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生智:今天,这大学老师该怎么做?

更新时间:2007-01-12 00:14:44
作者: 王生智  

  

  经过一番曲折,我忝列大学教师之列.

  昨天,我上的课结束了.按照惯例,最后一次课要给学生划个复习范围,有的学生把这个环节叫划考试范围.平时学生总是来不齐的,昨天,除了一个体育特长生和一个男生外,都来了,根据他们的经验,深知这最后一次课非常重要.本来还有一点内容没讲完,我本来打算第一节课把这个内容讲完,第二节再把这门课的内容梳理一下,我一般没有给学生划考试范围的习惯,因为我认为只要平时上课听了即可.可是当我走上讲台,刚说完考试题目出好了,学生中间便一阵\"骚动\",他们迫不及待地要我划考试范围,根本没有耐心听我讲课,他们中几个活跃的学生你一言我一语地不断发问考试题目,有一个女生一个男生甚至直接说:把题目告诉我们,把答案告诉我们,我们背一下就是了.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只好改变计划,打算把这门课的主要内容梳理一下,可是几个女生不断地问:\"这个考么\"\"这个不考吧?\"有唱有和,或从正面发问,或从反面诱导.还有学生说,别的老师都要给我们划范围,而且还划的很细,有的老师还告诉我怎么回答.我瞠目结舌.

  我们是2节课连起来上的.第一节下课后,几个学生走上讲台,围住我,继续与我讨价还价.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遭遇\",这些比较活跃的学生为了得到题目甚至答案,有的迂回曲折地诱导式发问,有的通过说别的老师如何如何来旁敲侧击,有的不耐烦地催促我直接说出题目和答案;而那些没有发问的学生即使平时爱坐后面的也坐到前排,飞速记录.

  第二节下课后,立刻有学生发信息给我:老师,我想出国,可是出国要学分绩点高,老师能否给我分数高点.我没回.过了几分钟,这个学生便打电话来和我说同样的内容.我以前教过一个学生,不仅说过同样的话,甚至更高人一筹,他有一两门课,最初老师给他的分数只有80来分,他嫌不够高,和教务员软磨硬泡,争取到了重考的机会,按照规定,只有不及格的才重考,而此前我从来没听说过考了80分还要重考的事情.

  回家的路上,一个体育特长生打来电话.很早就听说这个班有个体育特长生,但是我这门课40个课时,他一次没来过,我不认识他,他也没见过我.他电话里说:要参加一个比赛,在训练.地球人都知道,他打电话的意思是要考试要给他放行.不管我这门课程是否及格,最终他肯定能顺利拿到被各级领导理直气壮地豪气万丈地称为国内著名大学省排行老三的大学的毕业证书,说不定还能评优入党呢.我们学校不止一个这样的学生,也不止我们学校有这样的学生.如果他来考试,几分十几分甚至0分都有可能.我怎么办?从责任上 ,我应该坚持原则,他考多少我给多少,这样做似乎我坚持了原则维护了知识的尊严,似乎是对别的认真学生的学生的公平,可是他最终肯定顺利毕业或许以优秀学生的角色毕业,这样的结果不是对我的所谓的\"坚持原则\"\"公平公正\"的莫大的讽刺与戏弄么?如果我弄虚作假,送给他一笔分数,那么我的良心被我自己无情地践踏了.那么,我该怎么做?不同的做法,我的良心与\"坚持原则\"\"公平公正\"都会被戏弄践踏,只不过一先一后而已?我该怎么选择?有谁能给我答案?

  昨天虽然是三九的第一天,但是有中央空调的教师里温度很高,我浑身燥热,一些学生也很亢奋.面对学生的\"围剿\",当时我脑子里先是吃惊,继而是斗争:我该严格坚持原则还是\"解放思想\"?

  回家后,问在另一个大学教书的妻子,你们给学生划考试范围么,给学生透露题目么?答曰:我们数学从来不给学生划很细的范围,更不可能透露题目!

  今天晚上,打电话给一个50多岁的老教师讨论了这个问题.

  他的做法是:如果有学生想我透露题目,我会拉下脸.

  我问:这样学生恨你怎么办?

  答曰:学生应该是懂事理的,应该不会恨我的,如果要恨我随他去了;

  我问:如果学生整体因此考试分数很低,怎么办?

