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鹏:北朝顿丘李氏郡望形成考

更新时间:2021-08-11 13:16:38
作者: 陈鹏  

   摘要:

   顿丘李氏是北魏形成的李姓郡望。其家族本为梁国蒙县人,由南朝刘宋进入北魏,凭借外戚身份兴起。因李方叔、李峻封顿丘王,兼之顿丘郡卫国县原有李姓家族,梁国李氏渐以顿丘卫国为新乡里。历经李峻兄弟及其子侄两代人的努力,李氏家族的政治地位和社会门第逐渐得到朝野认可。至孝文帝朝,李氏家族完成了“士族化”转型,并通过定姓族进入“郡姓”之列。至此,顿丘卫国李氏作为李姓的一个新郡望最终确立。这一郡望历经北魏、东魏、北齐,一直延续到隋唐。

   关键词:北朝;顿丘李氏;郡望;定姓族;

   魏收《魏书》初成,时论颇有批评。《北齐书·魏收传》称:

   时论既言(魏)收著史不平,文宣诏收于尚书省与诸家子孙共加论讨,前后投诉百有余人,云“遗其家世职位”,或云“其家不见记录”,或云“妄有非毁”。收皆随状答之。范阳卢斐父同附出族祖玄传下,顿丘李庶家传称其本是梁国蒙人,斐、庶讥议云:“史书不直。”1

   魏收《魏书》“秽史”问题,相关研究颇丰,2然本文关注的是“顿丘李庶家传称其本是梁国蒙人”之说。照此说,顿丘李氏本是梁国蒙县人,后改望顿丘;而魏收撰史揭露其原籍,以致李庶不满。

   从《魏书》《北史》相关记述来看,顿丘李氏为北魏“新出门户”。此类家族兴起后,确定郡望大体有两种情况:一是以原籍为郡望;二是攀附伪托汉晋旧族的郡望。3然顿丘李氏郡望的形成较为特殊:这一家族在北魏兴起后,既未以原籍(梁国蒙县)为郡望,而确定的郡望“顿丘李氏”又不在汉晋旧族之列。这不能不令人产生疑问:梁国李氏为何要改望顿丘?顿丘李氏这一郡望是如何形成的呢?

   研究者提出:“郡望的形成,一般有一个由造成社会影响到获得政治承认的过程。”4顿丘李氏郡望形成,当至少经历家族兴起、确定郡望以及被朝廷和士林承认三个步骤。清人李慈铭推测梁国李氏“以顿丘为姓望”,或源自其家“本出顿丘”,因“当时甚重族望”,“不欲复蒙梁郡之名,故当日皆称顿丘李氏”5,但谓梁国李氏“本出顿丘”则证据不足。王素提出北魏梁国李氏因封地为顿丘而改望。6这一观点颇给人启发,但主要涉及的是改望顿丘的理由,对其家族兴起和郡望确立的讨论则稍嫌不足,梁国李氏改望顿丘的原因也尚有可探讨之处。本文拟在前贤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考察北朝顿丘李氏郡望的形成。

   一外戚身份与梁国李氏的兴起

   郡望背后一般“有一个主体士族家族”,郡望形成是“该主体家族活动的结果”7。新郡望的出现,是以使用该郡望的主体家族兴起为前提的。梁国-顿丘李氏并非汉晋士族,在十六国至南北朝初亦不显达,家族兴起主要得益于李氏女得幸于北魏文成帝,并产下献文帝。质言之,外戚身份是其家族兴起的主要原因。此外,梁国李氏与弘农李洪之合族,也是其家族兴起过程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

   在《魏书》《北史》中,梁国-顿丘李氏,最早可追溯至刘宋济阴太守李方叔。8李方叔一女即北魏文成元皇后李氏。北魏太平真君十一年(450),太武帝南征,“永昌王(拓跋)仁出寿春,军至后宅”,“得元后姊妹二人”9。至文成帝兴安二年(453)七月,永昌王仁以谋反赐死于长安。10李氏以罪人家属身份“送平城宫”,据称“高宗(文成帝)登白楼望见,美之”,“后得幸于斋库中,遂有娠”。兴光元年(454)七月,李氏产子弘(即献文帝),“拜贵人”;太安二年(456),常太后“令依故事”,李氏“遂薨”11。稍后,拓跋弘立为太子。12

   所谓“故事”,指北魏“子贵母死”制度。文成元后李氏因此而死,13是其子拓跋弘太子地位确立的保证,也给其家族兴起提供了契机。李氏家族由此成为北魏外戚,元后诸兄弟获得文成帝、献文帝的重视。今本《魏书·李峻传》曰:

