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毓海:毛泽东与数百年湖南学风

更新时间:2021-09-08 08:58:26
作者: 韩毓海  

   韶山毛氏的兴起,可以追溯到明初征伐云南的时代,明洪武十三年(1380年),韶山毛氏的始祖太华公,因为军功,由云南澜沧封官入湖南。而至今云南澜沧江畔,还有一个村子叫“毛家湾”,据说那里就是韶山毛氏的起家之地。

  

   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字顺生,号良弼,生于1870年。他当过兵,既是个勤劳节俭、吝啬苛刻的富裕农民,也是一个精打细算的商人。马克思曾经说过:把农业、家庭手工业和商业融为一体,这是中国生产方式——“小生产”的主要特征,马克思还说:“小生产”可以极大地节约时间和经济成本,因此,就对“社会化大生产”,构成了“最为顽强的抵抗”。

  

   实际上,在此后的革命生涯里,毛泽东要直面的,就是像自己的父亲这样的千百万小农构成的“小生产”的力量。

  

   正如父亲那难以摆脱、必须直面的倔强刚毅的形象,使毛泽东终生须臾不能忘怀一样,“小生产”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关系,乃是毛泽东长期思考的问题,当然,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道路上极为艰难的课题,——以至于“文革”期间,毛泽东曾经这样幽默地说:我的父亲如果活在今天,也许就要坐“喷气式”了。

  

   而在他的晚年,毛泽东依然还在思考着这样的“列宁主义课题”——列宁说过这样的“名言”:“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

  

   自唐代中期以来,中国便渐次消灭了贵族、门阀势力,于是,读书学习、立志成为“圣贤”的士大夫阶级,便成了社会的楷模和治理者。

  

   北宋以来,随着科举-官僚制度的完善,这个制度的弊端——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特别是因追求功名利禄而造成的贪腐,则日渐暴露出来,尤其表现为士风、仕风、学风的败坏,正是随着对这条“读书做官”道路的批判与厌倦,新的觉悟逐渐在读书人中产生了,而“心学”和“初心”的思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产生的,其中重要开创者,就是北宋的张载。

  

   当护送父亲的灵柩回乡途中经过关中横渠,张载下了一个决心:变仕风易,变士风难,变民风易,变学风难,倘若不能改变一国、一府,而可立志于改造一乡。

  

   正是在横渠路上,张载的“心”变了,即由心向“仕途”、心向“功名”、心向“官府”,而转变为心向基层、心向民命、心系苍生,他发生了这样一种伟大的觉悟:中国读书人的出路,不在“往上走”,而在“往下走”,这条路被张载称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明代的王阳明和清代的王夫之则继承发扬了张载开创的“向下走”的“横渠”传统,倡导从最基层的百姓身上去寻求“良知”的根源。

  

   心学所说的“觉悟”便是“致良知”。当王阳明被发配到贵州龙场之后,他受到了当地少数民族群众的关怀和呵护,从而使他深深地认识到,蛮夷之众虽然语言不通、不知礼仪,但却有着淳朴善良的胸怀;他认识到,“天理”不应从外在讲求,因为“天理”就在基层人民群众的心中,追求“天理”,就是发现基层人民群众宽广善良的胸怀,而这就是“致良知”,也就是王阳明所谓的“龙场悟道”。

  

   “龙场悟道”既是王阳明自身的觉悟,也是中国文明的一次觉醒和转变,毛泽东本人无疑也经历了与王阳明相类似的精神转变。当毛泽东和共产党人被蒋介石赶出城市,打入中国的穷乡僻壤之后,他们同样被基层贫困人民群众的良知所打动。于是,觉悟发生了,转变发生了。毛泽东和共产党人认识到:“天理”与“人欲”不是对立的,实现和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存需求与愿望,这便是追求和实现天理。

  

   后来,毛泽东又说了一段极有“阳明精神”的话,他现身说法,讲述了自己转变、“悟道”,从基层人民群众身上发现“良知”与“文明”之根本的过程。他说:“我是个学生出身的人,在学校养成了一种学生习惯,那时,我觉得世界上干净的人只有知识分子,工人农民总是比较脏的……革命了,同工人农民和革命军的战士在一起了,我逐渐熟悉他们,他们也逐渐熟悉了我。这时,只有在这时,我才根本地改变了资产阶级学校所教给我的那种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感情。这时,拿未曾改造的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比较,就觉得知识分子不干净了,最干净的还是工人农民,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

  

   “我心光明”,皎洁如新月。在毛泽东那里,干净不干净,不是看表面,而是看良知,从这个角度说,革命,也便是“致良知”,面对受苦受难的人民群众,革命者需要一场洗心革面的、根本性的觉悟。

  

   毛泽东的母亲文氏,1867年生于湖南湘乡四都唐家坨,此地与韶山冲相距十余华里,仅一山之隔。她的名字叫文素勤。因在家中排行第七,小名叫文七妹。1939年,毛泽民在苏联养病时,根据共产国际的要求,曾分别为自己和毛泽东填写了一份详细的履历表,而在母亲姓名一栏里,填写的就是“文素勤”。

