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莎伦·斯诺伊思:论生态文明的中国路径——老子的《道德经》和阴阳原理

更新时间:2021-08-09 09:18:59
作者: 莎伦·斯诺伊思  
p.19)的观点。虽然否认其“万物至理”性,但他还是强调从“阴阳双极原理引出阴阳宇宙论,即宣称宇宙中的一切事物包括宇宙本身在内都拥有两个相反相成的极或能量”(Zhang 2009, p.17)。他阐明,这一理论除了可运用于逻辑基础分析、数学和双极纠缠,也可运用于量子计算、社会经济学、大脑及生命科学当中。

   另一位科学家,共振研究院(学会)(Resonance Academy/Institute)的纳西姆·哈拉美茵(Nassim Haramein),则正在探究《道德经》中论及的自我相似性、不规则碎片性及全息等方面。同其在夏威夷的团队一道,他正在研究质子半径特征的问题。直白地说,他证明了每一个质子中都存在一个黑洞。这是宏观—微观相一致关系中的一个惊人例证。在2014年2月发表于《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一篇文章中,伯诺儿和波尔认为,“物理学家并不了解有关质子本身或量子电动力学理论方面的一些重要内容……异常可以导致物理学规律的根本性修正”(Bernauer and Pohl 2014, p.32)。哈拉美茵的理论虽具争议,但却为全新的解释提供了诱人的可能性,或许为物理学理论的统一提供了基础。

   为什么要举这些科学方面的例证呢?这是因为,笔者想说明,《道德经》中用隐喻的诗意语言所描述的道和阴阳之间的关系,对于改变我们对自然及我们与自然之间关系的理解而言,是中肯的、有关当代的,并且是重要的。这些观念并非是“标准的、现代的及线性科学的”。混沌理论的“奇异性”,以及为理解宇宙中“微妙秩序”而提出的论证,如今正在被更多的人所接受,并成为科学研究的基础。科学界自然不可能一下子转变世界观。在这些意义被真正领会之前,或许需要经过一个世纪以上的时间。例如,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早已预测了黑洞的存在。但直到20世纪70年代,第一个黑洞才被发现,而如今黑洞在宇宙中已随处可见。我们需要什么才能“看见”它们?爱因斯坦认为理论先于事实。只有先了解更为广泛的模式,才可能进而看见具体的事实。

   此外,不同的文化形态提供了众多的故事、神话和哲学的论述来连接大众不同层次的理解,并据此说明重要的观念和价值,而这些观念和价值正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基础。在美国,电影、科幻小说及长篇小说都为人们对世界不同的理解预设了基础。例如,“星球大战”的书籍和电影让人们通过“力量”而理解“气”的概念;“哈利波特”系列丛书和电影使得“魔法”(超距离作用)变得可信;动画片“功夫熊猫”也使得“气”更为具体可感。上述这三大系列的文化形态,都暗示了对所谓“自然”的不同见解,同时通过讲故事的形式而彰显了其内在道德和哲学上的教导。

   老子做了什么呢?他是如何建议我们从道和阴阳中汲取知识的?马克思又认为是什么构成了我们知识之基础?

   实践与经验

   马克思认为,人类意识是特定历史时代物质生产关系的反映。观念、哲学、法律和政治结构都被视为是基于生产方式之上的“上层建筑”。针对资本主义经济,他批判了其导致的非人性化、工人与其劳动的异化,以及创造性的、自发的人类活动遭到扭曲的现实。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导致的经济组织结构转变,将会通向“包含全人类解放”在内的实现了“工人阶级解放”的共产主义社会(Tucker 1978, p.80)。马克思关于人类解放的观点是基于人是会劳动的动物这一论断之上的。有关人性的观念并不符合实际,因为那些观念源于抽象而永恒的唯心主义观点,其实质不过是根源于具体历史环境中的一种抽象。作为社会劳动动物的人类与自然处在不断的相互作用之中,从而在改变自然的同时也改变了人类自身。手既是劳动的器官,也是劳动的产物。由于人类拥有把自身的类本质对象化的能力,因而可以“依照美的规律制作产品”,同时也包括人本身(Tucker 1978, p.76)。马克思聚焦于处在不断变化和联系之中的种种关系。尽管这一洞见与阴阳关系不尽相同,但它却从现代分析哲学家的立场和思想作出了实质性的转变。遗憾的是,马克思所改编和颠倒了的黑格尔辩证法,却限制了其对自然及对这些关联性的相互作用作进一步广泛考察的视野。而这些情况能在“有机”马克思主义的框架中得到充分改变吗?这一点尚有待考察。

