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 伟 蔡志洲:中国经济发展的突出特征在于增长的稳定性

更新时间:2021-07-19 00:12:58
作者:     蔡志洲  
4%,比改革开放前25年的 5.9%高出 3.5个百分点,如果以定期指数1978=100,消除价格因素的影响)计算,2019年的经济总量为 1978年的 39.3倍。按照可比价格计算,2019年我国 GDP 增长一个百分点,相当于 1978年 GDP 总量的 40%。换句话说,2019年增长2.5个百分点相当于 1978年全年GDP 总量,如果以2000年为对比基数,现在每增长一个百分点相当于2000年GDP 的5%以上,也就是说现在增长2%相当于2000年增长 10%以上。这一方面表明我国经济发展达到新的水平,另一方面也表明伴随规模的扩大,增长速度受“基数效应”的影响将出现放缓趋势。事实上在新的水平基础上,达到一定的追赶目标,实现可持续发展,更重要的是高质量发展,对于增长速度的要求会相应降低。比如我国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基础上,提出到2035 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其中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要赶上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相应地 GDP 总量按可比价格要比2020年翻一番,要达到这一目标,只要在未来 15年里年均 GDP 增速达到4.73%。实现这一增长会面临许多困难,因而要求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实现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但相比而言,要比摆脱贫困实现初步小康发展阶段,要求10年翻一番的年均7.2%的增长率低许多,在现有基础上通过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是完全可能实现的。

  

   经济增长的波动幅度比计划经济年代也明显地缩窄,增长率的峰值出现过3次,分别在1985年、1992年和2014年,分别为15.2%、14.2%、14.2%,比改革开放前3次20%左右的峰值下降5个百分点,峰值后的谷底也出现过3次,分别为1990年的3.9%、1999年的7.7%和2019年的6.1%(2020年经济增长率为2.3%,虽是几十年来最低年份,但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所致),和改革开放以前的25年相比,首先是没有出现负增长(改革开放前有3次4个年份为负增长),其次是波动的幅度在减弱。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伴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建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培育,中国经济发展不仅保持持续高速增长势头,而且增长的稳定性不断增强,尤其是体现出较强的反周期和反危机的能力。1997~1998 年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相关国家经济受到严重冲击,一些国家长期难以恢复,甚至由此形成“东亚泡沫”,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我国经济则在承诺人民币不贬值的同时短期内迅速恢复,经历了1999年低谷后,出现了长期稳定增长并逐年加速的态势。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全球经济2009年出现20世纪60年代以后首次负增长,我国则在2008年保持9.7%的增长率,2009年保持 9.4%的增长率,到2010年达到10.6%,保持了强劲平稳增长。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经济严重受挫(预计为-3%~-4%)。我国经济增长率虽然将降至2.3%,是几十年来最低的年份,但与全球经济相比,是唯一保持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可以说,在这三次国际性的严重经济衰退中,中国经济表现出了强劲的反危机能力。

   (二)改革开放后的价格波动、市场化进程和经济增长

   在市场机制作用下,经济增长的波动性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体现在价格水平的波动中。在我国探索和推进改革的过程中,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重要的是推进价格市场化,从而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一些阵痛,并引起经济增长的波动,但随着改革的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发展和完善,这种波动性在不断地减弱。在表3 和图3 中可以看到,改革开放后,价格总水平波动(以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CPI 反映)分为两个大的阶段,1978~1999年为波动发展阶段,而2000年以后则进入了稳定发展阶段。

   1. 价格波动阶段(1978~1999年)

