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莎伦·斯诺伊思:论生态文明的中国路径——老子的《道德经》和阴阳原理

更新时间:2021-08-09 09:18:59
作者: 莎伦·斯诺伊思  

   进入21世纪以来,“生态文明”一词受到了广泛关注,并促使人们开始重新思考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我去年的论文《马克思、老子和自然》(Snowiss 2014)对此进行了详细的论证。本文重点关注中国传统哲学(尤其是老子的思想)在我们对自然的理解发生转向的过程中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

   在中国语境中,需要格外注意的是: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解读,与列宁或阿尔都塞等人在其他文化传统中的解读是不同的。毛泽东以其中国人独特的敏感性和文化观来理解马克思。我之前写作的《毛泽东的“梨子”哲学》《辩证思维与阴阳关系》(Snowiss 2015)等论文中对此有着详细的论述。在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阐述中,特别重要的是,其中一些特定的理解关联着中国传统文化的自然观,并显然不同于18世纪欧洲的自然观。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本原则不仅在于批判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和资产阶级国家的统治,还在于通过辩证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解为人类历史的不断进步建立了一个科学唯物主义的基础。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提出了一个极具说服力的解释框架用以批判中国历代社会,并展望新中国的愿景。他不仅提出了这些思想,而且还付诸行动去实现。在欧洲哲学中,“实践”(praxis)一词概括了思想与行动之间的辩证作用及其运动。

   此外,考察“中国传统哲学”这一概念的含义也是重要的。在欧美大学,“西方哲学传统”一词聚焦于从柏拉图到福柯、阿伦特直至罗尔斯的著作。这些著作中包含着这一传统所共享的假设和历史记录,而哲学家们之间对话的过程也就是这些假设和历史记录被挑战、发展和争论的过程。在其他的思想传统如印度哲学、伊斯兰哲学和中国哲学当中,情况同样如此。所以,中国文化“经典”包含在对中国哲学的广义理解之中。中国历代文人熟知这些经典并借此相互对话。但他们相互之间却可以持有相当不同的见解。

   例如,在探讨性别差异时,老子倾向于男女之间互补平等的观点,而孔子则论证了男尊女卑的观点(参见Wang 2012, pp.104-107)。如今,新儒学在将孔子的思想应用于现代世界时必然也做出了不少变动。同样,韩非子以“无为”思想作为一种对臣民施加统治或控制的权术。不让臣民知晓帝王的愿望或想法,是为了使他们处于对帝王的恐惧之中。老子对“无为”却作出非常不同的解释,即让一切事物顺其自然而达到完成状态。不必人为操控,否则反而弄巧成拙。可见,圣人之间的观点不尽相同;也不存在单一的中国哲学。倒不如说,只有基于共同兴趣的对话。

   其次,“传统的”一词在本文语境中还有一种现世的内涵。人们倾向于把古代哲人与现代哲学家区分开来。在欧洲思想传统中,存在一种由不同时代的思想家所明确表达的历史哲学,同时,“古人”(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被认为是不同于“现代人”(笛卡尔、霍布斯、马克思)的。但在中国,可以说很大程度上没有这种历史哲学,因为早期的中国经典未被视为是古老神秘的,而毋宁说是当代的著作。例如,《黄帝内经》仍在针灸学院被用作治病的教科书。然而,实施对抗疗法的现代西医,对古希腊名医盖伦(Galen)的著作却只是作为过去的历史来研究,而不再将其视为与当今的医疗实践相关联。因此,从英语的视角看来,“传统的”只是一个具有时效性的概念,它总让人回想起早期的哲学著作。

   那么,下面就让我们一同步入老子的道与阴阳的世界,了解它与今天的我们之间有何关联。

   “古老的未来”(ancient futures)一词,已被许多人用来指代如下事实:当代科学的诸多发现,与古代人对自然的理解更为相似,而非与近现代17世纪至20世纪的笛卡尔哲学、牛顿力学所描述的世界更相似。老子有关自然现象的观念更接近于量子力学和混沌理论,而非更接近于“现代”科学所认为的样子。接下来,笔者将分三个部分加以论述。第一,聚焦于阴阳及其与当代科学和思想的关系;第二,考察作为获取知识之途径的“实践”现象;第三,重点就实践将如何增强人们对于自然的生态意识方面给出一些建议。

   阴阳原理

   《道德经》重在论述“阴阳”的普遍之道。“道”难以用语言来充分定义与描述,因而老子通过运用比喻及富有诗意的语言来对其加以说明。如此,悖论的隽语、隐喻和象征就成为生动且富有洞察力地、权宜地描述这一主题的方式。我们读到: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道德经》第42章)        

  

   这可以解释为“道”生“气”,“气”分“阴”“阳”;“阴”“阳”进而生成能量、物质和信息,并由此创造出宇宙中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事物。

   在书法或形意文字中,“道”由两个偏旁部首组成:(“首”:头部)和(“辶”:船身)。因而,以一种非常形象的方式,我们可以把“道”想象成我们的头或脑正在乘船游历宇宙。途中,可看可学的东西令人应接不暇。“阴阳”的象征被大多数中国人和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所熟知。这一象征概述了这两种力量之间相互关系的基本原理。我想非常简略地重申一下这些原理,因为它们构成了本文后续讨论的概念基础。

   第一,它们相辅相成,并相互依赖;一方的存在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

  

   第二,它们不断运动;且不存在永恒与必然。

  

