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绳:漫谈读书、写作及其他

更新时间:2021-08-12 13:16:23
作者: 胡绳  
她如何脱去战袍,重着女儿妆,等等。这是首叙事诗,什么地方细致地写,什么地方简略地带过,安排得很恰当。议论和叙事也一样,都得有重点。重点突出了,才能吸引读者,引起读者的共鸣。

   写理论文章也要形象化。理论文章虽然不是文学描写,不是讲究形象化的,但有时需要有形像化的描写,比如毛泽永的《论联合政府》中,只用很概括的话叙述了我党自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以来直到抗日战争爆发的经过,但是这里面他用了富于感情的形象化语言。在讲到大革命失败以后,他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被征服,被杀绝。他们从地下爬起来,揩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们又继续战斗了。”写得多么简明,生动!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也可以看到毛泽东在概括地叙述多少年的历史时,写得非常简练、突出而又形象化,这种功力是很不容易的。我们搞理论工作的人需要多读点文学的书,否则,文宇的枯燥和八股气味就很难消灭。

   关于继承和创新

   最后讲一点继承和创新的关系。以上讲的写作方面,有不少是涉及技巧的问题,而写作主要的还是思想观点的问题,现在有些人常讲理论上要有什么突破,当然,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不断发展的,总要有新的突破,但我们应注意把继承和创新联系起来。列宁说:“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赢得了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因为它并没有抛弃资产阶级时代最宝贵的成就,相反却吸收和改造了两千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列宁全集)第39卷,332页)我们对资产阶级的文化不能任意排斥,更要继承马克思主义已有的一切成就,所以,我们研究一个问题,必须注意到在这个问题上前人说过什么,有些什么正确的观点.随便做翻案文章,并不见得就能创造出新的东西。如果不能很好地把马克思主义一切优秀的东西继承下来,那么我们就谈不上创造。学术界、理论界应该有创新的作品,但是,不把前人许多正确的东西好好总结,就随便发表一个自以为有突破的东西,这不能叫做创新。如果过去的研究,在某些问题上,有错误的认识,作出了错误的结论,我们是应该用新的认识、新的结论来代替它。对于通过历史的实践,经过前人刻苦地研究取得的正确的观点,联系今天的实际,作出一点新的、超过前人的发挥,这也应该说是一种创造性。我写了《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历史界有人问我,你这本书有哪些新的突破。我说没有什么突破。我主要是把几十年以来我们党对中国社会、中国近代历史的一些基本论点作了发挥。这些基本论点的正确性,不但被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的80年的历史实践所证明,而且被这以后的历史实跌所证明,我不能脱离这些论点。但我不是简单地复述这些论点的正确性,而是用比较细致的分析来充实这些论点,把这概括的论点中所包含着的丰富内容,尽可能有血有肉地呈现出来。当然,在一些个别问题上我也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新的看法。这些看法对不对,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

   青年人的潜力是很大的。充分发挥这些潜力,无论在学习上还是工作上都可以取得很大的成效,你们应该趁年轻的时候充分发挥自己的潜力。“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是一句老话。我们要为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而努力工作、努力学习,不要在可以做很多工作、读很多书、写很多东西的时候,把光阴错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8003.html
文章来源:《文史知识》1983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