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小枫:美国行为的根源——出自政治史学的观察

更新时间:2021-08-09 09:26:44
作者: 刘小枫 (进入专栏)  
便会把一种一般的责任变成为一种特殊的使命;出于理解或想象中的热忱的设想,会让人感到似乎是上天的启示;思索的过程将会在狂喜和幻境中消失;内在激情,那看不见的牵线者,将被描绘成具有上帝的天使的形象和属性。从狂热分子跨向江湖骗子的一步极易失足,十分危险;苏格拉底的精灵为我们提供了难忘的例证:一个聪明人如何可能欺骗自己、好人如何可能欺骗别人、良心如何可能沉睡在自我蒙混和有意行骗的迷蒙的中间状态中。[40]

  

   这段话用在西奥多·罗斯福身上固然合适,但用在他的继任者伍德罗·威尔逊总统身上更为适合。

  

   伍德罗·威尔逊的行为

  

   1917年4月,威尔逊总统带领美国跨洋介入欧洲战争,不是因为美国受到战争威胁,而是为了实现一个伟大的理想:建立自由民主的世界秩序。与拿破仑马背上的普世共和主义理想相比,威尔逊的普世民主理想因凭靠现代军事力量而更具全球化的战斗力。

  

   在“一战”爆发后的最初两年里,威尔逊一直宣称对欧洲战争保持“事实与名义上的”中立和“思想与行动上的”公正,但私下里则“警告自己的心腹”,如果德国获胜,“我们文明的进程将因此而改变,美国也将变成一个军事国家”。[41]事实上,即便德国不能获胜,美国也将变成一个军事国家。美国与欧洲战场隔着一个大洋,地缘上与交战地区没关系,即便不保持中立,战火也很难烧到自己身上。美国宣称保持中立仅仅表明,美国与远隔大西洋的欧洲大陆属于同一个国际秩序——“保持中立”本身就是典型的欧洲国际秩序概念。拿破仑战争期间,美国想要保持中立,但无论法国还是英国都拒绝承认这种“中立”。毕竟,当时的法国和英国仍在北美洲争夺势力范围,而英属美洲殖民商人此前能够“独立”,原本就是英法冲突的结果。

  

   1915年5月7 日,德国潜艇在爱尔兰海岸击沉英国客轮“卢西塔尼亚”号,1152人丧身,其中十分之一是美国人(124人)。美国国内随即出现参战呼声,威尔逊趁机要求陆军部提出备战方案(1915年底),随即遭遇坚持孤立主义的国会议员强烈反对。[42]

  

   与拿破仑战争期间一样,美国在“一战”初期所采取的中立政策就是与交战国双方平等地保持自由贸易关系。1916年夏季,英国加强了对所有中立国贸易的控制,以免敌对国获益。美国的贷款对象主要是协约国,但也没有放过与德国和奥地利做买卖的机会。英国为此十分恼火,“不客气地施行海上封锁,阻挡了美国把货物运到德国和欧洲[其他]中立国”。[43]同年9月,美国国会做出强硬反应,授权总统可以使用武力对付任何阻碍美国贸易自由的国家。

  

   为了说服孤立主义的脑筋,威尔逊在为争取总统连任而发表的竞选演说(1916年10月5日)中强调:

   美西战争给美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当这场战争结束之时,美国人已经发现[自己]成了古巴的监护人,拥有波多黎各和菲律宾,美国的边疆一下子越过7000英里到了菲律宾群岛一些人迹罕至的森林地区,自此以后,美国已经不可避免地陷入世界政治的罗网之中。[44]

  

  

   威尔逊并没有把美西战争视为不义行为,而按照他的普世民主理想,他至少应该把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取菲律宾视为不义行为。因为,美西战争爆发之前,年仅28岁的菲律宾人阿吉纳尔多(Emilio Aguinaldo,1869 - 1964)已经组织起义军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这位崇尚“自由、平等、博爱”的法国革命信徒未等取得军事胜利,就模仿美国宣布成立“独立自由”的菲律宾共和国(1897年11),还通过了一部临时宪法,尽管仅仅一个月后他又不得不流亡香港。

