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小涓:我们需要“中性开放”制度

更新时间:2021-07-17 22:43:28
作者: 江小涓 (进入专栏)  
我们的投资能力和资金的投入能力就开始快速成长。

   那么与此同时,其实我们的传统的外循环的作用已经在开始下降。我们在前面一部分讲到了2006年外贸依存度达到一个高点之后,我们就持续开始下降了,现在已经降到了30%多。

   在全球的中间我们从最低跳到了2006年的第二,那么现在回到了大国的中间的状况,和我们大国的平均数比稍微略低一点、我个人的感觉我们应该波动中间起起伏伏应该还有一定的余地,但是想让外循环再回到10年前的状况,完全不可想象就那样一种格局。所以大体上我们现在基本处在一个相对正常的位置。但是不等于说平均数就是一个正常位置,但是就从国内国际的比较看,应该还有一定的上升的空间,但是不会特别的大,就从比重来看,这是一个点。

   这是我们刚才讲了40年,外循环的作用从低到高,背后的变化,我们整个要素禀赋结构的根本性的调整,当然还有国内市场的增加,加大,国内消费能力的提升。

   有很多的因素,我们今天时间也就讲一个,那么在传统全球化下降的同时,我们讲这个数字全球化的快速的推进,数字全球化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全链的全球化了,我们传统全球化主要还是制造业产品的全球分工,那么到了数字时代的话。

   首先研发全球化,整个全球的共同研发技术成为了全球技术创新的主体模式,我们一会看看数。

   第二设计全球化,现在真正的复杂技术产品都是多国共同设计的,因为现在设计本身就是一个很资金密集的很技术密集的过程,它是需要大量很复杂的软件来共同来完成的。

   第三当然制造全球化。我们今天没有时间讲,传统的劳动密集型的产品的全球分工基本停滞了,它分到天花板了,1个汽车17个国家,34个重要的零部件共同在17个国外生产,它再细分的话,劳动的成本技术匹配的成本等等运输的成本会增加,所以传统的离散型的制造业的分工大概见顶了,但是新的复杂产品的全球分工其实是更深入的,我们看个例子。

   那么在研发、设计、制造、全球化的同时,服务全球化在数字技术的支撑下的快速的提升,其实它的影响对收入分配对产业组织的影响比制造业分工更突出一些,另外公共服务开始全球化,特别在这次疫情空间。

   那么首先看看研发的全球化,现在真正前沿技术的全球共研技术共同两个国家以上共同注册专利,就一项技术共同获得专利的收入,现在是主体,单个国家注册专利的真正的前沿技术和产品已经是少数现象。那么在在共创共研技术中间,中国所占的比重是在快速的上升。

   从上往下看,第二个紫色的部分就是中国所占的比重,它是5年一个段30年之前的全球共研前沿技术中间90%就是美国、日本和欧洲这三家。

   那么到现在美国中国和韩国已经切走了25%,中国已经将近20%,这还是17年的数据,那么现在的数据大概比重在上升的更快,这是第一,就是研发的全球化。那么不光是国外在引导,其实我们也有非常多的创新,这是我们一个网站(举例“橙色云”),把全球的研发人员以个人的名义,然后让他上网拿到一个设计任务之后就在网上招聘,研发组他自己有研发的项目组的这个主持者,然后每来一单招聘研发者来共同研发,他就是我不跟机构打交道,机构开价太高。其实机构中间的核心研发人员晚上可以让帮他来做这一项研发,它是一个共享研发,共创研发,这样一种众包模式的研发。

   现在国内最大的一个企业,全球最大的企业实际上是在中国,两年之前万名科技人员,最近已经有26万名研发人员在网上,来一单做一单,不是单一养一个。

   现在研发的共研性很强,对很多机构来说,单个机构拿单是非常困难的,所以他不养一个机构,因为是非常昂贵的,大家都知道,所以进行外包,这是共创研发平台。那么现在真正的全球复杂产品的设计都是全球共同设计的。