   老子同样关注经验。他认为,只有通过实践才能获得关于道的知识。《阴阳:中国思想和文化中的天地之道》一书作者王蓉蓉观察到“我们通过气来体会道”(Wang 2012, p.67)。那么,我们又如何体会“气”呢?气功有多种形式,其字面意义是“气在做功”。气功可以通过太极、武术、气功慢动作以及冥想等方式来体会。我们可以从有助于打开身体中气之通道的动作开始学习,同时感悟气在身体和自然环境之间的交互作用。随着对呼吸的调整,我们最终会达到对气的阴阳动态变化的可视化。

   “功夫”经常被人们与武术联系在一起。但功夫的内涵更为宽广,是一个更为综合性的术语,用于指示与一个人的活动、职业及社会贡献相关联的、通过实践和学习而达到的卓越水平。庄子在“庖丁解牛”的寓言中描述了“养生之道”。庖丁会功夫。他依照牛身的自然纹理而“解牛”的技艺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因而顺着“无为”之行做完了事,即顺其自然而不费气力地完成了“解牛”的任务: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庄子·内篇》)        

  

   实践的过程就是体悟气、阴阳关系并不断深化这一知识的经历。它可以在众多层次和行动中加以体会:在武术大师、针灸医生、科学家及哲学家身上都能得以体会。

   还有什么其他方式能用来开发及体验人对气之流动的知觉与鉴别呢?韦儿(Lat Ware)——一个自称电脑“怪才”、热衷“星球大战”网游,并受过一些武术训练的人——开发了一款训练集中注意力并协调心智的电子游戏。在中国传统思想中,个体并非仅仅通过理智来思考,而是通过“心—智”一体思考,对这一点的领悟是十分重要的。在产生思维时,身心之间是存在密切关联的。“连贯性”(coherence)这一术语来自“心灵—数学”研究所(Heart-Math Institute),该研究所证明了“心”与“智”两者之间会存在非常有益的某种连贯状态。而这一状态的达成,能够起到减轻压力、更易于对他人产生同情,同时让交流更为顺畅、让人更为敏悟的作用(McCraty 2015, p.21)。

   韦儿所开发的电子游戏名为:“用心投掷卡车”(Throw Trucks with Your Mind)。该游戏利用脑电图这种医疗设备来追踪脑电波,并将其输入电脑。只有专注和心智协调的状态,才能影响游戏中物体(例如,卡车)的运动。冥想者可以玩得很好。这一电子游戏训练参与者,让其进入一种连贯的状态。它需要快捷,具有竞争性,而且不会无聊。它开发了一种帮助人们练习知觉“气”的某方面的功能。如果老子能知道这一游戏的话,也许他会会心一笑。

   值得一提的是,该游戏还具有医疗应用价值。目前,医学临床试验就采用这一游戏来治疗儿童注意力缺陷障碍。

   老子的《道德经》打开了我们的思维,并从宏观和微观层面深化了我们对生机勃勃的宇宙的认识。他用道、气、阴阳等术语,通过诗意化的描述,为我们提供了探索及增进对自然和人类自身理解的途经。其原理已经并且依然在持续不断地被西方科学家进行多维度的探索,这一探索将不断导致重要的发现。科学家们并非总能意识到与这一古老传统的关联,但大多数科学家是有所意识的。一些科学家强调这些关联,并将其与当代凸显这些关联的物理学和生物学等学科联系在一起。老子提醒我们想起有一种古老而又同样完全具有当代性的世界观,其内含着现实中的某种变化,即视生态文明为常态。

  

   来源:《国际社会科学杂志》2020年第2期P119—P126

  

   黄  铭   吕夏颖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