始独立加工制造一般部件和零件”。56

   三线建设初期,亦工亦农的劳动制度被认为是“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和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发展国民经济总方针”的途径之一。571964年10月《人民日报》亦发表社论论述其优越性:“实行亦工亦农,工厂少用了固定工,节约了工资,降低了成本,而且省下了非生产性基本建设的投资。……实行亦工亦农,不仅季节工本人的收入增加了,农村的集体生产单位的收入也增加了。”58虽然亦工亦农是一种理想化的制度安排,亦工亦农者大多也未真正成为工人,却是三线单位在短期内大规模开工建设的重要保证,并在此之后作为工厂重要的用工形式,为降低企业用人成本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三线单位所在地的工农相互支援

  

   工业化是近代国人追求富强的主要途径,新中国成立后,如何引导人口众多的农民走工业化道路,并实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过渡,一直是中央高层思索的问题。“大跃进”时期,人民公社大办地方工业,使农民粗略感知了工业化生产方式,虽然此次尝试教训甚大,但工农结合、城乡结合的发展模式成为时人共识。时任山西省委书记陶鲁笳称:“由农业建设高潮推动起来的工业建设高潮,一个显著的特点是全党全民动手办工业,工农结合、城乡结合办工业。”59

   “大跃进”时期地方自办工业规模较小,生产方式落后且以钢铁工业为主,无法满足农业机械化和农村电气化的要求。而三线建设将大型基础工业和国防工业迁移到农村,为工业支援农业提供了新契机。四川省计委明确提出:“农业是全国的大三线,在加速三线工业建设的同时,要认真抓好农业,工业部门要大力支援农业。”60除了各级政府大力提倡外,三线单位要在农村落地,利用乡村资源,确保备战环境,就必须与公社、农民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因此各三线单位在初期十分重视支援农业,给农民带来实际利益。中共中央西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称:“要把西北地区建设成为强大的战略后方,关键是把农业搞上去。有了足够的粮食,才能适应大规模工业建设和战备的要求,我们必须千方百计地使农业生产有较大幅度的增长。”61

   支援农业并非简单的口号,而是需要三线单位切实帮助农民解决生产生活中实际存在的困难。1965年9月全国迁建工作会议明确提出了支援方式:“在可能条件下,供水、排水、供电工程的建设,要照顾农业的需要;少占农田,不占高产田;尽量不让农民搬家;组织家属参加农业劳动,减少吃商品粮的人口;在保证职工必要的物质文化生活的前提下,各种福利设施要从低从简,避免脱离群众。”62除与农民“同甘共苦”外,最重要的是改善农村基础设施条件,以实际行动改善农业、农村、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

   1965年由无锡内燃机厂和洛阳拖拉机厂合并内迁到重庆北碚的红岩机器厂,在建厂过程中“做到了宿舍上山,厕所下楼,结合本厂排水工程,加大了管径,另给公社接了450公尺水管,灌溉农田1300亩;架设了一万多公尺电线,使13个生产队二百多户农民装上了电灯”。63红岩机器厂附近受益的四个生产队农业灌溉面积由1964年的60%扩大到96%;1965年粮食单位面积产量达到900斤左右,比1964年增产60%;每个社员平均收入比1964年增加一倍。64

   三线单位以自身技术和资源,帮助改良土壤,改善灌溉条件和生活设施等行为,受到了所在地农民的欢迎。位于甘肃省永靖县的刘家峡水电站是西北三线建设的重点项目,“工程局发动职工,在不影响工程生产的情况下利用旧材料,安上了一条四百米长的自来水管,将水送到社员村边。还给全体社员和学校安上了电灯,帮助大队作了一个电磨”。这些不但解决了农民磨面、喝水、点灯的困难,而且将人均粮食产量提高了一倍,该大队社员称:“过去翻山越岭挑苦水,现在站在门口吃甜水,点灯不用油,磨面不用牛。这是过去想也想不到的事。”甚至过去外地人不愿和红柳沟人结亲,现在主动上门说亲。65

