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 伟 蔡志洲: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特征在于增长的稳定性

更新时间:2021-07-19 00:12:58
作者:     蔡志洲  
也是改变中国国际地位、实现民族振兴的需要。

  

   1978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长率的波动逐渐和世界同步,但除了个别年份之外,中国各年的GDP 增长率都明显高于世界水平。1978~2019年,世界GDP 的年均增长率2.91%,而中国的年均增长率为9.41%,比世界一般速度高出6.5个百分点。正是在这种高增长率的基础上,中国的国际地位在明显提高。按汇率法计算,1978年中国的GDP 占世界的份额为1.74%,而到了2000年,中国GDP 的份额提升到3.6%,比1978年翻了一番。而到了2019年这一份额更是提高到了16.33%,为2000年的4倍以上。中国人民经过40多年的埋头苦干,一步一个脚印地发展,在“赶超”道路上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如果以世界银行数据的共同起点(即1960年)为比较基础,60年来(1961~2019年)世界经济的年均增长率为3.47%,而中国为7.93%,比世界一般速度高出4.5%。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高速经济增长使我们抢回了失去的时间。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发展,中国的经济增长开始趋于稳定,2000年以后,虽然随着国际化程度的提高,中国的经济增长和世界经济的关系更为密切,但由于国家合理地引导市场处理好内需和外需的关系、科学地实施了宏观调控,中国的波动幅度被控制在了尽可能低的水平上,低于世界的一般水平。从图 4 中可以看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经济增长回调的幅度特别大,出现了自20世纪 6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负增长,但中国通过宏观调控和刺激投资,2008年以后仍然连续4年保持了9%以上的增长率。在错过金融危机冲击的高峰后,再回过头来调整自身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说明中国经济在抗风险和保持稳定性方面,和世界各国相比仍然有着自己的优势。

   (二)美国的增长及波动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即使在经济发展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后,仍然保持了持续的经济增长。由图5,1961~2019年近60年间,美国的年均GDP 增长率为3.01%,从整体上看,美国经济一直保持着持续增长。中国改革开放后的这一阶段(1978~2019年),美国的年均增长率略有放缓(2.70%),比1961~1977年的年均增长率 3.80%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但仍然好于大多数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尤其是西欧国家、日本等经济增长已经陷入停滞的国家)。不断地创新尤其是技术创新和持续的增长是美国持续保持世界强国地位(尤其是二战以后)的重要保证。虽然60年来的年均增长率低于世界一般水平,但作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大国,在很高的经济发展水平上还能保持持续增长,这也是不容易做到的。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了,美国的长期年均增长率在逐步放缓,低于世界一般水平,增长波动曲线的重心在逐渐下沉,因此它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不断在下降。1960年美国的GDP 占世界经济的比重是39.67%,而2019年下降到24.42%。从增长率的波动上看,美国的波动幅度很大,负增长的年份较多,经济增长在繁荣和衰退中不断波动(大约每10 年左右就有一次大的波动),波动程度明显大于中国。近10年来它的波动幅度有所缩小,但年均经济增长率也在下降。全球经济危机后,美国在2010年恢复了正增长,但2010~2019 年的年均增长率仅为2.27%。从长期经验看,如果不出现新冠疫情,美国目前本来已经进入又一轮较大波动的时点,新冠疫情的冲击则加重了美国的经济波动,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又一轮波动发生的原因。未来进入复苏后,美国如果能够维持2%左右的长期经济增长率,就可以说取得了不错的经济增长。

   (三)日本的增长及波动

   “二战”之后,在美国的扶持下,日本进入了一个高速经济增长阶段。从20世纪 50年代至 70年代初期,日本是全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但从 70年代起,经济增长开始放缓,1961~2019年,日本的年均 GDP 增长率为 3.54%,虽然比美国同一时期的年均增长率高出 0.5% ,但这主要来自于前期高速增长的贡献,后期的年均增长率则低于美国。

  

   这说明从长期来看,美国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要强于日本(当然也强于欧洲主要国家)。从图 6 中可以看到,从20世纪60年代初到2019年,日本的经济增长及其波动可以分为3个阶段或者说经过3个台阶:一是前期的高速增长阶段,1961~1969年期间,年均GDP 增长率为10.42%,这是日本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启动的经济繁荣的继续⑦;二是中期的中速增长阶段,由1970年至1993年,年均增长率为3.91%,维持了24年。由于日本经济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当时对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市场依赖很大,1970年美国发生以通货膨胀、失业率上升为特征的经济衰退时,日本经济也深受影响(和图5 中美国GDP 增长率的回落相类似,在图4 中1970年世界的GDP 增长率也有回落,但幅度没有这么大)。在此之后,日本经济受到外部因素持续的影响(1973年石油危机、后来的广场协议等),开始逐步走出景气年代。1988年,日本经济在出现少见的较高增长率(6.79%)后,经济增长连续6年回落,1993年则出现了负增长,这是日本经济的中速增长结束的标志年份。三是低增长或经济停滞阶段。1994~2019年,日本25年来的年均GDP 增长率仅为0.93%,其中负增长出现了4次(6个年份),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都对日本经济带来冲击,2008年的冲击更大。从稳定性看上,由于日本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对国际市场的依赖性很大,世界经济的波动通常都会对日本形成冲击,经济增长的波动很频繁。