   比如这有一款车,大众高尔夫它的最新的款是30个国家,415位设计师共同合作设计的这样一款新车。那么它从草图开始,从渲染这个效果开始,就是在网上共同研发,那样你要大家说不好,我们几分钟再渲染一图,大家看看讨论,然后把草图大体定下来以后,再开始零部件的设计。

   第二个图,它可以反反复复的配反反复复的设,那么全球多国首先可以用最好的研发人员,我们现在最大的车厂,真正新概念车的推出都是隔年的,不可能每年都推出。那么在这样一个频率比较慢的研发机构中间,其实你是养不起来,在每一个环节都最高端的研发人员,是非常昂贵的。

   所以现在车的研发越来越专业化,都是外包出去设计的,实际上它在每一个环节颜色的设计,形状的设计和它本质的一些这种设计中间,在每一个点上都可以用全球最顶级的研发人员来合成。

   所以它设计完了以后,那么这个车它需要60度的高温能耐是,零下30度的寒冷能耐,在月光在日光下都要很漂亮,它有很多的要求全部在网络空间,所以新车没有一张图纸,没有一个零部件的模型,没有一个整车的模型,然后全部在网上做完之后就出车了。

   所以它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及全球最好的设计研发资源,然后它还有一个匹配全球的文化,比如他曾经出过一款前边的排风的口的形状,然后我们香港的设计人员就说,你这个形状在中国文化中间就是一个棺材的形象,是非常不吉利的,他要避免所有对手对它延伸出来一种不祥不利,对一种文化的不敬,在这个层面他要想把它全部的给去除掉,大体上例如现在车飞机复杂,这个制造产品都是这样一种模式在做。

   比如复杂的新产品全球共治,这是787,拥有将近300万个部件,设计的时候没有用过一张图纸,没有任何一个1:1的模型,上千个工程师在全球同步,因为它需要匹配的,比如材料的耐劳程度它是需要匹配的,耐温的程度,疲劳的容纳程度,所有的零部件是要匹配的,所以它必须同步在设计。

   所以我们讲现在的制造业产品在复杂制造业产品中间,它是本源全球化的。波音737最早是北美出生的一架飞机,随着全球其它地方加工能力的成长,加工成本的下降,它向外转移,从最早7个经济体的共同制,然后到最后的14个经济体的共同制,它是逐步往外转移的,但是这种产品在设计的时候,是考虑到各个国家最好的制造能力在哪里,就往原处设计在的地方,在国外和全球布局。

   所以,真正的现在的制造业基本上是一个全球共治,就本源全球化和转移全球化是两个概念,现在的制造业产品它原则上是本源全球化一些产品。那么服务业相对来说就是新的。

   我们在我当学生的时候,我的老师教我就是说服务业是非贸易的,它是一个不可贸易的产品,由于服务是一个劳务过程,服务过程和服务接受同时同地。不可错位不可错时。所以服务是一个非贸易的产品。但是现在就是说在这之前我们服务可以远端提供,维也纳的音乐会我们可以在在中国听,国外老师在那上课,我们可以在中国听课,我们可以和远端的医生连线,然后我们做医疗的远程诊断都没有问题,但是服务业没有从来没有大规模的有过制造业那样一个产品,多国制造。

   最后我们把每一个国家的制造的优势或者某个加工环节的工艺的优势匹配到一起,做成一个完整的产品。

   服务业我们基本上极少有类似这样全球分工,最后提供一个完整的服务的过程,它这是需要对通信空间的一个理解,这个是一个我们国内最好的生产者服务平台,也是全球最大的,它的位置在重庆。基本上在生命全周期的消费者和需求者都可以上网,大约有2200个网上的人员。

   那么他是这样,就是说当你一个企业它全生命周期,你说我想办一个企业,我要设计一个logo,然后你要刻画好你对这个logo的定位,比如说面向年轻人,不需要文字就可以理解它的含义,它要比较活泼,能看出它是一个快速迭代的,当提出一些要求之后,在网上,然后这个平台就自动给你匹配,可能匹配你的供应商就和你上淘宝去购物是一样的,然后你在里边你再往下挑,然后最后你去和他匹配,供应商设计师可以在国内可以在国外,他是全球招聘来的,所以有了平台之后,这种过程就变得是完全可能的。