   曙光机器厂与四川梓潼城郊公社签订了支援计划,为保证该公社1965年增产粮食100万斤,并维持稳产高产,工厂投资4万多元在凤凰山建成了抽水站一座,可灌溉8200亩土地,增产40万斤粮食,当地群众称:“引水上山,我们从来不敢想,由于党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在工人老大哥的帮助下,古人办不到的事,今天实现了。”66

   除了改善生产生活条件外,三线单位还帮助农民提高福利水平。宜宾专区支援重点建设办公室汇报称:“大部分建设单位对来自农村的公社社员都不分上下班时间即诊断,尤其贫、下中农社员都给予免费治疗。芙蓉矿区汽车为社队抢救严重的伤病员就达十次以上。”67长城钢厂1965年为贫下中农治病“计门诊一千七百五十人次,住院四十三人,抢救危急病人三十五人。冶金工业部第四冶金建设公司(以下简称‘四冶’——笔者注)巡回医疗队下乡为家属看病的同时,为社员治病一百四十余人次,为农民消毒房间一百六十三间,水井十口。为农民治病,只按批发价收药费”。68三线单位的迁入,使所在地农民享受到更精湛的医疗技术和更便捷的医疗服务。

   工人作为政治上的领导阶级,被各级政府寄予教育农民摆脱“自发经济倾向”,引导农民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厚望。1954年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加强工人农民的经常联系》指出:“工业是集中的,工人是有组织的,工厂方面的力量是比较充裕的,因此,为了加强工农的经常性的联系,工厂应该担负更多的责任,以主动的积极的态度,去联系和团结附近的农民。”69工人有工会组织,且每周有固定的休息时间,而农业生产则相对繁琐,这固然是工人在工农联盟中占据优势地位的一个因素。然而,中央高层更注重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工人阶级要引导和教育农民:“工人群众应该以自己的奋不顾身的劳动热情,高度的社会主义觉悟和大公无私的精神,在日常行动中影响农民,引导农民走社会主义的道路,教育农民摆脱资本主义的影响。”70

   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要求工厂对所在地公社实行带政治、带科学技术、带文化的“三带”,尤以带政治为中心:“以毛泽东思想挂帅,以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为纲,突出政治,不断提高农民的政治思想觉悟,促进农民的思想革命化。”71此时期农村正值“四清”运动,自贡市建设委员会称:“组织职工深入社队,与社员‘三同’,并利用劳动中的休息时间,组织社员读毛主席的文章和语录,宣传毛主席战略思想,教育社员发扬大寨精神。”72

   在此意义上,三线单位的设计、施工、生产人员,不仅仅充当了建设者的角色,而且成为国家权力深入乡村的政治工作队、思想宣传队。宜宾专区报告称:“某单位与生产队座谈后,社员摆谈说:‘工人阶级真是了不起的国家领导阶级,真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同时,不少单位借放电影、唱戏、晚会邀请社员参加的机会,进行当前形势、任务的宣传教育。”73工农双方的近距离接触,使农民感知到工人的生活日常和思想觉悟,第四机械工业部要求所属三线单位:“厂社结合是逐步缩小三大差别,向共产主义过渡的很好的形式。厂社结合工作应该以带政治为主,以大庆的精神,带好农业的大寨的精神。”74

   三线单位工人和家属基本来自大中城市,文化水平较高,部分三线单位亦承担起提高地方教育、文化水平的任务。长城钢厂“改建了一所民办中学,为地方学校修复和扩建了三十九间教室,派入原地方学校五十二名教师,并支援了一些必要的设备”。同时,“派职工业余演出队,为社员演出了三十七场次;巡回电影队在露天放电影,职工、家属和社员一起看,深受群众欢迎。”75据自贡市23个重点单位统计:“赠送了毛主席著作乙种本、单行本16103册,建立学习小组168个、技术推广站6个、夜校两所、图书室9个。把政治思想、科学技术、文化卫生带到农村。”76