   第三,它们可以互换,并且都与不断相互作用的具体力量、事物等相关联。需要加以重申的是,不存在永恒不变。

  

   第四,它们无限可分;阴阳一体、相互包含。

  

   第五,阴阳演化、物极必反。

  

   地球理解由阴阳所描述的世界,需要聚焦于变化和相互渗透的关系,而这种关系无法依靠线性的因果逻辑而得以把握。并且,我们需要采取一种具体的、以人为本的、以为中心的、承认事物螺旋式发展的思维方式。

   马克思的理论中也存在类似的思想。通过对黑格尔哲学观念的倒置,马克思扬弃了历史终结论,而将历史视为运动、变化和发展的辩证过程。通过将人类描述为“会劳动的动物”(laboring animals),马克思强调,处于持续共生性关系中的人类在与自然互动的永无止境的劳动过程当中,在改变自身的同时也改变了自然。通过聚焦于历史发展的潮流,他描述了一个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运动的趋势——从“前共产主义”世界螺旋式地发展成为未来“共产主义”世界,因为现在人们拥有了能够生产大量产品、可以克服早期人口增长极限的技术。但是,这些朝向阴阳思维某些方面的趋势或开放通道,却不能以阴阳范畴来概括。因为它们不时受到马克思的“立场”和他所处的19世纪现代科学的限制。

   上述阴阳原理还可以用符号来表示,“- -”表示阴、“—”表示阳。这代表了宇宙中两种力量的互补方式。若按此进一步探究中国传统思想的表达,就涉及“八卦”(有先天版和后天版八卦之分),它从古人感知地球的“八方位”来标识阴阳的比重(图1)。给卦(标识在八卦中的三行线条)增加无限的分类,接下来就需要了解《易经》的卦爻——一系列表示阴阳配置的六线条组合(有八八六十四卦)。这些符号同样也能揭示出在时空中演化的当今世界的各种关系的信息。

   图片

  

   隐含在无限可分的、自我相似性中的阴阳原理,被老子概括为自然之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道德经》第25章)        

  

   这里,微观与宏观合一,表现为同一关系的不同层次。大与小之间也可以相互转换。以克隆为例,一个细胞内含着整个身体的信息。同理,人的身体也包含着宇宙的信息——只是规模不同而已。想一想全息图就不难理解:部分包含着整体。

   笔者所论及的这些内容,也许有部分听众是知晓的,而另外一些听众或许第一次接触到。然而,接下来要讲的内容是重要的。我想聚焦于阴阳原理中的一些相关性是如何在西方科学和哲学中被发现并被采用的,以及它们在让我们的自然观发生转变当中的重要意义。

   《易经》和遗传密码:欧洲科学与阴阳

   显然,作为传统中医基础的阴阳学说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2500年左右),并一直呈现在中国文化当中。在欧洲文化中,它也得到承认,并在许多情况下被运用。

   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在18世纪初提出了二进制计数,并将这一发现告知其在中国的传教士朋友白晋(Joachim Bouvet),后者作为回馈送给莱布尼茨一本《易经》。1713年,莱布尼茨写了《二进制数字系统中的两个字母和中国哲学》一书,书中描述了阴阳的二进制表现,并用数字“1”和“0”取代了通常的线条“—”和“- -”。许多年后,控制论之父、美国数学家维纳(N. Wiener)使这个二进制系统成为计算机诞生的基础。

   20世纪中期,沃森(James Dewey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进而引起人们将其与《易经》对比。《易经》中的汉字与DNA结构之间存在着有趣的对应关系。当把DNA的64对密码子与《易经》的64卦符相对比时,两者之间存在惊人的相似性。许多科学家追踪了这两种系统相转换中的关联。沃尔特(Katya Walter)在《混沌之道:DNA与宇宙的密码》(Walter 1994)一书中把DNA密码子描述为先天卦并把核糖核酸(RNA)密码子描述为后天卦,认为它们共同提供了《易经》的书写或阴阳运动,并一同体现了64卦。如同上述两套对应的密码子,《易经》与其评注《易传》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两个系统的文本中,结束与起始的语言完全位于同一位置。

   作为量子力学创始人之一的玻尔(Niels Bohr),其对《易经》的关联思维的推崇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把太极图挂于门上,并将其设计成他的盾徽。这枚徽章是因为其于1947年提出“波粒二象性互补原理”而被丹麦政府授予的白象勋章(Yan 1991, p.69)。波粒二象性互补原理遵循“相反相成”,波粒之间既非辩证张力,也非等级关系,其最基本的关系是互补性的。

   1991年,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携带基因的普通蛋白质,并因其在所有活的有机体细胞中的基因表达规则的“抑制—活化剂”功能而被命名为“阴阳1”(Jacobsen and  Shalnik 1999,引自Zhang 2009, p.14)。张文然(Zhang Wen-Ran,音译)认为,这一发现使阴阳原理进入了基因组学和生物信息学领域。

   2006年,丹尼斯·奥弗比(Dannis Overbye)在《纽约时报》的科学报道中宣称,费米国立加速器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亚原子微粒,其因每秒能够改变极性三万亿次而被刻画成某种“阴阳之舞”(Fermilab 2006,引自Zhang 2011, p.14)。

张文然博士通过相当深刻的思索和细致的论证(辅以数学方程式),提出了“阴阳双极相对论被确定为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相统一的逻辑”(Zhang 2009,(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