   那么这个是一个很有名(指音乐会),就是去年5G出来以后,我们终于有了传统不可分工提供的这种服务,可以在全球分工提供了,以前音乐会的演出乐手的演奏和服务消费得同时同地,然后现在可以在北京听维也纳的音乐会,那边是一个整装的乐团在演奏,但是所有的整装乐团是不可能把全球最好的乐手集中到一个乐团里来的,但是现在全球分工这个模式出现以后,我们世界上的音乐家他们合作做了一台音乐会,音乐会的乐手在全球不同的地点,这是可以实现的。

   这个小提琴在德国,第二小提琴在西班牙,中提琴在蒙古,大提琴在瑞典,钢琴在美国,这个电音鼓在日本。在不同的地点,可以合作提供一台音乐会,那么它的前提是这样,在地球上任何一个地点听到音乐会的话,它的传输距离超过2万公里,这是第一点。第二就是你在任何一个地点听的时候,6个乐手的传输距离是不一样的,有的在你的邻国,有的远在天涯,有的在600公里之外,有的在14,000公里之外,你能听到这场音乐会是合成的,那么它要求网络的保真程度非常好。第二,网络绝对不能有时间的迟延,极低时间迟延,大通量的网络才能做成这样一个音乐会,那么在5G出现之后才有可能。算了时间原因我们就听一点点休息一下,听上去没有任何的违和感是吧?音乐对时间的要求一致性要求非常高是吧?(休息)

   所以这种服务模式的提供其实比制造业的分工带来的影响更大,制造业你本事再大,你得一一台生产出来,你无非是单位产品的生产成本低,你规模大是吧?这种服务业的产品真的是赢者通吃,所以他对那个区域性的次一级的服务供应者的消解的能力是非常强的。

   在音乐因为刚刚开始,但是进展非常快,比如在体育比赛中间职业体育比赛中间,现在网络中间前段时间欧冠。你在网上看的感觉他的转播的保真的传真效果,你肯定实在是不愿意再去坐到现场去看一场足球比赛了,所以他对次一级服务市场的消解是非常快的。

   那么只有这类服务它才有这种消费者只选最好供应者、赢者、赢者通吃,它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今天我们没有时间展开了,就希望我们如果有同学的话,这个问题是可以好好做一下研究的。那么在我们讲了从设计研发、制造服务,那么现在公共服务像教育的跨境的提供的也在5g技术之下变得非常厉害。

   我们清华大学和15个国15个大学成立了在线教育联盟,是共享一些实验实证课的,以前我们有远程教育,无非老师在远端你听,只能传输的是文字和声音,所有和动作行为相关的,有很多工科要有实验,职业体育要有职业的,学校要有实训,那么在原来都是做不到的,它和真的课堂是不一样的。

   那么老师需要让学生分组互动,多点沟通都比较困难,那么现在越来越像真的这个过程,我们有了VR、 AR之后是吧远端做实验,远端做解剖,就跟真的是一样的。你要止血前然后加的慢一点,然后血流一地,他真实的情况变得非常真实,所以全球可以共享某一个学校最好的某一点课程的内容,变得完全可能。

   那么在全球医疗中间,我们防疫中间,因为我们比较早,武汉大概到4月份之后,我们有四五万名到过武汉的医生就回到各自医院了,然后各地的病人也控制的比较好,但全球一全球的疫情非常的严重,特别很多发展中国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对付这个场面,所以这是一个企业做的平台。

   “阿里医生”他们几家把中国各地的医院去过武汉的医生连接起来和100差不多100个国家的医院连接起来,既可以上课告诉你怎么治,也接受一对一的咨询。

另外它平台提供11种语言的自动翻译,这个时候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是非常大,你有了危重病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563.html
文章来源:经济学家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