   从图 3 中可以看出,改革开放后,价格总水平与经济增长率之间的波动是相互关联的,经济增长提升和下降通常领先于价格总水平的变化,但趋势是一致的。在1999年之前,价格总水平的波动幅度很大,而且峰值在不断拉高(1980年 7.5%、1985年 9.3%、1988年 18.8%、1994年24.1%),是带动经济增长率波动的重要因素;而在2000年之后,中国基本上保持了高增长和低通胀,CPI 上涨幅度最大的两个年份2008年和2011年也仅仅达到5.9%和5.4%,远远低于前一阶段的峰值,这标志着中国已经基本实现了由计划经济向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并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在这一期间,价格体制改革的力度不断加大。1980年,为了理顺价格关系,国家对小部分商品进行了调价,使当年的价格指数出现较大变化(上升 7.5%)。1985年,在实现了高速增长的同时,中国开始更大程度地放松价格管制(首先是消费品价格),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由上一年的2.7%直接升到 9.3%,1986年和 1987年经过小幅回调后,接着又大幅上扬,1988年和1989年分别达到18.8%和18.0%,如果以1984年为100,1989年的定基指数则为175.1%,5年间上升了75%,年均上涨11.85%。这是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次持续时期长、上涨幅度大的价格总水平上涨。第二次大的上涨发生在 1992~1996年期间,1992年开始加速上涨(6.4%),至 1995年(17.1%),1996年开始明显回落(8.3%),峰值比上一期更高,为 1994年的24.1%,如果以 1991年为 100,1996年的定基指数为192.1%,年均上涨13.9%。如果以1984年为100,以1999年的最低点(98.6%)为这一价格波动时期的末年,1999年 CPI 定基指数为 360,即 15年间上升了2.6倍,年均上涨幅度为 8.9%。以通常标准(3%左右)衡量,年均上涨幅度相当大。这两次大的价格总水平的上涨,和现在一般意义上所说的“通货膨胀”有相同的地方,即存在着需求拉动和成本推进的通货膨胀,价格总水平的变化调节着供需平衡。但也存在着重要的区别,这就是传统的中央计划经济条件下严格的价格管制已经使众多的商品的价格背离了它们的价值,或者说众多商品的价格已经不能反映市场供需,理顺价格关系就需要在价格总水平上升幅度比较大的背景下,通过各种商品和服务价格不同程度的上升来实现,同时还要让居民的总收入超过价格总水平的程度,使人民生活不受到大的冲击而且不断提高。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我们经受住了考验并取得了成功。高增长无疑为群众带来很多实惠,在1978~1999年,经历了几次消费升级后,耐用消费品在居民家庭得到普及。但与之同时,消费物价上涨得也很大,每一波物价上涨都给居民家庭的日常生活带来冲击,国家通常会采取各种措施(如限制价格上涨、发放补贴等)进行补救,而后可能会出现增长率和价格指数的回落。市场稳定之后,再推动新一轮的增长和改革。因此这一期间的经济增长波动,带有鲜明的改革烙印,每一次大的波动都和由经济体制改革首先是价格体制改革引发的价格总水平波动有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仍然坚定地走改革和发展的道路,以改革促增长,再由增长来保改革,充分显示了改革进程中的“中国智慧”。

   2. 价格稳定阶段

   1992年,党的十四大明确提出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是经过多年的改革和探索之后,党中央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做出的历史性的决定。从那时开始,中国开始全面推进市场化改革,除了继续推进商品价格改革(如放开生产资料价格等)外,产权市场(尤其是国企改革)、资本市场(尤其是金融改革)、劳动力市场(合同制改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技术市场等市场化改革全面展开,从1998年开始又推动了住宅商品化的改革。

   表3 1978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 ,上年=100)

  

  

   至世纪之交,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逐渐建立和发展起来,虽然市场经济和市场秩序还需要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但是市场已经逐渐代替政府成为经济增长和资源配置的主导力量。从图3 中可以看到,从20世纪末开始,中国的CPI 波动的幅度明显变窄,即使是2008年和2011年这两个CPI 数值最高的年份,物价上涨也仅达到5.9%和5.4%,远低于改革开放初期到1999年8.9%的平均水平。通货紧缩的年份只有两个,分别在2002年和2009年,CPI 下降了0.8%和0.7%,只有轻微的下跌。从总体上看,2000~2019年间,CPI 的总上涨幅度为55%,年均上涨2.96%,通货膨胀率控制在合理的水平上④,且波动程度很小。但是与此同时,中国的年均增长率为8.99%,实现了低通胀和高增长。市场化改革后的价格信号所反映出来的结果,是供需双方在高速增长中实现了动态平衡,这证明了新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逐渐走向成熟并为稳定的可持续发展建立了更加定型的制度基础。

三、经济增长与波动性的国际比较

   从动态比较上看,中国在长期高速增长中稳定性在不断提高。而在与世界主要国家平行比较中也表现出这一点,尤其是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增长率显著地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及主要国家,但波动性却明显地低于他们。这使得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额在稳定上升,成为近几十年来经济地位上升最快的国家。这种趋势现在仍然在延续。

   (一)中国与世界平均水平的比较

   先看世界的GDP 增长率波动,可以把20世纪60年代初到现在的增长分为两个阶段(参见图4⑤):第一阶段1961~1973年为石油危机之前高增长阶段,这一时期西方发达国家的增长率普遍较高并带动了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使世界GDP 的年均增长率达到5.5%左右⑥;第二阶段为石油危机后的中速增长阶段,1973年的石油危机对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带来重创,此后他们的经济增长开始不断放缓,走出了发展的黄金时代。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逐渐地发展了起来,最终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体(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在进入新世纪后对世界经济增长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发展中国家及新兴工业化国家在世界中的体量仍然有限,因此它们的经济增长加速还是不能抵消发达国家经济放缓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这一时期世界的年均增长率在3%左右,明显低于第一阶段。

   再看中国和世界GDP 增长率的对比。

在 1978年以前,中国的经济增长波动大大超过世界经济,由于那一阶段中国的经济发展独立于世界其它国家,增长和波动相互之间没有都明显关联。1961~1977年,世界 GDP 的年均增长率为 4.83%,而中国的年均增长率为 4.34% ,略低于世界一般速度。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一阶段中国和世界先进水平之间的差距没有缩小反而有所扩大。这更说明了在20世纪70年代和 80年代之交,中国通过改革实现加速经济增长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否则就不可能改变自己的落后面貌。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增长,不仅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angp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72.html
文章来源:《管理世界》202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