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贾康:海南离岸示范区的创新思考

更新时间:2021-06-27 11:11:15
作者: 贾康 (进入专栏)  
那么有些说法,还值得再进一步来做优化的考虑。我在来参加会议的路上看到的报纸,有特别报道,海南自贸港建设有了相关的国家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自由贸易港法》之后,国新办的会议上,发言人特别强调了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强调了坚决不让海南自贸港成为避税天堂。有的报纸就把这作为大标题:“海南坚决不做避税天堂。”我个人感觉,这个宣传上似乎还没有抓住真正的要领。海南首先要有一个思想解放的创新形象,为有这样一个形象在国际上确立,首先要营造一个创新的氛围,那么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不光是对国内给出官方信息,我觉得它首先是对国际关心海南发展的人士,特别是在商言商的这些企业界的人士、投资界的人士、贸易界的人士来发布信息,他们一定会看这个新闻。比较直率地说,“避税天堂”虽然是个比喻,但是细究一下,这个词并没有太大的问题,“避税”在这些年财税的研究中,是一个已确立的特定概念,它有别于偷逃税——偷逃税是违法的,避税严格地讲是在不违法的情况之下,通过所谓“税收筹划”,把税负降低到尽可能低的水平。国家和税务管理部门,也有意向地运用这种机制,形成良性的所谓“现代治理”之下的互动,即通过一定的优惠条款和引导性条款,把商界、投资界、金融界等等的一些活动,引到政策目标所希望看到的要素聚集点上去。我觉得这个道理对于海南来说也是非常明显的。那么我个人感觉,应设想宣传上是不是可以这么考虑:首先强调我们海南自贸港建设,是坚定地贯彻依法治国、依法治税的原则,实行有利于投资便利化、贸易自由化的税制和税收优惠政策;同时,希望各界不要简单地把我们海南这方面的税收优惠,就理解为一味走极端地可以成为一个天堂般的避税目的地,我们不欢迎空壳公司。这些话我觉得把它们一起说出来应该更好。实际上,要讲“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我觉得对于海外的在商言商的人士来说,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牛弹琴”,不知道你说什么;另外一种比较了解中国情况的人,还可能有隐含的担心:是不是要搞政治挂帅?这个事情我觉得还是应在宣传上进一步领会领导人强调的我们在国际传媒场合里,怎么样把中国的故事、中国的话语对接到我们实质性创新的综合考虑上,用国际语言来讲好海南故事。这是我一个纯粹探讨性的看法。

   所以,谈论这种比较敏感的、我们现在说的“离岸”,如果从离岸贸易做起,还隐含着要建设离岸金融中心。我们得承认,海南跟这个目标还有非常明显的差距。那么依我个人很不成熟的初步想法,在解放思想前提之下的务实推进,是不是可以考虑有这么一些至少是作为要点来探讨的问题:应该以与自贸港建设紧密相连的配套改革,硬件的建设和软件(包括人才,包括创新文化等等)的改进,呼应起来,基于海南离岸贸易已经有一定的业务量,还要继续发展,乘势来积极打造对接离岸金融中心发展的一些条件。第一,我觉得应该考虑积极推进所有与打造我们未来可能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相关的改革和建设事项,这是一套系统工程。另外一个,我们是不是可以找到合适的时点,明确地说出我们在积极考虑试点建设离岸司法管辖区。第三,我们应该稳妥地来培育在海南成长起来的一批离岸公司,并高度重视借鉴国际经验加上积累自己的经验,防范各种可能出现的风险。

   再有第四的一点,我个人过去已经发表过这个看法,也是纯粹的探讨:整个中国现在还很难说具备人民币资本项目下可兑换的条件,这个“自拆防火墙”是要承担很大风险的,亚洲金融危机和世界金融危机冲击之下我们都是靠这个防火墙维系了大陆总体来说的稳定局面,但人民币走向国际化,中国要崛起为现代化经济体,什么时候自拆防火墙,是不可回避的命题。有没有可能在海南封岛之后,我们来考虑试点本币在海南的资本项目下可兑换?这里纯粹是冒叫一声,相关的问题可能还相当复杂。但至少我们可以先务虚地研讨这个事情——当然,如果说那个时候不得已考虑深圳建特区最初的想法——要有特区币,也未尝不是一个探讨中可能的途径。这纯粹是在可能的大方向上,我们先从技术性角度放开讨论的空间,看看有没有这种可能性。我觉得这样的一个“资本项目下可兑换”,对于海南形成区域性的一般金融中心,以及打造我们的离岸金融中心,是非常重要的、应有所考虑的一个创新要领。

   这些看法请各位批评指正,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7183.html
收藏