(四)韩国的增长及波动

   韩国是亚洲四小龙中经济规模最大的经济体,人口超过 5000万,2019年人均国民总收(GNI per capita,按汇率法计算)达到 33720美元,已经步入发达国家。从20世纪 60年代初起,韩国进入高速增长阶段,从图 7 中可以看到,这一时期韩国的 GDP 增长率的重心经过了一个不断提高、又逐渐回落的过程。从长期看,1961~2019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为7.29%,为美国和日本这一时期年均增长率的2倍多。但由于起点较低,人均GDP或 GNI 的水平现在仍然低于美国和日本。分阶段看,1961~2002年,可以说是韩国的高速增长阶段,这一期间的年均增长率为 8.84%。其中有过两次大的波动,第一次是 1980年的大波动,其中既有经济原因(连年高速增长带来的通货膨胀),更有政治原因(1980年的光州事件引起国内剧烈动荡);第二次是 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从图 7 中可以看出这次冲击对韩国的影响远远大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1996年,韩国的人均 GNI 达到 13320美元,成为高收入国家,后来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有所回落,2002年重新回到 12850美元,以后一直在高收入国家的行列中。但2003年后⑧,韩国没有出现过超过7% 的增长率,2010年的增长率虽然超过了6%,但这是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反弹,属于经济恢复性质,随后又回到了4%以下,整个时期(2003~2019年)的年均 GDP 增长率为 3.55%,虽然明显低于2003年以前的增长率,但对于一个高收入国家而言,取得这一增长率已经不易。2019年,韩国的人均GNI 已经达到33790美元,比2003年翻了一番多。韩国经济也是高度依赖于外向型经济和国际市场,国际市场的波动不可避免地会影响韩国的经济,1973年石油危机时韩国的经济规模还比较小,受到的冲击不明显,但到 1998年时,它已经成为亚洲市场的重要经济力量,亚洲的经济衰退对他带来更大的冲击,而到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时,受益于他的经济与中国的密切关系,由于中国顶住了压力,相对而言也减轻了危机对韩国经济的冲击。

  

  

  

(五)印度的增长及波动

   印度是一个实行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大国,人口现在和中国相近(2020年超过 13 亿)。1947年独立后,推动经济增长以及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同样是印度政府和人民的重要发展目标。图8 列示的是印度1961~2019年GDP 增长率变化的情况,可以看出印度近60年来的GDP 增长率的走势相对比较稳定,大起大伏的现象出现得比较少,年均 GDP 增长率为 5.18% ,高于同期的世界 GDP年均增长率(3.47%)。在1980年以前曾出现过3次负增长(4个年份),主要原因是当时农业占国民经济的比重很大,自然灾害对农业乃至于整个经济增长形成冲击(Nagaraj,1990),但是下跌幅度不大,最严重的 1979年也只是下跌了 5.23%。从增长率趋势的重心变化看,可以把这一时期的印度经济增长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1960~1979年,GDP 增长率波动较大,年均增长率相对于后一时期较低,年均增长率为3.32%,低于同期的世界GDP 增长率(4.75%);第二个阶段为1980~2019年,GDP 增长率波动收窄,没有出现过负增长,年均增长率为6.08%,高于同期的世界GDP 增长率(2.86%),为世界增长率的两倍以上,应该说属于不错的经济增长。从长期趋势上看,印度的这种较快的年均增长率仍然有可能保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首先是它的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比较低,也进行了很多经济改革,有后发比较优势;同时它又是一个大国,内需的潜力大,各个地区、行业之间的增长有互补性,这都有助于保持其未来增长的稳定性。印度在经济发展或者是赶超过程中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始终没有像日本、韩国和中国那样进入和经历过高速增长阶段(在一个比较长的时期里,年均经济增长率保持在10%左右),1980年后经济增长加速后,40多年来经济增长率超过9%的年份仅有两个,而发展中国家如果没有经过高速发展阶段,那么就很难改变自己的落后面貌。这也是世界上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共同问题,相对而言,印度在这些国家中还属于比较好的。2019年,印度的GDP 总额占世界的份额为3.26%(略低于中国2000年前后的水平),为现在中国所占份额的1/5。但中国在2000年之后又保持了20年的高增长,才达到现在这样的水平(人均GDP 或GNP 达到1 万美元以上)。而印度如果不能实现高增长,即使把现在的年均GDP 增长率再保持20年,人均发展水平在世界上仍然还是比较低的。这是世界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普遍现象。这也说明了日本、后来的亚洲四小龙以及现在的中国的经济增长为什么会被世界各国称为“奇迹”,因为它并不容易发生。

四、增长与波动中的中国与世界经济格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72.html
文章来源:《管理世界》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