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当前经济形势和有关民营企业发展的问题

更新时间:2021-07-25 21:48:48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有什么备忘录、协议,但在纠纷相持不下的时候,要靠市一级作为上级出面来解决问题。还有一方为行政主体、另一方为企业非行政主体的约定——如叫行政协议或者所谓行政合同,你可以说在中国社会中有这样的文字形式,但其实质的作用只是备忘录,只是某种告示,只是某些事情可以参考的凭据,一旦到了PPP签合同的时候,如果不坚持这是平等民事主体双方自愿签字的合同,并以此受到《合同法》对双方平等身份的权益保护,那以后将会后患无穷。

   所以,我认为以行政诉讼法覆盖的,只可能是在PPP之外的那样一些所谓的行政协议,而不可能是《合同法》覆盖的PPP合同,如果对《合同法》在这方面已有定位的PPP协议的单一、规范性质加以否定,就意味着颠覆PPP创新机制的根基,它实际上会摧毁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PPP创新发展这方面民营企业持续地、有积极性加入的可能性,它会使社会资本,特别是广大民营企业将PPP视为畏途。实际生活中这样的问题,难道不是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吗?我们提出了意见,这也是公开的信息,但很遗憾,到此为止,没有进一步的讨论与回应。这些年实际生活反复告诉我们,在中国现代化建设中PPP不发展是不可想象的,绝对不可能对PPP叫停。这方面我们怎么样面对现实的“问题导向”,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显然就要在全面依法治国的轨道上,进一步动态优化相关的司法解释和相关的规则文件,也包括进一步动态优化我们的相关各法。

   还有一点,关于数字化平台公司的纠偏。我觉得现在要正视偏差问题,比如以烧钱模式走到了“二选一”被认定的、有流量为王特征以后的垄断问题,必须整改,这是国家管理当局已明确、而且有罚款的。还有就是它有可能在自己市场影响力相当大的时候,在抬价这方面走得过偏,黄奇帆同志也说到,一旦定价大局被它控制以后,线上收费比线下还高,显然就不合理。还有利用人性弱点设计一些产品来引诱消费,把一些“套路”的东西施加到经济生活中;还有不对等的采信可能侵犯老百姓的隐私权;还有以大数据支撑的“杀熟”等等,这些问题都必须整改。无论对它们叫不叫垄断,显然都应当纠偏。但是这种纠偏,绝对不能否定民营企业千辛万苦于国际竞争环境下终于形成了为数不多(也就是十家出头)的头部企业,他们已经有了对于经济全局的明显影响力和不能否定的连接供需、提升整个体繁荣程度和发展后劲的贡献。这种经济价值也引出了社会价值,比如普惠金融,比如穷乡僻壤的淘宝户、淘宝村的发展,一直到中国现在已有几千家淘宝镇——对这些创新发展方面的成绩,也同样应该加以充分的肯定,而且要看到今后发展的大趋势。我们纠偏,是为了使这些数字经济平台更好地贡献于中国的创新发展。这是在我们必须面对的硅谷引领潮流的全球竞争大局之下,追求中国现代化、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保障民族根本利益之所系的重大问题。我愿意把这个事情也在这个场合加以强调。

   最后我在哲理层面上,谈几点自己初步的研究心得。

   一个是在市场经济完善发展中,结合中央强调要素流动,一定要注意“人心是最大的政治”——领导人讲的这个话当然是有所指的。要拢住的,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特别看重的“人心”,如果没有这样一条,你的要素也拢不住。人心思治、人心向党是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所保障的,我们要进一步给民众、特别是民营企业头部企业以方向感、安全感、希望感的必要引导,鼓励继续把创新发展作为第一动力和作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

   第二点,我认为相关的体制内的官员、地方和基层,必须进一步按照中央文件的要求,破除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中央文件已屡次下发,要求地方一线通过破除这两个“主义”,来敢担当办实事有作为,所以必须抓牢在“发展创新中规范”这个大道理。肯定需要规范,肯定需要规避风险、防范风险,但是第一动力仍然是创新,大道理必须管小道理,基本的顺序必须掌握好,统筹协调绝对不是空话,要敢于担当地掌握好这里面的主心骨。

   再有,就是我们在改革深水区的攻坚克难,需要聚焦“冲破利益固化的藩篱”,这是基于啃硬骨头的胆识,要力争实现经济社会转轨中我们的配套改革取得决定性成果,这样才能避免早有学者强调的渐进改革路径依赖之下有可能发生的制度视角上的“后发劣势”,和现在人们越来越看重的所谓自我纠结而退化式的“内卷化”这样一种风险。

   这些不成熟的看法汇报出来,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6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