  答曰:那就随他们低去了;

  我问:你们老教师可以不在乎他们整体分数低(补充:就是这位耿直的老教师在去年学校的教学评估中,按照当时的白色恐怖的要求,他的一个班级的考试卷子需要整体,他潇洒地拒绝了领导的命令!据我了解,这是我们学校唯一的一个在校长大人放出了\"谁出了问题就开除谁\"的狠话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我们年轻老师所教的班级如果出现这样的问题,领导和教务处找我们麻烦怎么办,领导和教务部门可以责问我们:为什么学生分数低?肯定是你教的不好!他们才不管是因为你没划范围甚至没暗示题目呢.

  他笑而未答.

  我问:大学里的考试有什么意义?考试成绩的真实性到底如何?到底根据什么衡量学生的优劣?

  我问:我遇到的这种想法设法要求老师暗示或者干脆直接说出考试题目甚至答案的现象是否普遍?别的大学别的专业是否也这样?

  我是从农村长大的,父母都是农民,骨子里流的是农民的血的我始终认为:考试,无论大学还是中小学的考试都应该是严肃的,考试分数也是非常真实的;考试是对学习结果的检验,考试的整个过程包括出题监考改卷打分都应该是严肃的公正的容不得半点虚假的.

  我始终认为:如果向学生暗示或直接说出题目或答案都是良心上责任上接受不了的.可是,我这样的观念为一些学生不理解,他们中肯定有人认为我是迂腐的.

  我始终认为:如果暗示或透露题目,是对勤奋好学的学生的不公平,也是纵容了投机取巧的学生.更为严重的是,这样模糊正直与投机的界限,这对处于成长中的学生的伤害更为严重.

  我始终认为:直接向老师要分数总是羞于启齿的,至少我是不好意思开口的,哪怕是以文字的形式也是叫我脸红的.可是现在有的学生谙于此道,可以心不惊肉不跳地行此事.

  困惑:正直\\真实\\良心等我们从小从政治书品德课和官方的宣传中的主流价值准则在大学的教室里都被边缘化,都被视为异类,那我们以后还怎么做老师,怎么做大学老师?

  大学里,分数高的学生未必是学习最好的;分数低的学生未必是学习差的;学生的高分未必是考出来的,有的是要来的;留学校工作的未必是成绩最好,有的因为与某些有留校决定权的人关系好的或其他因素而留学校工作的.

  大学到底是尊贵的神圣的还是世俗的?大学到底是生产知识与思想的净土还是名利场?只有弄清这个问题,我们在大学里谋生的老师们才知道怎么行事.有谁能告诉我这个问题?有谁能告诉我现实中我该怎么做,不要告诉我理论书上那些应然的东西.

  困惑:中国的大学生在某些方面极端不自由,而在缺课等环节上极端地自由.不自觉的学生可以因为任何理由不来,不打任何招呼;稍微自觉的学生可以托人或自己拿个条子来,条子上是请假理由,当然附有辅导员或分管书记的签字.有个规律,请假的理由大致三类:一是因为各种活动.现在的大学生很聪明,他们知道,如果参加学校各个部门和社团的活动和上课之间发生冲突,他们会毫无犹豫地选择牺牲上课.因为参加活动,能有机会与从学生会主席辅导员到书记院长等人物交道,而这些人物则有权决定各种奖金各种留校推荐的分配.普通老师呢,唯一的权力是考试,而考试怕什么?考前开夜车复习一下就是了,考前想法子套题目就是了,即便套不到题目,大不了再补考一次就是了.第二类理由是实习.第三种理由是生病.当然有的是真生病,有的实在找不到理由的也说生病,生病了老师能拿我怎么样?反正生病这是个大箩筐,青菜萝卜都可以往里放.就这个现象,我想问:1.学校里各种评奖优推荐工作,本来最有发言权的老师为什么没有发言权?例如,评奖学金三好生等的重要标准应该是学习的好坏,而对于学生的学习好坏难道还有比教过学生的老师更有发言权的人么?2.学校里的那么多部门和社团为什么把活动安排在上课时间?3.辅导员和书记为什么轻易在请假条上签字?4.请假的学生为什么能把有辅导员和书记(有的没有)签字的条子交给老师就完事了,而不问老师是否同意,为什么他们就这么简单地以为辅导员和书记签字了就推定老师同意了?难道辅导员和书记是老师的上级?难道辅导员和书记的签字就是一种命令?要知道,辅导员书记是行政人员,老师是教学人员,他们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