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玲:世界经济大变局与中国的大战略

更新时间:2021-07-29 23:43:53
作者: 陈文玲  

  

   本文完稿于2020年10月,系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为《世界大势:把握新时代变化的脉搏》(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2021年6月版)一书撰写的章节。该书立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大视野、大思路、大胸怀,洞穿历史、看见未来,设计并提出中国大战略的基本框架、总体布局以及一系列创新理论和战略对策。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力量对比深刻调整,第四轮科技革命、第四轮产业革命和第四轮经济全球化第一次交织扑面而来,引发并渐次形成新的经济形态、新的链接方式、新的内化动能,正在并将继续对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产生颠覆性影响,我们将见证一个令人激动而目不暇接的世界。与此同时,我们也处于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国际环境日趋复杂、大国竞争博弈异常激烈、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世界进入动荡变革期。如何洞穿历史、看见未来,创造与把握战略机遇期,进行前瞻性、战略性、储备性研究,设计并提出中国大战略,至关重要。

  

   一、世界经济形态和经济格局的颠覆性变革

  

   世界经济正在由渐进式演化转向历史性突变,由量的积累转向质的飞跃,世界经济形态和经济格局将发生颠覆性变革。当前,人类正处于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世界经济形态发生了革命性变革,世界力量对比由于南北关系变化而发生深刻演化,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乃至思想革命正在迅速发展,地缘政治、经济、外交格局正在重塑,经济格局调整与国际治理体系面临重大挑战,昨天的人们写就了今天的历史,今天的选择将决定世界明天的命运。

   (一)世界经济形态发生了根本性变革,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成为现代经济的两种基本经济形态,但这两种经济形态一旦严重失衡,便成为泡沫经济或者经济危机的肇始者

   当代经济形态演化成两种基本经济形态,即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两者会并驾齐驱,互为表里。这两种经济形态都是合理的存在,是由于数字经济和新一代信息技术引发的经济形态演化,二者交织在一起,但同时又有各自的运行规律。互联网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线上和线下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既有实体经济部分,也有虚拟经济部分,这就是两种经济形态的交织并存。但是,这两种经济形态大部分情况下会相对独立运行,商流、物流、信息流、资本流、数据流,各自有独特的流通规律,各自有独立的流通过程和不同的流通内涵。只是在一定的时点上,这些“流”会交织或者交汇,如期货市场到最后一定要实现交割,交割就是商流、物流、信息流、资本流、数据流的交汇点。由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两种基本经济形态构成了当代经济形态,经济联系方式发生了颠覆性变化,特别是制造业的产业联系,出现若干形式的虚拟链条链接,全球产业格局形成跨国界、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跨意识形态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和价值链,这些经济联系并没有任何行政隶属关系,没有任何产权隶属关系,也没有任何人情世故,而由全球化的市场机制发挥决定性作用,使需求侧与供给侧形成相互匹配的链接或者咬合,从而形成强大的产业生态体系。

   20世纪30年代,世界贸易总量仅有306亿美元,美国是最大的贸易强国,其贸易总额也仅有52亿美元。目前,世界贸易总量已接近40万亿美元,其中有2/3是中间品,东亚贸易中有4/5是中间品。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和价值链就是其内生原因,也是实体经济运行方式与虚拟经济运行方式的融合表现。从未来看,随着全球虚拟经济形态与虚拟经济技术发展,数据链、创新链、区块链和信用链将进一步与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融合,成为一个虽然看不见却实际存在的更强大、更紧密、更相适的产业链接状态或者新的生活场景。这些虚拟链接关系会比以前所有的物化联系,包括产权关系、行政隶属关系、国家或者地区归属关系等更加紧密,相互之间黏性更强,更具有依赖性。2018年4月,中兴通讯受到美国制裁,一个芯片供应环节被打断,便导致整个产业链瘫痪,企业瞬间休克,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形成的链接关系,哪怕一个制造环节断裂,哪怕一个零部件缺失,都会使整个链条断裂,或者产业链条断裂,它摧毁的是企业通过多年努力形成的全球化产业布局。

   当然,如果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严重失衡,其引发的矛盾和全球性问题,比以实体经济为主体的时代更为可怕,2008年美国次贷风波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就是一次演练。一般情况下,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产生的基础,而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产生的增量或者变量。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存在谁优谁劣的问题,也不存在应该有谁、不应该有谁的问题,两者必须同时存在且不能失衡。当前最突出的问题是,全球性经济“脱实向虚”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一些国家过度服务化和制造业空心化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而一些后发国家正在效仿并将其作为经济结构调整的目标;一些国家过度金融化和衍生化,由此导致的金融危机还没有真正过去,新的金融泡沫和经济泡沫又在加快堆积;一些国家房地产过度投机化,脱离价值、使用价值,这种经济循环绑架了政府政策。当虚拟经济超过实体经济、过度膨胀的时候,虚拟经济的大厦就会坍塌。现在虚拟资本市场上流动的货币,是实体经济的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每天国际资本市场资本交易额高达6.6万亿美元,一周内的交易额就相当于全球一年的货物贸易量。马克思所说的资本的流通过程,即资本经过商业资本然后到生产资本再到增值的资本,这样从资本到增值资本的过程,已经被挤压殆尽,货币必须充当其中的媒介,完成实体经济运行的过程也一去不复返。而现在的货币特别是虚拟货币和金融衍生品,大部分不再需要经过商业资本、生产资本和社会再生产的生产过程,金融市场的主体成为从货币到货币的交易场。按照IMF的数据,全球每天外汇市场日均交易额高达6.6万亿美元。按照当前外汇交易的方式,已经是从货币到货币的交易,市场1天的外汇交易额等于两个多月的实物贸易额。最极端的情况是在一些国家盛行的空气币,与实物和作为媒介的货币已经没有任何联系。比特币炒得最高的2021年2月,1比特币相当于5.8万美元,一些人用区块链技术创造虚拟的比特币,这是没有根基的大厦,最后一定会坍塌。