   工业对农业、工人对农民、城市对乡村的先天优势,使工业支援农业并没有仅停留在纸面,而是体现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鲁大东报告称:“现在看来,工业支援农业最主要的是,帮助农村解决水、电、肥、改土和农村副业加工机械化;帮助农村普及政治文化技术教育,为农村培养既有社会主义觉悟又有文化知识的新型农民。”77

   因工业的大力支援,三线单位所在地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较大改善,农民逐渐接受三线单位在本地建厂的事实,并反过来支援三线单位。浦陵机器厂所在地社员们主动提出“四不三要”的爱厂公约:“不泄露国家机密,不打搅现场施工,不拿工地一砖一瓦,不抬高物价;要支援国家建设,要保护工厂安全,要增强工农团结。”78宜宾专区的社员则提出“五要五不要”的口号:“要支援工厂建设,供应职工新鲜蔬菜,不抬高物价;要爱厂如家,保卫工厂安全,不拿工厂一砖一木;要腾房子给职工住,不多收租金;要搞好工农团结,不打扰工厂建设;要注意安全,不到工地玩耍。”79虽然历史事实可能与口号的倡导有差距,但此类引导式标语为农民支援三线建设指明了行动方向。

   三线单位远离城市,布局多隐蔽偏僻,交通不便,其后勤物资供应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依赖当地公社,尤以新鲜蔬菜最为缺乏。长城钢厂是冶金工业部部署在四川江油的重点项目,截至1965年8月,江油县的工业人口由1965年年初的18900人骤增至42000多人,蔬菜供应成为一个较大的难题。江油县支援重点建设领导小组抽出人员组织了21人的突击队伍,划片包干,本着“按需定产,产略大于销”,“就地生产、就地供应”的原则,同生产队签订确定面积、数量、品种、质量、上市时间和包收购的“五定一包”产销合同,在7个公社21个大队中组织78个蔬菜专业作业组,建立起1200多人的蔬菜生产专业队伍。80

   三线单位所在地公社还积极吸纳职工家属插队入社,解决三线建设者异地分居、生活不便等问题,使其安心从事生产。陕西省宝鸡市委要求:“在地多人少,社、队劳力非常缺乏,现有耕地潜力很大的地区,安排一部分家属插队为社员,参加农业生产。实行家属插队的,家属宿舍一定要分散建在农村,最好就建在要插入的生产队。”81而在长城钢厂兴建过程中,四冶党委和江油县委探索出家属插队入社,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办法:家属入社,坚持“两自愿”(社员自愿接收,家属自愿参加)的原则,实行“两保留”(保留城市户口,吃商品粮;保留原来的劳保待遇)的办法,贯彻“三不挤”(不挤公社土地、不挤社员收入、不挤民房)的精神;生产队据此合理安排劳动力,以粮为纲、多种经营,扩大副业生产。82地方公社吸纳三线职工家属,使其由单纯的消费者变为生产者,实现了企业、公社、职工三方利益最大化。

同时,在三线单位建厂过程中,地方公社和农民积极参与、支援“三通一平”工程83。338厂和308厂是第五机械工业部所属三线企业,为重庆常规兵器工业基地配套,因未列入“歼灭战”项目,故建厂时间被延迟,两厂党委与地方公社合作,采取“以少数技工带民工,工农结合建厂”的办法,均提前半年建成投产,并节省投资6%左右,中共中央西南局高度赞扬“工农结合建厂的形式是毛主席伟大的人民战争思想在建设中的具体运用”。84广元0821指挥部建设处,依靠当地社、队组织民工,采取包工的办法搞“三通一平”工程,“节省了劳动工日四万八千六百五十个,仅临时工棚、炊餐用具、勤杂人员等项费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637.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