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邵春堡:数字经济如何创造实际价值

更新时间:2021-08-14 10:41:14
作者: 邵春堡 (进入专栏)  
医疗保健领域的所有人工智能应用也是如此,都需要大量的X射线、CAT扫描和其他诊断数据来创造创新,以挽救生命。” 但是数字经济发展要在应用者的宽容中加速改进自身,需要将大量数据提炼的思路转化为现实应用,自觉防止对用户造成潜在的数字侵权问题。如果说数字经济发展初始,无论开发者和使用者都拥有探索和尝试的兴趣,在深化发展中就要严格规范,尊重用户权益,通过技术和监管,趋向完善。正是包容和宽怀的发展经历,使数字经济在发展中具有其互联和共享的品质,加之数字经济发展不平衡又必然保持竞争态势,注定数字经济是个多元竞争和包容共享的对立统一趋势。竞争加速发展,包容体现共享本质。数字经济越是快速发展,越能敏锐地感知和捕捉到自身风险,越要兼顾对自身负面作用的化解。因此,要把数字经济理解为一条扁担挑着的两头:一头是递增的发展效益,一头是对风险逐步化解。防止数字经济成就的同时,熵增大,折扣多,得不偿失。这就需要在数字经济发展中始终关注并防范数字安全风险,高度重视和解决数字化发展中的垄断、孤岛、鸿沟等不平衡问题,努力谋求数字化的机会均等、规则均等、权利均等,主动解决数字经济发展中产生的负面因素,数字经济才能成为真正的包容共享经济。

   1、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追求共同价值

   数字经济超越传统的市场规则,尤其是主动、透明的交易方式、较为对称的信息权益,使市场主体有了平等的地位,本质上是共享经济。但在现实发展中存在区域数字经济发展路径出现同质化现象,区域间对关键资源的争夺加剧了数字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因此,在保持数字经济广泛渗透的基础上,分析和衡量地区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状况,针对数字经济的地区差异和城乡之间、人群之间的数字鸿沟,可以加强数字经济协同发展,强化区域数字经济产业对接,带动落后地区共享“数字红利”,提高数字经济在薄弱地区和行业的渗透力度,提升整体数字经济的优质占比;可以利用平台模式改造落后产业、重塑生产方式、精准产品产销,抢占市场先机;可以组织各种要素和资源,赋能于经济社会落后地区、偏远山区、弱势群体,防止形成数字鸿沟;可以使每个经营实体在共同利益目标驱动下,加强与系统内部业务协作,让不同区域、不同人群实现普惠协调发展,形成价值创造的范围经济,可以发挥企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协同作用,“企业率先将商业行为和社会发展放在一起,置于核心来考虑,以创造‘共享价值’,就是将经济价值的创造融入到社会价值创造中,让企业成功与社会进步连接起来,扩大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总量,它是一种新的社会分配方式。”迈克尔.波特和马克.克雷默认为,共享价值原则可以实现企业发展与社会繁荣良性循环,并为企业带来持续的利润。越来越多以其精明经营方针而闻名的公司,早已开始致力于把握共享价值的主动权,将其作为企业战略的组成部分。腾讯正是把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和消费互联网、产业互联网一起作为所有业务的底座,坚持向下扎根,并和其他板块有连接、有互动、有支撑,促进了自身的成长。

   2、防止平台垄断和赢者通吃现象,追求包容价值

   数字经济在普遍发展的同时,也孕育了一些较大的数字平台企业,它们带动大量的商户、制造企业和物流企业,推动着数字化转型。很多线下企业也有借助平台企业触达更多用户、优化采购配送、改进业务流程、提升管理水平等多方面的需求。但是需求方数量的增长可以减少平台企业供应的成本,又使产品对其他用户更具吸引力,加速了需求的增长,触发正反馈和扩展性,从而形成个别公司和平台的垄断局面,导致赢家通吃的效应。为此需要适时推出和执行反垄断政策,反不正当竞争行为,防止互联网巨头一家独大、资本无序扩张,引起社会不满扩散或社会动荡,使做大了的蛋糕毁于一旦。还要避免恶性竞争,避免重复建设,让数字化生态呈现金字塔形状,真正促进平台模式的可持续发展。企业方和平台方应在监管机构引导下,增强自我约束,互利共赢。平台企业仍然需要大量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特别是线下企业提供关键支持。很多线下企业对平台企业仍然涌现需求,这就要形成以平台经济为中心的各类中小企业一起发展的数字经济相关集群,带动行业或区域内新的经济增长极,促进以技术为核心的数字产业链良性竞争,促进大众化平台、各类企业和线上多种经济普遍繁荣。只有包容了数字经济发展中的各种可能,包括平台和非平台、线上与线下、正确与错误、竞争与垄断、成功与失败,最后得到的才是真正的价值。

   3、防范数字安全风险,追求熵减价值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等技术融合发展,使得网络安全风险叠加、异常复杂,特别是数字经济的天然流动性,导致传统的信息安全防护措施不再适用,已经引起多方关注,如大数据分析、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等等,都已有法律法规的规范和要求。因此,数字经济要在立足建设和发展中,同步做好风险防范和安全保障。在建设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的同时,就要同步建设安保配套设施。在制定、贯彻、执行数字经济建设规章法律的同时,就要同步制定、贯彻和执行数字和网络的安全保障法律法规。企业应当在数字化业务发展与数据安全之间寻求平衡点,通过技术、法规、监管、打击等多种手段,维护国家政治安全、企业经营安全、公民隐私安全。数字经济是跨越国界的,它会在更大范围发展和繁荣,人类应当一起努力,减少数字安全壁垒,释放数字经济潜力,逐步打造开放、安全、公平的数字经济发展环境。不因获得数字经济的利益而造成安全隐患和牺牲隐私权利,防止已获得的成就被打折扣。包容性收益就是从防范负面做起,化险为安,变害为益,保障和巩固数字经济成果,特别在社会效益上取得成绩,成为名副其实的包容共享经济。

   数字经济具有发展速度快、融合程度高、业务模式新等特点,把握数字经济价值实现的本质,做到数字经济发展胸中有数,有步骤有目标地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应当从三个方面努力:一要抓住机会,尽快发展数字经济的核心部分,提高工作母机的能力;二要实施数字化转型,尽快实施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促进各业的数字化发展;三要发挥体现数字科技生产关系属性的数字治理作用,探索新的治理方式,反作用于数字科技生产力,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

  

   来源:《中国产经杂志》2021年第15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1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