  

   1898年5月1日,美国海军亚洲分舰队司令杜威准将率领舰队突袭驻守菲律宾的西班牙舰队,仅几个小时就结束战斗,随即封锁马尼拉湾。杜威准将派人到香港找到阿吉纳尔多,游说他马上返回菲律宾重新收拾武装。阿吉纳尔多随即返回菲律宾,并成功再次发动起义(5月29日),紧接着就发表了《加威特独立宣言》(6月12日)。10天后,阿吉纳尔多颁布了地方政府机构组织法令(相当于临时宪法),并呼吁各国承认该政府作为与西班牙交战的国体资格以及菲律宾获得独立。阿吉纳尔多以为,崇尚“独立自由”的美国理所当然会支持菲律宾人独立,因此他在“独立宣言”中写到,菲律宾的“独立”得到了“强大而人道的北美国家的保护”。[45]

  

   美国陆军分三批登陆菲律宾(1898年6月30日至7月31日)之后,阿吉纳尔多感觉不对劲,赶紧宣布成立菲律宾共和国(8月6日),自任总统,一周后(8月12日)发表《菲律宾独立宣言》。巧合的是,同一天,美国与西班牙在巴黎秘密谈判,就媾和达成协议:西班牙放弃古巴,把波多黎各以及西印度群岛中的其他岛屿让给美国。协议没有涉及菲律宾,因为登陆菲律宾的美军和西班牙殖民军指挥官已经达成秘密协定,由美军而非菲律宾独立武装接管马尼拉,以表明“解放”菲律宾的是美军。[46]

  

   第二天(8 月13日),美军发起了一场假进攻(死8人伤32人),西班牙殖民军把马尼拉移交给了美军。自1832年的洛比兹条约以来,美国驻亚洲各国的代表重复过“千百遍那套老调,即美国既没有取得殖民地的意图,也没有这种合法权利”,现在终于露出本色。西班牙驻守马尼拉的殖民军正式向美军宣布投降后,英国战舰向美国国旗致敬,日本和德国的战舰闷闷不乐。[47]

  

   阿吉纳尔多的独立武装包围马尼拉近两个月之久,现在美军却阻止他们进入马尼拉。[48]阿吉纳尔多并不知道,而杜威准将知道,美国此次进兵的目的不是帮菲律宾人获得“独立自由”,而是从西班牙人手中夺取菲律宾。1898年12月,气息奄奄的西班牙王国与美国在巴黎签署条约,将菲律宾割让给美国,美国支付二十00万美元——美国夺取菲律宾就这样完成了国际法手续。1899年元月4日,美国占领军发布《开明同化宣言》,正式接管菲律宾。阿吉纳尔多随之(元月5日)针锋相对地发表宣言,谴责美国对菲律宾的占领。他原以为“美国曾经是一个为争取独立和废除奴隶制度而斗争的民族”,万万没想到美国竟然是这样。元月21日,阿吉纳尔多宣布成立共和政府,并声明若美军强行占领当时最繁荣的米沙鄢群岛,他的共和军将对美军开火(刘迪辉/金雨雁,页132)。

  

   阿吉纳尔多缺乏审慎德性,他以为美国人仅仅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做出警戒性作战部署。两周后(2月4日),美军向马尼拉近郊菲律宾独立武装的营地发动突袭,阿吉纳尔多的武装毫无准备,仓促应战,“至少有三千名菲律宾人被屠杀,而美军仅有二百五十人死亡”(阿马多·格雷罗,页31)。

  

   现在,菲律宾独立战争的对象变了,敌人由西班牙人变成了美国人。美菲战争开打,历时三年(一说“持续了五年”)。[49]起初,菲律宾独立武装重创美军,一度攻入马尼拉市内,但终因人力和财力不支而失败。为了镇压菲律宾独立武装,美国不断增兵,耗资三亿美元,投入总兵力达12万6千(4000人被击毙,负伤近3000)。在整个战争期间,菲律宾独立武装“近二十万人被杀”,“死于饥饿和瘟疫”的平民则高达二十万(刘迪辉/金雨雁,页134-151)。