   原来的全球经济联系,可能更多地取决于国家意志,或者人为设计与推动,未来的世界,只要和平发展、合作发展的大环境没有改变,市场机制的决定性作用就会放大为靠这种机制形成全球性经济关联关系,特别形成全球化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和价值链,绝不是哪一个国家政客想打断就能打断的。因为产业链一旦被打断,就像切割一条巨大的蟒蛇一样,不论是身体受伤,还是头部受伤,这条蟒蛇都会死掉,即使尾部受伤暂时不会死掉,但是也会相当痛苦。在一定意义上,所谓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和价值链,就是世界经济运行中若干个企业的命运共同体,就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相互交织的经济形态。以美国苹果公司为例,其每年销售的2亿部手机中90%以上在中国生产,但从芯片到操作系统,到最新的产品规划和设计图纸,全部在位于加州的苹果公司总部完成。这就形成中美制造业的特殊现象:论产业链体量、就业人数,美国的企业远远落后于中国,但在产品终端,苹果公司的净利润相当于A股最大的12家苹果概念股利润之和的20倍。远在大洋彼岸,库克只需一通电话,就能够让十几万名中国的流水线工人连夜为苹果公司的万亿市值增砖添瓦。而每当他们在富士康的工厂里组装好一部最新的iPhone,库比蒂诺小镇苹果公司总部里库克的电脑上不断跳跃着的数据就会再一次刷新。

   以智能感知、智能控制、自动化、柔性化生产为特征的智能工厂大量涌现,3D、4D打印技术快速发展,先进机器人、工业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于制造业,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制造业服务化等交织在一起,成为新趋势。比如,德国西门子安贝格电子制造工厂被称为全球最接近工业4.0的工厂,生产过程实现了从产品到制造全价值链的数字化,一条生产线一天可进行350次切换,能生产1000多种不同的产品,且产品的合格率高达99.9989%。这种新型制造业业态和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叠加,成为联系越来越紧密的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融为一体的制造业业态。国际贸易则随之改变着结构,改变着贸易形态,国际贸易已经成为以围绕着产业形态为主的中间品贸易,最终产品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小。世界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即使以此为基础的经济全球化在一段时间内受阻甚至遭到人为破坏,但是人类再也回不到互不关联的旧石器时代,也回不到以实体经济为主的国家之间比较优势交换最终产品的时代,现代经济形态决定了未来一定会形成新型经济全球化,而且将比前三轮经济全球化具有更强大、更顽强的生命力。

   (二)国际力量对比已经发生并将持续加快演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板块整体崛起,南北关系不断发生深刻而重大的调整,南北对峙与东升西降是历史大趋势和可见的未来

   20世纪以来,世界存在严重的南北失衡和南北矛盾,即大多数地处南半球的发展中国家和大多数地处北半球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失衡与矛盾。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般把发达国家称为“北”,把发展中国家称为“南”。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南方国家大部分是北方国家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受北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奴役、殖民和剥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发达国家GDP曾占全球经济总量的70%左右,主导建立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三大国际机构的也是发达国家,所形成的国际机构、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整体上代表和维护的也基本是发达国家的利益,发展中国家几乎没有发言权。

   20世纪后几十年的民族解放运动,使150多个原来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成为独立国家。近几十年以来,南北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持续快速发展,经济体量越来越大。影响南北关系的最大变量是中国和平崛起。按照英国经济学家安格斯·麦迪森的计算,在公元元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6.2%,150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1820年中国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32.9%,远高于欧洲国家的总和。1840年之后,中国开始走向衰败,中国GDP下降到1870年的17.2%、1913年的8.9%,从1950年到1980年一直在4.5%左右。新中国成立70多年、改革开放40多年,中国已经和平崛起。2020年中国实现GDP15万亿美元,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7%,占美国GDP的70%,2025年将会达到美国的85%以上。英国、日本研究机构预测,中国经济总量将在2028年超过美国。全球近几十年陆续出现了“金砖五国”“灵猫六国”和“E11国”等一批新兴经济体,他们在联合国、WTO、IMF等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和话语权不断提升,在G20、金砖国家会晤机制、上合组织等机制或组织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经合组织(以下简称OECD)统计,从1991年到2017年,发达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从78.7%下降到50%以下。发达国家G7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加拿大、日本七个工业化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80%,现在则下降到30%以下。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GDP占全球经济总量的比重从1990年的19%上升到2018年的58.5%,特别是2008年以后,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在80%以上。2008年以后,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量的贡献年均在30%左右。

到2035年,原来意义上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会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其GDP将占到全球经济总量的70%左右。2019年世界银行和美国普华永道分别发布了对2050年世界经济的预测,届时排在世界前10位的经济体,世界银行预测,其中7个是现在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76.html
文章来源:中宏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