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晓旭:日本国际安全战略的新动向及其影响

更新时间:2021-08-08 00:53:12
作者: 孟晓旭  
只会人为割裂世界,破坏国际贸易规则,威胁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最终损人害己。”[32]日本在经济层面与中国关系紧密。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原材料采购依靠中国或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的日企数量众多,避免日中关系恶化的意愿在日本国内也很强烈。2021年5月,日本财务省公布的贸易速报数据显示,4月份日本对华出口增长33.8%,已连续10个月持续增长。[33]中国市场有潜力成为日本疫情后经济复苏的一大动力,日本在安全上恶化对华关系必然损及自身的利益。

   尽管受到上述制约,但菅政府国际安全战略调整产生的深层影响不容低估。

   一是将使印太地区安全形势更加复杂。菅政府的国际安全战略充斥着对抗和威慑思维,其奉行“小多边主义”,在大国竞争背景下倒向美国的“反华统一战线”,在关键技术和供应链上构建所谓的民主联盟,给印太安全增加了新的不稳定变量。菅政府在“印太战略”上多次提出不公开对抗、顾及地区国家疑虑、尊重地区框架和制度安排等主张,也肯定东盟在印太的中心地位,强调“印太构想”不会另创合作框架。但实际上,日本积极推动升级“四边安全对话”,构建新的印太安保指导性框架,挑战地区既有的机制安排,这必将引发东盟国家的警惕与担心,不利于地区安全互信。日本还积极加大对外安全机制对接,并在支援他国安全能力的名义下介入南海争端,导致印太安全形势进一步复杂。

   二是对美国的联盟体系产生双向影响。菅政府的国际安全战略合作框架以日美同盟为主导,以美国的盟友和伙伴国为核心,实际上是在辅助构建“日美同盟+”的网络化体系,在美国实力相对衰弱之时帮助美国强化联盟体系,帮助美国利用联盟体系开展大国竞争。在国际安全合作下,日本在日美同盟框架内发挥更主动、更平等的作用。有日本学者提出,日本安全保障的要点就是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并在同盟中提升日本的发言权。[34]2020年12月,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发布的第五份“阿米蒂奇报告”首次称日本为美国“平等的同盟国”。拜登政府对盟友安全作用的重视也将促进日本的“发言权”提升。从长远看,日本“战略自主”下在同盟内地位的提升必将带来同盟的削弱。因为在日本未来的安保框架设计中,其国际安全战略的目标并非配合美国强化同盟,“不是在维持同盟关系中考虑手段”,“而是让美国弥补日本的不足”[35]。

   三是使中日博弈超出双边及具体的议题范畴,呈现多边化和国际化趋势,对中日关系构成新的挑战。日本国际安全战略的背后都是以中国为防范和威慑对象,谋求对华竞争优势,改变安倍政府提出的“从竞争走向协调”路线,既不利于双边领土争端解决,也将损害中日关系。在对华安全合作上,日本的方式是采取“选择性接触遏制”,避免在领土争端问题上进行坦诚对话,“这些不仅可能提供一个与中国关系进一步紧张的舞台,而且也可能成为发生公开和更广泛冲突的既定道路”。[36]菅政府不仅未与中国进行积极对话,反倒进一步将双边争端国际化,渲染“中国威胁论”,并基于价值观联合盟友及伙伴国对华实施联合制衡,扩大“规锁”,给中日关系造成新的战略性“竞争”。日本与美欧等会谈提及“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还就自卫队如何在“台海有事”时采取支援进行探讨,这表明菅政府已偏离日本在中美间保持平衡的谨慎路线,自愿充当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棋子,暴露日本地缘政治野心,冲击中日关系的政治基础和安全互信。菅政府积极响应美国所谓关键供应链“摆脱中国依赖”,也可能会导致未来中日关系因经济联系的减弱而变得脆弱。

   四是推动战后日本安全战略转型,为日本介入地区冲突铺垫。国际安全合作既是日本实现安全利益的重要路径,也是“非正常国家”日本利用外力推动战后安全战略转型、实现军事大国的主要手段。在“自由开放的印太”名义下,日本得以名正言顺地参与甚至谋求主导印太地区事务,特别是战后以来敏感的安全事务。借口国际安全需要,菅政府可以进一步“摆脱战后体制”。日本2020年《防卫白皮书》称,日本政府将致力于在相关规则的执行方面进行必要改进,以促进国防装备合理出口转让。2021年2月第4次日英“2+2”会谈联合声明强调,有必要共同改进联合行动的相关政策和法律程序,提升日本自卫队和英国武装部队之间的实操互动。[37]菅政府谋求与澳大利亚签署《互惠准入协定》的动因就是该协定有利于自卫队的海外派遣,继而为实质性突破“和平宪法”、发展军事力量创造条件。日本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的背后是试图根据“新安保法案”在所谓“存亡危机事态”下行使军事手段。

四、结语

   菅政府积极的国际安全战略继承并进一步发展了“安倍路线”,在“战略自主”下谋求主导构建地区安全秩序,推动国际安全合作的背后充斥着对地区国家的威慑和制衡,并带有强烈的“摆脱战后体制”色彩和国内政治的功利性。日本的国际安全战略并不能解决其面临的安全问题,反而可能使其沦为美国的战略工具并威胁地区安全。日本国际安全利益的实现更需要周边国家的支持,日本应该摒弃冷战思维,抛弃选边站队意识。只有与地区国家加强安全互信,特别是与邻国开展真诚对话和务实合作,并在双边关系上构建稳定互信的安全关系,日本才能实现自身安全并促进地区和平与繁荣。

  

   编者注:文中注释从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59.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2021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