   李峻,字珍之,梁国蒙县人,元皇后兄也。父方叔,刘义隆济阴太守。高宗遣间使谕之,峻与五弟诞、嶷、雅、白、永等前后归京师。拜峻镇西将军、泾州刺史、顿丘公。雅、嶷、诞等皆封公位显。后进峻爵为王,征为太宰,薨。14

   《魏书·外戚传》早已散佚,今本为后人据《北史·外戚传》等补;其中《李峻传》,中华书局点校本《魏书》校勘记谓“不详所出”15。然笔者注意到,《册府元龟·外戚部》载有与《李峻传》大致相同的文本。16《册府》取材,“大抵以‘正史’为主,间及经子,不采说部”17。《册府》和今本《魏书·李峻传》当有着共同史源,很可能即源自魏收《魏书》原文。

   李峻兄弟由刘宋入魏,是文成元后死后文成帝“遣间使谕之”的结果。而李峻兄弟“初至京师,官给衣服”,辄遭谷洪“截没”。谷洪三代仕魏,又曾“入授高宗经”,文成帝即位后以“旧恩”荣升,却因此事“为有司所纠,并穷其前后赃罪,坐以伏法”18。就此来看,文成帝对元后兄弟颇为关照。更明显的表现是,梁国李氏在江左名位不显,元后父李方叔仅位至济阴太守,但李峻兄弟至平城后皆封为公。其后,李峻进爵顿丘王,19峻弟诞进封陈留王,20诞弟嶷进封彭城王,21嶷弟白进封梁郡王。22据北魏神龟二年(519)《高道悦妻李氏墓志》、北齐武平七年(576)《李云墓志》,元后父李方叔追赠征东大将军、仪同三司、顿丘献王。23

   李峻兄弟功绩不显,24而骤至高位,无疑缘自身为文成帝妻族、献文帝舅族之故。田余庆曾指出北魏“子贵母死”制度有着避免后族干政和保障君权独立的意义。25然从皇后或外戚家族来看,“子贵母死”是其家族为保障北魏君权的一种“牺牲”。而“子贵母死”的皇后家族,则不乏因外戚身份地位得到提升之例。比如太武帝母密皇后杜氏因此而死,26至始光中,太武帝“思念舅氏”,令舅魏郡邺县杜超封公、尚主,后进封为王,委以镇邺重任,并促成魏郡杜氏对京兆杜氏的攀附。27再如文成帝母恭皇后闾氏,于文成帝即位次日因“子贵母死”而薨,为“隆崇舅氏”28,恭皇后兄弟闾毗、闾纥在太安二年封公,同年加侍中,进爵为王,子弟赐爵颇多。可见,“子贵母死”会引发皇帝对妻族或舅氏的“补偿”,从而提升外戚的地位。就文成元后来讲,“子贵母死”制度造成她本人的死亡,却给梁国李氏家族的兴起提供了契机。

   外戚身份是梁国李氏成为北魏新出门户的主要因素,但应注意的是,文成元后李氏生前,其兄弟尚都在南朝。史载李氏临死之际:

   太安二年,(常)太后令依故事,令后具条记在南兄弟及引所结宗兄洪之,悉以付托。临诀,每一称兄弟,辄拊胸恸泣,遂薨。29

   文成元后李氏临死托付的“所结宗兄洪之”,见于《魏书》《北史》之《酷吏传》。史称李洪之“本名文通,恒农人”30,与梁国李氏本无亲属关系。“宗兄”一词,大体有二义:一是宗法制下“庶子称其宗子之辞”;二指同宗兄长、族兄或远兄,在不同语境中指称的宗亲关系亲疏有别。31此处“所结宗兄”,显非前者之义,而是指李洪之因与文成元后李氏同姓,结为同宗兄妹。

   李洪之结识文成元后,可能因为他曾参与太武帝南征,目睹元后姊妹为永昌王仁所得,因同姓而有意结交。《魏书·李洪之传》曰:

   (李)洪之以宗人潜相饷遗,结为兄弟,遂便如亲。颇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改名洪之……元后临崩,昭太后问其亲,因言洪之为兄。与相诀经日,具条列南方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32

   南北朝时,“北土重同姓”33,同姓间攀附联结,乃至“合族”“通谱”34。“合族”一般是“同姓不同宗之间的联合”,“形成一个新的宗族实体”35,比如西晋孙旂与孙秀合族,南朝周弘正与周石珍合族。36“通谱”则在同姓宗族联合的基础上,“以谱牒的形式正式承认并接通两族现存世系”37。李洪之与文成元后“结为兄弟”,并据元后兄弟字“某之”而改名“洪之”,以符合兄弟行辈用字,38当已重组宗族关系,发生“合族”,甚至近乎“通谱”。二者结成宗亲,可能怀有各自的现实目的或需求,但他们缔结的关系,在太安(455—459)中李峻兄弟入魏后,得到了维持。李氏兄弟“与洪之相见,叙元后平生故事,计长幼为昆季”,关系亲密,以致李洪之“号为显祖(献文帝)亲舅”39。其子李神,《魏书》本传称“早从征役,其从兄崇深所知赏”40,所谓“从兄崇”正是文成元后的兄弟李诞之子。李洪之父子与元后家族显然组建了宗亲关系。郦道元《水经注·沁水》提到“怀州刺史顿丘李洪之”41,亦透露出时人将之视作梁国-顿丘李氏的一支。