   无数菲律宾男人、女人和孩童被屠杀,美国士兵用“水刑”(将水灌人喉咙)和其他刑罚折磨被抓的菲律宾游击队员,摧毁一个又一个菲律宾城镇和粮仓,1901年仅一周时间,就摧毁了100万吨大米和6000个家庭,最后,美国强迫菲律宾民众住在“保护区”。[50]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派出使团前往菲律宾,高唱“‘和平’‘自治’和‘开明同化’等海妖歌声”,菲律宾知识分子和某些革命军领导人被“深深地迷住了”(阿马多·格雷罗,页32)。

  

   1899年初,美国兼并菲律宾的消息在美国各地虽然“已经广获人心”,但仍然在即将来临的总统换届选举中成为论辩话题——这涉及美国宪法和美国的道德形象问题。最高法院院长认为,兼并菲律宾或夏威夷的手续一旦完成,在那里“成立任何形式的政府都无须人民的同意,领土的转移也无须人民明白表示向意”,国会可以自作主张(泰勒·丹涅特,页528)。美国第56届国会在辩论是否兼并菲律宾时,有参议员宣称:

   哪个国家支配太平洋,也就支配了全世界,而由于取得菲律宾,美利坚合众国将成为且永远成为这样的强国。[51]

  

  

   还有比这更具雄心的公共言论。美西战争之后,前往巴黎与西班牙谈判的美方代表团成员之一怀特洛·里德(1837 - 1912)宣称:

   扩大美国对菲律宾群岛的控制是要在中国海峡上架起一道防线,确保美国在太平洋彼岸的统治地位——加大美国对太平洋地区的控制,扩大二十世纪美国对大洋彼岸贸易的控制。如果利用得当,它可以使整个太平洋地区成为美国的一个内湖。(转引自卡明思,页191)

  

  

   威尔逊在1916年的竞选演说中说,“美国的边疆一下子越过7000英里到了菲律宾群岛一些人迹罕至的森林地区”,作为自由民主信仰的忠实信徒,他没有意识到自己过于伪善,除非他所理解的“自由民主”有美利坚式的独特含义。所谓“美国已经不可避免地陷入世界政治的罗网之中”,听起来似乎带有那么一点儿愧疚或迫不得已,其实,早在美西战争结束后的第二年(1900),威尔逊就因美国的成功扩张而欣喜得不行:

   在近三百年时间里,美国的增长都遵循一个单一的法则,就是扩张到新的领土上去的法则,这个伟大的过程形成了我们的国家,形成了一致的情感,形成了我们的政治制度,从大西洋沿岸穿越整个北美大陆向太平洋海岸挺进,我们历史上的这一出伟大的戏剧已经上演到它的最后一幕。(转引自任李明,页130)

  

   威尔逊在1916年10月的竞选演说中用到“世界政治”一词,这在今天的我们听来太过寻常,但在二十世纪初却并非如此。我们应该问:在威尔斯的心目中,何谓“世界政治”?一旦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就不难注意到,威尔斯心目中的“世界政治”与美国“边疆”的扩展相关:自由民主的文明进步将使得世界上所有国家的边疆消失,首先是美国不再有边界。[52]

   1900年,欧洲人看到了美国人在美洲大陆上不可阻挡的扩张和殖民化进程,他们越过太平洋,把夏威夷和菲律宾也纳入自己的版图;在这同一张地图上,大部分美国人却只看到自由和民主的广泛传播。(卡明思,页84)

  

  

这样的效果在很多程度上要归功于威尔逊的两面派行为。事实上,威尔逊曾希望通过与德国合作结束战争,在德国和英国之间斡旋,积极展开“致力于和平的极为秘密的谈判”(林克/卡顿,上册,页215)。随着战场态势变化,英国越来越觉得自己胜算在握,最终拒绝了威尔逊的斡旋(1916年12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68.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2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