  

   文家家境小康,因为祖先葬在韶山冲,每年总要祭拜扫墓,就想在当地找个落脚点,于是,便将文素勤许配给了毛贻昌。

  

   在毛泽东诞生之前,文素勤生下了两男两女,但是,长子、次子和两个女儿都不幸夭折了,这对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毛泽东刚刚出生,母亲便抱着襁褓里的婴儿,拜韶山龙潭前的一块巨石为“干娘”,并当即发愿:为保此子平安,立誓从此食素,永不杀生。

  

   这块巨石名为“观音石”,从此,毛泽东有了乳名“石三伢子”。

  

   毛泽东的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母亲虔诚的信仰对毛泽东影响巨大,毛泽东少年时代,文氏得了重病,于是,虔诚的儿子便上南岳衡山拜佛,以求母亲平安。

  

   王阳明曾经说:父母即佛,心外无佛。

  

   毛泽东后来则说:人民是我们的观世音,共产党人是人民群众的小学生。而毛泽东所说的“群众路线”的根底,也就在“致良知”。

  

   1959年6月25日下午,毛泽东回到了阔别32年的韶山,这一次,他在故乡住了三天,28日下午临行前,毛泽东请亲戚们吃了一餐午饭,他问到:亲戚们都请到了吗?大家回答说,都到齐了,而毛泽东环顾四周,幽默地说:不对呀!我的“石干娘“还没有来吗!

  

  

  

   就在那一年的10月,毛泽东又对班禅大师说了这样的话:“从前,释迦摩尼是个王子,他王子不作,就去出家,和老百姓混在一块,做了群众领袖。”

  

   1936年,毛泽东曾对斯诺这样说:“我成为一个革命者,就是受到我母亲的影响。”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1955年,毛泽东又这样说:“我们再把眼光放大,要把中国、把世界搞好,佛教教义就有这个思想。佛教的创始人释迦摩尼主张普渡众生,是代表当时在印度受压迫的人讲话。为了免除众生的痛苦,他不当王子,出家创立佛教,因此,信佛教的人和我们共产党人合作,在为众生即人民群众解除压迫的痛苦这一点上是共同的。”

  

   二、“王道”

  

   1910年,17岁的毛泽东挑着简单的行李,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远行,从韶山出发,去邻县湘乡就读湘乡东山高等小学堂。精于算计的父亲阻挠他,甚至逼迫他交出因为去湘乡上学而“误工”的工钱,而母亲支持他,于是,文家的亲戚帮助他筹措了这笔“工钱”。

  

   临行前,毛泽东把一首诗悄悄夹在了父亲精心保管的账本里: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据说,这是西乡隆盛的诗。西乡隆盛,被称为日本乃至世界上“最后一个武士”。实际上,这本是一位日本高僧的诗作,西乡隆盛只是抄写了它。而毛泽东却把这首诗改了一个字,即把学不成名“死不还”,改为“誓不还”。

  

   父亲精心保管的那个账本留了下来,1968年被定为“绝密”资料,长期被封存于韶山纪念馆文物保管室。

  

   这份账本详细记录了毛家的收支情况。1921年2月,毛泽东率弟弟和妹妹离家投身革命后,韶山家里的房屋和20亩水田即由其外婆家和毛震公祠代管,账本的记录显示:由于苛捐杂税极为沉重,到新中国成立前夕,毛家已经欠银4739元,即使将家产全部卖掉,所得也只有3380元,仍背负着1359元的债务。因此,韶山土地改革之前,毛泽东家实际上已经沦为赤贫,这无非说明,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历史条件下,“小生产”者是没有出路的。

  

   曾国藩是湘乡人,他极为重视在湖南和湘乡推行“新学”,东山高等小学堂便是一所新学堂,而毛泽东则是这所学堂里唯一的湘潭人,他口音不同且衣着寒酸。但毛泽东入学时写的一首命题诗,却使举座皆惊,这首诗叫《咏蛙》: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毛泽东有“不动笔墨不读书”的习惯,在当时阅读的《新民丛报》关于“国家”问题处,留下了他如下批写:“正式而成立者,立宪之国家也,宪法为人民所制定,君主为人民所拥戴。不以正式而成立者,专制之国家也,法令为君主所制定,君主非人民所心悦诚服者。前者,如现今之英、日诸国;后者,如中国数千年来盗窃得国之列朝也。”

  

   这是他第一次撰文,清晰地讨论了君权、国权与人民主权之间的区别。

  

毛泽东在东山高等小学堂只读了半年,便继续挑着他简单的行李,去了更远的地方——湖南省城长沙。那一年,辛亥革命爆发了,毛泽东受到革命的鼓舞,短暂地参加了新军,退伍后,他花了一块钱投考了湖南全省高等中学堂(后改名省立第一中学),并以第一名的考试成绩被录取。在那里,他写了一篇题为《商鞅徙木立信论》的作文,而这是目前所见的毛泽东早年唯一一篇作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4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