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卫伟 余玉花:新时代个体国家意识生成的现实逻辑

更新时间:2021-07-26 09:37:35
作者: 张卫伟   余玉花  
个体在微观生活体验中会接触较多的行政执法、社区服务等,实际上有些从严格的意义上并不构成国家宏观政治的具体代表,但是这些部门能否按照透明、公开的流程,办事人员是否具有可亲、可信的态度,以及事务本身能否有高效、满意的结果却构成个体对“这个国家”的日常印象,且这种印象的固化即构成个体国家意识的生成。因而,强化这些宏观政治的微观“窗口形象”,对于个体国家意识的生成有着基础性作用。二是对个体微观生活形成间接感受的重大工程或者活动形式,需要完善其务实性以及政策执行的灵活性。诸如理论学习、文化宣传、市政工程等,要最大限度减少“运动式”、“一刀切”或“面子工程”的传统印象,任何形式主义和呆板主义都势必会影响个体对国家宏观政治的积极认知。

  

   其二,增强宏观政治的微观生活化培育,拉近宏观政治宣传与个体微观生活的情感距离和时空距离。一方面,扩大宏观政治生活化的宣传培育主体,实现个体对宏观政治的整体性认知和了解。这一方面体现为在保持国家意识培育主体“话语权”的基础上,增强对宏观政治话语的日常化解读。与此同时,应实现对宏观政治宣传的主体扩充,如增加社区、街道等基层主体和社会主体在个体微观生活中的宏观政治培育,以其趣味性和亲民性形成与学校、政府机构等“权威”培育主体的联动。另一方面,调整对国家英雄的诠释视角,加强对普通人微观生活中的正能量挖掘。国家英雄无疑因其对民族国家重大利益的贡献而凸显其崇高性,然而无论历史人物还是现时代国家英雄的阐发,要更重视其作为普通个体的微观生活面相的挖掘,从而在其成长历程或者彼时生活环境中找寻其面向生活的重大抉择及其生活历练造就的精神升华,这些有助于个体在多面立体的英雄面前形成“代入感”,并增强英雄的“长效鼓舞”。同时,重视对普通人日常生活中正能量的挖掘。微观生活中普通个体的正能量挖掘似乎与个体国家意识的增强关系微弱,但是从根本上看,这些正能量的挖掘和宣扬从整体上汇聚了个体对“周围世界”的客观印象,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当下”的正能量是塑造“未来”国家意识的现实资源。由此可见,对英雄人物的微观生活化阐发和对普通人物的正能量挖掘连接着国家意识培育的历史、当下和未来。

  

   其三,深入微观生活,将国家和民族的丰厚遗产与历史记忆厚植进个体生活,以生活中的文化为抓手形成对宏观政治的持久支撑。一方面,通过有关历史记忆的旅游产品开发增强对个体的吸引力,实现国家记忆进入个体生活的自然化。随着“普遍有闲”时代的到来,人们更加重视个体精神生活的丰盈,此时通过大众化、生动化的接地气方式,实现各类名人纪念场馆、战争遗址、英雄纪念碑、地质公园等旅游项目对个体的吸引,引导个体在日常旅游、家庭聚会等活动中增进对国家文化历史的认知和情感。比如,近年来,在保证“故宫作为文化原真性的历史神圣感、国家庄严感、信仰仪式感和民族自豪感是不容挑战”[14]的前提下,故宫通过一系列贴近生活的文创理念、产品和服务,实现了这一传统文化记忆对个体的吸引力,丰富了个体对原本固化的历史记忆的立体化感知,这为厚重历史记忆进入大众的微观生活世界提供了较好的示范作用。另一方面,重视微观生活仪式中国家意识的形成。中华民族作为礼仪之邦,非常重视生活仪式的育人作用。仪式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通过时空压缩,将原本宏大的国家政治和历史真实转变为个体更易直观的“情境的历史”,“使不能直接被感觉到的信仰、观念、价值、情感和精神气质变得可见、可听、可触摸”。[15]在诸如“十八岁成人礼”、大型赛事等微观生活仪式中注入社会责任、爱国报国元素,以特定时机和特定空间的仪式为契机,促进个体在微观的活动仪式中形成对国家的积极情感体验。

  

   参考文献:

  

   [1][4][6]张树平.改变生活的政治与改变政治的生活——一种历史政治学分析[J].学术月刊,2018(9).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6.

  

   [3][13]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71,67-68.

  

   [5][加]查尔斯·泰勒.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M].译者:韩震等.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28.

  

   [7]肖瑛.从“国家与社会”到“制度与生活”:中国社会变迁研究的视角转换[J].中国社会科学,2014(9).

  

   [8]Michael E.Gardiner.Critiques of Everyday Life[M].London:Routledge,2000:11.

  

   [9]潘自勉.社会转型中的消费政治问题——基于社会主要矛盾转变的若干思考[J].天津社会科学,2019(1).

  

   [10]杨宏祥,庞立生.“现代性”批判的根本视阈:人的生存方式——开启马克思主义哲学历史唯物主义的微观视阈[J].内蒙古社会科学,2016(4).

  

   [11][德]黑格尔.法哲学原理[M].译者:贺麟.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305.

  

   [12][美]施特劳斯.什么是政治哲学[M].译者:李世祥.北京:华夏出版社,2011.

  

   [14]向勇.故宫文创: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先锋实验[J].人民论坛,2019(3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7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