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玲:当前世界经济总体上呈现“四负”“四高”

更新时间:2021-08-30 20:31:29
作者: 陈文玲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和大封锁,成为当前影响世界变局的最大变量。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导致百年不遇的全球大封锁,受疫情影响的主要经济体,连续数月经济处于停顿状态。全球性生命危机、公共卫生危机、经济危机、社交危机、信仰危机、信任危机、政治危机和全球治理危机相互交织,从来没有如此多的危机同时发生并以各种方式发展。在经济危机中,债务危机、金融危机、产业链“断链”危机、大宗商品价格危机、粮食危机、难民危机等又更为凸显和紧迫。

   这场新冠疫情导致了传统认知的世界观、价值观、生命观的大分野,西方利己主义的价值观进一步受到质疑。一些所谓发达国家反智主义、民粹主义、麦卡锡主义空前严重,西方社会民众对于自由价值和生命价值产生的认识冲突在疫情期间表现得淋漓尽致。美国的社会大撕裂,在疫情中达到了一个历史高点。

   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看,世界经济总体上将呈现“四负”“四高”特征,并且以此作为基点上下变动或者调整,衡量世界经济发展和各国发展的常规性经济理论,包括经济周期、经济同比数据、财政货币理论、宏观经济政策理论,靠发钞刺激经济的股指数据,都将失去其原有的含义。

   当前世界经济的“四负”特征

   一是负增长。2020年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都作出了预测,共同判断全球经济进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大衰退,90%甚至95%以上的经济体进入负增长。2020年,中国是唯一一个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世界银行数据,全球170个国家收入会下降3.6%。2021年4月,IMF作出新的预测,世界经济2021年将出现反弹,但是在2020年低基数基础上的反弹,增长基础非常脆弱,特别是第三波变异病毒来势汹汹,很多国家疫情比去年还要严重,经济发展仍然处于“硬约束”中。

   二是负利率。2020年3月13日美国实行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美元利率首次降为0以后,当月就有35个国家跟进,实行宽松货币政策,汇率成为零利率或者负利率,目前全球实行零利率、负利率的国家已超过40个。日本、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早在疫情之前就实行了负利率,日本学者分析,日本未来会进入“深负利率”。美国联邦储备局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2020年多次指出,2021年美元将会出现负利率。7月份美国通胀水平高达5.4%,利率实际水平为-5%左右。货币长期负利率,已经违背了金融的基本规律,是经济景气萧条的重要标志性表现。

   三是负收益率。全球2019年国债负收益总额达到17万亿美元,2020年一些国家的长期国债继续保持负收益率,全球负收益率的中长期国债达到18万亿美元,占全球政府债的比重高达25%。如10年期国债,日本是-0.1%,欧元区是-0.48%,美国国债收益率虽然2021年上升为1%左右,但扣除通胀率,收益率仍然为负数。近几年总体上仍会降低收益率,不排除负收益率。日本、欧盟仍然为负收益率。德国首次发行30年期零息国债,瑞典整条国债收益率曲线“沉没”到零水平下方。

   四是负能量。所谓负能量,就是说一些国家和政客释放了太多的负面东西,比如歧视与偏见等,影响世界经济的复苏,影响世界抗击疫情和救助经济。一些国家和政客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极端的保守主义、民粹主义,一些国家拉帮结派,搞一个国家利益至上、放大霸权作为收割机的作用。一些国家遏制围堵中国,在疫情中并没有收敛,而是继续地发展或者放大。负能量还表现为国际社会出现的有害重大社会思潮。一些国家民粹主义、反智主义的程度也超出了人们的认知,在一些国家竟然变成了堂而皇之的群体行动。即使一些荒唐的政客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这种极为愚昧的民粹主义、反智主义、麦卡锡主义的幽灵仍然游荡在这些国家的上空。值得重视的是,某种思想观点一旦形成群体意识或者共识,其具有的强大影响力、号召力、凝聚力,有时可能使具有同样特质的群体受到影响,当人们被一种错误思潮所迷惑、所裹挟时,就会形成方向性的错误认识,就有可能产生类似二战时的法西斯主义,带来严重的社会破坏。