   梁国李氏与李洪之“合族”,令李洪之具备外戚身份,仕途显达。而对梁国李氏而言,李洪之对其家族兴起也起到匡助作用:其一,文成元后姊妹入魏,无人可依靠,李洪之“潜相饷遗”,颇有补益;其二,元后死后,因其临终托付,李洪之对李峻兄弟北归及入魏后的身份认定,应起到作用;其三,李峻兄弟初入魏,虽有文成帝照顾,但无宗族势力,当得到李洪之的帮助。正因李洪之对梁国李氏兴起有功,双方的宗亲关系得以维系。《魏书·李洪之传》写道:

   洪之始见元后,计年为兄。及珍之等至,洪之以元后素定长幼,其呼拜坐皆如家人。暮年数延携之宴饮,醉酣之后,携之时或言及本末,洪之则起而加敬,笑语自若。富贵赫弈,当舅戚之家,遂弃宗专附珍之等。后颇存振本属,而犹不显然。42

   至孝文帝时,李洪之以“受纳”得罪,孝文帝对百官分辨李洪之并非文成元后亲兄,“而诸李犹善相视,恩纪如亲”43。这种亲密关系的维系,固有李洪之对李峻等人攀附的缘故,也是李氏家族对其匡助之功的回报。

   二从梁国蒙县到顿丘卫国:李氏贯望的抉择

   梁国李氏凭借外戚身份兴起,面对当时士族标榜郡望的风尚,亦需确定自家郡望,作为家族的政治-社会身份标志。仇鹿鸣指出北朝一些出身低微的外戚在显贵之后,“往往伪托士族的郡望,北朝皇帝常常纵容、甚至鼓励这样的行为,汉人士族在皇权的压迫之下,不得不默认这些贵戚的公然伪冒”44。尹波涛也提到北朝“新出门户”往往伪托“汉魏旧门”的身份。45北朝存在陇西李氏、赵郡李氏等李姓高门郡望,但梁国李氏并未攀附伪托这些已有的著望,而是经历了从梁国蒙县到顿丘卫国的“贯望抉择”。

   所谓“贯望”,即籍贯和郡望,二者最初“是一非二”,后因宗族分衍和迁徙,“望与贯渐分”46。在中古时期,籍贯是时人的注籍地,而郡望则是家族门第的标签,二者存在不一致的现象。就顿丘李氏而言,原籍为梁国蒙县,但由南朝北归后,却既未以原籍为郡望,又未伪冒汉晋高门,表现出一种特殊情形。文献记述李氏家族人物贯望,存在梁国蒙县、顿丘、黎阳、陈留四说,为阐明问题,以下对四说分别探讨。

   1.梁国蒙县:

   上引《北齐书·魏收传》即提到“顿丘李庶家传称其本是梁国蒙人”,今本《魏书》之《文成元皇后李氏传》《李峻传》和《北史·皇后传·魏文成元皇后李氏传》皆作“梁国蒙县人”。梁国蒙县当是李氏的原籍,西晋属豫州;东晋孝武帝太元年间于淮南寿春侨置梁郡,而蒙县侨置于寿春南;至刘宋分豫州为二(淮东属南豫州,淮西属豫州),侨梁郡属南豫州,改称南梁郡,梁郡属豫州(一度曾属徐州)。47文成元后李氏姊妹,为永昌王仁南征虏获,考其行军路线,途经南豫州南梁郡,可推知当时梁国李氏侨居于刘宋南豫州南梁郡蒙县。48

   2.顿丘卫国:

   《魏书·李平传》《魏书·李崇传》《北史·李崇传》记述传主为“顿丘人”。这是李氏在北魏兴起后改认的新望。不过,顿丘李氏郡望下的“次级郡望”,亦即顿丘郡的哪个辖县,49史未明言。所幸北魏《高道悦妻李氏墓志》、北齐《李亨墓志》,明确写作“顿丘卫国人”50。李氏是李方叔孙女,李亨是李峻曾孙,足证顿丘李氏的“次级郡望”为“卫国”。又李崇长子李世哲赐爵卫国子,51也是一个旁证。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9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史研究. 2021(02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