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朴民:睿哲非凡的旷世明君:汉文帝

更新时间:2021-08-05 16:36:03
作者: 黄朴民 (进入专栏)  
一看预算下来需要开销“百金”,立即中止计划,“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史记》卷十《孝文本纪》);有人进献千里马,辞谢不受,并进而下诏,遍告天下自己不受献的立场:“朕不受献也。其令四方毋求来献。”(《汉书》卷六十四下《贾捐之传》)

   汉文帝不仅管住自己,同样,他也基本上管好了身边的人,所宠幸的慎夫人“衣不曳地、帐不文绣”,就是后人津津乐道的例子:“上常衣绨衣,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帏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史记》卷十《孝文本纪》);他不仅生前约俭,甚至预先安排后事时一再强调丧事节办,厉行“薄葬”,严防浪费,避免扰民:“治霸陵皆以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不治坟,欲为省,毋烦民。”(同上)当然,他任意赏赐铜山于近佞宠臣邓通之类记载的传世,说明汉文帝的“节俭”与“御下”也并非尽善尽美,但这毕竟是瑕不掩瑜而已。

   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汉文帝的政治大智慧,就是懂得“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论语·颜渊》)的统治要诀,以身作则,率先垂范,从而引领了时代的风气,移风易俗,带动着整个社会的风尚趋于简朴敦厚:“当此之时,逸游之乐绝,奇丽之赂塞,郑卫之倡微矣。”(《汉书》卷六十四下《贾捐之传》)

   汉文帝政治上的睿智,其四,也体现为他胸襟宽阔,拥有博大的包容心,能够虚心纳谏,听取臣下的合理意见与建议,闻过则改,集思广益。

   居于统治最顶端的皇帝,拥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所谓“惟辟作福,惟辟作威”。(《尚书·洪范》)在这种情况下,最容易发生的问题,是文过饰非,独断专行,信谗拒谏,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汉文帝之所以为后人所肯定和颂扬,就在于在他的身上几乎看不到通常帝皇所容易犯的这些毛病,恰恰相反,他的宽容、他的包涵,他的大度,在历史上留下了不少的佳话,脍炙人口,彪炳史册。

   汉文帝即位后的第二年,他就下诏让臣下进谏:“天下治乱,在予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令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匄以启告朕,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以匡朕之不逮。”(《汉书》卷四《文帝纪》)在他的鼓励下,当时贾山、贾谊、晁错、张释之等人,纷纷上书条陈意见,有的甚至犯颜直谏,汉文帝大都能虚心采纳。并明确表示,上书者话说得最激烈尖锐,也绝对不算是“狂悖”,“今则不然,言者不狂,而择者不明,国之大患,固在于此。”(《汉书》卷四十九《晁错传》)汉文帝在政治上的确始终保持了极其清醒的头脑,他明白,许多事坏就坏在做皇帝的以明主自居,自以为天纵英明,把臣下的正确意见视为狂言,听不进劝告。有了这样的气度与襟怀,汉文帝才能够做到开诚布公,从善如流。

   如果说下诏征求意见还多少有一些虚应故事、摆显姿态的成份,那么在实际生活中,他的大度、他的豁达,他的包容,可是实实在在让人仰慕不已了。到周亚夫统领的细柳营劳军慰问,车驾居然让门岗拦了下来,通报是天子驾到,也不奏效,被告知:“军中闻将军之令,不闻天子之诏”。好不容易进了军营,车驾又被“限速”,很扫面子。等到见了周亚夫,人家以甲胄在身为由,来一个不跪不拜,还美其名曰:“请以军礼见”。话固然不错,《司马法》也倡导“军容不入国,国容不入军”,但真的顶真起来,肯定是让人感到没面子,不舒服。可汉文帝不但不以为忤,反而充分肯定和表扬了周亚夫的做法,称道周亚夫为“真将军”。(《汉书》卷四十《周亚夫传》)这种胸襟,又有何人能及。

   而汉文帝对张释之的任用与尊重,则更是心胸广阔的典范。张释之由普通官吏而火箭式拔擢到“廷尉”的高官岗位,可谓是沐浴了汉文帝的“皇恩浩荡”,换言之,汉文帝对张释之的知遇之恩天高地厚,无与伦比。但是,凡是涉及法制上的重大根本性问题,张释之总是能坚持原则,从不受汉文帝个人的喜怒好恶之影响。他处置渭桥惊扰汉文帝车驾案、审判高帝庙玉环盗窃案,其判决结果,一开始都难以让汉文帝感到满意,甚至受到汉文帝的斥责。细加考察,张释之对两案的处置是公允的,曲在汉文帝身上,他有些意气用事了。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张释之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正确做法,而是坚定地申明:“法者,天子所与天下公共也。”(《史记》卷一百零二《张释之冯唐列传》)明确地表示“不以天子喜怒易其平。”而汉文帝也同样能够克制自己的冲动,在冷静下来后认同并接受了张释之的处理方案。这才保证了张释之的坚持努力收到应有的效果。很显然,“能用释之,文帝之功”,汉文帝虽然有个性,但在大方向上,却是始终保持理性的。约束自我,尊重法纪,毫无疑问是其拥有政治睿哲的又一个形象写照。

   其他像废除肉刑、除诽谤之罪、废祕祝之官等举措,也都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德政”和理性行政的事例,同样见证了汉文帝虚怀若谷,能听取臣下乃至草民建议的政治睿智。

   《晋书·段灼传》载曰:“昔汉文帝据已成之业,六合同风,天下一家。”王夫之称道:“汉兴至文帝而天下大定。”(《读读鉴论》卷一)唐代高适《古歌行》诗云:“君不见,汉家三叶从代至,高皇旧臣多富贵,天子垂衣方晏如,庙堂拱手无余议。苍生偃卧休征战,露台百金以为费。田舍老翁不出门,洛阳少年莫论事。”由此可见,对汉文帝的煌煌功业,后人是钦仰不已、推崇备至的。但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在这辉煌画图的深处,闪耀的正是那汉文帝非凡的睿哲之光,而在今天,我们穿越历史的时空,体会和借鉴汉文帝的政治大智慧,其实要比简单地梳理与描述汉文帝的事迹,来得更加富有意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91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