   以上四个“负”,有可能持续到2023年,如果疫苗可以解救人类于隔离状态之中、链接世界经济联系于自然熔断之中,如果全球可以形成抗击疫情、复苏经济的合作局面,世界经济2023年之后将会由“四负”转向复苏或者反弹。短暂的数字反弹之后,世界经济将进入“四低”的新常态,即低增长、低利率、低收益率、低就业率,具有准国际货币、靠印钞可以转嫁危机优势的个别国家,可能将保持低通胀,但是如果原来国际大循环的格局被打破,靠货币化霸权无法再转嫁危机,那么这个国家将出现高通胀甚至经济危机。世界经济受到重创而引发的经济低迷,持续的时间或将长于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

   除了“四负”之外,世界经济还呈现出“四高”特征

   一是高债务。国际金融协会(IIF)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债务达到创纪录的281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365%以上。新冠肺炎疫情令全球债务增加了24万亿美元,其中,有约12万亿美元来自政府公共债务的增加,企业债务增加5.4万亿美元,银行债务增加3.9万亿美元,家庭负债增加2.6万亿美元。IIF指出,全球债务市场短期内还难以趋于稳定,预计2021年许多国家和领域的债务水平仍将持续高于疫情之前的水平,尤其是在当前低利率环境下。2018年同期,全球总债务是188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226%。据IMF估计,从2020年到2021年底,新兴市场借款人必须偿还约7万亿美元债务。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之后的42周时间里,美国释放了21万亿美元流动性。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20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增加了612%。2020年德意志银行预测,按照目前的速度印钞,到2028年,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将扩张至20万亿美元,目前为8万多亿美元,相较2020年初增长了1倍。

   二是高杠杆。按照有关国际组织发布的数据,全球杠杆率已经接近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水平,市场零售外汇的最高杠杆,美国目前已达到了1∶50,澳大利亚为1∶20,以色列为1∶100,日本为1∶25,新加坡为1∶20,马来西亚为1∶100,波兰为1∶100,塞浦路斯为1∶30,英国为1∶50,欧盟为1∶30。

   三是高强度政策刺激。IMF2020年10月13日数据显示,全球主要国家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和纾困,已投放了12万亿美元。货币政策已无空间,财政政策也没有太大的空间。高强度的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刺激政策,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刺激力度要大得多,但效能小得多。2020年以来,为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发达国家纷纷推出超级经济刺激计划。在财政猛烈扩张的同时,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1倍,欧央行扩张60%以上,日本银行扩张超过1/4。2008年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只有8000多亿美元,如今已8万多亿美元,美国联邦债务与GDP之比已超过二战时期创造的最高纪录。这种高强度的经济政策,实质上是基于国家信用的一种印钞行为。财政政策是国家真实的财力,但如果财政政策货币化,就成为用印钞转化为政府财政债务的无底洞,风险将无法锁定。

   四是高风险。世界经济在疫情中又产生一个非常大的变量,释放了更多的风险。包括公共卫生的风险,即人的生命风险;包括金融风险,很多国家都在印钞,加大宽松货币政策力度,美国无底线无限量宽松,日本央行加快印钞,欧洲央行也在加快印钞,流动性的泛滥将是金融风险最大的风险点;包括债务风险,一旦债台垮塌,一些国家的经济就会垮塌;包括粮食风险,联合国粮农组织多次警告,2020年、2021年会出现粮食危机,近8亿人会陷入饥饿之中;包括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断链”的风险,人为脱钩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断链”两种力量叠加;包括欧洲变局风险,如英国“脱欧”经历三年最终达成了协议,“脱欧”以后将对英国、欧盟和世界产生什么影响?当然,也包括战争风险,一些局部战争已给世界带来了创伤,几千万难民漂泊在无处可去的空间。

  

   (作者为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303.html
文章来源:北京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